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笑傲湖(完)

虽然鲁连荣是明着挑拨,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听得明白,但是封不平身为剑宗门人,即使明知是挑拨也必须站出来,因为这是身为剑宗弟子的面子。他哼了一声,站起来朝岳不群拱手道:“岳兄,还请赐教。”

岳不群稳重如山,淡淡的说道:“各位远来是客,何必伤了和气。”

今天这一群人来势汹汹,便是要让岳不群让出华山掌门之位的,还谈什么和气。鲁连荣嗤了一声,讥讽道:“封兄都已经邀战,岳兄堂堂华山掌门却不敢应战,哼,甚么‘君子剑’?‘君子’二字之上,只怕还得再加上一个‘伪’字。”

只听整齐划一‘噌’的一声,众弟子听得他如此当面侮辱师父,均是同时长剑出鞘。岳不群伸出食指,凌空虚点,一道气剑射出,将众弟子的剑全部逼回鞘里。

同时,鲁连荣的发冠裂成两半儿,连着几缕发丝落地,一头乱发散落下来,狼狈至极。但是鲁连荣被岳不群这一手慑住,一双黄眼瞪着,竟说不出话来,心中后怕,岳不群那一指若是再低一点,岂不是要在他脑袋上开个窟窿。

不知道是谁惊叫了一声:“以气化剑!”,在场这么多人,均被岳不群这一手镇住,一时竟然静悄悄的。

诺澜心里叫了一声好,这种欺负到头上来了,还忍什么,就是应该这样,该出手时就出手。忍太久会憋出大阴谋的,发泄出来才好呢。更何况,以岳不群现在的功力,高人形象可不是装的。

岳不群听到‘以气化剑’,也不解释,他得到这部‘参合指’之后就对比过,现今江湖上还没有哪种指法可以内力外发的,一旦他使出,别人也只会以为他是内力高深到了可以外发的境界。所以他今天露了这一手果然起到了震慑的效果。

岳不群一向是以君子自居,养气功夫那是一等一的好,平时更是奉行能动口便不动武,被别人说上几句他也是微笑对之,一副大度不与别人计较的样子。

实际上哪里是不在意,他是在强忍,因为如果没有必胜的把握,他知道自己出手的结果是什么,他是华山派的掌门,是华山上下的精神偶像,若是他输了,那么华山不只是丢了面子,连派内的弟子也会失去信心。

是今天,岳不群有了更强的武功,自信就是与左冷禅直面相对也不逊色,所以,他已经无需再忍了。他刚刚使了一招参合指显示了深厚的内力,之后更是面色如常,端起一杯茶,细细的品了一口。茶杯放下时的碰撞声才将众人惊醒。

最接受不了的是在场的剑宗弟子,当年因为剑气之争,华山分为两派内斗,虽然最后剑宗输了,但是他们几个当时外出不在华山上,没有亲眼所见,只觉得输的不明不白的,他们一直认定是气宗的人暗中搞鬼,使了不光明的手段才赢的,这叫他们怎么服气!

因此这些年来他们隐居山林,潜心练剑,就是为了重回华山,重新证明剑宗比气宗强。结果现在发现,人家气宗的人都已经能‘以气化剑’了,这还叫人怎么比?!

封不平见识比一般弟子要强些,他当年也是见识过紫霞神功的厉害,一般人只知紫霞神功发功之人脸上满布紫气,却不知真正将这部神功练到深处,发功之时却反而紫气内敛,不会外漏了。

封不平刚刚一直仔细观察岳不群脸色,见他出招之时除了眼眸周围有些淡紫,至始至终脸上也没有泛起紫色,他已经不敢深想岳不群的紫霞神功已经练到了何种境界了。

他想说岳不群这是气功手法,华山派是五岳剑派之一,剑派剑派,自然是以剑为主,岳不群一味练气,那是走入魔道,是不正宗的,可是他马上又反驳自己,人家都已经‘以气化剑’了,气剑也是剑啊!

他想说岳不群只会教弟子练气不练剑,是毒害门人,可是刚刚人家门下大弟子却使得一手好剑法,连剑术精通的成师弟都败在他手下,他能说岳不群不会教弟子?!

可是为了剑宗,为了颜面,封不平不得不使出看家本领了。他站起来说道:“想来岳师兄这些年也光顾着练气了。哼,不过我们这些作为华山后人的,怎么能一味享着先辈的遗泽,不思进取将华山剑法发扬光大。封某不才,自创一套‘狂风剑法’,岳师兄,请了!”

