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恶作剧之吻+来是美男(完)

马室长还能怎么办?找不到高美女他也只能老实地说出真正的高美男的情况,当然,高美女有代替高美男签合同的事情是瞒得死死的。

安社长听说高美男因为去割双眼皮发生手术事故需要一个月去美国做修复,自然是大发雷霆。不过现在合同也签了,人又回不来,只能取消介绍高美男的记者会,其他事情等一个月后高美男回来了再说,不过到那时候公司还会不会那么看重高美男,那就不一定了。

诺澜回到家,和家人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饭,整理行李的时候看到高美女要她还给黄泰京的MP3,找了副耳机插上打开,里面传来黄泰京的声音。原来这是他为六辑准备的新歌录音,诺澜摇了摇头,这么重要的东西居然弄丢了,黄泰京真是越来越大意了。

第二天黄泰京果然约了诺澜吃饭,不过地点却是在A.N.JELL的宿舍里,而且还需要诺澜自带材料,自己动手,美其名曰,给她一个表现的机会。

诺澜和黄泰京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她还不了解他吗,无非就是嫌弃外面的不干净,还有被拍到的危险,所以宿舍反而更安全了。

等到诺澜提着材料到A.N.JELL的宿舍,一进门便受到了热烈的欢迎,屋子里挂上了彩带和气球,不只是黄泰京组合的三个人在,还有安社长、马室长、王Coordi、诺澜的经纪人姐姐等等好多人,原来今天晚上是专门给诺澜开欢迎会的,因为她终于回韩国发展了。

没有事先通知她就是为了给她一个惊喜,而让她带食物材料也不是忽悠她的,今天晚上每个人都带了材料要亲自做一份食物。

当然,我们的Jeremy一向是诺澜的忠实拥护者,诺澜做什么他都说好吃,被诺澜称为最佳捧场王。这天晚上每个人都大显身手,安社长的煎牛排,马室长的拌冷面,姜新禹现做了烤肉给大家吃,就连黄泰京都抢了jeremy储存的水果,做了个水果拼盘放到诺澜面前。

一晚上都欢欢喜喜、热热闹闹的,期间虽然马室长慌慌张张的闹了些笑话,不过被王Coordi敲了几下就老实了。

晚饭后,大家收拾的收拾,玩耍的玩耍,诺澜提着一个口袋去了黄泰京的房间,除了把他掉了的MP3还给他以外,还倒了一杯茶给他。

“喝吧,对你嗓子有好处的。”这可是诺澜用空间灵泉配的金嗓子茶汤,专门做好了拿保温壶装过来给他的。

黄泰京听说对嗓子有好处,一下子又炸毛了,叫道:“呀,干嘛拿着个给我喝?”

真是敏感的家伙呀,诺澜给了他一个白眼,说道:“你瞧我嗓子多好,这可是我的秘密武器,一般人我才不会分享呢!”

“是吗?”黄泰京把杯子凑近闻了闻,确定没有什么怪味道才试探的喝起来。

实际上,诺澜家和安社长还有那么一点点亲戚关系,所以她昨天晚上通过和安社长视频聊天询问A.N.JELL要招新的主唱的事。

据安社长透露说,再招一个主唱虽然对外的说法是为了加强队伍实力以及三年练习生中的高美男非常优秀,但是实际上是因为黄泰京的嗓子出了问题,今后会被限制唱现场,加上六辑的歌很费嗓子,所以需要再招一个主唱。

不能唱现场对于任何一个歌手来说都是打击,用黄泰京的话来说,不唱歌那还叫歌手吗。所以诺澜才想到用花草配了一副金嗓子茶出来。

真是的,这小子总是有办法给自己搞出一身毛病来叫人心疼,就像个不听话的小弟弟,不注意都不行。

“你这屋子打扫得可真干净啊!”诺澜一边想着,恐怕她用法术强力清除才能达到这个效果吧,一边把刚刚碰歪掉的台灯归回记忆中的角度,因为黄泰京除了有洁癖,他还有强迫症,不许别人进他的房间,碰他的东西,绝对不能忍受他的东西不摆放在他摆的位置,除了诺澜。

因为小时候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太多次,他已经习惯了她进他的房间,动他的东西了。习惯真是一种可怕的东西。

打量了一下井井有条的房间,诺澜把目光从慕华兰电影和唱片的架子上移开,走到一副巨型海报面前,画面上是黄泰京刚刚出道时的造型,头发做了微卷处理,刘海是往后的,露出光洁的额头,不像现在这样遮住了半边眼睛,有些阴郁,冷酷。

黄泰京喝完了茶汤,走到她身边问道:“看什么呢?”

