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又见一帘幽梦(八)+天下无贼

诺澜坐在座位上插着耳机听歌,她对面的傻根出去接开水还没回来,王薄也跟上去了,而她和王丽也没有什么共同语言。诺澜的座位正对着车厢的接水处那一边,所以她很容易就看见门口的那张帘子动来动去。她用神识好奇的一看,哟,原来里面都交上手了。

两个男人先是装作无意将开水洒在傻根胸口,假装帮他脱衣服实则是要偷傻根包里的钱,而王薄正在阻止他们。在傻根这个当事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三人背地里手指灵活,刀片翻飞,你来我往,十分精彩。

这还是诺澜现实中第一次看到这么精彩的贼斗,果然这也是一门技术呀。不过当有乘警经过的时候,他们赶紧罢,装作熟人的样子。

诺澜收回神识继续听歌,不一会儿王丽两人带着傻根回来了。诺澜看傻根下巴脖子都烫的红红的,说道:“怎么烫着了,我这儿有烫伤药呢!”

王丽赶紧说道:“我这儿有呢,刚买的。”诺澜听了笑笑,也没再坚持往外拿药。

傻根笑着拿出一个塑料袋打开,说道:“大哥,两位大姐,你们饿了没有,我这儿有我叔煮的鸡蛋。”

诺澜见递到面前的袋子里确实有许多鸡蛋,她拿了一个说谢谢。傻根还要给王丽吃的时候,王丽推开鸡蛋,打开烫伤药帮他抹起药来,摸了之后还给吹吹,动作十分亲密,引得王薄都感叹他是因祸得福。

车上卖盒饭的餐车来了,诺澜可不想吃盒饭,她准备去餐厅看有什么吃的,站起来经过王薄的时候,她突然伸出两指迅速地点在王薄手腕上,同时一脚踩在他的脚上,先他一步反手到身后一接,右手拿到身前,手里抓着的果然她的钱包。

王薄笑嘻嘻的说道:“呵呵,我正想提醒你钱包掉了呢。”

她盯着王薄,意味深长的说道:“那谢谢你了!”

走到过道的时候见对面座的一个男人站起来在身上摸来摸去的找钱包,不过的显然他的钱包已经跑贼的包里去了。诺澜回头看了一眼王薄,继续去了餐厅。

点了两菜一汤和白米饭,诺澜等菜的时候见王薄走了进来。他看到诺澜还点头打了个招呼坐到不远的另一张桌子上去了。

之后诺澜一边吃饭,一边较有兴致看王薄拿着个杯子旋转去掉鸡蛋壳,之后一男一女坐到他一桌,也表演了一个去鸡蛋壳,不过显然他的技术更胜一筹,因为他没有借助任何工具,一只手只靠灵活的手指就剥掉了完整的鸡蛋壳,而且那还是一个生鸡蛋。

拿着餐巾纸擦了一下嘴角,诺澜心中感叹,果然无论哪种技术,上升到了一种境界也就是艺术呀!

吃过饭诺澜也没有立即回刚刚那个车厢,而是去问了问,刚好前面那一站有人下了,空出了一个包厢,诺澜定了下来,回去拿了那个只装了几件衣服的行礼包,又和傻根说了一下,这晚上就在包厢休息了。

第二天,她躺在包厢的床上玩手机呢,突然窗户外边垂下来一只脚很快又缩回去了。诺澜用神识一看,原来是王薄还有那个黎叔以及另外两个男人在车顶上比试胆量呢。诺澜看了一场戏,听说他们接下来要比试一场,看黎叔能不能偷走傻根的钱。诺澜将手机按下短信发送键,起身去了六号车厢准备近距离观察他们的手段。

刚刚走到六号车厢里门口,就见傻根往这边走呢,诺澜叫住了他,听他说要去献血,诺澜给了他一个苹果,说等一会儿抽血后难受就吃个苹果。就她拦着傻根说话的一会儿工夫,后面为了救一个小婴儿被耽搁的王薄赶了上来,对她说了一句谢了,搭着傻根一起走。

可是他们刚要走,火车就进了隧道里,车厢一下子黑了下来。就这在黑暗中,黎叔的人动了手,黑暗影响不了诺澜的视线,只见一个时髦的美女与王薄交上了手,美女手中的锋利的刀片朝王薄的脖子划去。

可是马上诺澜就转移了注意力,因为一个带着眼睛的男人跑向王薄的时候居然伸手朝她肩膀打来。她向上抬起一脚,鞋尖准确的踢在那人的下巴上,接着右手出拳,一拳将他打翻在地。

见眼镜男倒在地上,本来和那女的一起对付王薄的一个扎着长头发的胖子转而朝诺澜扑上来。可惜武力值完全不对等,他马上就步了同伴的后尘,趴到地上去了。

过了隧道,光线重新亮起,傻根惊讶的声音响起:“呀,大哥、大姐,你们咋摔到地上去了,快起来。”他想要去扶地上的人,可是被王薄拉住了。王薄自己去帮他们扶起来,假惺惺的问道:“没事吧,以后走路要小心点!”

