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恶作剧之吻+来是美男(七)

诺澜十八岁生日,安爸爸安妈妈还专门飞到台湾和她一起庆祝。所以新专辑发表之后她都没有太过关注,空闲时间都用在陪好不容易来台的爸爸妈妈出门游玩。还可以带着她崭新的驾驶证,开着她的爱车出门撒欢。

车上挂着诺澜这次收到的生日礼物之一,黄泰京寄来的一个水晶胡萝卜挂饰,看来是对诺澜逼他吃胡萝卜的怨念太强大了。诺澜总是提醒他要吃胡萝卜,不只是因为黄泰京的夜盲症还没有完全好,还因为她想要看他硬着头皮硬塞的表情。

十八岁的诺澜已经成年又常常要出席一些活动,加上远离了安爷爷的视线,诺澜对于去学校上学开始三天晒网两天打渔,时间过得飞快,一晃眼,毕业联考都已经结束了。

此时的她坐在礼堂里听校长讲话、发毕业证书。江直树还是作为优秀毕业生代表上台讲话,袁湘琴和阿金还是一如既往的闹笑话,诺澜在外婆的微笑注视下,偷偷藏起了校服的第二颗扣子,对围上来要纽扣的男生无奈摆手,就这样热热闹闹的高中生活结束了。

当天晚上参加谢师宴,结果不知怎的,居然选在了和F班同一个地方,从两位班主任到两个班的学生都互相不对盘,双方更是差点闹起来。

后来在屋外的F班鬼哭狼嚎的吼叫中,一墙之隔的A班也开始点唱。在‘勇气’这首歌被第十二次点到的时候,诺澜才体会到这首歌现在到底有多红。

可是就算是自己的歌再受欢迎,连续听不同的人唱上十二次,特别是屋内和屋外又没有隔音效果,有时候还会听到同一首歌的二重奏效果,她也会烦的好不好。

诺澜向身边的江直树吐槽,江直树却只是默默地喝饮料,在音乐的嘈杂下,诺澜听见他说:“人生目标,那是什么?什么事情都太容易做到,为什么还要拼。”

诺澜顺着他的眼光看去,外面F班的老师正在用声情并茂的说着要坚持自己的目标、努力拼搏之类的,看着他迷茫的神情,诺澜说道:“学习体育样样在行,植树,你很聪明,可是一个人就算是再天才也不可能什么都能做到,这个社会上有各行各业,找到你喜欢的,就去做,等到专注去做一件事情,你就会发现其中的乐趣,学无止境。”

江直树喃喃道:“我喜欢的?我的人生早已经被安排好了,念台大,毕业接受爸爸的公司,我喜欢什么又有谁在乎?!”

回家的路上,江直树一个人走在很前面很前面,基本上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背影,诺澜和脸蛋儿红红的袁湘琴走在后面。在诺澜第八次挽救差点摔倒或是撞电杆的袁湘琴后,诺澜忍不住问道:“你喝了多少酒啊?怎么走路都要出状况啊?”

袁湘琴说道:“我就喝了一点点,一点点,为了壮胆。”

诺澜无奈的问道:“你壮什么胆啊?走路专心一点好不好。”

袁湘琴捏着拳头,带着些微的酒气说道:“你一定看不出来,我,我好紧张,今天晚上我打算再向江植树告白!”

这个时候有告白吗,诺澜想了一下,这好像是原剧里没有的事,不过上次诺澜和湘琴摊开聊过,如果她真的喜欢植树就不要伤害他,而今天的谢师宴也没有发生袁湘琴拿照片报复江直树的事,而江直树也没有拉走袁湘琴还有吻她的事,这剧情已经有改变了。

可是袁湘琴这个时候再一次告白结果恐怕也是被拒绝吧,诺澜忍不住泼她冷水,问道:“都已经被拒绝过一次,你还要告白啊?不怕这又是一次失败吗?”

袁湘琴说道:“当然,怎么能因为一次失败就放弃呢,我们不止要有勇气去告白,还要有勇气面对失败。不是有一首歌里就唱着‘爱真的需要勇气’,那首歌唱的真的好好哟,我好喜欢哟,而且它现在很火的,我可是有专门买专辑收藏哦,对了,你听过吗?”

“听过,勇气嘛,当然听过。”面对勇气满满的袁湘琴,诺澜真想扭头,这是严重歪楼了好不好。

袁湘琴找到了同道中人一样,说道:“我想,能写出这首歌的人一定很厉害,我现在每听一次都多一份勇气,而且上一次我写的情书,植树看也不看,不过这一次,我决定,不用情书,我要自己说出来,恩,这样他不听也得听了,呵呵呵……”

遇到这样的小强一样的袁湘琴,诺澜也不知道是该为江直树高兴还是悲哀,不过或许正是袁湘琴这样的蒙头闯入,江直树才会有那么明显的情绪,才会让他的生活脱离轨道,多些刺激,少些平静,他就没那么多时间去迷茫了吧。

再加上江家还有一个超级喜欢湘琴的江妈妈,诺澜还记得江妈妈握起小拳头举,带着梦幻的表情,语气憧憬的说着湘琴嫁给植树的样子,如果袁湘琴嫁给江直树至少不用担心婆媳问题。可是慕华兰也同样是做人母亲的,不要说以后会怎么对待儿媳妇,就算是对儿子,要是有江妈妈这样十分之一的喜爱就好了,不过,囧,她为什么要想起慕华兰?!

