第59章 又见一帘幽梦(六)

诺澜也忙着接待她的朋友们,只是在宴会快要开始的时候,她突然看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宴会门口,她看着那个身影慢慢地朝她走来,惊讶地用法语说道:“嗨,艾伦,你怎么会在这儿!”

艾伦笑着和诺澜拥抱了一下,说道:“我说过要给你一个惊喜的呀!”

诺澜惊喜的说道:“你这个惊喜实在是太大了,我好意外,我们昨天聊MSN的时候你还说你在法国,结果今天你就出现在我面前,你,你到底是什么时候来中国的?”

艾伦说道:“事实上,我刚下飞机,放下行李就来你这儿了!”

陶建波端着酒杯走过来说道:“绿萍,这是你朋友吗?”

小锦从陶建波身后钻出来,笑道:“是呀,是呀,绿萍姐,我们刚还在说你怎么撇下我们就跑了呢,原来是为了见大帅哥呀!”

“好了,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法国朋友艾伦.雷诺。”诺澜又向艾伦介绍道:“这些是我在舞蹈工作室的团员。”

艾伦友善地和大家问好,他流利的中文得到了大家称赞。比起和诺澜刚认识的时候,他的中文确实已经流利了许多了。

和大家认识了一下,诺澜带着艾伦和自己父母打了个招呼,然后带着艾伦到外面花园里坐下。诺澜将一叠吃的推到艾伦面前,说道:“快吃吧!”

艾伦诧异的问道:“给我的?”

“恩!”诺澜点头,说道:“你不是说你一下飞机就急忙过来了吗?那你肯定什么东西也没吃,我们家办宴会正好吃的东西最不缺,我随便挑了几种也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看什么?快吃呀!”

艾伦弯起嘴角,说道:“我看你拿那么多东西,还以为是你饿得不得了呢!”

诺澜向他身体前倾,压低声音说道:“偷偷告诉你,我在宴会之前就已经吃过东西了哟!”

艾伦看着近在咫尺精致的脸上,那灵活的眼睛和透着小得意好像等待夸奖的表情,觉得手痒痒,他一边说着:“真是个机灵鬼!”,一边趁她不注意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啊!”诺澜捂着鼻子后仰,说道:“你干嘛刮我的鼻子!”

“没干嘛,想做就做咯!”艾伦又说道:“对了,四年前在巴黎,你走的时候我送你的那瓶香槟呢?”

诺澜放下摸鼻子的手问道:“还在我那儿呢,怎么啦?”

艾伦说道:“上次你带团到巴黎演出,算是我们的第二次重逢,可是为了庆贺重逢的那瓶香槟却被你放在家里了。这次我都亲自追到你家里来了,你是不是应该把那瓶香槟拿出来招待我呀?”

“哇,你都把它送给我了,还那么惦记它呀!”诺澜问道。

艾伦看着诺澜,认真的说:“当然,我一直惦记着,因为它对我来说,有很特别的意义!”

诺澜不自觉转开了目光,站起来故作轻松的说道:“好吧,你先在这里吃点东西,等我一会儿啊!”

过了一会儿,诺澜拿着艾伦念念不忘的那瓶香槟和两个空酒杯回来了。艾伦推开面前的空盘子,接过酒瓶动作熟练的开酒。

两人一人举着一杯香槟愉悦的碰杯,当酒液顺着喉咙咽下时,诺澜确实感觉到了一种喜悦,或许这就是香槟的魅力。

家里在举办宴会,诺澜也不能在花园里多呆,所以两人喝了一杯之后又进入会客厅了。

客厅里还是一样欢声笑语,在音乐响起的时候,许多人开始跳舞,诺澜也在艾伦的邀请下跳起舞来,让四处找她的陶建波失望不已。

诺澜自己并不喜欢和别人有太亲密的接触,所以她出名的是她震撼的独舞,而且都尽量少接那些需要和舞伴亲密的演出。而陶建波正是诺澜少有的几次双人舞的搭档。诺澜觉得他跳舞和领导的能力都不错,就招揽进了她的舞蹈工作室,现在诺澜没空的时候就是他在帮她打理工作室。

陶建波对诺澜的喜欢,诺澜早就看出来了。不过她对他完全没有那方面的想法,所以她早就清清楚楚地说过,他们只能是朋友和搭档。至于陶建波一直不放弃,也是因为诺澜的正牌男朋友一直都没有出现。

可是这天晚上出现的长相风度俱佳的艾伦,令陶建波警惕,最重要的是绿萍对艾伦亲密的态度和两人之间的默契,那是他认识她这么多年以来从来没有得到过的。

宴会的后半段,楚濂一直在找紫菱,而紫菱呢却在宴会结束的时候才从外面回来,据她的说法是陪费云帆出去游车河去了。今天大家都很累了,也没有人去追问她。

接下来的几天,诺澜抽空陪着艾伦游上海,还带他参观自己的工作室。据艾伦说,他在这边的法国餐厅要开分店,所以在上海要待好一段日子了。之后,艾伦经常到诺澜工作室约她吃午饭,诺澜都成了他法国餐厅的常客了。

而且就在这家餐厅里,艾伦使出他一波接一波的浪漫手段,诺澜也是女人,当然也受不了浪漫的诱惑和被宠爱的感觉。所以艾伦最终成了诺澜还处于观察期的男朋友。

这天诺澜回到家的时候发现家里来了客人,正是见过几次的费云帆,她手上拿着许多今天血拼的战利品,于是和费云帆打了个招呼就上楼去放东西,下来的时候发现紫菱和费云帆都不见了。

