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笑傲湖(八)

说着长剑一挺,便朝令狐冲而去。令狐冲反应也快,先是朝左侧一偏,抽出长剑反手便是一挡。对付向费彬这样的大一辈分的高手,诺澜两人也无需客气,在他出手的同时便也拔剑扑上。

她与令狐冲师兄妹多年,又是一处练剑,多年的默契叫两人再出招合击之时配合无间。费彬往往是刚隔开令狐冲的剑,诺澜的剑也紧随而来,两人又出招极快,叫他应不暇接、防不胜防,不到一会儿,他身上已然多了好几道口子。

费彬越打越吃惊,料想不到华山派两个小辈剑术精妙,居然能逼他至此,但他料想这两人年纪轻轻,内功必定不深,只要时间一长,便会后继无力了,到时候还不是任他施为。

可是费彬万万没有想到,那两人的剑招比之前突然快了一倍有余,好似有无数的剑影在眼前晃动,他等不到那两人功力耗尽便同时被两剑分别刺入心口和腹部,他倒在地上鲜血犹如泉涌,鼓着眼睛不甘的死了。

诺澜他们最后这招乃是华山绝技之一夺命连环三仙剑,本来已经失传,但是从思过崖是比上又找到了剑招,华山上下统共也就只有宁中则、诺澜和令狐冲三人习得。岳不群嫌弃这是剑宗的武功,虽然记下了,但却没有练习。

此剑法本就叫人难以抵挡,防不胜防,更可况他们两人研究多时,几乎同时使出,所达到的效果绝不是简单地一加一那么简单。

也怪费彬倒霉,他们这连环三仙剑一直配合不好,今天晚上首次用于对敌,却因为遇到个像样的高手而想出了配合之法。效果如何,看躺在地上的费彬就知道了。

曲阳、刘正风两人万分感谢诺澜两人,要不是他们及时援手,今日不要说他们,就算是小姑娘曲非烟也难逃厄运。

诺澜说道:“二位如果真的要谢我,不如将刚刚那曲子的曲谱借我一观,我们之间恩啊什么的就算一笔勾销了。”

刘正风感兴趣的问道:“哦,岳姑娘也通音律?”

诺澜谦虚道:“略懂。”

曲阳从怀里摸出一个册子来,说道:“刘贤弟,你我二人醉心音律,以数年之功,创制了一曲《笑傲江湖》,自信此曲之奇,千古所未有。只是我二人今日即将毙命于此,九泉之下,不免喟叹,不能亲眼看到两个既精于音律,又精于内功之人,可以琴箫合奏此曲了。”

刘正风点头附和,接过曲谱后珍惜的摸了摸,递给了诺澜。诺澜翻开册子,上面竟是一些古古怪怪的奇形怪字,这可难不倒她,想当年她的音乐启蒙还是无崖子做的,一开始学的就是这种曲谱,所以就着火光仔细翻看起来,她有过目不忘之能,看过即能记住,所以她才只是想要看一看。回去就能抄一份放空间里收藏。

诺澜看过曲谱后确定所及无漏便将曲谱还给那二人,曲阳却不接过,与刘正风对视一眼后,说道:“岳姑娘,老朽有个不情之请,不止你能否答应?”

诺澜猜想,难道是要将曲谱给她,让她找个传人。谁知曲阳将曲非烟叫道身前,不舍得摸了摸她的头,说道:“岳姑娘,我曲阳虽是日月神教长老,但是与教中之人早已断了来往,更何况我与刘贤弟相交,如今他们也不会放过我的。我就快要死了,只是放心不下我的孙女非非,她还那么小,留在这世上一人,独苦伶仃,我只盼岳姑娘必要时能对她照应一些,老朽拜托了……”

曲阳说着就要给诺澜跪下,诺澜和令狐冲赶紧阻止他,不让他下跪。

诺澜完全没想到会有这样一个临终托孤的戏码,她看看那个抱着曲阳,哭着叫“爷爷”的女孩儿,她也才十二三岁的样子,长相清秀可爱,从诺澜回忆的剧情里来看,她十分古灵精怪,是如同郭襄那般的人物,只因死得太早叫人惋惜。

如今这个小姑娘却还活着,令狐冲没有受伤,她也没有在五岳剑派的人面前露过面,但她的身份毕竟是魔教长老的孙女,肯定有人见过的。诺澜是自私的,她不能将曲非烟带回去给华山埋下后患,况且事情还有转还的余地,她说道:“为什么要托我照顾,她是你的孙女,你应该自己照顾她。”

曲阳与刘正风相视苦笑道:“我和刘贤弟被受了嵩山派两位高手的掌力,心脉受了重伤,顷刻间便会毙命……”

“谁说你们要死了?”诺澜轻飘飘一句话对于曲非烟来说不啻于炸雷,她激动的问答:“姐姐,你说我爷爷和刘公公都不用死?这是真的吗?”

