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恶作剧之吻+来是美男(一)

顺利突破到灵寂后期,诺澜心情很好,果然,去过一些快意恩仇的江湖日子对修炼是有帮助的。想到下一个阶段便是元婴期了,诺澜很是向往。

融入了神魂的元婴对一个修士来说是十分重要的,因为只要元婴不灭,生命就不算真正的死亡。即便是肉体死亡,也可以夺舍重生。所以元婴期是一个重要的坎,虽然相差只是一个等级,但迈不迈得过却是有天壤之别。

回到现实还是黑夜,诺澜也没有多休息,就带着好心情的进入下一个世界,希望可以一举突破到元婴期。

可是醒来后是什么情况?变成个小女孩,也算预料之中的事,可是为什么她会躺在地上,而且膝盖上还破了皮正在流血。

诺澜使劲儿坐了起来,发现身上都没什么力气,她转头四处张望,这里好像是一个公园,远处有几个大人带着小孩子在玩,不过她的周围却没有人,诺澜想,这个小女孩的父母是谁呢?真是粗心大意,孩子受伤了也不来管管。

看了半天也没人理她,诺澜慢慢的爬起来,准备找个地方给伤口上点药。只是她才站起来,没走两步,便有一个穿着蓬蓬裙,扎着蝴蝶结小辫儿的小女孩儿快速的从她身边跑过,越过她之后又倒退回来,盯着诺澜看了一会儿,问道:“你流血了?”

也不等诺澜回答,她便朝诺澜后面叫道:“妈妈,你快来,流血了!”

“谁流血了?宝贝儿,是你吗?”诺澜听到一个女声从她后面传来,虽然嗲声嗲气的,但是却又带着热情和活力,诺澜并不觉得讨厌。她转头一看,只见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穿着一身粉红,正朝这边跑来。

身边的小女孩儿说道:“不是我,是这个妹妹啦。”

女子这时候也跑到了诺澜面前,她看到诺澜第一反应居然是捧着脸,兴奋的叫道:“哇,好可爱小女孩儿哟,好像洋娃娃。”

诺澜一瞬间觉得,这是遇到传说中的怪阿姨了吗,这语气这动作,怎么反倒是她看起来像个小女孩儿。

“小朋友,你好,我是这个小朋友的妈妈,你可以叫我江妈妈哦!”说着她又捂着嘴开始偷笑了,好似占了多大的便宜似的。

怪阿姨在她‘女儿’的拉扯下,好不容易才将目光从诺澜脸上移开,转到她的腿上。果然看到血呼呼的膝盖,她像是看到什么十分恐怖的事情,突然惊叫一声,夸张的大叫:“哎呀,好可怜啊,受伤了,乖乖,不疼不疼啊,阿姨来帮你包扎啊!”

接着转头对她的‘女儿’说道:“植树,快去找爸爸,把我们车里的急救箱拿来。”

植树~~~~~~~植树~~~~~~~植树~~~~~~~

这两个字一直在诺澜脑子里回荡,根据以往的经验,她终于知道她这次穿到哪儿了,恶作剧之吻,刚刚那个小女孩儿,不,是小男孩儿,他便是男主角,号称聪明英俊,十项全能,IQ200的超级天才江直树。

诺澜看着小女孩儿打扮的江直树跑远了,期间貌似江直树的妈妈问了她些什么她也没有注意。只见植树又拉了一个看起来憨厚的男人提着红十字的医药箱过来,气喘呼呼的问道:“妈妈,医药学拿过来了,哦,这是谁家的小孩啊?”

“先不要管这么多啦。”江妈妈打开医药学,蹲在诺澜面前,转而非常温柔的对她说:“小可爱,阿姨来帮你处理伤口,等一下有些痛痛,我们要坚强哦。”

诺澜虽然是个很怕痛的人,但是在江湖上打滚儿了几十年,对这点儿小伤小痛当然是不怕啦,可是当这个看起来很可爱很天真的妈妈动作温柔的帮诺澜将膝盖清洗、上药、缠上纱布,还一边呼呼说着安慰的话,可能是因为从小父母去世,身边只有爷爷奶奶的缘故,诺澜对这种温暖的母爱总是没有办法拒绝。

直到那一家三口围坐在她周围,江妈妈问道:“小可爱,你叫什么名字啊?”

诺澜回忆了一下刚刚趁着处理伤口这段时间融合的记忆,记忆中的那对父母总是叫她甜甜,不过诺澜觉得这多半是个小名,所以不确定的回答道:“甜甜。”

“哇,甜甜,连名字都这么可爱呀!”江妈妈兴奋的欢呼过后又问道:“你今天几岁了?”

“三岁。”是的,诺澜成了传说中的三岁小孩儿,难怪记忆不多又混乱,对诺澜了解自己这一次穿越的身世丢没有多大的帮助。

“哇,和我们家植树同岁耶!”江妈妈又开始陷入某种幻想中,一脸梦幻的表情。

江爸爸显然早已经习惯了自己的老婆这样,所以接着问道:“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的?爸爸妈妈呢?”

