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笑傲湖(九)

这段时间岳不群的心情当然好了,要知道这事儿的来龙去脉还是诺澜最为清楚。

她当初和岳不群在衡山城汇合后虽然只是将她和令狐冲福州一行的事情简化后告诉了他,还说明了衡山城人多口杂,不安全,所以后来在路上,她又单独找到岳不群,将一个密封的玉盒和一部当年她在天龙世界收录一部功法‘参合指’给了岳不群。

没错,这部‘参合指’乃是当年姑苏慕容氏的家传武学之一,乃是一部十分神奇精妙的武学,只不过慕容氏家的人没有学到家,所以不重视而已,没瞧见同样是参合指,人家少林寺中功力高深的灰衣僧使出,威力不逊色于‘六脉神剑’。

诺澜当年和参合庄是邻居,又有亲戚关系,咳咳,所以一不注意光顾了慕容家的武学收藏也是有的。谁叫那段时间她的收藏癖发作,什么秘籍都喜欢往空间里备份呢。

华山派上下,外功大都是练剑,这虽然和称呼上的‘剑派’相当,但是攻击手段除了剑难道就只能和人家拼内力了吗?所以多这一样一门指法也是不错的。毕竟剑总有不随身的时候,手指头总是随身携带的吧。

而那个玉盒里则装了一枚成熟的烈阳果,此果一枚便能够增长阳性内力二十年,岳不群听说了它的效果后虽然有些怀疑,但是听诺澜说她在一本古书上有看到过介绍,而且当时她一摘下此果,整个果腾便立时枯萎化成飞灰,他便盯着这枚鲜红欲滴的果子,满眼冒光。

如果这是真的,那可帮了岳不群大忙了。岳不群修炼的乃是有‘华山九功,紫霞第一’之称的紫霞神功。只不过因为他自己资质所限,一直不能将它的真正威力发挥出来,这几年也只是在积蓄内力而已。

如果这枚奇果能够帮助他提升二十年的内力,说不定他就可以一举突破,将紫霞神功练至巅峰。到时候,他的紫霞真气便是左冷禅寒冰真气的克星,打败左冷禅,重夺五岳盟主希望便更大了。

所以,此次回到华山,他便要尽快服下奇果,闭关修炼,争取突破,哪里还想得起什么辟邪剑谱呀。

烈阳果的来历当然是诺澜编的,其实此果乃是空间产物,效果嘛倒是没有夸大,对于岳不群来说,有了深厚的内力便可以迅速练成参合指,使用其他武功也会威力大增,绝对是好处多多。

诺澜立下这么大的功劳,所以一路上,她蹦跶着买这买那的,指使师兄们充当力夫,岳不群好心情的也纵容她,直到货物堆积成山,钱财散光,才忙不迭的阻止。

这边宁中则随着诺澜一起才走出去,就看到一群弟子二十来个围在一起,中间放着十几个竹筐,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的货物,其中她那六个女弟子还一人拿着支朱钗唧唧咋咋的相互比划呢。

众弟子见到宁中则来自动让出条道来,此起彼伏的声音拜见师娘,宁中则问道:“这是做什么呢?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

陆猴儿笑嘻嘻的跳出来说道:“师娘,这些都是小师妹和我们兄弟沿路挑选的各地方特产,专门带回来给您和山上的师弟师妹们的礼物。”

宁中则这才明白岳不群和她说的大事是什么,想不到总是一本正经的师兄居然也会和女儿合起伙来了,她惊讶的问道:“怎的买了这么多呀?”

陆猴儿继续说道:“呵,呵呵,师娘您是不知道啊,我们师兄弟扛着货物,挑着担子,人家还以为我们是叫卖的货郎呢,有一位大婶还拦着三师兄和四师兄要买货呢!”

周围的师兄弟听陆大有说得有趣,又见他学着那大婶的样子扯着三师兄不放,全都哄笑起来。宁中则也看了看平时就很稳重的三弟子梁发,身边放着个担子,手上拿着个草帽扇风,还真有些像货郎。

而诺澜这边呢,完全被热情的师姐们围住,她们大家都羡慕她能一起下山去,还要她讲讲外出这一路的见解,诺澜大感受不了,不得不提前将那些女孩子喜欢的胭脂水粉、钗环珠花、布料配饰分发给这群眼冒凶光的女人们,才得以脱身突围,结果一出来又看到被众多师兄弟围着的大师兄,才发现还有一个人和她同病相怜。

华山上的日子过得很快,岳不群自衡山回来后就闭关了,就连后来左冷禅写信邀他商议要事他也没去。宁中则也多了些时间用在练剑上,所以教授督导弟子们练剑的重任就落在了令狐冲这个大师兄身上。

