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笑傲湖(六)

仪琳试了一下,勉强能动,不过她在这地上待了太久,身子发麻了。诺澜扶她靠到一块石头上,这才问起了她被抓的经过。

“这么说来,你是下午的时候就被田伯光抓来这里的?”诺澜听了仪琳的话,诧异的问道。

仪琳证实道:“是,是啊,那时候太阳还没有落山,我手上沾了青苔去溪边洗手,哪里知道一转身就被他点了穴道,带到这里来了。”

诺澜想,从太阳落山到这个时候少说也得有近两个时辰了,这期间又没有人打搅,田伯光将仪琳带到这个山洞除了摸摸手摸摸脚的,再有言语调戏恐吓,居然一直没有真的做点什么出来,怎么觉得和这采花大盗的名头有些不符呢?

诺澜再仔细的打量眼前的仪琳,虽然光着脑袋,但是清秀绝俗,容色照人,实是一个绝丽的美人。她还只十六七岁年纪,身形婀娜,虽裹在一袭宽大缁衣之中,仍掩不住窈窕娉婷之态。

她说话的声音十分娇媚,神情却又楚楚可怜,眼神天真纯净,叫人忍不住想要去呵护她,她看向场中和田伯光打斗的令狐冲时,紧张得两只纤纤小手用力的扭在一起,白得犹如透明一般。

这样的美人田伯光既有时间又有机会,居然能忍住一直没真的下口,是他太有耐心了还是这里面另有什么隐情呢,这个田伯光有点儿意思。

本来诺澜对付淫贼是绝不心慈手软的,就像很久以前在天龙世界的时候对付云中鹤那样。刚刚若是她直接出手对付田伯光的话恐怕那小子现在已经躺地上了。也算田伯光的运气好,诺澜为了给令狐冲机会锻炼,暂时没有出手,这才让她从依琳的话中听出了疑点。决定先不要判死刑,再看看。

田伯光还不知道自己在死亡的边缘上溜达了一圈,他在江湖上是出了名的刀子快,很久没有遇到像样的对手了,他和令狐冲就在这狭窄的山洞里大战了三四百回合,真是酣畅淋漓,心中甚是欢喜佩服。

而令狐冲心下也是暗暗惊奇,这田伯光刀法精奇,攻守俱有法度,武学造诣就算是与青城派掌门余沧海比也在伯仲之间。

上次与余沧海对战的时候,令狐冲为了隐藏身份不敢使用擅长的华山剑法,于是打不过余沧海,还受了伤,可现在令狐冲不用掩藏身份,能够放手全力一战,虽然没有把握能够拿下田伯光,但是能够酣战一场,也是痛快之事。

过了五百回合后,两人仍然没有分出高下,于是刀剑相撞后借力跃至山洞两边分开站立,同时停手对望。

令狐冲还剑入鞘,说道:“好刀法,佩服佩服。”

田伯光也将单刀往刀鞘里一插,说道:“你小子也不错,华山剑法名不虚传啊。”

“哈哈哈哈……”两人同时大笑起来,颇有惺惺相惜之感。

笑过之后田伯光说道:“看你的年纪轻轻,又使的这般出众的华山剑法,想来就是华山派首徒令狐冲了?”

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令狐冲承认道:“正是在下。”

田伯光左手叉腰右手指着令狐冲说道:“我说令狐冲,你有这样天仙似的绝色美人儿相陪,居然还和我抢小尼姑?”

令狐冲赶紧说道:“诶,这你可说错了,五岳剑派,同气连枝,恒山派乃是我五岳剑派之一,我们都是师兄妹,师妹有难,我焉有不救之理?”他说完还紧张的瞄了诺澜一眼,见她对着他灿烂一笑,这才放下心。

田伯光说道:“好,看在你是条汉子,今天我就算了。”

他朝仪琳贱笑道:“小尼姑,我下次再来找你,你可要等我哟,哈哈哈…..”说着便借着接近洞口之利,飞身掠了出去,几个跳跃便不见了踪影。

诺澜刚刚对这个江湖盛名的‘采花大盗’有了点兴趣,哪里能让他这么容易逃走,于是对令狐冲兴致勃勃的说道:“大师兄,田伯光号称‘万里独行’,素闻他轻身功夫了得,在江湖上是大大的有名,我今天倒要看看他能跑多快!”话没说完她便运起轻功,朝田伯光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小师妹,小心有诈,你不要去啊!”令狐冲说着就要朝那方向飞奔过去,可惜衣角被拉住,回头一看,是恒山小师太仪琳,却见她羞羞答答的说道:“哎,令狐大哥,你,你,我……”

令狐冲这时候正着急着小师妹,哪里有那么多时间在这里听她说什么‘你’‘我’的,于是快言快语的对仪琳说道:“恒山派师妹,你先赶去衡山城和你师父师姐们汇合吧,我去追师妹了啊。”

于是,不顾仪琳师妹的呼唤,令狐冲坚决地朝诺澜消失的方向追去,口里还叫着:“小师妹,小师妹,你等等我啊。”

等到令狐冲找到小师妹的时候,天色都已经大亮了。此时的诺澜正倚靠着一棵大树,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而田伯光却瘫在地上,脸色乌青叫嚣道:“不许笑,有什么好笑的!”

