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又见一帘幽梦(完)

“紫菱出车祸了?她怎么样了?伤得重吗?”诺澜问道。

阿秀说道:“二小姐是脑震荡,不过我刚刚回来的时候她已经醒过来了。先生和太太都在医院陪着呢!我回来炖点汤给他们送去。”

“哦,那就好,那就好!”诺澜又问道:“对了,你刚刚说她和楚濂一起出的车祸,那楚濂呢?”

阿秀叹了口气,同情的说道:“听说是断了右腿,已经截肢了!”

一直到诺澜到了医院,她都还在消化这个消息,楚濂居然断腿了!该说这是剧情改变的效应吗?原剧中楚濂不是嫌弃绿萍没了腿吗?结果这辈子绿萍还好好的,却换楚濂断了一条腿。

诺澜走到紫菱的病房外,正要敲门却听到里面传来紫菱和费云帆的声音。从他们对话中的只言片语,诺澜拼凑出这场车祸的由来。

原来紫菱虽然与楚濂确立了恋爱关系,但是她还是继续与费云帆学吉他,两人常常谈谈心啊什么的,结果三天前费云帆安慰紫菱的时候两人抱在一起被楚濂撞见,当时楚濂就十分生气,警告费云帆紫菱是他的女朋友,然后拉着紫菱就走。两人回去的路上,楚濂一边开车一边忍不住和紫菱吵起来,结果吵着吵着就出了车祸。

现在楚濂少了一条腿,紫菱很无助伤心,费云帆正在安慰她。而紫菱呢,她自认为自己是一个从来都不缺乏自我牺牲精神的人,看到楚濂的惨样,她认为是自己的错,她有那么爱着楚濂,即使楚濂没了腿,她也要嫁给他,做他一辈子的腿。

费云帆觉得她应该冷静一下,但是听到紫菱说要嫁给楚濂,他自己却反而不冷静了,他告诉紫菱,自从四年多以前在巴黎狂奔,他就已经爱上了她这个汪失意。接着两人就是一番我不相信,你必须相信之类的话,诺澜敲了敲门,打断了里面的话。

“紫菱,你怎么样?”其实诺澜先前听她那么有精神的和费云帆说话已经知道她没什么事了。

“我还好,绿萍,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紫菱头上包着纱布,脸上也有几块擦伤,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半躺在床上。

“今天中午回来的,我到家的时候家里一个人也没有,要不是正好阿秀回来了我还不知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诺澜一边说着一边将手里的一束花递给费云帆插上。

紫菱看到花眼睛一亮,说道:“花好漂亮!”

“就知道你喜欢!”诺澜说着又拿出袋子里的保温桶,将汤倒出来递给紫菱说道:“我亲手炖的汤,快点趁热喝了吧,你这次受了这么大罪,可得好好补补。”

紫菱喝了一口汤,就不再喝了,可是眼泪说掉就掉出来了,说道:“比起楚濂,我这算什么受罪!绿萍,你知道吗?楚濂的腿被截掉了,他们切掉了他的腿!”

诺澜看着紫菱,说道:“我已经听说了,你乖乖的先把汤喝掉,我等一下去看看楚濂那边怎么样了。”

紫菱激动的说道:“还能怎么样?他不好,他一点也不好,他在受苦,他在痛,我要去看楚濂……”她一边说,一边揭了被子就要下床。

费云帆赶紧过来抱住紫菱的上半身,说道:“医生说了你暂时还不能下床走动,你就听话一点,不要再让我担惊受怕的了。我答应你,等你好了,我就陪你去看楚濂,再也不拦着你!”

诺澜收拾了一下被紫菱撞翻的汤碗,看到紫菱总算在费云帆的安抚下冷静下来,她默默地退出了房间。

走到楚濂的病房外,诺澜还没进去就听到楚濂的怒吼声,还有楚妈妈的哭嚎声和汪妈妈的安慰声,里面好像很混乱。她犹豫着还是打开门进去了,汪爸爸是第一个发现她的到来的,他只是问了一下她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也就没有多说了,毕竟这个场景不合适说这些。

诺澜向楚沛问了一下楚濂的情况,又安慰了一下楚妈妈,可是楚濂不知道怎么的,看到诺澜后居然反应更激烈了,诺澜只好和汪父汪母先出去了。

走在医院的过道里,诺澜向汪爸爸问道:“爸爸,紫菱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怎么也没人通知我!要不是我临时改变行程,突然回来,恐怕现在都还不知道这件事呢!”

汪妈妈赶紧说道:“绿萍,你不要怪你爸,这次是我不让你爸和其他人告诉你的,我们也是怕你听了着急,急急忙忙的赶回来再出点什么事可怎么办?!紫菱已经这样了,要是你再有点什么事我和你爸可怎么受得了啊!