转眼天气冷了起来,诺澜终于赶在第一场雪下来之前给爹娘和大师兄各做了一件棉衣。诺澜虽不畏寒,但冬日里也如过冬的小动物般,不喜欢出门动弹。

直到来年春暖花开,一天,她和令狐冲比试剑法的时候,每每在她出手之前,令狐冲都能瞧准先机出手,迅速地将她的剑招破掉,他这样一种看似没有章法,以无招胜有招的剑法,诺澜从未见过。

还好她也不是一个不知变通的人,以强大的速度打底,往往一招未出又迅速变招,后来更是放弃繁复的招式,只以最为简单的劈、斩、撩、挑、刺应对,令狐冲的剑法明显是新学不久,并没有到随心所欲的地步,所以诺澜如此应对也打了个旗鼓相当。

只是这剑法实在高明,若是等他耐心专研、参悟剑意,练它个一二十年的,成为绝顶高手指日可待。

两人罢手后,诺澜假装生气的说道:“好哇,大师兄,你什么时候学会了这么厉害的剑法,我都不知道!”

令狐冲一收剑心下就暗叫糟糕,他刚刚和小师妹比剑,一时兴起便将前不久才学到的‘独孤九剑’给使出来了,眼见师妹果然生气,他急忙解释道:“小师妹,不是大师兄不告诉你,我也是不久前在后山偶然遇到太师叔……”

“什么太师叔?”诺澜一下就明白他说的是风清扬了。她知道风清扬一直居住在华山后山上,可是这些年她却并没有刻意寻找,也不需要去巴结讨好,她相信该见面的时候自然会见到。

见狐冲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诺澜心里竟然有些不吃醋,先前令狐冲可从来都没有事情瞒着她呢,她道:“哼,连我也不能告诉吗?”

令狐冲急道:“小师妹,不是我不愿意告诉你,实在是我答应了别人,这件事不能说。”

诺澜心里明白这是什么事,也不愿去为难他,便说道:“既然都答应别人了,那就不说了吧。可是我要吃烤鱼……”

令狐冲高兴的将剑扛在肩膀上,叫道:“好嘞,我这就去厨房看看有没有烤鱼。”

诺澜叫道:“哎,哪有那么便宜,我要吃玉女峰瀑布下的鱼,还要你亲自去抓,亲自去烤!”

令狐冲停下,苦了脸说道:“啊,那瀑布底下有鱼吗?”

“有啊,就看你有没有本事抓到咯。”说完,她望着令狐冲无奈的苦瓜脸就咯咯的笑了起来。

两人轻身功夫极佳,走在危崖峭壁之间也照样如履平地,片刻便到了那瀑布前。诺澜坐在水边的大石头上,双手杵着下巴看令狐冲捉鱼,瞧他故意做贼似的动作,不时地发出咯咯的笑声。

这天他们两个终究是没有吃上鱼的,因为陆大有跑来通知他们,说有一伙人来华山挑衅,来人有嵩山派的、泰山派的、衡山派的、还有三个不认识的,他们现下已经到了正气堂,师父师娘都出面迎接了,陆大有是专门跑来叫他们快回去的。

诺澜并不担心老爹岳不群,他这大半年来专心修炼,武功大为精进,放眼天下也是难有敌手了。今天来的这群人明显是嵩山派主事,他们的目的显而易见。

从左冷禅的眼线劳德诺被岳不群明调实流放后,却再难从华山内部收到消息了。这大半年来他几次相邀,岳不群都推脱不下山,左冷禅也坐不住了,这此派了人来就是试探来了。

诺澜和令狐冲到了正气堂外与其他师兄弟汇合,听着里面众人你来我往,言语间毫不客气的打机锋。一会儿五岳结盟谈不拢,嵩山派的拿了五岳令旗出来,居然异想天开的命岳不群将掌门之位让出。

令狐冲可受不了有人对他最为尊敬的师父不敬,抄起佩剑便和刚刚脾气最冲,嗓门最大的成不忧,打了起来。

成不忧剑法了得,已然得了剑宗真传,可惜他遇上的是练了破剑式的令狐冲,一圈儿走下来,自然是将他的剑法破了个干净,令他大失脸面。他不敢置信的望着眼前这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突然狂性大发,大吼一声奔下山去,与他一起来的众人唤他,他也不理。

一个五六十岁的老者说道:“想不到华山派人才济济,这样随意一个弟子出来成兄就不是对手,封兄,看来你这剑宗怕还真不是气宗的对手呀!”说着他还摇了摇头,一副惋惜的样子,其实在场的谁听不出来他是在挑拨呀。

此人是衡山派的鲁连荣,黄眼突突犹如得了黄疸病,平时最爱多嘴多舌,惹人讨厌的,江湖上的人给他取了个‘金眼乌鸦’的匪号,不过大多数人也只是背后这么叫他。

诺澜用眼神瞅了他几眼,心里给他身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叉号。

作者有话要说:这一部分快要结束了,下一个亲们是想要看现代的,还是古代的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