听汪爸爸说,是紫菱听说费云帆会弹吉他,吵着要他教她吉他,然后两人心血来潮,顾不得吃晚饭就跑出去买吉他了。

因为今天以为费云帆会在家里吃饭,所以汪妈妈叫阿秀做了许多好菜,结果现在只有诺澜三人吃了。

可是这天晚上都两点钟了紫菱还没有回来,诺澜和汪爸汪妈一起在客厅等。

诺澜还打电话给楚濂,问他紫菱有没有去找他,结果当然是没有,还弄得楚濂紧张兮兮的问她紫菱怎么了。诺澜就告诉他紫菱和费云帆出去了现在都还没有回来。

后来费云帆倒是送紫菱回来了,但是送回来的却是一个喝醉的紫菱。据费云帆说,她只是喝了几杯香槟,可是紫菱东倒西歪,大吵大闹的,看起来醉得不轻。舜娟去扶她,她推开舜娟,哭着说没有人爱她,全都忽视她,她是一个失意,她在家里压抑。她还拉着绿萍说:“绿萍,我认输了,我觉得我永远永远也没有办法超过你!我投降了!”

费云帆刚刚感叹地说道:“好可怜的紫菱!”,马上就被汪爸爸礼貌的请出去了。

紫菱是不是真的醉了,诺澜不敢说,但是她说的确实是她的真实想法。可惜诺澜并不可怜她。一个爱做梦却不会努力实现的人,一个只会自怨自艾将自己的失败归咎于别人太优秀的人,不值得诺澜同情。

其实,汪父汪母一直疼爱诺澜,但是对紫菱的关爱也并不比她少,紫菱所谓的忽视是不存在的。不过汪爸爸汪妈妈看到一直疼爱的小女儿居然这样痛苦,也不忍责备她半夜和一个男人出去喝醉了,于是就这样,紫菱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楚濂急急忙忙的到来,将她拖出去。

这天晚上诺澜洗完澡上网的时候,紫菱敲响了她的房门,进来后,期期艾艾的说道:“绿萍,昨晚上我喝醉了,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奇奇怪怪的话,你可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呀!”

诺澜说道:“恩,放心吧,我才不会把一只醉小鸭的醉话放在心上。”

“那就好,那就好。”紫菱闻言舒了一口气,又犹豫了一下说道:“姐,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有什么事儿你就问吧!”诺澜说道。

紫菱吞吞吐吐的,终于问了出来:“你,你喜欢楚濂吗?”

“楚濂?你觉得我会喜欢楚濂?”诺澜看着紫菱,好笑的说道:“紫菱,我不是早就说过我不喜欢楚濂吗,我只是当他是一个一起长大的朋友,仅此而已。”

紫菱高兴的说道:“真的吗?真的吗?”可是她又说道:“可是,我一直以为楚濂喜欢的是你,而且你们都是那么优秀,就像金童玉女,大家也都觉得楚濂是你的!”

诺澜扳着紫菱的肩膀,看着她的双眼认真的说道:“听着,紫菱,我再说一遍,楚濂不是我的,我和他完全没有超出友谊以外的任何东西!”

紫菱翘起嘴角,说道:“那,如果,我和楚濂在一起了,你觉得怎么样?”

诺澜明白了,所以,这是被费云帆刺激的楚濂终于坚定了信念,向紫菱告白了。诺澜说道:“紫菱,重要的不是我觉得怎么样,而是你自己觉得怎么样!”

“我,我好开心,好快乐!我感觉好像飘在云端上,整个人都要飞起来了!”紫菱开心的说道:“绿萍,你知道吗?昨天我喝醉了,楚濂好生气好生气,他把我带到了寻梦湖,亲口向我告白了!他懂我,他明白了我的一帘幽梦,他说他一直喜欢的是我,他在等我长大!”

诺澜说道:“那你们在一起了?”

紫菱摇了摇头,说道:“还没有,因为我一直以为楚濂是你的,当他和我告白后,我在选和他的爱情还是选和你之间的姐妹情之间左右为难……”

诺澜说道:“你不需要为难,因为我根本就不喜欢楚濂,你想要怎么爱他都可以。”

紫菱抓着诺澜的手,急切的问道:“是吗,这是真的吗?我可以爱楚濂?”

诺澜无奈的说道:“你早就爱着他了,不是吗?”所以这种问题不要再问她,就算是诺澜说不可以爱,难道紫菱就会真的不爱楚濂了吗。

紫菱开心的说道:“可是现在是你亲口说你完全不喜欢楚濂,我觉得我的负罪感一下子都没有了,谢谢你,绿萍。”

诺澜说道:“傻瓜,你既然喜欢楚濂,那你早就应该说出来的,而且我的想法我早就说过的,你却总是不相信。”

“我是不敢相信,那么优秀的楚濂,你会不喜欢。”紫菱抱着诺澜又说道:“不过,我们家绿萍也是那么优秀,我以后的姐夫呀,一定也会是很优秀、很优秀的。”

“贫嘴!”到底做了十几年的姐妹,诺澜也替紫菱开心,她是看到了紫菱这场令人纠结的暗恋的,有时候,她甚至觉得紫菱是在享受那种求而不得的暗恋滋味。

虽然她并不觉得楚濂好,但是只要紫菱喜欢,她也祝福他们。看看,没有了绿萍,他们是不是能坚持一直爱下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