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恶作剧之吻+来是美男(四)

毫无疑问,这个长相帅气、面无表情却是众人关注的焦点的男生,他就是江直树。

诺澜注意到,在江直树行走的前方,有一个长相乖巧可爱的女生,正双手僵立向前举着一封粉红色的信,这是要告白吗,可是江直树却目不斜视直接从她身边走过。那个女生一下子向后倒在地上,双手还是保持着举信的姿势。

江直树又倒回来,蹲在她旁边小声的说道:“你的人生,难道就没有其他事情可以做了吗?”说完起身就走。

以诺澜的记忆力,好多年前看过的剧情也能记得,可是那毕竟是看电视,她从来没有看过这种表白现场,表白的人一句话都没有说,直接就倒下了。广场上这么多石子,她不痛吗?!果然袁湘琴就不是一般人吧。

诺澜办好手续,由班主任文老师带去了A班报道。站在讲台上,诺澜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名字就到教室后面的空座位入座。她打量了一下教室,宽敞明亮,一人一桌,条件很好。

A班的教室里秩序井然,同学们大多数都带着厚厚的眼镜,学习氛围很浓。据说,考上斗南高中的A班,比上一般的大学还难。诺澜听了一上午课,教学水平是比一般的学校好,至少好多课程内容都已经涉及到了大学的部分了。

江直树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和诺澜的座位只隔了一个过道,诺澜看他上课的时候也不像是在听课,桌上还摆着一个笔记本电脑,不时的操作几下,看来这学校对优等生很优待嘛,诺澜对下次的考试有了计划。

放学铃声响起,诺澜背上书包踏着铃声走出教室。在公交巴士站等车的时候,江直树也走过来,和诺澜并肩站立,他看着车来的方向,说道:“今天怎么不和我打招呼?”

诺澜也不转头,说道:“你可是学校的大名人,学校的告示栏、壁报、宣传横幅、甚至女厕所,到处都张贴着第一名江直树,要是被人看到我和你一起说话,岂不是要被羡慕嫉妒的眼光杀死。”

江直树像是听到什么笑话,反问道:“你会在乎别人的眼光?”

“喂,我好歹也是公众人物,这次又是秘密来台湾的,所以现在最要紧的是保持低调,麻烦能免则免。”诺澜刚说完,电车就来了。

两人一起上车朝车尾人少的地方挤过去,诺澜许多年没有坐过这种人挤人的电车了。她的车库里倒是停着汽车诺澜也会开,可是却因为年龄没到没有驾照不敢公然上路。

外婆家有专门的司机可是诺澜也不想麻烦人家每天接送上学,这样太高调了。诺澜倒是考虑过骑自行车或者摩托车什么的,不过考虑到台湾的天气经常刮风下雨,天气又热,诺澜也放弃了自己骑车。

两人在同一个地方下了电车,诺澜现在住的外婆家和江家离得很近,两人以后恐怕都要做同一班车上下学了。

快要到分路口,江直树叫住了诺澜,说道:“安甜甜,我妈叫你不要忘了周末的事。”

“周末,哦,对了,江妈妈约我周末一起逛街购物,我不会忘啦。”这些年安妈妈和江妈妈一直有联系,诺澜回来之前安妈妈也有专门拜托江妈妈照顾诺澜,所以诺澜一回到台湾,就去江家拜访了。

一见面,诺澜就发现江妈妈还像当年一样,那么的喜欢小女孩,对诺澜也十分热情,这不,两个人已经约好要一起逛街了。

诺澜看江直树不说话也不走,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江直树说:“裕树说他很想你,问你什么时候来家里?”

“裕树哦,你跟他说我也很想他,下周我再去你家给他带超级好吃的布丁。”诺澜也很喜欢胖嘟嘟的裕树,那小子可是个贪吃鬼,对她的手艺特别捧场。

诺澜回到家的时候,外婆热情的拉着她说:“乖甜甜,第一天去学校怎么样?累不累?外婆叫房嫂给你炖了鸡汤,这可是专门去乡下收的跑山鸡,等一下你一定要多喝点,你看你就是太瘦了,要好好补一补。”

诺澜给了外婆一个拥抱,腻歪了一阵然后说道:“外婆,学校一切都好。我先去换身衣服就下来喝汤哈。”

等诺澜换了一身家居服,将头发编了一个松松的辫子出下楼,晚餐都已经摆上桌了。跑山鸡炖的鸡汤很美味,鸡肉还另做了藤椒鸡,这是房嫂专门学了为诺澜一个人做的,谁叫她这段时间迷上了麻麻的口味呢,桌子上一大盘基本上被她一个人消灭了。

吃饱喝足了,祖孙俩靠在沙发上看电视。外婆问道:“江家那个大儿子不是和甜甜你一个学校吗?”

诺澜用遥控器换着频道,回道:“是啊,一个班。”

“他有没有照顾你啊。”外婆问道。

诺澜仿佛看到外婆眼镜在反光,马上说道:“有啦,有啦。”

“那就好,我们甜甜也到了可以谈恋爱的年纪了,外婆看那小伙子不错哟!我要是年轻个几十岁呀……”外婆那梦幻的模样,诺澜仿佛看到了安妈妈附体,该说果然不愧是亲身母女吗。

诺澜把遥控器放到茶几上,严肃的说道:“外婆,我跟江直树是不可能的。”

外婆惊讶道:“啊,难道,我们甜甜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吗?”

