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聊斋之倩女幽魂

一阵白光之后,诺澜终于脚踏实地,本来以为到了仙界的,可是她很快就否定了。因为这里没有仙气缭绕,没有神仙出没,反倒是深沉阴郁、魔气纵横,绝对不是仙界。

难道就因为她没有按照原版白蛇的报恩方式,以身相许,所以就连飞升也不能飞到正确的地方吗。

诺澜正在观察周围的环境,突然发现一个头簪羽毛、怀抱古琴的美女朝她这边飞来。好不容易看到个人,她刚站出来想向美女问问路,只听一声琴响,那美女发出一道白光向她袭来,诺澜急忙侧身躲过,回头一看,刚刚她站立的位置已经被炸了一个坑!

诺澜很生气,这招呼都不打就随便对不认识的人动手可见也不是什么好人,攻击了别人连看都不看还继续想飞走,没门!

诺澜朝旁边的大树一伸手,树叶便自动离开树杆,飘在半空中化为飞刀。诺澜手掐法诀,向着那人的方向一指,飞刀便顺着手指的方向射出。

那人感觉到身后的威胁,停下转身,‘咦’了一声,手指在琴弦上接连弹奏几下,发出一道道白刃迎向飞刀群,密密麻麻的在半空中互相碰撞、爆炸、消失。

飞刀虽然没有一把伤到那人,但总算让她停下了,不过那美女瞟了诺澜一眼,居高临下,不屑的冷哼一声,说道:“哼,你以为凭你也可以留下我月魔,不过是又一个送死的!”说完猛烈的谈了几下琴弦,向诺澜攻击。

诺澜还来不及感叹原来这美女叫月魔,身体便瞬间移动,避开一道道白刃,直接出现在月魔身后。她心想眼前这是个魔气、煞气都很重的魔,还对她下杀手,那她也不必客气了。

诺澜运起法力,张口吐出一团三昧真火,接着火团直直地朝那人飞去,月魔一沾上三昧真火立时便被火焰包围,变为一个火人,发出一声声惨叫。

这时,诺澜发现有大批人朝这边靠近,她伸展神识查看,发现来的是一群身带魔气的妖魔。

诺澜虽然没有成功飞升仙界,但是经过飞升天光的洗礼,本身已是妖仙,所以身上带着一股飘渺的仙气。与这里荒芜、充满魔气的环境格格不入。若是让等会那群魔看到了,说不定会以为是异类消灭。

诺澜看了看还在火中痛苦挣扎的月魔,为了使自己不太显眼,诺澜吸了一口魔气,将其散布在身体表面。因为本身是妖,这点魔气对她影响不大,只是眼角眉梢迅速长出两排细鳞片形状的魔纹,点缀着钻石般闪耀的光芒,发间也染上了一层荧光。

她又照着刚刚看到的风格变换了一下着装发型,虽然还是一身白色,但少了一分庄严的仙气,多了一分妩媚的魔气。

这时,从刚刚月魔飞来的方向跑过来一群魔,看到火焰中的惨叫的月魔纷纷停下来。一群魔凶神恶煞的,目光在诺澜和月魔之间转换,只是全都不说话。

诺澜以为他们是月魔的帮手,说道:“怎么?人多欺负人少啊!我也有帮手啊!”

她说着从空间里抓出一把黄豆,对着手心吹了一口气,洒在地上便出现十来个身穿战甲手持钢刀的护卫。这个撒豆成兵的法术她早就想试试了,今天一用果然好使,没见人多气势都不同了吗。

那群人中领头旁边的一个身带书生气的男人出列说道:“这位姑娘不要误会,我们不是来救人的,月魔危害魔宫,我们是来杀她的!”

月魔在火焰中“哈哈……”大笑几声,带着诡异的悲愤和疯狂说道:“镜无缘,你要杀了我,哈哈哈,你要杀了我!”

接着她看向诺澜的目光中带着仇恨,痛苦的嚎叫道:“都是你坏了我的好事,我不会放过你的。”

诺澜可不是个心软的人,说道:“你知道吗,我这个人最怕麻烦了,本来还想放你一马的,可是听你这么一说,我又改主意了。”

镜无缘出声对诺澜说道:“姑娘,我与月魔有恩怨要亲手了结,还请姑娘放她出来。”

诺澜想想,挥手熄灭了真火,三昧真火对邪魔的杀伤力很大,月魔差点站立不住用琴竖着杵在地上支撑。

接着镜无缘又转向月魔说道:“月魔,不要怪我,你迷惑上任魔君,阴谋搅乱魔宫,我不能放过你!今天你必须死。”说着拔剑和月魔打了起来。

诺澜发现和镜无缘一起来的那群人在一个好似领头的指示下,将战斗中的两人围了起来。那个领头的,看起来年纪轻轻,但是一身黑衣看着很沉稳,到了这里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看着月魔的眼神透着恨意。

诺澜突然听到一阵吸气声,转回头一看,原来是镜无缘一剑刺穿了月魔的胸膛,又发出一道红光将月魔炸的尸骨无存。围观的众人发出一道欢呼,像欢迎英雄一样围着镜无缘欢声笑语。

只有诺澜注意到月魔的魂魄化为一个黑影向天际飘去,几乎要融合进月色里看不到。这时,其它的魔还在围着镜无缘欢呼,没有发现月魔的魂魄差点逃走。只有一直暗中观察诺澜的那个领头的青年顺着诺澜的目光也发现了黑影。

他目光一厉,手中发出一道红光追上那道黑影,看着虚弱的魂魄被击的灰飞烟灭,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个笑容。虽然他笑起来很好看,但是好看的男人诺澜见得多了,也不再关注他。

“你是谁?我怎么没见过你?”刚到这里便打了一场,诺澜正在思考自己这是在哪里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问话,抬头一看,那个年轻的领头者不知何时站在了她的身边不远处。

这个‘人’绝对是突然出现的,因为诺澜确定先前他离她还挺远的。想了想,她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这儿来的?”

