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命中注定我爱你+冲上云霄(六)

诺澜一走,欣怡也跟上,刑天也黏了上来。

后面传来刑天的声音:“欣怡,你的行李呢,我帮你拿回房间吧。不过你怎么不早一点告诉我你大姐也要来呢,不好意思啊,我只订到一间房诶。”

陈欣怡说道:“不用了,刑天,我大姐已经定了两间房,我们的行李已经拿过去了。”

刑天声音难掩失望的说道:“啊,这样啊,那你的房间号是多少啊?我等一下可以来找你。”

陈欣怡说道:“1008。”

刑天惊呼:“1008,那是等级很高的豪华套房诶。”

陈欣怡腼腆的说道:“我不知道啊,这是我大姐订的。”

刑天说道:“那我等一下去把我的房间升等,我们住得也近一点,唉,可惜的信用卡没有带在身上……”

诺澜转头叫道:“欣怡,快一点,我们去甲板上喝点东西。”

“好的,马上来。”欣怡听到诺澜叫她,赶紧和刑天说道:“刑天,我大姐在叫我了,你刚刚说要去升等房间,对吧,那我就不陪你了,拜拜。”

“诶,欣怡……”不理会身后刑天的叫声,陈欣怡赶紧追上前面的诺澜。

两人一起来到甲板上,找了一张空桌子坐下。欣怡勤快的问道:大姐,你要喝什么,我去点。”

“鲜奶,要温热的。”诺澜自从怀孕就开始注意饮食了。

“好啊,你在这里坐一会儿,我等一下就回来。”陈欣怡朝饮品吧台走去,刚刚点了东西就看到旁边两个侧对着她的人很眼熟,她仔细一看,走到后面拍了一下乌柒柒的肩膀,叫道:“乌厂长,还有乌柒柒,你们怎么在这儿?”

“欣怡?!”那两个人被陈欣怡一叫吓得扔掉了手里的杯子,转身一看是陈欣怡才松口气,不过马上又紧张的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欣怡说道:“我和我姐一起来旅行啊。”

“你姐也来了,凤娇在哪里?”乌柒柒马上紧张又激动的四处张望,他以前追求过陈凤娇,到现在见到她都还是会忸怩害羞。

陈欣怡马上解释说道:“不是二姐,是我大姐啦,那她就坐在那边。”

顺着欣怡手指的方向,乌家父子看到了坐在露天桌边的诺澜。

刚刚和乌家父子一起说话的那个高大帅气的男人不耐烦的说道:“喂,说完了没有,说完了我就要走了。这是我最后一次表明我的立场,你们要记住了,两个礼拜以后,你们那间小破工厂的老员工要统统撤离,不要再来逼我改变。”说完带上墨镜就走了。

“诶诶,纪社长,纪社长…..”乌家父子只能看着人家走了,乌柒柒对乌溜溜说道:“怎么办?老爸,刚刚那杯加了料的酒已经掉在地上了,纪存希他没有喝耶。”

乌溜溜问道:“儿子,你那里还有‘床上一条龙’吗?”

乌柒柒说道:“没有了,一大包药粉刚刚全部倒进那杯酒里面,结果现在全在地上了。”

“唉,这么完美的计划居然不能成功,真是天要亡我啊。”乌溜溜惨叫道。

“你们,在说什么啊?”陈欣怡期期艾艾的声音响起。

乌家父子猛地跳开,才想起陈欣怡还一直站在他们身后,刚刚说的话全都被她听到了。他们赶紧摆手摇头,否认道:“没什么,没什么!欣怡你有空回姜母岛玩啊,我们先走了。”

望着乌家父子跑得飞快的背影,陈欣怡摇了摇头,表示没有听明白,朝诺澜走去,然后和诺澜说了刚刚见到乌家父子,两个人都怪怪的。

诺澜其实已经看到乌家父子在那边了,不过她不喜欢那父子俩,也没有必要专门过去打招呼。倒是另外那个男人,诺澜倒是在杂志上见过,亚洲最大日用化工集团--魔法灵的社长,传说中的金龟婿。

诺澜当时多看了两眼他的资料是因为想起这就是原剧中陈欣怡的命定配偶,不过她是绝对不会让她们家欣怡经历那种上错床,还因为这个男人未婚怀孕,之后还搞出那么多的事情来。而且没有记错的话,纪存希现在已经有很爱的女朋友了。所以,今天她要重点关注,绝对不要再出现那么乌龙的事情。

喝完了东西,诺澜两人又在船上四处逛了逛,看有一些什么好玩的地方。才要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突然听到刑天的声音,看样子是在打电话。诺澜拉住了想要上前的欣怡,示意她不要出声。两人就站在转角的地方听刑天说:

“阿力哥,你就再宽限我几天啦,是,是,我借你那五十万我一定会马上还给你的。哎呀,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近正在追那个富家女陈欣怡啊,不会搞错啦,现在的有钱人就是喜欢装成普通人啦。可惜她遇到的是我火眼金睛的刑天。