诺澜黑线,难道非要有喜欢的人吗?!

“快告诉外婆是谁?外婆一定要好好的帮我们乖孙考察一下。”外婆东想西想,突然说道:“啊,难道是你妈妈常常挂在嘴边的那个黄家小帅哥?”

诺澜还没说话,外婆就继续胡思乱想起来:“也对啊,你和那小子一起长大,也算青梅竹马了,只是不知道那小子人品可靠不可靠啊?不行,我得去问问你妈妈?”

“哎,哎,外婆,外婆……”看到外婆那么有活力,风风火火的打电话去了,诺澜也只能无奈的笑了。其实她也明白,老人家就是想要找点事做,和女儿有话题可聊。

可是过了一会儿,她就后悔了。为什么她会收到黄泰京的短信,收到短信不奇怪,为什么短信上面写着:‘听说你喜欢我?’

诺澜打字回道:‘你听谁说的?’

收到短信提示音,是黄泰京逼着录入的一段他弹奏的钢琴曲,诺澜马上打开一看,写着:‘我现在在你家。’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一定是外婆打电话过去和安妈妈说的时候被黄泰京听到了。这个黄泰京,不是今年刚以组合的形式出道了,事情很多吗,怎么还会有空去她家闲逛啊。

见诺澜没有回短信,黄泰京那边又发来一条,写着:‘看在你身处异乡那么可怜的份上,我准许你暗恋我,可是请不要告诉我,这会叫我很为难的。’

诺澜狠狠地按下几个字,点击发送。

黄泰京今天很得意,他好不容易回家一趟,想起一直都很照顾他的安妈妈,他正好顺路去看看,结果刚好听到诺澜外婆的电话。

这电话真不是他故意要听的,是安妈妈用免提接的电话的时候他被迫听到的,不过听到后心里一阵窃喜,走出安家就马上摸出手机给诺澜发短信,他觉得这次总算抓住把柄,可以气气那个小丫头了,叫那个没良心的家伙去台湾这么多天了也不给他打个电话。

得意洋洋的发了短信,黄泰京心情那个舒畅啊,听到短信提示音,他打开一看,上面写着:‘你是专门出来搞笑的吗,要不要我送你几个萝卜,你直接去啃萝卜吧,黄大头!’

黄泰京差点把手机摔出去,惊叫道:“呀,她不是不再韩国吗?为什么会知道?”

原来前几天黄泰京和组合的另外两名成员一起参加了一个娱乐节目,表现特技的时候,他没有办法就表演了一个啃萝卜,场面实在是太丢人他已经不敢再回想。本来还庆幸诺澜没再国内不会看到那个节目,谁知道她居然知道。

黄泰京马上打开手机给诺澜打电话,可是电话那一边却提示对方已关机,黄泰京暴躁的挂了电话坐在车里,翻出皮夹打开,照片上是一个缺了一颗门牙的小女孩和一个笑得甜甜的小男孩靠在一起,正是诺澜第一次掉牙的时候拍的那张照片。

当年安妈妈为了安慰过敏的小泰京将这张照片给了他,黄泰京一直放在皮夹里带着。此时看到照片后黄泰京又平静下来,想了一会儿又笑了,想到:那个笨甜甜身在外国居然还知道他的近况,果然是一直关注他的嘛。

修长的食指点在照片上小女孩的额头上,黄泰京说道:“看在你这么关注我的份上,我就原谅你这一次了。”于是放好皮夹,打开车上的音乐,在诺澜的歌声从里,黄泰京轻松的开车回公司去了。

诺澜这边还不知道黄泰京已经自恋的决定原谅她了,她关了手机以后打开电脑,将安妈妈帮她录制传过来的一个名为‘史上最严肃的啃萝卜’文件打开,将黄泰京啃萝卜的场面看了好几遍,笑过之后诺澜心情舒畅的开始处理公务。

由于她到台湾来了,但是并不意味着她要淡出大众的眼睛,公司决定为她发行一张全中文专辑,趁机打开华语市场。诺澜一向是喜欢自己谱曲填词,所以目前正在创作中。

刚刚看了黄泰京啃萝卜视频后,诺澜突然灵感迸发,将她已经谱好的一首欢快的曲子填了词,里面是关于啃萝卜的很有童趣,不过诺澜摸着下巴想,这首歌要是发表出去,再把黄泰京啃萝卜的视频拿来当MV,销量一定不错,不过话说回来,到时候黄泰京会不会气疯啊!

最后诺澜还是放弃了这个诱人的想法,决定将这首被命名为‘啃萝卜’的歌放着作为保留曲目,要是哪一天黄泰京再来气她,她就把它寄给他看,当时候还不是任她搓圆搓扁、为所欲为……哈哈哈哈……..

诺澜一点儿都没有发现她的思想里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满意的收起她的工作夹洗漱睡觉,梦里面都在哼着啃萝卜的曲调。

作者有话要说:放黄泰京出来一会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