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命中注定我爱你+冲上云霄(二)

来香港之前呢,诺澜已经要求新公司在机场附近帮她租了一间公寓。所以诺澜带着行李箱到了香港之后呢,直接打电话联系接待她的人。

“你好,请问是陈青霞小姐吗?”诺澜转身一看,猜测这位扎着长卷发的女子可能就是接她的人。于是说道:“我就是陈青霞。”

“陈小姐你好,我叫贝佳璐,你叫我佳璐就好了。”贝佳璐伸出手与诺澜握手问好,之后带她一起去看房子。

八十多平的单身公寓,客厅、卧室、厨房、卫生间、阳台还有包括各种家用电器,样样都很齐全,诺澜对房子很满意。

“你满意就好了,我呢,就住在隔壁楼,很近的,你有事可以call我。”佳璐说着就要告辞了。

诺澜送她到门口,说道:“谢谢你,今天还要整理行礼有点乱,改天请你吃饭。”

佳璐高兴的说道:“诶,这个我喜欢,那明天公司见了,拜拜。”

“拜拜!”送走了热情的佳璐,诺澜仔细打量这间公寓,虽然房子里看起来很干净,诺澜还是仔仔细细的打扫了一遍,换上新的床上用品,反正对她来说也费不了多大事儿。

之后诺澜关好门窗,就从空间里拿出她真正的行礼开始收拾。还好她有旅行神器空间,要不然,光是家里三个女人准备的物品都能把她淹没掉,想起那三个人的阵仗,简直像是搬家一样,诺澜就痛并快乐着。

第二天,诺澜穿上新的飞机师制服照着镜子,摸了摸衣袖上两条杠,带好东西去飞扬城报道去了。从机场大厅到飞扬的办公楼,一路上,诺澜收获回头率无数。

“喂,亦琛,快看,正点啊!”

“干嘛不理我,这次我不骗你啊,真的是很漂亮。奇怪啊,我以前怎么没见过她?不过她穿着和我们一样的飞机师制服,难道她就是我们新来的同事。”

那个叫亦琛的总算说话了:“听说是公司最近新聘请了一位女机师,恐怕就是她了。”

“哇,这么说,这位以后就是我们飞扬航空的第一位华籍女机师了。”

坐在候客厅的诺澜,听到别人对她的议论声已经习惯了,人家的声音已经很小了,只能怪她的听力太好了。不过诺澜扫了一眼,在看到八卦的是两个穿着飞机师制服的大男人,而且肩章上是明晃晃的三条杠表明他们是高级副机长,其中那个叫亦琛的恰好和她的目光对上,又不自在的转开,诺澜笑了笑,有趣!

再和飞扬的经理见过面后,诺澜就被热情的程日东带着开始认识新同事。原来先前她看到的那两个人一个叫唐亦琛,另一个叫凌云志。

诺澜一边和他们打招呼,心里却在想为什么这些名字好像有点印象,不知道是在这里听过还是以前的那部电视电影里听过。她一早就知道自己是在‘命中注定我爱你’的世界里,或许,这又是一个综合的世界。

诺澜在飞扬的首航去的是英国,她娴熟的技术和稳定的心态赢得了同事的尊敬和信赖。之后两个月,她又飞了几个不同的国家,和同事们也熟悉了,工作也上了正轨。

今天她回飞扬拿值班表的时候,看到她接下来要飞澳洲。想到她还没去过澳洲呢,接下来可要好好去玩玩。

飞机抵澳后,诺澜本来是约了同一航班来的雁婷姐一起出去玩的,结果被放了鸽子只好一个人出发。

在邮寄了一张印有阿德莱德特色风景的明信片给西施妈妈,诺澜一路走一路看,走进一个由砖石结构,像地下通道似的店铺,诺澜看到许多可爱的小玩意。在她拿着一个头戴三角帽,帽子上挂着铃铛的Triangel玩偶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在叫‘亦琛’。

她抬头一看,原来是凌云志和唐亦琛,她举起拿着玩偶的手摇了摇,打招呼道:“嗨,云志,亦琛,你们怎么在这儿?”

“我们在这附近吃饭,顺便来逛逛。对了,你怎么在这儿?”凌云志转身往四周看了看,问道:“一个人?”

诺澜说道:“是呀,雁婷姐她突然有事,所以,就我一个人。”

凌云志说道:“正好,我和亦琛就两个人,大家一起吧。”

“好啊。”诺澜答应了。

凌云志见唐亦琛一直没有说道,碰了碰他,问道:“怎么了,亦琛?”

唐亦琛将目光从诺澜脸上移开,扫到她手上拿着的玩偶,说道:“哦,我在看青霞手里的这个玩偶!”

诺澜当然早就发现唐亦琛在看她,不过她并没有拆穿,而且抬起手里的玩偶摇了摇,问道:“怎么,你喜欢呀?”

凌云志笑道:“啊,亦琛,想不到你还挺有童真的啊,居然会喜欢玩偶。”

虽然知道是打趣的笑话,诺澜看着唐亦琛一向严肃的脸和童真这个词联系起来,听了也忍不住笑起来。

唐亦琛连忙解释道:“不是啊,因为我先前在公司的公告栏那里看到过一张告示,写着一位X小姐在寻找一个叫Triangel公仔,看描述呢和你现在手里拿着的这个玩偶很像。”

凌云志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买下它,送给那位X小姐吧!”

