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恶作剧之吻+来是美男(三)

两个人就这样盯着这只血淋淋的苹果,画面定格了半分钟。

黄泰京突然从椅子上弹起来,手足无措的想要做些什么,又不知道应该做什么,他努力使自己看起来镇定一点,说道:“喂,安甜甜,你…你千万不要哭啊,不要怕,我这就想办法…..”

诺澜淡定的放下苹果,现在满嘴的血可不舒服,她拿出小水壶漱口,又拿出小手绢擦干净小嘴。看了看那颗白白的乳牙,诺澜想了想,觉得这种东西还是不要随便丢掉的好,于是在黄泰京惊愕的眼神中,淡定的将它□□,然后用手绢包起来,收拾收拾准备回家。

黄泰京说道:“甜甜,你…你可千万不要逞强啊,牙齿掉了还会长出来的,那个,你…你要是想哭,就哭吧,我不会笑话你的。”

“只是换牙而已,为什么要哭?”诺澜说道,她又不是真的只有六岁,没见过换牙还会吓哭,不过,诺澜转过头看着黄泰京问道:“难道,你以前换牙的时候哭过?”

“怎么可能!”黄泰京明显是被说中了恼羞成怒,马上转移话题:“你的衣服弄脏了,我送你回去吧。”

诺澜看看自己干干净净的衣服,也不和他争辩,带黄泰京回家也好,一会儿还可以分散安妈妈的注意力,免得她一直关注自己的掉牙。于是诺澜点点头,背起小书包回家。

两人离开那里之前,黄泰京还回头看了看垃圾桶顶端上的那个被咬了一口后丢弃的苹果,心里偷偷地想,‘原来苹果这么危险,看来以后要当心了!’

后来,黄泰京再也没有直接啃过整颗的苹果,这也一直是他的歌迷们津津乐道的不解的谜团之一,谁也不知道原因。

两人一起到了安家,黄泰京见到安妈妈马上礼貌的问好,他虽然比较敖娇,但是家教很好,对着长辈还是很有礼貌的。

安妈妈看到他们,问道:“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啦?哦,小泰京也来了,伯母今天做了小饼干,你也来一起吃吧,本来我还想让甜甜带给你的,谁知道她走的时候又忘了。”

黄泰京一本正经的说道:“麻烦您了。”

“一点也不麻烦,哎呀,真是太可爱了!”安妈妈热情的把黄泰京安排坐下,拿出各种可爱小饼干招待。

黄泰京在安妈妈热情的招呼下,动作略带不自然的拿起了一块兔子形状的饼干,狠狠地盯了半晌,也没有放进嘴里。

看着他纠结的小模样,安妈妈偷偷笑了一下说道:“放心吧,伯母有记得哟,这里面绝对没有芝麻、海鲜那些小泰京不能碰的东西,来尝尝,味道怎么样?”

黄泰京舒了口气,现在终于可以放心的食用了。拒绝长辈的好意还真不容易,可是对于他的身体来说吃东西又需要特别注意。安妈妈居然能记得他不能吃的东西,黄泰京心里莫名的温暖的了一下,可是又想到他的妈妈……

看到黄泰京开始吃起小饼干了,安妈妈这才看向从进门开始一直没有说话的女儿,见她端坐在沙发上既不说话也不吃东西,她问道:“甜甜,怎么啦,怎么一直不说话?”

诺澜看向将头快要埋到盘子里,坚决不抬头也不说话的黄泰京,只能对着安妈妈张开自己的嘴巴,上门牙处一个空空的牙洞已经表明了一切。

安妈妈马上反应过来这是女儿换牙了,她啊的一声兴奋的跳起来,叫道:“我们甜甜换牙了,这可是我们甜甜换的第一颗牙呢,好有趣啊!呀,这么重要的时刻,我一定要拍下来留做纪念,我的相机呢?!”

看到安妈妈飞快的奔到楼上找相机去了,诺澜就知道会这样,她对安妈妈的趣味已经不抱希望了。再看黄泰京那小子居然还一脸羡慕,诺澜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好。

还好,安妈妈对着诺澜的缺牙妹造型拍了几张就转移目标,对着小帅哥黄泰京各种猛拍,大拍特拍,使劲儿拍!诺澜欣慰的想,黄泰京挡箭牌果然还是有点作用的,不枉她特地带他回来呀。

趁安妈妈上楼换交卷的空隙,作为安妈妈专注焦点的黄泰京总算有机会嘚瑟了,只见他翘着嘴角,说道:“啊,真是太不好意思,抢了你的镜头,果然还是伯母有眼光啊,没办法,我这样有水准的人天生就是焦点啊。”

诺澜看他嘚瑟的小样子,打击道:“请把你嘴边的饼干屑擦干净再说水准的问题吧。”

黄泰京赶紧紧张地擦了擦嘴,确认不会再有什么影响他形象的因素后,开始毒舌了:“呿,笨甜甜,吃个苹果都能把牙崩掉,没见过你这么笨的,恐怕古往今来也就你一个。”

这点小攻击诺澜就当玩笑了,不过诺澜自己现在也是小孩子的皮,平常撒娇耍赖一点都不羞愧,更没有什么不能欺负小孩子的自觉啊,何况,有心情的时候,吵吵小嘴也是小孩子的乐趣嘛。她说道:“黄大头,有点常识的都知道我那是本来就要换牙的好不好,和苹果一点都没有关系。”

“什么,黄…黄大头?”黄泰京一下子站起来,这么没有水准的绰号怎么可能用在他黄泰京的身上,他生气的叫道:“笨甜甜,你应该叫哥!叫哥!懂吗?!”