“哦,说起自创剑法,我倒是有些心得,就让我来领教封兄的高招。”宁中则为人耿直爽快,这些人明显就是来找茬的,她就不是个婆婆妈妈能忍让的,说着便刷的一下,抽出长剑。

宁中则虽然也是华山成名的高手,她既有美貌,又为人正义,慷慨大义,是一代女中豪杰,名声实在不小,但在封不平看来,她却是女流之辈。

封不平自负剑法了得,气功也强劲,要是刚刚上华山的时候,遇到这种情况可能会觉得被小看了。但是刚刚见识了岳不群深不可测的‘气剑’,封不平自认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如此换成宁中则也好。

令狐冲一看,便急着想要上前,诺澜眼急手快的拉住他,对他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插手。倒不是诺澜不担心宁中则,实则是因为她了解她娘现在的武力,打一个封不平不在话下。

要知道,这些年,诺澜为了以后宁中则能够制得住岳不群,暗地里可是给宁中则用了不少好东西,再加上宁中则本身领悟能力就非同一般,要不然也不能自创多门武功。

这次也是她显示武功,震慑其他三派的时候,诺澜岂能让令狐冲去出风头。果然,只见封不平和宁中则两人快步走到外面宽敞地,也不多说废话,便动起手来。

封不平一和宁中则交上手便被压着大,他无奈使出得意剑法‘狂风快剑’,只见剑招一剑快似一剑,一股寒气逼人的劲气从剑锋上渐渐扩展形成风声,旁观众人脸上、手上被疾风刮得隐隐生疼,不由自主的后退,围在相斗两人身周的圈子渐渐扩大,竟有四五丈方圆。

但是身在中心的宁中则有强劲内力护体,却没有被这劲风伤到分毫,反而一套玉女十九式,没有循规蹈矩的走套路,变幻奇妙,应对自如。纵使封不平的一百零八式狂风快剑犹如狂风怒号,骇浪如山,她自随波上下,悠然自得。

‘狂风快剑’果然够快,一百零八式转眼使完,封不平见始终不能攻下宁中则,心中焦急烦乱,连声怒喝,长剑使得越发凶猛。

宁中则却不怕他的快剑,围着封不平周身疾刺,银光飞舞,他两人都是出手快捷,围观众人看得眼都花了。猛地里她一剑挺出,直刺封不平心口,当真是捷如闪电,势若奔雷。正是她自创的一招‘无双无对,宁氏一剑’!

封不平长剑急忙回守,终于在宁中则长剑刺破他胸膛之前以剑身抵挡。两剑相接一触,两人便各自弹开。

宁中则飞身落地站稳,手上挽了个剑花,右手将剑至于背后。众人还在奇怪怎么就不罢手了,却见后退几步才站稳的封不平手中长剑突然寸寸断裂,叮叮当当落在地上。

原来宁中则使出这一剑是用了极强的内力,才能达到那样的势不可挡的速度,不过刚刚两剑相接,她将浑厚内力倾泻在封不平剑上,将他的剑震断,却不伤封不平,内径运用已然臻于化境,围观众人明白其中巧妙的尽皆叹服,华山宁女侠名不虚传!

封不平将手中只剩下的一个剑柄扔掉,脸色煞白的说道:“罢了,罢了,技不如人,无颜呐……”说着便和他一起来的四派的人招呼也不打,带着他的人径直下山去了,从此隐居,继续研究剑术,后来成就也不小。

见到事情的发展和料想的大不相同,被怂恿来争夺岳不群掌门之位的剑宗之人都走了,嵩山派的陆柏怀揣着五岳令旗,不敢拿出来。其他人衡山派、泰山派的人也不敢多说什么了,灰溜溜的告辞下山去了。

这天之后,岳不群一改往日内敛作风,开始频繁下山招手门徒,一口气又收了十来个新弟子,不过他并没有亲自教导武功,而是由几个年长的师兄代师授艺。

先前因为诺澜是掌门的女儿,并没有和弟子一起排行,所以按照年纪大家都叫她小师妹。但是现在她年纪不算小了,武功也出色,这次新收的弟子却统统改叫她师姐了。不过这次新收的弟子中有几个才七八岁的年纪,调皮捣蛋得很,华山上每天都能见到他们被授艺师兄追逐的声音,热闹得很。

壮大华山人气只是开始,已经学艺有成的一部分弟子还被岳不群行侠仗义,壮大华山声威侠名。

过了一段时间,左冷禅频频来信商议五岳剑派并派一事,岳不群都挡了回去,他估计着左冷禅的耐心快要用完了,于是亲笔写下四封信,派弟子送到其他五派掌门手上。

令狐冲被派往恒山送信,诺澜也跟着一起去了,一路上倒也做了几件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事情,期间还遇见过嵩山派假扮的黑衣人截杀,不过反而都被诺澜两人给解决了。