“你要是喜欢可以自己留着玩。”唐亦琛对诺澜说道。

凌云志说道:“玩偶有什么好玩的,说不定,X小姐还是一位可人儿呢!”

诺澜说道:“不管她是不是可人儿对我来说都没有任何意义,谁叫我是个标准的异性恋呢。呐,要不这个玩偶你拿去送给X小姐吧,这样可人儿就是你的了。”

“还是给亦琛吧,你看他这么多年还是单身,正需要一位可人儿做女朋友呢。”凌云志一边说还一边暗示性的在诺澜与唐亦琛身上看来看去。

唐亦琛连忙摆手拒绝道:“诶,我不需要。”

“哦,我明白了,你是怕有些人误会!”凌云志在诺澜与唐亦琛身上看来看去,一副我明白了的表情,说着又拿起那个玩偶,说道:“唉,看来你们都不需要这个玩偶了。还是我去把玩偶给那位X小姐吧。”

说着他拿着玩偶去付款,留下诺澜和唐亦琛面面相觑,接着又同时笑起来。两人在店铺外等凌云志,结果他却打电话来说有事先走了,诺澜不是没有感觉到凌云志正在帮唐亦琛追求她,不过人家是好兄弟也没有明说,诺澜只好和唐亦琛两个人一起逛了。

唐亦琛经常飞澳洲,对阿德莱德很熟悉。走在路上,他指着一边的建筑一边像诺澜介绍,谁知说着说着转头却发现人不见了,转身一看,发现她还在后面好远的地方站着。

唐亦琛又转回来问道:“你怎么不走了?”

诺澜指了指她的脚下,原来她今天穿了一双红色细高跟鞋,结果现在鞋跟卡在下水道的缝隙里了。

诺澜在唐亦琛的搀扶下,只穿着一只鞋挪到一边坐下,然后看他蹲在那儿用力的拔鞋。诺澜不自觉的摸出相机,给这个难得的有趣画面拍了一张照。

那边唐亦琛总算是把鞋子□□了,可是鞋子倒是□□了,只可惜鞋跟断了,不能穿了。唐亦琛一手拿着那只鞋一手拿着那节鞋跟,走到她面前问道:“现在怎么办?”

“有了。”诺澜示意他把鞋子给她,拿过来看了看断口很平整,除了后跟断了其他地方都是好的。于是她脱下另一只好的鞋子,用力将鞋跟掰掉,然后穿上两只鞋走了走,说道:“怎么样?一秒变新款平底鞋。”

唐亦琛向她竖起了大拇指。诺澜穿着新鲜出炉的平底鞋,让他帮她拍了一张照作纪念,毕竟这也算是她在阿德莱德的一个有趣的经历了。

回香港的飞机上,大家本来都还在轻松的打趣凌云志的风流花心,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在快到香港的时候天气变差了,加上雷暴天气的关系,飞机遇到气流飞行不平稳。

这时候机场服务反应,机上有一位乘客怀疑得了急性盲肠炎,情绪恐慌,非常不稳定,唐亦琛在机舱服务的经理要求下代表机长出去给乘客一点信心,诺澜则以地空通讯系统联系公司,安排救护车。

唐亦琛回来后还是按照原定计划由他负责降落,凌云志和诺澜进行下降前检查,检查一切ok,又得到了地下控制台许可,飞扬航空110用007左跑道降落。于是在乌云以及电闪雷鸣的紧张气氛中,飞机开始下降。

诺澜紧盯着唐亦琛的操作方式和各种仪器上的显示,再对照要是自己来降落的话要怎么做。人家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吸引人,诺澜从不怀疑这句话。显然此刻认真的唐亦琛也是非常吸引人的。

飞机安全着陆,唐亦琛舒了口气,大家包括机长都夸他做得好。下了机,诺澜和唐亦琛,凌云志三个人一起往外走。

唐亦琛说道:“要不我们去喝杯东西?”

“诶,先声明我没空啊,我约了X小姐,等会儿要给她送玩偶。”凌云志赶紧说道。

唐亦琛说道:“哇,还说是好兄弟呢,这么重色轻友!”

“怎么,认识这么久,你不知道我一直都谁重色轻友的吗?”接着凌云志趴到唐亦琛耳边,若有所指的说道:“再说,我这可是为了方便兄弟你早日摆脱单身,不要太感谢我哦。”说完和诺澜告别之后就走了。

留下诺澜和唐亦琛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唐亦琛终于鼓起勇气说道:“青霞,那个……”这时候,后面传来一个女孩儿的声音在叫机长。诺澜和唐亦琛回头一看,是一个坐在椅子上被推出来的短发女孩在叫唐亦琛。

诺澜站在原地,等唐亦琛和她说了几句话回来后一起走。诺澜还没问,唐亦琛就自己解释道:“那个女孩就是刚刚飞机上得了盲肠炎的那位乘客,她看起来好很多了。”

诺澜点点头,说道:“看来你不只是一位好机长,还是一位好医师!”

“你不要打趣我啊,”唐亦琛说道:“呐,去喝点东西怎么样?”

诺澜说道:“不去了,我想回家休息。”

“那我,送你?”唐亦琛说完,紧张的盯着诺澜。看到诺澜点头答应了,才又放松了一起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