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笑傲湖(一)

诺澜封印作为陈青霞时候的情感记忆,回到本体查看修为,还是在灵寂中期顶峰,上一次穿越更像是度假放松,她的修为虽然没有多大的收获,但是心态却平和了,对轮回珠的控制也更灵活了,她可以自由的选择穿越的方向了。

所以过惯了现代的舒服日子,诺澜这次有意识的引导着穿越到古代。醒来发现变成了个八岁的小姑娘。融合记忆很快,毕竟这姑娘几年的生命里实在是太单纯,除了爹娘、师兄、玩耍、练武,这样简单又幸福的生活就没多少新鲜事可看的了。

不过这姑娘的身份倒是有些特殊。她是华山派掌门岳不群和女侠宁中则的女儿岳灵珊。不错,正是笑傲江湖中那个先是喜欢青梅竹马的大师兄令狐冲,但是后来却移情别恋,嫁给了师弟林平之,最后被丈夫杀死的小师妹。

诺澜了解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份和状况后,她继续扮演了一段时间天真烂漫、活泼可人的小女孩,只是这期间渐渐地变得懂事又迷恋练武。

她这段时间除了改变她在众人面前太过活泼的形象,还努力修炼武功。当然,因为拿不准会不会被岳不群和宁中则发现端倪,她并没有一上来就修炼以前收集的高级武功秘籍,而是单单修习岳灵珊一直在炼的华山入门内功。

华山入门心法共有九层,岳灵珊之前已经修习了两年,只是却才修炼到第三层就停滞不前了,诺澜过来的前几天这小丫头正在磨着宁中则教她剑法,可是被宁中则以她年纪小,功力弱给拒绝了。诺澜来了之后正好可以以此为由,装作发奋图强,苦练内功,也没有人会怀疑。

诺澜以前在武侠世界呆过,以她的见识和眼光来看,这华山入门心法虽然浅显,初始的威力也不怎么样,但是越是练到后面就越是困难,大多数人都因为‘入门’这两个字轻视它,所以最多练到六七层就觉得差不多了,当然会换更为高级的心法修炼,所以真正将这入门心法练到第九层大圆满的人还真没有几个。

以诺澜的理解能力,加上灵泉水洗涤滋养身体,内功进步自然是非一般的速度,她用了半年时间将华山入门心法练到了第七层,这已经是她压制后的速度了,可也让岳不群惊讶的不行。

诺澜的解释是她以前都是练着玩的,这次为了让母亲尽快教她剑法,所以认真修炼,结果心法一下子就练到了第七层了。

岳不群本来打算交给她华山更为高级一些的内功,可是诺澜拒绝了,她说:“做人要有始有终,我既然修炼了入门心法,就要把它练完。而且,我也想看一看这心法练到最高层是什么样的。”

等诺澜得到最后两层的心法口诀走后,岳不群沉默不语,宁中则着急的问道:“怎么样啊,师兄?珊儿她突然进步这么快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啊?”

岳不群慢悠悠的说道:“师妹放心,我刚刚探过了,以珊儿的内力来看,她确实是修炼到第七层了,内力中正平,基础扎实,而且我还发现她的经脉居然比起以前拓宽了起码十倍,还打通了身上的几处大穴,以前她的资质也就是中等偏上,现在恐怕是比冲儿都还要优秀一些!只是……”

“只是什么,你倒是说呀!”关乎女儿的事情,宁中则也没有办法保持冷静,她就怕女儿是走了什么歪路,以前也不是没有那种练功突飞猛进的,但是大多数最后都走火入魔,要么死了,要么废了,这叫她怎么不担心。

岳不群摸摸胡子,说道:“只是我也没有发现有什么问题,这就是奇怪之处了。”

“嗨,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师兄你就是太过小心,又杞人忧天了!”宁中则说道:“说不定我们的女儿就是天赋异禀,这次的变化也是她的造化,就像她说的,以前是她贪玩儿,你看她这次一认真起来,这不就显出不同来了嘛。”

岳不群欣慰的说道:“是呀,经脉壮大的好处,我们也都知道,以后她花一天修习出来的内力相当于常人修习十天内力的总和。而且常人需要用内力慢慢滋养经脉,一点点小心的拓宽,经脉才能容纳承受更多的内力,而珊儿今后只需要积蓄内力就可以了。以后习武将会事半功倍。”

这次事件之后,岳不群虽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但还是将那本入门心法反复研究了一遍,但是当年他自己也只是练到了第六层就没再练了,而这心法也有个特殊之处,修炼之人一旦修习别的功法,之前练出来的内力便会融入到新功法之中,而且之后便再也不能修习入门心法了。