“没事,没事。”那女的看起来是没有受什么伤,可是那个眼镜男手一手扶着下巴,一手扶着腰,一张口想要说话结果就是满嘴血,看起来很骇人。

傻根说道:“咋还没事了,你看着都吐血了,还是赶紧去看看吧。”说着就要去拉人家,可是那胖子一手摸着脑后的大包,一边扶着眼镜男,摆手不去。

诺澜一边摸着胸前的长项链,一边说道:“傻小子,他不是吐血,是咬到舌头了!你不是要去献血吗,人家等着呢,还不快去。”

等到王薄带着傻根走了,拍了拍衣摆,诺澜在黎叔等人的怒目的注视下走到王丽座位旁坐下,说:“我拿点苹果过来。”说着她从包里拿出两个苹果给王丽。两人说了不一会儿王薄也回来了,诺澜正要走的时候,车厢里突然响起‘打劫’的叫声。

几个穿着雨衣,带着兔子面具,拿着猎枪,斧头的男人正是打劫的。不过这打劫的也太急人了,叫着‘打….打….打….打….打….’,那个劫字就是结巴得说不出来。

黎叔说道:“我最烦你们这些打劫的了,一点儿技术含量都没有!”可惜刚说完就被打劫的打了一顿。

几个抢劫的挨座的开始抢起东西来,其中那个结巴的看到诺澜她们这坐的两美女,和他大哥说道:“大哥,稍等一下,我先劫个色。”

他走到诺澜她们座前,说道:“IC、IP、IQ卡,统统告诉我密码。”

王薄搞怪的据说说道:“报告打劫的,没有IQ卡?”

打劫的问:“怎么没有?”

王薄说道:“我有IQ,你没有!”

打劫的急道:“把你…你的拿给我…我不…不…就有了吗!”

王薄学他说道:“给….你…你…也用不了!”

打劫的急道:“怎么不能用,把…..密码给我…我就能用!”

“哈哈哈哈哈…….”诺澜和车厢里的人一起笑了起来,这么多年,她还真没有遇到过这么搞笑的劫匪呢。

那打劫的被他大哥说了一顿,用斧头威胁了王薄一把,又拿着斧头在诺澜面前晃,“你笑什么,很好笑吗?”

诺澜问道:“你难道不觉得自己好笑吗?”

打劫的问道:“我哪里好笑了?”

诺澜问道:“你应该问,你哪里不好笑了?”

“哈哈哈哈哈…….”车厢里又是一阵笑声,一点儿也没有打劫的紧张感,特别是那打劫的大哥还用手指放在嘴边嘘了几下,说:“严肃点,严肃点,正打劫呢!”让大家笑得更厉害了。

打劫的转头向他的同伙告状:“大…大哥,她笑话我!”

那打劫的大哥对结巴的劫匪吼道:“你跟她说那么多干什么,我们正打劫呢!”然后他又对诺澜吼道:“打劫,把你值钱的东西都教出来,手表、项链都摘下来。”

诺澜把项链摘下来晃了晃,问:“好眼光啊,你要我这项链?”

那劫匪笑得傻得不忍直视,说道:“我就随便说说,真的是好东西呀,快,快拿过来。”

“你要啊,我就给你!”说着项链甩出,就像一条鞭子一样,重重的打在劫匪的脸上。同时,一拳下去直接让他变成了熊猫眼。车厢里涌进一大批持枪的警察,马上控制了劫匪。这时候大家才发现,劫匪中的一个,居然是黎叔的手下那个扎头发的胖子。

结束了这场闹剧,诺澜又回了包厢,只是在车快要进站的时候,她终于还是叹了口气,忍不住起身从窗户翻到车顶上。用神识寻找,然后打开其中一个天窗,终于看到脖子上扎着一个铁钩,身上也有多处刀伤,失血过多已经快要断气的王薄。

王薄的眼神已经在涣散了,只是他看到诺澜突然激动地昏了过去。诺澜先给他喂了一颗药丸护住心脉,然后提起他两三下消失在火车顶上。

诺澜给他处理一些最为危险的伤口,将他送进了医院,还用他的手机给王丽发了医院的地址。等到王薄脱离了危险的时候,诺澜已经在回上海的飞机上了。

多年以后,诺澜也曾经远远地看到过王薄和王丽,那时候他们带着一个小女孩,一家人快快乐乐的在一起。

因为没有提前通知,所以没有人来接机,等到诺澜打车回到家的时候发现家里面居然一个人也没有。她放下东西,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家居服下楼煮了些东西吃,刚刚吃完听到开门声,原来是佣人阿秀回来了。

阿秀放下手里提着的菜,惊讶的问道:“大小姐你什么回来的?”

诺澜问道:“回来有一会儿了,家里也没个人。对了,阿秀,我妈去哪儿了?”

“太太…”阿秀顿了一下说道:“太太,在医院。”

诺澜惊讶的问道:“医院,我妈怎么了?”

阿秀慌忙说道:“太太没事。是,是二小姐,她和楚先生一起出车祸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