诺澜带着甜甜的笑,用甜腻腻的小嗓音打着弯儿的叫道:“是,黄大头哥哥~~~~~”

黄泰京凶狠狠的盯着诺澜,恨不得上去堵住她的嘴,还好这时候安妈妈回来了,才阻止了一场悲剧,当然,是黄泰京的悲剧。

安妈妈好像什么都没有察觉到,继续对着皱眉的黄泰京拍照。黄泰京看诺澜离安妈妈远远地,好像明白了什么,勾起一抹坏笑跑到诺澜身边。

所以,笑得眉眼弯弯的黄泰京和刚要说话张开嘴的缺牙妹对比照就这样诞生了。

黄泰京走的时候还一直夸安妈妈的照相技术好,乐的安妈妈依依不舍的,一直叫他以后常来玩。

等到黄泰京走后,安妈妈对女儿说:“甜甜,不要欺负哥哥,知道吗?不过小泰京刚刚生气的模样好可爱呀,哈哈哈……”诺澜想,安妈妈刚刚出现的时机刚刚好,果然不是意外啊。

不过第二天黄泰京就进了医院,诺澜听说是吃了虾过敏了。她这才想起昨天换牙的事一打岔,忘了今天是黄泰京的生日,而且是和他妈妈一起出去过的生日。

诺澜和安妈妈一起做了营养小甜点去看黄泰京,看在他躺在床上可怜兮兮的样子,诺澜对安妈妈背着她给黄泰京昨天的照片的事就选择当没有看到好了。

十一年后,十七岁的诺澜拖着行李箱住到了外婆家。因为外婆不久前外婆生了一场大病,身体也变得不怎么好,诺澜决定暂时留在台湾照顾外婆。

其实,到台湾生活一阵也不仅仅是因为外婆,还因为诺澜在韩国人气实在太高,已经没有办法安心上学了。

这些年,诺澜因为家庭的关系,从小就系统的学习音乐和舞蹈,她的天分和成绩得到了一家人的肯定。十二三岁的时候诺澜就开始自己作曲填词,并且通过自家的公司发行专辑了。只是那时候因为还小,家人出于保护的原则并没有公布她的身份和长相,也没有在大众面前露面。所以诺澜可以安静的生活。

只是随着她这几年发行的歌曲越来越多,她的名气越来越高,前不久又被记者拍到了她和家人在一起的照片,还将她的身份公布出去,安熙珍的大名可是韩国歌谣界响当当的,粉丝数目众多,这一下诺澜在学校都呆不下去了。

到了台北后,外婆十分积极的给她在斗南高中报了名念高三,虽然高三都已经进行了一半儿了,但是想要插班对于诺澜的成绩来说十分容易。就这样,经过了一场诺澜认为十分简单的入学考试,她便被分到A班就读。

虽然诺澜以诺澜的能力早就可以直接上完大学的,但是诺澜这次却小学、初中、高中,一步步按部就班的上学,这是诺澜第一次出专辑之前安爷爷特别要求的,他说,不论诺澜将来会有多大的名气,取得多大的成绩,上学必须一步步走完,才能在将来不留下遗憾。

虽然上学的日子有时候诺澜会觉得无聊,但是却有更多的空闲时间可以做其他的事情,每天还能看她的同学们以各种她所想象不到的方式,做出或许幼稚,或许可笑的事情来,但是这些却是真实的青春,是她正需要的。

穿着和周围同学一样的白衬衣、黑短裙校服,诺澜带着一副黑框眼镜,头上是压低遮住眼睛的棒球帽,脚上是白色马丁靴,背着双肩背包,走在学校的广场上。

虽然她觉得自己很低调,但是那又黑又顺的长发,帽子下露出的花瓣儿似的嫩唇和白皙溜尖的下巴,还有曼妙的身形以及与众不同的气质,让人一眼就可以在人群里看到她的气场,足以引起周围人的注意了。

可是很快,周围大多的人都转移了注意力,有意无意的朝一个方向看,诺澜还能听到几个女生兴奋的叫着江直树好帅啊什么什么的,她转身一看,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面无表情朝这边走来。

作者有话要说:现在差不多就是这个速度了。

蔷薇还需要把电视剧翻出来看一看回忆一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