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恶作剧之吻+来是美男(六)

周末很快过去,周一课上文老师公布了期中考试的安排,诺澜看时间很充足,还有一个星期,足够她把高中的所有教科书系统的看一遍了,毕竟不同的地方的教育还是有差异的,想要拿到理想的分数她也是需要准备的。

诺澜才进A班不久,熟悉的人也就只有江直树,和其他同学并不怎么熟悉,所以,中午午餐时间,在同学们三三两两扎堆吃饭的时候,她也拿出饭盒,一个人坐在位置上享受午餐。房嫂的手艺很不错,特别是卖相很好的排骨,让诺澜食欲大增。

这时候,广播里传来一阵阴阳怪气的声音,夸张地说着F班的袁湘琴同学,扬言要创造历史,成为F班第一个挤进百名榜的学生,广播员Peter话里虽然是说着鼓励的话,但是话外幸灾乐祸、不怀好意的语气,随便谁都能听得出来。

广播之后,教室里一下子热闹起来,袁湘琴的话题一下子又火热了起来,不过大家都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情谈笑着,说她不自量力、大言不惭,没有一个人相信她能真的挤进百名榜。

诺澜继续埋头正在和排骨奋斗,突然教室里安静下来,还有听到周围同学们的吸气声,她抬头一看,原来是江直树拿着他的饭盒在她对面坐下了。

见诺澜诧异的看着她,江直树用平淡的语气说道:“我妈今天做了你喜欢的茄子,我拿过和你一起吃。”

“哦?!”诺澜挑眉,这小子是故意的吧,没见周围同学有的张大了嘴,有的筷子都掉了也不知道,全都竖着耳朵注意着他们这里吗。

江直树假装没有看到周围的人,自己夹了一条茄子到诺澜饭盒里,说道:“哦什么,快点吃啊。”

见诺澜也不在乎别人的眼光,果然低头继续吃了。江直树心情好了一点。刚刚广播里播报袁湘琴的时候,将她前几天对他表白被拒绝的事情大肆渲染了一番,这些同学将袁湘琴作为谈资的时候总是有意无意的也向他瞄一下,好像他和袁湘琴有什么关系似的。

他这里心情正烦呢,转头却看到作为好朋友的安甜甜不知道关心朋友,居然还在快乐悠闲的啃排骨,那满足的小模样怎么看都那么刺眼,所以他端着饭盒就过去了。

班级里果然安静了,也没有唧唧咋咋各种袁湘琴的名字再传到耳朵里,不过看安甜甜了然的目光,江直树又觉得不自在起来,毕竟这也算是拉朋友下水的事,之前他还真的没有做过。

整个下午诺澜都能感觉到班级里火热的目光在她和江直树身上转眼转去,窃窃私语中都是讨论她和江直树是什么关系,却没有什么人敢当面来问她。

这辈子算是公众人物的诺澜在这点目光下还是能泰然自若的,该做什么就做什么的。最后,在放学的时候,两人一起走了,八卦的气氛达到了最高。同学们互相询问着诺澜的资料,不过这时候他们才发现,除了名字和转学生的身份以外,他们知道的情况实在是太少太少了。

反正都这样了,之后诺澜就正大光明的和江直树一起上学放学,同学们习惯了也不觉得意外了。这期间要说的就是诺澜还经历了被一群女生锁在厕所里,拦住警告之类的事件,这些女生都是江直树的疯狂崇拜者,不过这些对诺澜来说都是青春期的小儿科,不用多说。

不过诺澜和袁湘琴之间气氛却不怎么好了,原因在于前几天袁湘琴用江直树小时候女装的照片来威胁他,要他给她补习这件事被诺澜撞见了。

对于从小就和江直树认识,并且知道那段经历的诺澜来说,袁湘琴这种做法让诺澜厌烦,因为她不知道,她做的这件事情对江直树来说是一种伤害。所以那天她很不客气的斥责了袁湘琴,维护江直树。之后袁湘琴看到她都是小心翼翼的尴尬样子,诺澜看在江直树的面子上也懒得和她计较了。

没错,就是看在江直树的面上。诺澜有时候是很细心的一个女孩,自从袁湘琴和江直树表白的那一天起,她已经敏锐的察觉到了江直树的变化,对袁湘琴的关注,对袁湘琴拒绝他的帮助的不爽,对别人看袁湘琴笑话的时候不自觉的想要别人转移注意力。

要说江直树是斗南高中的天才,暗恋崇拜他的女士多得是,可是却大庭广众之下公然向他告白的女生确实没有,因为一定会被拒绝。

这种不用问也知道结果的事,除了傻傻的袁湘琴,还真没几个女生放得下脸面来尝试。所以,这次袁湘琴的告白,对于江直树来说,还真是不一样的体验。

之后两人住在一起,江直树对这个闯入他生活的女孩,在别扭中又不自觉去更多关注,从第一天开始,他已经做不到向对待普通人那样去对待袁湘琴,所以就连这一次袁湘琴拿他原来的照片威胁他,他答应了,也真的认真的给她补习,不只是被威胁,可能心里也是不想她再继续成为全校的笑柄。

期中考试前一周,每天都可以看到疲倦的江直树,诺澜知道他这是晚上在给袁湘琴补课,所以每天带一杯提神舒缓茶给他。就这样,期中考试来临了。

放榜的那一天,看着快步朝公布栏走去的江直树,诺澜在后面慢慢地踱过去。榜首第一名的位置还是满分江直树,而诺澜的名字以一分之差紧跟在江直树后面。599分,和她预计的一样,诺澜看着自己的分数和名次都很满意。