诺澜说道:“这是泰京你刚出道时候的造型吧,那时候我还在台湾,都没看到过几次,不过我觉得你还是那时候的造型比较好看。”

黄泰京手插着口袋,歪着脑袋思考道:“是吗?”

诺澜点头,肯定道:“恩,更阳光一些的感觉!”诺澜说完又偏头看了看黄泰京,因为晚上做事,他把前额的头发拢起来扎了一个朝天小揪揪,诺澜每次看到都想笑,真像一颗洋葱啊。

诺澜突然抬头额头碰到一个柔软的东西,她一惊往后退了一步,才发现刚刚是黄泰京凑在她面前看她,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只有几厘米。

黄泰京撇过头去,微微的抿了一下嘴唇,过了一会,还是黄泰京问道:“你刚刚在想什么?”

诺澜说道:“哦,亚洲音乐节快到了,我在想到时候是唱‘勇气’好,还是‘洋葱’好?”

“洋葱?”黄泰京转回头疑惑的问道。

诺澜见刚刚暧昧的气氛散了不少,急忙解释说道:“是一首华文歌曲,我准备收录在下一章专辑里的。”

说道新歌黄泰京两眼发光,感兴趣的说道:“外面有钢琴,介意我先听听吗?”

两人来到外面,一起在钢琴凳上坐下,诺澜试了一下钢琴,然后弹起了洋葱的前奏音,开口唱道:“如果你眼神能够为我,片刻的降临,如果你能听到心碎的声音,沉默的守护着你,沉默的等奇迹,沉默的让自己,像是空气……”

黄泰京因为诺澜的原因,华文一直学得很好,他能够听明白诺澜的每一个句子,也能够想起小时候每当坐在花园里等待的时候,身边有一个小女孩,也不安慰他,只是默默的陪伴,直到他们都长大,小女孩离开他出了国,他才发现一个人等待的可怕……

“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一层的剥开我的心,你会发现,你会讶异,你是我最压抑最深处的秘密……”

不知不觉,在外厅玩的人也围了过来,大家安静的听着,直到最后一个音符落下,安静了好一会儿才爆发出掌声。

“虽然听不明白,但这是外语呢,好,好厉害!”马室长目瞪口呆的说道。

经纪人姐姐骄傲的说道:“这有什么啊,我们家熙珍可是会好多种语言,被称为语言天才的人物呢!”

马室长一脸痴呆状,问道:“她,她的脑袋一定和我们长得不一样吧。”

王Coordi鄙视的看着他,说道:“你今天就是为了搞笑才来的吧?”说着拉住马室长的后衣领把人领走了。

晚上,黄泰京坚持开车送诺澜回去,坐在车上,诺澜使劲儿瞅了他几眼,小心的问道:“你确定你能看得清楚?要不换我来开。”

“乖乖的不要吵。”黄泰京专注的看着前方,握着方向盘说道:“喝了酒的人怎么能开车?!”

诺澜无奈的说道:“我只喝了一杯,一点儿事都没有。”她的酒量一向很好的。

黄泰京态度坚决,说道:“有没有事还是留着和警察说吧。”

诺澜倾身凑过去,说道:“不信你闻闻,现在连酒气都没有了。”

车子画了个S型,黄泰京慌乱的把稳了方向盘开回直线。

诺澜叫道:“哎,哎,还是换我来开吧,这车上可有两条人命呢!”

黄泰京咬牙道:“你给我乖乖坐好,听好了,再动你就死定了。”

好不容易把车开到了诺澜家大门外,两人坐在车里一时谁都没有说话,看到诺澜车上挂着的水晶胡萝卜,黄泰京问道:“这次回来,不会再走了吧?”