所以岳不群也不能验证岳灵珊的经脉拓宽是不是这本功法的原因了。只是出于私心,他并没有将这个猜测告诉弟子来尝试。

诺澜得到入门心法最后两层后,很快就修习完毕,不过她并没有声张,而是默默的修炼起小无相功来。毕竟有过一次的经验,半年之后,她已经将小无相功练到不着形相,无迹可寻,这才敢宣布自己练完了入门心法。

这个时候,诺澜九岁了,离剧情开始还有九年左右的时间。她表面上展现出的内力只是比大师兄令狐冲低上一点点,这可叫令狐冲头疼了,为了保住他大师兄的尊严,不被小师妹超过,他也不得不勤奋修炼了,其他师兄弟见大师兄这么努力,纷纷用功起来。

因为华山派现在是气宗当道,以气御剑是岳不群教徒弟的原则。诺澜的内力早已经达到了学剑的要求,可是宁中则教给了她华山基本剑法,像什么白云出岫、有凤来仪、天绅倒悬、白虹贯日、苍松迎客、无边落木等等,要不了多久她就练熟了,于是宁中则将华山的上层剑法玉女十九式也传给了她。

玉女十九式乃是华山绝技,此剑法剑招繁复,变幻奇妙,虽然是气宗的剑法,但是却与以气驭剑的法门颇有不同,特别是宁中则传授的时候,点出诀窍重在随机应变,不拘泥于招式,号称造诣深者可以克制任意剑法,让诺澜想起了独孤九剑,私下里还猜测两者有没有什么关系。

诺澜身具小无相功,华山派的武功招式又从来不避着她,所以看过之后她就能模仿出来,这样的天赋令岳不群夫妇高兴的同时又很无奈。

这些年,岳不群对女儿的疼爱并不虚假,诺澜即便是知道他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但是相处了这么久却也恨不起来,她想,只要他愿意装一辈子的君子,她也愿意一直把他当父亲尊重他。

为了壮大华山派的实力,诺澜有一次和令狐冲在后山玩耍的时候,比试轻功就跑到了思过崖。诺澜装作无意间发现了山洞里的密室,并且通知了岳不群夫妇。之后岳不群封锁了消息,抄录了密室中的武功招式,又毁掉了墙壁上的刻字。

岳不群的心愿是将华山派发扬光大,想当年华山派本是五岳之首,何等风光,只是一场剑气之争,华山派就此衰落,反而是嵩山派成了五岳之首了。所以,岳不群处心积虑、暗暗谋划,不惜用上卑鄙手段,想要壮大华山,重现昔日光辉。

现在因为思过崖密室的发现,岳不群有了五岳剑法的所有招式,甚至每一招的克制之法也很详尽,如此他对自己的野心总算有了一些把握。

由于意外得到这许多剑招乃是一件隐秘之事,此后数年,岳不群夫妇经常轮流闭关练功参习武功。而属于华山派的失传的剑招也挑选了一部分交给弟子,如此华山的总体实力算是上了一台阶,岳不群心里也有了点底气。于是他找了个借口,将左冷禅的眼线,也就是他的二徒弟劳德诺派下山去,长期打理华山派一部分不重要的产业,将他逐渐屏蔽在华山以外。

匆匆九年过去,诺澜十八岁,已经是个娇俏的大姑娘了,可是在华山上她还是那个被众多师兄师姐们宠着的小师妹。特别是大师兄令狐冲,对她一直是千依百顺,又会哄她开心,两人又经常一起练武,关系最为要好。由于她和令狐冲一起出去做过几次行侠仗义的事情,在江湖上也算有点名气。

诺澜骑在一头小毛驴身上,伴着春日的暖阳和微风,一颠一颠向前走,晃得她都快睡着了。无聊的她转过头看向身后那头毛驴驮着的箩筐里令狐冲正在睡大觉,她突然想到什么好主意,调皮一笑,飞身而起落在路边的花丛里采了一把野花,又飘身跃回毛驴背上。

之后一路上,诺澜像射飞镖一样一支一支的野花往后面的令狐冲头发上射,最后插得他满头的鲜花才忍不住哈哈笑起来。

听到银铃般清脆的笑声,竹筐内的令狐冲也不睁眼,只是砸了砸嘴,双手分开伸了个懒腰。熟练的从竹筐里拎出一小坛子酒就往嘴里倒,谁知酒水进了嘴里,他呸呸两声,终于撑起身来,叫道:“小师妹,我的酒去哪儿了?”

诺澜朝他吐吐舌头,笑道:“你的酒不是在你手上吗?我看是大师兄你平日喝酒太多,这舌头都尝不出酒味儿来啦!不信你闻闻,那坛子里的是不是酒?”

令狐冲将坛口对准鼻子闻了闻,果然一股酒气冲出来,他又尝了一口,却是全无酒味的水,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的令狐冲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真的出了毛病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