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恶作剧之吻+来是美男(五)

第二天早上,诺澜按时起床晨练后迅速的冲凉,换上校服下楼来。倒上一杯橙汁,诺澜拿着一块烤面包一边往上面涂果酱一边听早间新闻。

“下面请看台北发回的一则房屋离奇坍塌事件,据气象局资料显示,昨天傍晚发生的这一次地震的震源在花莲外海20.1公里处,属于深层地震,但是奇怪的是,仅能感受到2级强度北部却有一户袁姓的居民,整栋房屋发生坍塌……….”

诺澜对面坐的外婆本来正往她盘子里夹鸡蛋,要她多吃点。听到这则新闻她拿起老花镜带上,伸出两根手指,惊讶的问道:“二…二级地震?”

诺澜点点头,说道:“相信你的听力,外婆,的确是二级地震。”

外婆惊奇的问道:“奇怪了,二级地震房子怎么会塌掉呢?而且你刚刚有没有听到,那房子是刚刚建好的耶,你说,那会不会是灵异事件?”

“怎么可能,也许是建房子的人偷工减料吧。”诺澜想起以前好像有在另一部剧中提到,袁家的房子是被一颗球砸倒的,不过这里没有芭乐高中,也没有终极一班,所以袁家的房子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豆腐渣工程吧。

外婆摇了摇头说道:“唉,现在的地产开发商啊,为了赚钱真是越来越不讲究诚信了,想当年我们那时候的人,做什么都踏踏实实的。你看看我们家现在这栋房子,还是你外公在的时候建的,都住了几十年了,还这么结实,以后留给你的孩子用都没有问题……”

在外婆的唠叨声中,诺澜背着书包奔出了家门,和江直树一起坐电车到了学校,然后一前一后进入班级。

不过今天学校里气氛很热烈,学生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七嘴八舌的议论袁湘琴家房子倒了这件稀奇事。毕竟告白被拒,家里房子又到了,不过两天而已,袁湘琴就已经成了学校名人。

下午放学的时候,诺澜还看到三个男生大张旗鼓的为受灾户袁湘琴家募捐。诺澜被一大票同学拥挤过去,于是也随大流的放了一张面值中等的票票投进捐款箱,然后指着黄色纸箱上的宣传标语奇怪的问道:“这个,是你们写的?”

一个块头发达的男生快速的答道:“是啊,是啊,同学好眼力!‘九霄龙吟惊天变,湘琴她家倒半边’。这可是我阿金想了一天才想出来的,怎么样?厉害吧!是不是一看到就想要发挥爱心啊?!”

另外两个男生跳出来举手叫道:“还有我们,还有我们,老大,我们也有帮忙查字典哟!”

阿金扒着他们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样子说道:“好啦,阿红,蟑螂,我不会忘记你们啦。啊,湘琴要是知道我这么帮她一定会很感动的,等我追到湘琴,就记你们一功啊。”

其实诺澜想说的是,为什么‘吟’字下面多了一个点,‘她’字写的是‘他’,一句话十四个字里面就有两个字写错,这还是查字典的结果,诺澜都要怀疑他们真的是高中生吗。不过看人家自信昂扬却呆头呆脑傻笑的样子,诺澜干脆也不说了,直接走人吧,没看那么多人都当看笑话没有明说吗。

这一天江直树很晚才到的车站,脸色也不太好的样子。诺澜一问才知道江直树下午接到江爸爸的电话,说今天晚上袁湘琴一家就会搬进江家居住。眼看时间已经不早了,不想外婆担心,所以诺澜拉着江直树叫了计程车回家。

第二天早上诺澜就见到了这位连续两天成为斗南高中热门话题榜第一名的袁湘琴,当时她正跌跌撞撞的跟在江直树背后,一副随时准备要摔倒的样子。

诺澜看到要和他们一起上学的袁湘琴也没有惊讶,不过看江直树一点也没有要介绍的样子,了解朋友性格的诺澜只好自己朝袁湘琴伸出了手,说道:“你好,我是安熙珍。”

“哦,哦,安同学你好,我叫袁湘琴。”袁湘琴说着还自以为偷偷的看了江直树一眼,见诺澜没有问她为什么会和江直树一起上学的事,松了口气,毕竟,她刚刚才被江直树警告了不许告诉别人她住在江家的事。

诺澜也瞅了瞅前面江直树的背影,对袁湘琴微笑着说:“这样也好,以后上学路上又多了一个人了。”

袁湘琴刚想说什么,就被前面转过身来的江直树吓得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只见江直树说道:“安甜甜,时间不早了,快点走啦!”

