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笑傲湖(三)

离开那家酒肆后诺澜两人找了个地儿过了一晚,第二天,两人掩在人群里在福威镖局周围打探。

只见镖局大门前青石板上,划着一条血线,前面用鲜血写着六个大字:‘出门十步者死’。而从镖局开着的大门里能看到里面人群闹哄哄的,叫着‘死啦’‘恶鬼索命’‘报仇’之类的。

令狐冲打探一番后说道:“是青城派动的手,人数众多,连掌门余沧海也来了。”

诺澜心想,没有了贾人达回去报信,余沧海还是那么快就杀上了福威镖局,看来果然是筹谋已久了。

之后两人密切关注福威镖局的动静,见到青城派不止杀镖局的镖师和趟子手,连仆妇和出门买菜的厨子都要杀,实在是凶残至极。

诺澜到底也不是铁石心肠,见了这些不相干的人接二连三的惨死,虽然不会大义到什么拯救苍生,冲出去阻止之类的举动,但也是心生感触的;令狐冲有一颗侠义心肠,见到青城派如此阴狠毒辣的举动也是咬牙切齿,到底还记得师父的叮嘱,没有轻举妄动。

两人默默的进了一家酒楼,坐在一起等着饭菜上来却谁都没有说话的兴致。

这时候大堂里的两个江湖人一言不合打了起来,桌子板凳儿饭菜酒水到处乱飞,看到这乱糟糟的情况,诺澜也没了胃口,拉着令狐冲往城外走。

路上令狐冲说道:“小师妹不常出来走动不知道,这些江湖莽汉就是这样的,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久了就看习惯了。小师妹你饭也没吃,现在饿不饿?要不我去给你买些糕点过来吧,先前过来的时候就看到有一家糕饼店。”

“算了,大师兄,我真的不饿。”诺澜是真的不饿。她自己有一手好厨艺,对外面这些店里的一般吃食有时候吃吃还可以,但是一直吃就有些受不了的。

令狐冲说道:“那怎么行,我还是去买些预备着,免得哪只小猫半夜饿了又来喵喵叫着大师兄!”

“好哇,敢说我是小猫,看爪!”诺澜五指成爪,朝着令狐冲扑了过去。

“哎呀,小猫亮爪子了,快跑!”令狐冲怪叫着跑了。

看令狐冲跑了,诺澜会心一笑,她当然知道令狐冲是在逗她开心,而且在令狐冲面前,她也觉得很放松舒服,或许,一直做一个无忧无虑、无拘无束的小师妹也是很好的吧。

之后诺澜两人又回了那家小酒肆,菜地里余人彦的尸体已经不见了。两人对这里死过人什么的也不忌讳,晚上就在这儿住下了。

晚上有些饿了睡不着,她拿出空间里的手表看了看,也就十点多的样子,不过在这古代这个时候也是很晚了,大家基本上都睡觉了。本来她可以直接在空间里拿些东西吃的,不过想到令狐冲因为她可能也还没吃饭,所以,诺澜决定去骚扰他。

诺澜打开窗户,找了个东西在隔壁令狐冲的窗户上敲了两下。果然令狐冲一下子就醒了,抱着剑翻身而起,问道:“谁?”

诺澜压低了声音说道:“是我,大师兄。”

令狐冲急忙走到窗边,打开窗户,探头一看果然是小师妹,他问道:“小师妹,这么晚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哦,不就是像你先前说的,半夜饿了,起来叫师兄嘛!”说着,诺澜故意学着喵咪的叫声,“喵喵喵”的叫,谁叫令狐冲先前打趣她是小猫的。

令狐冲无奈的阻止她:“饿了?我买了糕饼不是放你房间里了吗?”

“糕饼又冷又硬,不好吃!”诺澜嫌弃的说道。

“我就知道会这样!”令狐冲无奈扶额说道:“可是现在大半夜了我上哪儿去给你找吃的啊?”

诺澜想了想,说道:“要不,我们去野外烧烤吧。”

于是大半夜的两个身影闪进了树林,打了一只野鸡,架起火堆烤了起来。

油滋滋的烤鸡被刷上一层层调料,冒着诱人的香气。诺澜一边翻滚着手上的烤鸡,一边深深的吸了一口香气,感觉更加饿了,只是还得等等,还要再烤十分钟才是最佳火候。

可是突然诺澜听到一阵动静,她辨别了一下,数十里外有三个人在跑,十多个人在后面追,他们朝这边过来了。反正还隔得远呢,诺澜继续手上的烧烤,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可是还有最后两分钟的时候,令狐冲也听到了那伙人的动静,他叫了一声“有人过来了”,马上拉开诺澜,用土灭了火堆,拉着诺澜跳上了一棵大树。

片刻之间,那伙人就追到这边来了。呼呼喝喝,刀剑相撞的声音传来,诺澜都没空去看热闹,虽然站在大树上,她给她的烤鸡涂上最后一层蜂蜜,然后运起内力,鸡上的油脂继续滋滋的炸响。

诺澜停手闻了闻,大功告成!她扯下一只鸡腿留着自己吃,其它的全都递给了令狐冲。两人就这样吃了起来。

诺澜美滋滋的咬了一口,虽然中间打断了,但是在她的努力下还是评分完美。可是突然她听到下面一声惨叫,才想起来下面还有两方人马在干架呢。接着又是两声惨叫,那鲜血喷的老高,空气中的血腥气突然浓了起来。

一个四川汉子踢了地上的尸体一脚,骂道:“龟儿子,还会跑诶,追的老子跑了汗水都跑出来了。”

另一个人问道:“罗师兄,现在怎么办?”