诺澜说道:“恩,学业已经完成了,暂时会留在国内发展了。”

“暂时?”黄泰京看向前方,说道:“安甜甜,我已经吃了很多胡萝卜和菠菜,能够晚上开车,也在黑暗中看见你,所以,也请你以后不要去我看不见的地方……”

“泰京……”

“恩。”

“你没发烧吧,要不要我开车送你回去?”

诺澜直到第二天睡醒都还记得昨晚上黄泰京当时那个惊讶的表情,真的是很令人回味呀,不过最后那小子直接扑上来啃的行为值得鼓励,终于学会干脆了嘛,黄泰京!

娱乐圈中的小情侣可没有那么多时间约会,诺澜除了给黄泰京再送了几次调理嗓子的茶汤,还看到了他的新发型以外,就没什么机会见面了,因为亚洲音乐节快要开始了,两人都忙着练习彩排、拍摄宣传片什么的。

诺澜的圈中好友之一国民妖精Uhey是这次的亚洲音乐节的主持人之一,她是个镜头前很会装善良,镜头后却傲气可爱的姑娘。诺澜当初有一个节目和她一起,接触的时候就觉得她和黄泰京有些相像,所以不自觉多照顾了一些,谁知后来变成了好朋友。所以这天表演前,两人凑到一个化妆室里聊天也不奇怪了。

诺澜伴随着台下观众的欢呼声走上来。诺大的舞台只有一束灯光照着,她就站在灯光中央,说道:“在台湾的那些日子里,有一个旋律陪着我走过很多很多个夜晚,今天也希望它能和大家一起度过这个夜晚。”

依然是钢琴伴奏,依然是令人安静微笑的动人歌声:“……想问天问大地,或者是迷信问问宿命,放弃所有,抛下所有,让我飘流在安静的夜夜空里,你也不必牵强再说爱我……..”

诺澜最后放弃了洋葱,用这首‘夜夜夜夜’来参加亚洲音乐节,因为她想把‘洋葱’保留给那个洋葱头,下一次,和他一起唱。

诺澜结束了表演,换下表演服装便去找黄泰京,路上看到了慕华兰,感觉就不太好了。这个女人不是国外吗?什么时候回来了,希望泰京还没有见到她吧。

诺澜想起上次和黄泰京说起她的时候,他说:“我从以前开始,只要讨厌一个人,就会一直讨厌下去,因为我讨厌的人老是做令我讨厌的事。”

诺澜还记得她那时候说的:“如果不在乎了,连讨厌都没有了,就不会受伤了吧。”

才在想,不知道黄泰京是不是还会在乎慕华兰,诺澜就在看到朝这边走过来的黄泰京,看方向也是出来找她的。

诺澜突然越过慕华兰,跑到黄泰京身边拉着他朝他来的路跑了,朝着一个方向,越跑越快,越跑越快,直到黄泰京拽住她停下来,两个人都喘着粗气看着对方。

黄泰京其实已经看到慕华兰了,他明白诺澜为什么把他拉走,他还记得她说过的‘不在乎就不会难过’。面对心爱的女孩,黄泰京笑得眉眼弯弯,说道:“放心,我不会难过了。”

直到很多年后,黄泰京都还记得诺澜那时候不希望他受伤,拉着他飞快的奔跑,那连头发飘起来的弧度都那么令人难忘……

----------------------------分界线-------------------------------------------

诺澜脱离轮回珠,回归本体后,由于境界的巨大突破伴随而来的是疯狂涌入身体的灵气,方圆百里以诺澜为中心,形成了灵气风暴。诺澜突然睁开眼睛抬头,好像能穿过屋顶看到天空。一种被锁定的感觉,沉沉的压在心上。

这是,雷劫!

“这天怎么这么奇怪啊?刚刚我还看那太阳就要升起来了,怎么转眼就又是乌云又是刮风的?”

“老头子,我看你今天就不要出去了,这一大早的天就黑沉沉的,怕是要下暴雨啦。”

爷爷奶奶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惊醒了诺澜。她这是在家里,爷爷奶奶还在,她不能在这里渡劫!