虽然他还是板着个脸的样子,不过诺澜就是听出了他的不耐烦,所以拉着手足无措的袁湘琴,跟了上去。

上了公车,人很多,诺澜拉着袁湘琴,紧紧地跟着江直树后面到了车尾部稍微松一些的地方,说道:“怎么样?还好吧。”

袁湘琴紧紧地抓着吊环,说道:“还好,谢谢你,我只是第一次坐这么挤的公车,不太习惯。”

诺澜不着痕迹的避开周围的人,说道:“还好植树长得比较高,要是我们就两个女生,恐怕一上来就会被人群淹没了。”

袁湘琴抬头仰望了一下江直树,赞同的说道:“是哦,个子高就是好。”

可能是都是女孩子的关系,也可能是感受到了诺澜的善意,袁湘琴渐渐和诺澜说起话来,虽然有时候她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叫诺澜笑了,不过她觉得像诺澜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又是江直树的朋友,能和她说话感觉真好。

车子行驶中,车门处人最多的地方突然骚乱起来,人群也乱挤了起来。江直树护着诺澜,诺澜拉着袁湘琴,三人又往后移了移。

诺澜这时候也看到了,原来是一个女学生拿着书包一边叫着色狼,一边使劲的往一个中年男人身上打,虽然那个男人多次想要反抗,不过周围看热闹的人总是有意无意的你一脚我一脚的阻拦他,所以,最后这男人被那个女孩打得鼻青脸肿的匆忙下了车。

袁湘琴拍着胸脯说道:“啊,真的有电车色狼,好可怕。”

诺澜说道:“这些色狼最喜欢盯上那些看起来可爱又好欺负的女生,如果遇到了也不要怕他,态度强硬些,狠狠地警告他,或者找人求助,刚刚那个女生就做的很好啊。”

因为诺澜想起原来的袁湘琴好像就是在上学的公车上遇到了色狼,对于这种女孩子深恶痛绝的事情她不能不管,所以今天上车开始她才一直带着她,还有江直树站一起,避免了被骚扰。可是虽然没有了袁湘琴,那个色狼还是向别人下手了,不过他这次的运气可就没那么好,没想到这么一个看起来瘦瘦小小的女孩可不是好惹的。

诺澜又想到,她自己坐这趟公车好几天了,倒是没有遇到过电车色狼,可能是因为有江直树一起,也有可能是她的样子一看就不是那种很好惹的吧。

诺澜暗暗打量了一下自己的打扮,虽然是学生装,却也不乏青春时尚,和袁湘琴比起来,确实少了一份朴实的可爱。不过看袁湘琴两眼发直,不知道陷入了什么幻想,又无缘无故的傻笑了起来,看起来确实是很好欺负的样子啊。

诺澜看着她喃喃道:“笑什么呢?”

却没想到脑后传来江直树淡淡的声音,说道:“大概是幻想刚刚揍色狼的人是她自己吧。”

诺澜点点头,觉得很有道理。

车子到站三人下了车,袁湘琴和诺澜他们就分开走了。诺澜追上前面的江直树,和他肩并肩的走一起,问道:“哎,怎么一早上都没听到你说话?”

江直树还是老样子,说道:“没什么好说的。”

诺澜说道:“你不喜欢她。”是肯定句,没有疑问语气!

江直树停了一下,酷酷的说道:“我讨厌没脑筋的女人!”

诺澜笑了笑,说道:“是不是没脑筋不清楚,不过至少她看起来挺可爱的,江妈妈一定很喜欢吧。”

江妈妈确实很喜欢袁湘琴,周末逛街的时候还把她也一起带出来了,要知道,先前裕树可是想要一起来,江妈妈都没有答应的,还是诺澜用自制小布丁安抚,外加江直树答应周末带他一起去打网球才解决掉那个小尾巴。

逛街二人行变成了三人行,诺澜也不介意,反而十分欢迎,至少有一个人可以分散江妈妈的火力,还多一个劳动力提购物袋。

这一天,诺澜和江妈妈成了花钱的主力,手挽着手在各色商品店里进进出出。江妈妈虽然一旦遇到蕾丝的或者可爱的东西,就会兴奋的不能自抑,又加上有袁湘琴这个现成的模特儿在场,于是化身购物狂人也不稀奇。

诺澜坚持自己的眼光,拒绝被江妈妈独特的品味同化。她喜欢购物,也是一个没有经济压力的主儿,虽然自己什么都不缺,却买了一大堆东西,打算下次回韩国的时候当礼品送人。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很忙,今天晚上终于赶了一章出来,偶要去睡觉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