那个姓罗的说道:“还要我教你么,照师父说的,把他们放到马上,让他们回福威镖局。”

那人拍马屁道:“呵呵,还是师父他老人家这招高明,派出去的人都死了,这下姓林的一家子还不得吓死!看来不多时他们就会跑了。”

姓罗的说道:“哼,不怕他们跑,师父神机妙算,这姓林的一家子反正都逃不出师父的手掌心儿!”

“哈哈哈哈哈……”一群人扛起那三具尸体走了,走之前还有几个人抽了抽鼻子,说道什么好香。

还好空气里浓郁的血腥气把烤鸡的香味压住了,要不然诺澜两个树上的人说不得还要被发现。

可也正是这血腥气,诺澜也没了胃口了。她丢了手中只咬了一两口的烤鸡腿,抽出张帕子一边擦手一边说道:“还要不要人愉快地吃饭了,这青城派也太欺负人了,大师兄,咱们做点什么吧!”

令狐冲说道:“小师妹,你忘了师父的交代了吗?不可以暴露身份,不可以轻举妄动!”

诺澜说道:“哎呀,大师兄,我们不用华山派的武功,不就不会暴露身份了吗?而且你别忘了,我们会的可不只是华山武功!”

令狐冲也看不惯青城派的做派,其实心里早就同意了,只是面上装作考虑的样子,见小师妹拉住他的衣摆抬头望着他,此刻面貌虽然易容成十分普通的样子,但是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此刻却蒙上了一层水雾,即便是在黑漆漆的夜里也十分吸引人,娇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好不好嘛?大师兄!”

“好,那走吧。”令狐冲站起来提剑就往树下跳,决不能叫小师妹看到他脸红了。

“诶,等等呀。”诺澜也跳下树拉住他,说道:“你不会就这样去吧?”

令狐冲看看自己,问道:“我这样不行吗?”

诺澜拉着令狐冲回了酒肆,先一个人关紧房门,从空间里拿出工具一番打扮后,镜子里的女孩渐渐地变成了个花白头发,满脸皱纹的老婆婆。只见她弓着个背,杵着个拐杖,走几步咳两声,慢悠悠的走到令狐冲身前站定。

令狐冲抬头看了看,疑惑的问道:“老婆婆,有事吗?”

诺澜用手遮住嘴,咳咳两声,用苍老的声音说道:“刚刚有个小姑娘,叫我告诉你,她先走了。”

“什么?小师妹走了?糟了,难道她一个人去了!” 令狐冲一下子慌了,焦急的问道:“老婆婆,你有没有看到她朝哪边走的?”

诺澜说道:“哦,好像是朝北边,不对,是东边?也不对,难道是南边?唉,人老了,记性就不好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是小师妹!”这家酒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又是大晚上的,除了他们师兄妹两人哪里来的老婆婆,所以这个老婆婆一出现令狐冲就怀疑她是小师妹了,不过他倒是喜欢和小师妹闹着玩玩儿。

只见那苍老的老婆婆口中突然发出一阵笑声,声音清脆动听,配着那苍老的模样煞是怪异,诺澜笑嘻嘻的说道:“好孩子,你再叫一声婆婆呀!”

令狐冲说道:“太像了,差点连我也给骗了,小师妹你怎么做到的?!”

诺澜得意的问道:“怎么样?大师兄,如果走在外面你也认不出来吧?”

令狐冲说道:“我敢说你现在这模样就是师父师娘来了也未必认得出来!”

诺澜说道:“早就跟你说过了,我的本事可不小。这么一小会儿就变成金花婆婆了。”

“为什么叫金花婆婆?”令狐冲疑惑的问道:“难道是因为你脖子上戴着的这一圈金花项链?”

“好了好了,也就随便取得名号,你就当是这样吧。”诺澜随便糊弄过去,总不能告诉他这是她按照倚天屠龙里的金花婆婆设想做的造型吧。

诺澜这段时间喜欢做易容,就像是Cosplay一样新奇好玩,说到底也是这古代没什么好玩的给闷的。

“对了,还有你也要换换。”诺澜将令狐冲拉进房里将偷偷准备好的衣服给他,等他换好后又是一番折腾后,打量着新鲜出炉的老头子,诺澜点头,恶趣味的说道:“不错,不错,你就叫银叶先生好了。”

令狐冲完全不明白小师妹在笑什么,只是拨弄着头上的白发,说道:“金花银叶?还挺搭配的,不错。”

诺澜说道:“不错,我是金花婆婆,你是银叶先生,我们就扮作隐士高人去寻青城派的晦气。明天我们也不用剑,免得顺手用了华山武功叫人看出路数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