诺澜抓起车钥匙冲出了们,一边往外走一边和奶奶叫道:“爷爷,奶奶,我出去一会儿啊。”

奶奶叫道:“哎,澜澜,你去哪儿啊?要下雨啦!”

“我有急事儿,出去一下啊,你们不用等我吃早饭了。”说完诺澜发动车子开了出去。后面还传来爷爷奶奶的声音:“早点回来啊!”

汽车奔驰在马路上,诺澜感觉到头顶上的雷劫始终锁定着她,压迫感越来越重,诺澜找了个没人的转角处收起了车子朝最近的山上飞去。

这时候如果有人看到诺澜也只会觉得是一阵风刮过,或者当做眼花了。诺澜将速度提升到极致,全力之下不到三分钟就上了山顶。

诺澜停下打量了一下周围,视野开阔,没有人类活动的迹象,决定就在这里渡劫。诺澜将身上的防御宝衣收起,盘膝运气,争取将身体各方面都提升到最佳状态。

对于修炼之人来说,雷劫是可怕又躲不过去的考验,渡得过去便是金光大道,渡不过去便是魂飞魄散,消失于天地之间。

诺澜在师父留下的笔记中读到过,对于她们这一门来说雷劫是个好东西,可以锻胫骨,剔杂质,炼神魂,不过要是把握不好轻则修为尽费,重则身死道消,所以雷劫既是考验也是机会。

虽然知道该怎么渡劫,可是看着快要压下来的乌云和其间闪动着的惊骇雷光,诺澜还是心悸不已。

体内的金丹随着劫雷一道又一道的劈下,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终于在最后一道劫雷狠狠地劈下时,诺澜飞身迎上,停在半空中整个人都沐浴在雷光里。

诺澜感觉以往封印起来的情感和记忆好像一窝蜂的冒出来,马小玲、爱德华、王语嫣、都敏竣、达西、班纳特一家、艾伦、唐亦琛、令狐冲、黄泰京………,那些曾经她最亲近的人物全都出现在一起,汹涌的情感与思恋几乎冲垮诺澜的意志。

她好像又回到了过去,再一次经历那轮回中近千年的点点滴滴,那些爱过她的,和她所爱过的人,她想和他们永远在一起……

“记得早点回来啊!回来啊…………”诺澜转头一看,是爷爷奶奶,对了她是出来渡劫的!

好像吹散了迷雾,诺澜识海一阵清明,眼前的爱德华、都敏竣、达西、艾伦、唐亦琛、令狐冲、黄泰京……全都化为泡影,消失不见。

突然体内金丹爆开又合拢重组,一个浑身闪着雷光的Q版的诺澜渐渐成型,诺澜终于渡过雷劫,丹碎成婴。

原来这最后一道劫雷是对心境的考验,她利用轮回珠修炼,心境提升的太快,用法宝封印情感记忆的缺陷暴露出来了。诺澜心里生出一阵后怕,还好,她的心底始终保留着对爷爷奶奶最初的眷恋,守住本心,要是一直沉侵在幻境里醒不过来,后果不堪设想。

诺澜吸收完皮肤上闪动的最后一点雷丝,睁开眼睛,此时天空中的乌云散开,被遮住的阳光洒下来,之前的电闪雷鸣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只留下坑坑洼洼的山顶、断裂烧焦的树枝和浑身被劈得比非洲难民还要黑的诺澜。

诺澜赶紧进空间的月亮池里泡着,拉□上仅剩的几根碎布条,还好刚刚只有她一个人不怕走光啊。

皮肤上的乌黑洗净,露出完好无损的肌肤,看起来没什么不同,但实际上她现在已经皮厚得连刀子都不怕了。将烧焦的头发全部剪掉,催动灵力,一头乌黑靓丽的头发又瞬间长了出来,长度和之前的一样。

诺澜穿上防御宝衣,将之变成和之前毁掉的衣服一样的款式,外表上和早上出门没什么两样后,变施施然的回家去了,希望还来的赶上午饭。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结束了美男世界呀。。。。。

又一次弄到这么晚,偶要去睡觉觉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