诺澜摇了摇头回过神来就看到湘琴陷入幻想又要出状况,这样的人还是丢给江直树吧,诺澜指着前面江直树的背影说道:“湘琴,你今天晚上不是要告白吗?你看植树都快要走不见了,你赶快去,赶快去,我也要回家了。”

“哦,哦!”袁湘琴一看,果然江直树已经快要看不到了,赶快呼哧呼哧的跑上去了。

诺澜悄悄地跟在后面,看着她撞上江直树的背,看着她大声的表白,看着她被拒绝伤心的说着不要再喜欢他了,还有看着江直树突然倾身吻上去………

诺澜伴着夜风回家了。几天之后,在考场看着江直树抱着袁湘琴离开,诺澜知道,他不会回来了,放弃台大,这是他的选择。

考试完了之后,诺澜马上飞回韩国参加公司安排的各种活动,还有她的首次个人演唱会也将筹备。虽然是暑假,但是却要比上学时间还要忙。

匆匆三年过去,诺澜加紧修完了课程,提前大学毕业,家里面已经催了很多遍,她不得不告别外婆,包袱款款的回韩国去。

这几年,她又连续发行了好几张专辑,有韩语、华文、日语、英语、法语歌曲,被称为音乐语言天才,她今年二十一岁,名气已经成功冲出亚洲,成为世界级的歌手。而这时候黄泰京所在的A.N.JELL也成为亚洲人气组合。

拖着行李箱走在机场大厅里,诺澜突然看到四处张望的黄泰京。她走过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拉下墨镜问道:“泰京,你怎么在这儿?”

“甜甜!”黄泰京惊讶的看着突然出现的人,又看看她的行礼,问道:“你是今天回来?怎么没听你提起过啊?你一个人?”

“恩,事情处理完了就回来了。”诺澜确实是没有通知别人,一来是她不用一群人劳师动众的接送,二来没有人知道她的行踪自然也就不用担心被记者包围了。她问道:“你呢?怎么在这儿?”

黄泰京说道:“哦,我等一下的飞机要去日本,有两个节目和采访要做。”

诺澜看他一个人,问道:“你一个人?新禹哥和Jeremy呢?”

“他们在候机室和安社长一起吧。”黄泰京说完突然想起来,说道:“对了,修女?”

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诺澜挑眉问道:“什么修女?”

黄泰京举起手里的机票,说道:“刚刚我撞倒有一个修女,她的机票掉了,我正在找她。”

诺澜将机票拿过来一看,是今天十八点钟去罗马的机票,名字叫Gemma,看来果然和她想的一样,不过剧情怎么都发展到这里了,她这段时间忙着毕业,都没有注意A.N.JELL要招新人。

拿着机票诺澜说道:“我来帮你找吧,你先去和大家汇合吧。”

黄泰京看了一下手表,说道:“是快要到点了,这样也好,明天一早我就从日本回来了,晚上我请你吃饭。”

“OK.”黄泰京刚走,从柱子后面就冒出个修女,看来是一直在关注这边的,只是躲着不敢出来。

诺澜打量了一下高美女,长相乖巧,皮肤不错,不过这样一张脸要是长在一个男人身上,诺澜一时倒也想象不出来。诺澜看着高美女好像受惊的小兔,一惊一乍的注意着周围,随时准备逃跑的样子,恐怕是怕黄泰京再回来吧。

诺澜也没为难她,核对了一下她的身份,就把机票交给她。高美女高兴的拿着机票道谢,又摸出一个MP3递给诺澜,说道:“这个是刚刚那个人掉的。”

诺澜猜是黄泰京的,于是收起来。高美女拿着机票松了口气,高高兴兴的去拉行李,结果撞到柱子上,行李也翻了,赶紧爬起来又笨手笨脚的收拾,诺澜几乎以为看到了另一个袁湘琴。

最后诺澜看着高美女进了登机口,飞机顺利起飞。对于算是阻止了高美女假扮高美男进入A.N.JELL,改变剧情,她并不觉得抱歉。

慢悠悠的走出机场,诺澜看到在外边晃荡的马室长,对于这位A.N.JELL的经纪人她一直不看好,让高美女假扮高美男进入男生组合,亏他想得出来。他是A.N.JELL的经纪人,但是纵观全剧,他却好像是高美男一个人的经纪人一样。

反正马室长紧紧地盯着出口,也没注意到她,诺澜也没打招呼直接走了。至于他等不到高美女,明天的记者会要怎么办?这后果就要他自己承担了。

作者有话要说:上一章有没有人发现‘成晓诗’打成‘何晓诗’了,呵呵,这里说一下,就不倒回去修改了哈。

这一部分还有一章就完了,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进入下一个世界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