“妈,你的意思我明白,你们也是为了我好,我不是怪你们。”诺澜抱着汪妈妈说道:“好在这次老天保佑,紫菱也是有惊无险,我们一家人也都还好好的。”

汪爸爸感叹的说道:“是呀,只要我们一家人平平安安的,比什么都好!”

等回到紫菱的病房的时候,阿秀已经送了饭来。看着父母疲倦的面容,诺澜劝汪爸汪妈先吃了点饭,再回家休息一下,由她看着紫菱。

过了一段时间,紫菱可以下床了,她就每天都陪在楚濂的身边,可是每看到一次楚濂的断腿,紫菱就要自责一次,如今楚濂变成这样也有她的错,于是紫菱不顾汪家父母的暗地里反对执意要嫁给楚濂。

有一天,楚沛到诺澜的舞蹈工作室来找她,说是他有一个朋友叫刘雨珊,拍照技术超级好,问诺澜可不可以请她来舞蹈工作室做摄影师。诺澜一听刘雨珊,才想起来这位是汪展鹏的私生女,还有那个沈随心,不知道和汪展鹏遇上了没有。

诺澜以工作室已经有很优秀的摄影师为由拒绝了楚沛,之后找了一家私人侦探从刘雨珊入手调查了沈随心的情况。几天之后她拿到结果。

沈随心现在果然就在上海,而且还在离东展公司不远的地方开了一家咖啡店和陶艺教室。而且前段时间她和汪展鹏已经遇上了,不过汪展鹏与她也只是见了一面之后就再也没有了来往。

诺澜回想那段时间汪展鹏在家对舜娟的表现,发现没有什么异样的地方,确定汪展鹏对沈随心没有什么旧情难忘的情况出现才安心的放下了这件事。回家给亲自下厨给汪爸爸做了一顿他喜欢吃的菜表扬了他,顺便也犒劳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没有白费。

当然,汪爸爸直到吃完了所有的菜都没有明白诺澜那天为什么那么高兴给他做好吃的。

过了几个月,楚濂安好了假肢出院了,紫菱和楚濂两人迫不及待的就结了婚。

这几个月,诺澜的飞天舞已经排练好,一经演出就获得了巨大的赞誉,接到了好几个国家的表演邀请,所以,在参加了紫菱的婚礼后她就飞到德国去了。等用了半年的时间在好几个国家巡回演出回来后,才听汪妈妈说紫菱和楚濂正在闹离婚。

刚刚结婚那段时间,紫菱还颇有耐心的照顾楚濂,可是很快紫菱就受不了了,她没有工作,又不会做家务,自告奋勇的想要帮楚妈妈做饭却不小心烫伤了自己,打扫卫生又打碎了东西,让楚妈妈再也不敢让她做任何事了。

因为自责,紫菱不敢面对楚濂的断腿,而且婚后楚濂变得阴阳怪气的,常常无缘无故的和她发脾气,紫菱的生活是一团糟糕,她常常被吓到半夜惊醒,于是上网在MSN上与费云帆倾诉,被楚濂发现了她还说自己与费云帆是清清白白的知己好友。

费云帆本来因为紫菱的结婚黯然飞回了法国,可是他了解到紫菱的不幸福、不快乐,为了解救可怜的紫菱,他又飞回了上海,于是三人纠缠不休。

当初结婚的时候觉得委屈了紫菱,保证会向对待亲生女儿一般对待紫菱的楚家父母,从两人的吵闹中得知当初就是因为紫菱与费云帆不清不楚,两人在开车的时候吵架才出的车祸,于是通通都排斥紫菱,他们看在汪家父母的面子上也不骂她,只是对她冷暴力,可这叫敏感的紫菱更是受不了。

而楚沛当然是站在他哥哥的那一边,也是看不惯紫菱这个嫂子的作为,他甚至抱怨的想,要是他哥娶的是绿萍姐,说不定家里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一团乱了。

终于,紫菱与楚濂的这段婚姻只维持了半年就以离婚宣告结束了。并且之后汪楚两家的人见面也是十分尴尬,之后来往也少了。

紫菱离婚后马上就和费云帆离开了这个‘伤心之地’,到法国去了。至于费云帆是怎样使她快乐起来诺澜是不知道的,只是没过几个月,诺澜和汪父汪母就又去法国参加了他们的婚礼。

诺澜在三十岁那一年最终嫁给了一直追求她的艾伦,婚后她渐渐离开了舞台,工作变成了编舞和写书,而且大部分的时间是和丈夫在法国生活的。

谁说法国男人浪漫却不长情,她这一辈子就在一个浪漫的婚姻里慢慢变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