令狐冲安抚道:“曲姑娘别急,我师妹这样说定有道理。”

诺澜假装从袖中摸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两粒黄色小药丸,说道:“此乃我独门疗伤圣药九转熊蛇丸,服下可保你二人性命。”

刘正风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岳姑娘不必费心了,就算是有恒山派的白云熊胆丸,对我二人的伤也无大效了。”

恒山派的白云熊胆丸算什么,也就是九转熊蛇丸的简化版而已,再加上诺澜的药可是加了空间泉水制成的,哪里是其他疗伤药可比的。

“看来你是一心求死,连试都不敢试了。”这两人吃不吃诺澜无所谓,死活也和她不相干,诺澜是本着尊敬艺术家的心态拿出药来的。

诺澜其实还有很多比九转熊蛇丸更高级的疗伤圣药,就是小还丹、大还丹对她来说都是大路货,可是她在华山上当着别人的面只做过九转熊蛇丸,当初,她在华山上还找了许多师兄帮她抓熊捕蛇来着,所以,现在有令狐冲在她也只能拿这种药出来了。

不过很早以前,她就开始怀疑恒山派的来历了,比如说她们有的天香断续胶,还有简化版的九转熊蛇丸,当年都是逍遥派灵鹫宫的,难道恒山派其实是虚竹传下来的?受了宫主的影响所以灵鹫宫的侍婢们都随宫主出家信佛了?!

诺澜正在脑洞大开的时候,令狐冲和曲非烟正在劝那两位抱着必死之心的老头吃药,当然这药不是简单吃下去就完事了的,为了加强药力发挥,还需诺澜分别给他们运功消化药力。

等到这些事情做完,也不过用了一个多时辰。令狐冲和曲非烟一起已经将费彬的尸体伤口划烂拖走掩埋掉了。

曲阳和刘正风此时性命已无碍,就连内伤也都好了一半儿,剩下的一半只要以后好好调养,假以时日也能痊愈。所以他二人抱着琴、拿着箫、带着曲非烟一起走了,从此隐姓埋名,绝迹江湖。

经历种种,诺澜和令狐冲终于踏进了衡山城。

一进城,便见街上来来往往的有许多江湖汉子,想是来参加金盆洗手大会的还没走。这时茶馆酒楼许多地方都在议论昨天那场不了了之的洗手大会上的变故。

诺澜和令狐冲随便找了家酒楼吃饭,都能听到这些江湖汉子悄悄议论嵩山派的霸道,杀了人家全家,又有人说这是因为刘正风勾结魔教,咎由自取,可因为嵩山派强势,这也不敢拿到明面上来说。

至于刘正风和曲阳勾结的事,因为莫大先生回来主持衡山派了,所以,也是不能随意说的,如此,这些人兴奋着,自以为私密地交换着消息。什么福威镖局一夜之间被灭门,青城派之类的,都已经成为过去式了。

诺澜等令狐冲喝了几大碗酒过了酒瘾,两人才一起朝打听到的华山派落脚点而去。到了那客栈门口便遇到了有六猴儿之称的陆大有,听他说只有师父在此,其他师兄弟都被师父派出去找他们去了。想来是看他们迟迟不到,担心了。

诺澜两人拜见了岳不群,又选择性的向他禀明了来迟的原因,岳不群板着脸说了他们一句胡闹,回去再说,这事儿就暂时算完了。

第二天,岳不群便带着一行人回华山了。一路上,除了岳不群,其他弟子身上的包袱是越来越重,只因诺澜每经过一个地方就要买特产,给娘的,给师姐们的,给师兄们的,给烧饭的大叔们的……最后要不是岳不群阻止恐怕他们身上带的银子花光了也还没回到华山。

见到宁中则的时候,诺澜高兴地跑过去抱住她,撒娇叫道:“娘,珊儿可想你了!”她说这话可是真心实意的,到这个世界的十年来,她还从来没有离开过这位全心全意爱她的母亲这么长时间呢。

看得出来宁中则也是一脸喜色,不过她还是说道:“哦,你真想我,那怎么这么久才回来呀?我看你是在外面都玩儿野了吧。”

“我可不是出去玩儿的!”诺澜转头朝笑看着她们的岳不群说道:“爹,你可得给我证明啊,我可是出门办正经事儿的呀。”

“是呀,正经事儿是办了不少。”岳不群说道:“师妹,你快去看看,我们家珊儿这次可是办了件大事。”

宁中则这下可真好奇了,问道:“哦,是什么大事呀?”

岳不群摇了摇头,神秘的说道:“你出去看看就明白了。”

宁中则也看出了岳不群心情很好,都会和她开玩笑了,看来这趟出行应该很顺利,她也就放心的出去看看去来。

作者有话要说:唉,当年看吕颂贤那一版的时候就很喜欢非烟那个妹子,死了太可惜了,所以偶这里当然要她活啦!

想要妹子没了唯一的亲人也太可怜了,所以曲洋因此活啦!

想到要是刘正风死了,曲洋怕是也不愿意活,所以刘正风活啦!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