“不知道。”诺澜从记忆中得知这个叫甜甜的小女孩不是本地人,他们是昨天坐飞机来到这里看望外婆的。诺澜从记忆中看到,她的父亲是韩国人,母亲是台湾人,甜甜是和爸爸妈妈一起出来玩,她一个人走丢了又迷了路,惊慌失措跌倒在地上诺澜这才来的。

江家三口陪着诺澜在原地等了好久,可是甜甜的父母始终没有出现,江爸爸和江妈妈相互对视,猜想这可能是走丢的小孩,江爸爸对甜甜问道:“小甜甜,你还记得你住在哪儿?”

诺澜摇摇头,三岁小甜甜的记忆里除了大房子,花园,完全没有地址这种东西的存在。

江妈妈追问道:“那爸爸呢?爸爸叫什么?”

诺澜摇了摇头,小女孩儿的记忆中没有爸爸的名字。

江直树臭屁的说道:“这都不知道啊,就是你妈妈叫你爸爸什么?那就是他的名字。”

从这一个问题上来讲就可以看出江直树的智力与同龄人的区别,诺澜从小甜甜记忆中只能找到一些什么好吃,爸爸妈妈之类的杂乱记忆,江直树却已经能够清楚的思考解决问题了。

看着眼前还这般天真单纯,男生女生傻傻分不清楚的江直树,诺澜突然起了逗弄之心,她仰着头,等着大眼睛,萌萌的说道:“我知道啊,妈妈都是叫爸爸‘老公’的。”

“不是那个啦!”江直树无奈的扶额叹气,江妈妈却一如既往的捧场,觉得她可爱,特别是刚刚那个动作表情,简直要把她的心都萌化了。

诺澜眼看逗差不多了,又说道:“不过呢,我记得爸爸有叫妈妈‘佳妮’哟。”

江妈妈高兴的说道:“啊,这也是一个线索耶,甜甜真聪明。不过‘佳妮’这个名字好熟悉哟,我以前念高中的时候有个要好的同学也叫‘佳妮’呢!”

两个大人外加两个小孩又在这里公园里等了一会儿,眼见天已经快要黑了,甜甜的父母还是不见人影,江氏夫妻只好带着甜甜到警察局报了案,备注了相关信息,希望甜甜可以找到父母。

本来这种情况走失的小孩子是要被送到专门的地方的,但是江妈妈实在是舍不得甜甜,所以申请让甜甜暂时住在江家,等她的父母来接。同时因为甜甜暂时要住在江家,警察局还留下了江家的地址和联络方式。

兴高采烈的将甜甜领回了家,江妈妈简直兴奋的要飞上了天。一回到江宅,她便开始翻箱倒柜,找出了好多小女孩儿的小衣服小裙子,还对着诺澜和江直树一边拍照,一边咬着手指头叫好可爱。一直到吃了晚饭,诺澜坚持要求自己洗澡,之后换上江妈妈准备的蕾丝睡衣,被安置在江直树的房间,世界才安静下来。

不过这就是江直树的房间?粉红的草莓床单被套,床上摆着布娃娃,蕾丝的窗帘,桌子上的芭比娃娃,就连墙纸都带着粉色的小花花……,到处都是梦幻的色彩,不用猜也知道是江妈妈的手笔。

还好当年诺澜还是马慧理的时候就习惯了这种粉红的世界,所以接受度还算挺高的,在这样的环境下也能很好的入睡。

但是作为一个修行之人,虽然进入这样的现代世界修为被压制了又压制,警觉性还是有的。所以半夜有人偷偷的进了房间,有人用温柔的手抚摸着她的头,一个女人捂着嘴压抑的哭泣,另一个男人抱着她安慰等等,这些她全都知道,只是既然这对年轻的父母没有打算吵醒她,那她还是继续睡吧。

第二天,诺澜醒来就看到枕头旁边的睡着的江直树,他脸蛋儿粉扑扑的,睫毛很长,小嘴唇又红又嫩,简直萌呆了。诺澜忍不住伸出罪恶之手,开始吃小萌太的粉嫩豆腐。

轻微的‘咔哒’一声,房门开了,一个身材娇小长相秀丽的女人,轻手轻脚走了进来,当她看到坐在床上睁着大眼睛望着她的诺澜,总于忍不住跑了过来抱住诺澜,又哭又笑的叫着‘甜甜’。

过了一会儿,她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抬起头用红红的眼睛像兔子似的紧张的盯着诺澜,问道:“甜甜宝贝儿,怎么了,是吓到了吗?对不起,妈妈来晚了,宝贝儿不怕啊。”

诺澜看着眼前这个年轻妈妈,就是她这一次人生的母亲。她从来不否认,母爱是她一直渴望并且永远无法拒绝的东西。她伸出自己的小胖手,给眼前的新妈妈抹了抹眼泪,又望了望默默走到她们身边将她们两个一起抱住的英俊男人,小声的叫了一声‘爸爸、妈妈’。

作者有话要说:纠结了两天,还是选了青春一些的现代剧。。。。。

蔷薇只有下班,晚上码字,但是有时候又会犯懒不想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