她拿出手机对着自己的名字和名次那里拍了一张照片,加上一个得意洋洋的表情图案发给了黄泰京分享,叫他知道她要来台湾读书的时候嘲笑她到台湾连字都不会写。很快短信提示音响起,诺澜打开看到一个竖起的大拇指图案后勾起唇角。

虽然周围的有一些人在对诺澜的名字很陌生,不过看她名字下面写着A班,不认识的人直接略过,只有真正A班的人才在那里咂舌。真正令大家意外的是榜尾的最后一个名字,F班的袁湘琴,她这次考了第一百名,令人对她刮目相看。

诺澜从来都不敢小看一个人的努力,只要不是不切实际的幻想,肯付出总有回报,就像这次的百名榜,就像越来越引起江直树关注的袁湘琴……

期中考试之后,诺澜的中文专辑所有歌曲已经敲定,进入了准备期,她每天奔波在学校和录音室之间,对学校的关注也少了。

很快,她的首张中文专辑《勇气》进入宣传期,诺澜也是首次配合公司出面宣传。说起来,诺澜化妆前和化妆后的样子真的很不一样,不只是装扮的原因,还因为她能在不同的气质之间自由转换,所以,虽然名字一样,学校里的同学都从来没有人怀疑过她和歌手安熙珍之间有关系。

新歌发表会安排在诺澜十八岁生日那天,从此她将正式踏入娱乐圈。她的经纪人姐姐告诉她,这天的发表会和另一个叫何群的偶像歌手的新歌发表会撞在一起了。或许在台湾,诺澜现在的名气没有何群高,但是这一天是很有意义的,所以发表会日期不能修改。

诺澜之前没有听过这个何群,还专门找了一些他的消息来了解,呲着牙发现这又是一部偶像剧的男主角,‘微笑Pasta’,诺澜印象不深,她以前只看过一些简介,好像是讲一个女生和一个男明星一起打破她总是恋爱不超过三个月的爱情魔咒。

搜出何群发表过的歌曲听了听后感觉很一般,诺澜对自己的新专辑更有信心了,因为何群这样的水平都能称为流行小天王,她自信自己的专辑比何群的绝对好一百倍。

发表会那天,诺澜身着一套淡蓝色的单肩小礼服,蓝色的眼影,上钩的眼线,柔顺的直发也被打理成大波浪卷披在身后,在闪光灯和歌迷的尖叫欢呼之下,稳步踏上舞台。

看着底下黑压压的一片人群,舞台诺澜并不陌生,曾经她也站在世界著名的舞台上舞动,只是这是诺澜这一世第一次现场演出,以前都是直接发表专辑,从不参加宣传和演出的诺澜将正式开始她这一次的歌手生涯。

轻盈的钢琴音响起,诺澜靠在白色钢琴边,将话筒凑到唇边,唱出她这次的主打歌:“终于做了这个决定,别人怎么说我不理,只要你也一样的肯定……”

“爱真的需要勇气来面对流言蜚语,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我的爱就有意义,我们都需要勇气,去相信会在一起……”

台下的众人安静的听着诺澜的歌声,歌词虽然简单,但是却微妙的传达着一种积极向上的信念让人不自觉的勾起嘴角。

这个世界的娱乐圈和诺澜本体生活的地方很不一样,所以那些经典的歌曲这里都没有,那里的明星这里也不一样。

作曲填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诺澜的专辑中有自己写的歌曲,大多数时候也加入一些前世她喜欢的经典歌曲。看到那些她喜欢的歌曲在自己的演绎下重新出现在这个世界,诺澜也有一种不一样的体验。

‘勇气’之后,诺澜又唱了一首自己创作的歌曲‘自由追逐’,在明快的节奏中结束了新歌发表会。之后还有一个记者会,不只是台湾的记者,还有一些韩国的媒体也来了。

当然,对于韩国歌手却不是在韩国本地第一次正式演出,韩媒是有一些小意见的,不过在台湾记者就两场新歌发表会在同一天举行,问及是不是针对小天王何群的时候,这些韩媒们又极力的维护诺澜。

经纪人姐姐解说了非要这天不可的原因,是因为今天是诺澜十八岁生日,加上诺澜态度很好,对记者的提问应对自如,接下来气氛就缓和了。虽然记者一向不好应付,但是诺澜的情况特殊,虽然第一次露面却并不算是刚刚出道的新人,名气之高也叫他们不敢太过分。

相对的,听说何群那边在记者会上一句话都不说,直接臭脸走人,所以这天的新闻报纸对诺澜都是赞扬之声,对何群确实很不客气的说他耍大牌。

不过第二天,何群却因为被拍到和一个女生在路上接吻上了八卦头条,他还宣布那个长相一般的清纯女生何晓诗是自己的未婚妻,这下子,诺澜包括何群自己的新歌发表会统统都成了这条劲爆新闻的陪衬。

为此,经纪人姐姐还专门打电话过来安慰诺澜,不过诺澜也不是很在意,成不成功还是要看专辑的销量说话,而她以往的记录来说,销量总是不愁的。

作者有话要说:打入了一些台剧‘微笑pasta’的人物......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