“小师妹,你没事吧?”令狐冲也顾不得这诡异的场面,先上下打量诺澜有没有受伤,虽然他早就知道小师妹的武功已经超过他了,但还是忍不住担心。

诺澜本来一只手杵着自己的佩剑,一只手捂着肚子,见令狐冲来问她,她用捂着肚子的一只手抬起来摆了摆表示无事,实在是笑得说不出话来了。

倒是地上的田伯光看不过眼,不爽的说道:“她是没事,有事的是我啊!”

令狐冲走到田伯光面前蹲下,上下打量之后,语重心长的说道:“哟,原来是田兄呀,田兄,一夜不见,你怎么躺倒地上去了,唉,你也不是小孩儿了,怎么能一不开心就到地上打滚儿呢,这说出去……”

“令,狐,冲!”田伯光咬牙切齿的叫道:“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邪霉了才叫我遇上了你们这对师兄妹,亏我还以为你是条光明磊落的汉子,是个可交的朋友,你居然乘人之危、落井下石,有本事解开我的穴道,我们再大战三百回合!”

诺澜也不笑了,说道:“这叫什么乘人之危、落井下石呀,你要真想见识,不如大师兄我们拿剑在他身上捅几个窟窿,或者砍断手脚,再将伤口上抹上蜂蜜,招些蚂蚁、蜜蜂呀什么的来咬他……”

令狐冲看到小师妹眼里狡黠的笑意,还背着田伯光朝他眨眼睛,师兄妹两人多年的默契叫他马上附和道:“好,好,就照小师妹说的办。”说着就开始挽袖子。

田伯光吓得直冒冷汗,心里直叫倒霉,本来以为是个美女舍不得他追上来,谁知道是个魔女,眼看令狐冲挽袖子就要动手,他赶紧告饶:“哎,哎,不要,不要,令狐兄弟,岳女侠,我就随便说说,随便说说,你们不要当真,不要当真啊!”

“哈哈哈哈……”诺澜见着先前被她打了两拳的田伯光,黑着眼眶做出可怜兮兮的样子,再加上先前问清楚他采花大盗的来历,就忍不住继续哈哈哈大笑。

令狐冲本来是和诺澜一起笑的,不过他停下来,见诺澜还在笑,于是问道:“小师妹,有这么好笑吗?”

诺澜边笑边说道:“当然好笑了,哈哈哈,大师兄,你不知道,田……”

田伯光突然激动地大吼道:“不许说!”

诺澜突然两手叉腰,故意瞪着眼睛吼道:“你凶什么凶?手下败将还有资格凶我!”

田伯光一下子就焉了,说道:“不敢,不敢,您随意,随意……”

令狐冲看得有趣,问道:“小师妹,到底是什么秘密呀,说出来叫我也高兴高兴。”

诺澜一下子又笑起来,说道:“大师兄,你是不知道,我与这‘名满江湖’的采花大盗对掌力的时候,居然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秘密。”

“什么秘密?小师妹你快说呀!”令狐冲被她说得心痒痒,看先前师妹笑成那样,这绝对是个大秘密。

诺澜也不再卖关子了,直接爆出来:“田伯光他练的居然是童子功,哈哈哈哈哈……”

“童子功?他不是采花大盗吗,难道……”令狐冲疑惑的问道,接着突然明白了,他一边指着田伯光,一边也同样爆笑出声:“哈哈哈哈哈……”

而田伯光已经认命地闭上眼睛装死了,是,他是练童子功的,这事儿说出来也丢人。

想他田伯光当年也是好少年一枚,只因功法原因不能破身所以对女人十分好奇,瞧着长得漂亮的女人就心痒痒,一次他对着个姑娘多看了几眼,就被人大骂淫贼,被骂的次数多了他索性也就破罐子破摔,真的做起了淫贼。

虽然掳了人家姑娘来,他也不过是摸摸亲亲,口花花调戏一番,真刀实枪的倒是从来没有试过。可是也不能说田伯光就没错了。这里是封建古代,除了江湖女子稍微松一些,平常的良家妇女都是礼教名声大如天的,别说是摸摸小手,就算是多看几眼也是不可以的。

对于那些女人来说,田伯光的行为已经令她们感觉是奇耻大辱,已经是被侵犯,自身的清白已经不再,有的是人因此哭哭啼啼、寻死觅活。淫贼田伯光的名声也就越发的臭了,加上正义人士都对他喊打喊杀的,田伯光态度嚣张,又有几分真本事,名声也就越发的响亮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