那人听了诺澜的话,自言自语的喃喃道:“玄阴魔门没有开启,难道是结界出了什么问题?!”

诺澜见那人只顾着自己思考也不理她,于是问道:“请问,这里是哪儿?”

那人转过头来,盯着诺澜看了几秒,说道:“这里是魔界阴月皇朝。”

诺澜一边默念着“阴月皇朝”这四个字,一边努力回忆与阴月皇朝相关的信息,终于在一部早年的电视剧版倩女幽魂中找到了。

不过诺澜当初因为喜欢更老的电影版本,对改动太大的电视剧版并没有仔细看过,如今阴月皇朝都出现了,那是她肯定在电视剧版中了。也不知道这飞升定位地点的时候是怎么搞得,她又没有做过恶事,怎么把她分配到魔界来了。

不过仙界也好、魔界也罢,既来之则安之,当务之急是要找个落脚地。面前这气势不凡的男人一看就是土豪,先打好关系再说。正好这里也没有人知道她这具身体是白素贞的,诺澜也可以用她本来的名字了。

诺澜微笑着说道:“对了,我叫诺澜,你呢?”

那人又恢复了面无表情,淡淡的说了两个字:“六道。”

诺澜马上就明白了他的身份,阴月皇朝的帝君六道,倩女幽魂一开场就被燕赤霞杀死的六道圣君,阴月太后死去的丈夫。可是这人,不,这魔现在还活生生的站在她面前,还这么年轻的样子,看来剧情还没开始嘛。

不过刚刚那个月魔好像是这部剧里的反派boss啊,她一来就把人家蝴蝶了,这以后的剧情看来是一定会变得了吧,不过诺澜本来就不怎么喜欢那剧情,当年看的时候也是因为觉得太虐了才没有仔细看,现在变了也好。

那天,诺澜跟着六道一行人到了魔宫。因为消灭了月魔魔宫里举行了庆祝大会,无非就是燃着一堆篝火吃吃喝喝,高声欢笑。诺澜在这里看到了还是少女模样的阴月,已经有魔宫第一美人之称的蓝魔,还有魔宫四贤等等。

庆祝会后,因为对付月魔有功,诺澜被默许可以留在阴月皇朝,还分到了一间有花园的小屋居住。诺澜估计自己会在这里住不短的日子,所以将小屋用法术自己布置了一遍,除了在大门到屋子之间留了一条弯曲的石径,其他地方种上了一些花草,水池里也种上睡莲,配合上小水车的流水声,一片清幽。

她的两边分别住着阴月和蓝魔,两个是要好的朋友,又都是爱美的女妖,诺澜的住处布置的很美,所以她们经常来诺澜这里坐坐,采些花走。

蓝魔虽然因为魔宫众人的宠爱有一些傲气,但却是个纯真的女妖,一心向往爱情,她听说诺澜是从人间来的,于是向诺澜询问人间的爱情故事,还想将那些故事记录下来,编写成书,连名字都想好了,就叫蓝魔小札。

诺澜耐不住蓝魔的请求,给她讲了一些诸如梁祝、西厢、人妖恋等爱情故事,每当蓝魔露出陶醉的神情时,诺澜就想叹气,这些妖魔真是太单纯了,让她忍不住想教育一下。

阴月和蓝魔不同,对于人间的爱情她不置可否,是诺澜比较欣赏的类型,因为她心里一心喜欢着六道圣君,诺澜和蓝魔也常常以此打趣她。

魔宫里的生活很和谐,诺澜开始庆幸她一过来就是在魔界,这里不是妖就是魔,她这个蛇妖也不特殊,这要是在人界,既要掩藏身份,还要整天面对着那些除魔卫道的正义人士喊打喊杀的,日子也过不消停。

几年过去,阴月已经嫁给六道成了阴月皇朝的皇后。六道一心想要统一三界,也不介意与人间往来,借此了解人间百态。人魔两界的通道打开,魔宫中人只要获得魔君的认可便可以来往于魔宫和人间。

因为蓝魔想要撮合诺澜和她的哥哥镜无缘,所以在镜无缘要去人间的时候怂恿诺澜一起去。诺澜来到这里还没有去人间看看呢,于是顺水推舟获得了六道的同意,与镜无缘一起离开魔宫,进入人间。

蓝魔高高兴兴的送走了好朋友和哥哥,却不知道那两人互相没有这方面的意思,一到人间便分开行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时间太久有一些记不清了,花了一些时间温习电视剧,本来想要CP六道的,因为当年这部剧一开场我就被六道迷住了。

不过后来想到六道是放不下阴月皇朝的,为了将人间变成魔道,也可以牺牲自己,而且阴月对六道的感情有那么深,还是决定把他留给阴月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