你别看她平时好像不怎么样舍得花钱?问她也说自己是平民百姓,呵,她以为能骗得了我刑天,平民百姓能带的起那么贵重的首饰?平民百姓能用得起限量版包包?还有她手上戴的限量版瑞士名表,就够我吃好几年了。

等我把她追到手,钱嘛,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还你那区区五十万还不是小事一桩。知道了,好了好了,我先挂了,等一下陈欣怡可能要回来了。”

等他笑嘻嘻的挂了电话,一抬头表情就凝固在脸上。因为陈家姐妹就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刑天强自扯起笑脸,干巴巴的说道:“欣怡,你回来了啊。你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

见没有人回答他,刑天自觉不妙,赶紧解释道:“哈哈哈哈……那个,刚刚我是在和朋友开玩笑呢,我们说的是别人啊,你也知道啦,全台湾叫欣怡的人多得不得了啊……”

陈欣怡声音低沉,音调压抑的说:“我真的不是一个有钱人!”

刑天急忙说道:“欣怡,你相信我,我不在乎你是不是有钱,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真的,我发誓,我啊,绝对不是那种会花女人钱的小白脸,你看,这次的房间都是我掏钱订的……”

“滚开,我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你。”陈欣怡气冲冲的推开凑上来解释的刑天,拿起房卡打开房间就进去了,诺澜扇了想要跟着进房间的刑天一耳光,然后直接拍上了房门。

诺澜不去管刑天在外面砰砰的敲门声,直接打电话叫警卫来把他拖走,此时欣怡正趴在床上抹眼泪,她突然看到自己手腕上的表就是刑天那个混蛋说的那块限量版,她气冲冲的扯下来,想要扔掉但又舍不得。

诺澜无所谓的说道:“好了,想扔就扔吧,姐姐下次再给你买个新的。”

“这么好的腕表,我干嘛要因为那个混蛋扔掉啊?更何况这还是大姐你送给我的,和那个混蛋一点关系也没有。”陈欣怡说着又把它戴回手上,看着诺澜迟疑的问道:“大姐,这块表真的有那么贵吗?”

诺澜坐在床边,顺着欣怡的头发,说道:“姐姐给你的,不管它是贵还是便宜,都只是代表一个礼物,一份心意,这就是它真正的价值,所以,你用不着纠结它的价钱是多少。”

欣怡用鼻音答道:“恩。”

诺澜扯了一张面纸给她,说:“好了,不要哭了,快擦擦眼泪。欣怡啊,你要记住,让你掉眼泪的男人不值得你去爱,而真正爱你的男人是不会舍得你为他掉一滴眼泪的。所以,刑天那种骗子不值得你为他哭!”

欣怡抱着被子点头,靠在诺澜的肩膀上,说道:“其实,我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过,我哭也不是因为我喜欢他,我只是觉得自己怎么那么瞎,居然那么容易就被骗了,还以为他有多爱我,我还不忍心拒绝他,更是差点喜欢上一个骗子。结果统统都是假的,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钱!”

欣怡突然立起身,激动的吼道:“哦,还有,那个混蛋,他约我来旅行居然只订了一间房,还想要我和他住一起,大姐,我差一点就被他骗财骗色!”

诺澜赶紧安慰道:“好了,好了,不哭。我们已经认清了骗子的真面目,只要吸取这次的教训,以后遇到这样的事就不会那么容易被骗了。”

“恩。”欣怡一边擦眼泪一边点头:“我不会难过,我要把他当做我人生中的一个教训。”

诺澜说道:“呐,我刚刚还给了那混蛋一耳光,为你出气,你等一下如果看到他就会发现一只肿着半边脸的猪头,你如果不满意呢,就再给他一耳光,看他还敢不敢出来骗人。”

“噗嗤。”欣怡忍不住笑了出来。

诺澜指着被她擦红的鼻头,说道:“呐,心情好一点了吧,你看你都变成个小花猫了,快去洗个脸,我们去吃好吃的。然后姐姐带你去打扮的□□的,今天晚上我们去船上的俱乐部玩。”

这座豪华游轮功能设施齐全,诺澜带着欣怡到船上的沙龙,两人由造型师□□的打扮一番,才启程进了俱乐部。

音乐,热舞,美酒,赌局,虽然只是个小型的俱乐部,但是也要有VIP卡才能进入,所以里面的人多多少少都是有些资本的。

诺澜两姐妹本来就长得漂亮,加上今天晚上又□□的打扮了一番,一进入俱乐部就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

特别是他们又没有男伴在身边,于是引来了许多男士的关注。可是相对比一副冷漠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诺澜,聪明人都选择了远观;而温柔可亲,笑容甜美的欣怡则成为了他们追捧的对象。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