到了恒山脚下,两人见到过田伯光,不过那厮见到诺澜扭头就躲,现下也没听他再犯什么案,却在恒山徘徊,估计是对仪琳小尼姑不死心呐,可是人家仪琳的师父老爹可都在恒山呢,他练的是童子功,又不能真的做出什么来,诺澜也当做没见到他。

到了恒山见性峰,令狐冲将岳不群的信交到恒山派掌门定闲师太手中。定闲师太看过后又交给定静、定逸两位师太传阅,之后她对令狐冲和诺澜说道:“令狐师侄,灵珊,多谢你们两位来送信了,请代为转告岳掌门,多谢他了,我们恒山派定会准时赴约的。”

令狐冲答道:“师叔您客气了。”

这时定逸师太说道:“令狐师侄,上次我的弟子仪琳险些被田伯光那个恶贼所虏,多谢你出手相救。”

令狐冲说道:“师太客气,大家都是五岳剑派的师兄妹,见到师妹有难,我焉有不救之理。”

定逸师太是个恩怨分明的人,性子直来直去,此刻因为令狐冲救了她的弟子,于是便看令狐冲顺眼,夸道:“恩,不愧是岳师兄教的弟子,有侠义之风。”

令狐冲听别人夸他师父比别人夸他还要高兴,谁叫岳不群是他最崇敬的人呢。

因为令狐冲乃是男子,不便在全是尼姑的恒山派中久留,所以送完了信便和诺澜一起下山。等恒山派的师太收拾安排妥当后,一起前往华山。

两人刚要下山,又遇到仪琳,她见到令狐冲倒是挺欢喜的,不过诺澜仔细观察,只是小女儿的崇拜,到也没有发现什么爱意,猜想这次因为她的蝴蝶,令狐冲虽然救了仪琳,但是却没有身受重伤,没有差点死掉,没有一起单独相处,自然就没有什么刻骨铭心暗恋了。

诺澜心想,难怪她说怎么没有见到搞怪的桃谷六仙去华山捉人呢,原来没有了暗恋的小尼姑,也就没有了尼姑她爹不戒大师的出现。或许这样也好,没有了那场注定无结果的暗恋,仪琳也不会烦恼,她的资质挺好的,只要她静心潜修,将来也能有所成就。

等了两天,恒山派便由定闲师太、定逸师太带领着一众弟子下山,诺澜两人与他们汇合之后一起前往华山。

这一路上颇不平静,截杀不断,不过有令狐冲和诺澜在,定闲、定逸也是高手,一行人平安无事的到了华山。

这次岳不群邀请其他四剑派的掌门在华山聚会,乃是因为他想借着公布思过崖山洞遗刻剑招的机会,重选五岳盟主。

嵩山、衡山、泰山、恒山的人看到石壁上刻的本派失传剑法自然是欣喜若狂,可是转眼又看到旁边的破解之法,那表情是怎么样的,那就不好说了。

岳不群自然是早将华山剑法以及其克制之法给毁掉了,其他四派,除了一直交好的恒山派,其他三派的剑招呢或多或少都有些损伤,当然啦,以岳不群的说法是年代久远,自然损坏,与他无关。

就在那个山洞里,五岳剑派又进行了一场大比武,过程不用多说,自然是华山派弟子赢的多,在五位掌门的比试中,岳不群凭借着深厚的紫霞神功克制了左冷禅的寒冰真气,他打败了左冷禅,当上了五岳剑派的盟主,却没有杀他,因为他想要看败在他手下的左冷禅是什么样的。

之后一二十年,左冷禅总要跑出来蹦跶几下,岳不群却总能把他压下去。两人乐此不疲的你争我夺,或许,少了谁,人生也少了乐趣吧。

也就这段时间,听说魔教的前教主任我行重出江湖,联络旧部,杀伤了黑木崖,想要重夺教主之位,结果被东方不败杀死,可奇怪的是,那次以后,东方不败就消失了,再也没出现过,有的说他死了,但是却没人见过他的尸骨。

日月神教由任我行的女儿任盈盈当了教主,可是据说教中事物实际上确实由副教主向问天说了算,任盈盈只是个名义上的傀儡。

后来,诺澜和令狐冲成了亲,二十年后,岳不群隐退,令狐冲当了华山掌门。此时的华山派已经发展壮大,声势可比武当少林,可谓辉煌至极。

作者有话要说:这一章比较肥哈。

笑傲结束了,下一个到哪里,我还在考虑耶,谢谢亲们给了我很多建议,么么......╭(╯3╰)╮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