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HP(二)

住在蜘蛛尾巷头子上的斯内普一家变了,周围的人家或多或少都注意到了这件事。

从前那家的男主人是个打老婆的醉鬼,现在摇身一变成了会赚钱顾家的精英;以前那个满脸愁苦的古怪女人,见到人居然会笑,会打招呼了;他们家的那个孤僻阴沉的怪胎儿子,打扮齐整了居然也是一个懂礼貌的好孩子;还有他们家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的一个东方小女孩儿,长得像个瓷娃娃,可爱极了……

传说中可爱的诺澜现在正安静的躺在河边的草地上悠闲的晒太阳,西弗勒斯朝她走过去,阳光下,看到有彩色的点点亮光在她周围一闪而过,他顿了顿脚步走到她身边蹲下,说道:“诺澜,别睡了,跟我来。”

诺澜并没有睡着,而是在修炼魔力,没错,她正是将魔力用修习内力的方式沿着固定的路线运转,果然加快了吸收魔力的速度,如今她的魔力已经比刚来的时候增长了一大截了,最关键的是,而且由于灵魂强大,对魔力的控制比一些大人还要精细。

诺澜坐起来,理了理身上的衣服,问道:“西弗勒斯,你要带我去哪儿?”

西弗勒斯伸手把她拉起来,一边走一边说道:“我要带你去看我发现的那个女孩,你还记得吗?”

诺澜想了一下,问道:“就是你上次和我说过的,那个可能是巫师的女孩?”

“是的,就是她。”西弗勒斯说道:“她今天又和她的麻瓜姐姐来旧操场这边玩儿了。”

路并不远,他们说着已经走到了操场边,诺澜被男孩儿拉着一起站在操场边的一棵大树后面,看到两个女孩儿正在来回的荡秋千。

诺澜的注意力集中在那个比较小的那个女孩身上,只见她站在秋千上,越荡越高,红色的发丝飞扬,发出欢快的大笑,充满了健康与活力。那就是莉莉伊万斯,原著里斯内普的青梅竹马和暗恋对象。

诺澜又看了一会儿,注意到那个女孩儿的与众不同,她把一个花苞放在手心里使花朵开开合合,虽然她的姐姐严厉告诫她很危险,不要那么做,但是红发女孩儿却不以为然,我行我素。

“你想要认识她吗?”诺澜收回目光,朝西弗勒斯问道。

西弗勒斯转过头来看向诺澜,神色莫名,抿着嘴唇没有说话。

诺澜看着眼前的男孩儿,因为这一年以来生活条件的改善,他的脸颊不再蜡黄,反而长了些肉,齐耳短发因为诺澜的特别关照,打理得很清爽干净,一身剪裁合体的黑色套装看起来像个小绅士。这样的西弗勒斯,却在这个时候犹豫了。

诺澜拉起他的手一起从树后面走出来,那对姐妹看到突然出现的诺澜两个人,停止了对该不该做出格事的争论,姐姐抓住秋千杆戒备着,好似在紧张这两人有没有看到妹妹刚才的奇异举动。而较小的妹妹却大胆好奇的看着他们。

诺澜看向这表现不同的姐妹俩,笑眯眯的说道:“你们好,我叫诺澜,他叫西弗勒斯斯内普,你们的秋千好像很好玩,我们可以一起玩吗?”

“没问题,其实这个秋千也不是我们的。”莉莉欢快的说道:“对了,我叫莉莉,她是我的姐姐,佩妮。”

在旧操场消磨了半个下午,回家的路上,两人不免又谈起了刚刚认识的伊万斯姐妹,诺澜说道:“莉莉很活泼热情,大家通常都觉得这样的女孩子可爱,西弗勒斯,你觉得呢?”

“像个叽叽喳喳的麻雀,一直说个不停。”西弗勒斯说道。

诺澜停下脚步看向他,惊讶的说道:“我以为你喜欢她…..”

“喜欢?她要不是个巫师我才不会……”西弗勒斯没有说下去,转而说道:“你呢,你好像很喜欢那个麻瓜,你居然和她说了那么多话,从故事书说到制作甜饼、做手工艺品,我居然不知道你居然喜欢那么幼稚的童话故事!”

“你怎么知道?你不是一直在和莉莉说话吗?”诺澜惊讶的问道:“难道你一直在听我和佩妮讲话。”

“她是个麻瓜!”西弗勒斯喊道,神情带着一丝莫名的委屈。

诺澜以为她看错了,西弗勒斯为什么会觉得委屈呢,她为了创造机会让他能和莉莉单独说话,还使劲儿在记忆里翻出了小时候看的童话故事来吸引佩妮小朋友的注意呢。他都和莉莉交上朋友了,怎么可能会委屈呢,果然是看错了吧。

诺澜说道:“我觉得佩妮是个认真细心的好女孩儿,西弗勒斯,我们不能以一个人有没有魔力来评价她,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始终是没有魔力的人占大多数。”

西弗勒斯沉默了,他知道诺澜说的是对的,但是从小对于麻瓜的厌恶,他没有当面讥讽愚蠢的麻瓜已经是克制的结果了,虽然,他已经知道麻瓜并不都是愚蠢的。

还记得那时候,他跟着诺澜一起走出蜘蛛尾巷,去到繁华的街区,看到来来往往的车辆,去到学校,去到麻瓜的图书馆…,他所受到的震惊推翻了他短短九年人生的认知。

在托比亚还是个醉鬼的那些年里,他从来没有离开过蜘蛛尾巷太远的地方,他以为麻瓜都像蜘蛛尾巷那个贫民窟里的人一样,就像醉鬼托比亚一样,落后,愚昧,肮脏,愚蠢,令人厌恶恶心……

可是,走出蜘蛛尾巷,他就像走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他的所见所闻,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着他。托比亚这一年来终于赚到了足够的钱,可以在一个高档小区买下一栋不错的房子,他们家就快要搬离蜘蛛尾巷了,离开前,他想带诺澜一起去看他发现的那个红头发的女孩儿。

在还没有认识诺澜的那些日子里,他躲在灌木丛里偷偷看了那个女孩好多次,她那么热情爱笑,就像阳光一样温暖,他羡慕渴望,更是在发现女孩可能是巫师后起了想要认识她的愿望。可是自卑的他,除了偷偷的看几眼,并不敢真的上前认识。

后来,他有了诺澜,他的家庭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他便很少来这里了。他以为认识莉莉后他会很高兴,可是看到诺澜不理他,只顾着和那个麻瓜女孩说话的时候,他不自觉的就想要去听听她们在讲些什么,而他也确实那么做了,以至于离开后他怎么也想不起来莉莉和他讲了些什么。

他突然后悔了,他不该带诺澜来这里的。还好他们马上就要搬走了。

两人回到家里,诺澜便开始整理她那些各种各样的工艺模型,这些大多数是她练习变形术的时做的,她请人代卖后也有了一笔名正言顺的收入。

这一年来,当托比亚不在的时候,艾琳会找出她不知道藏在哪里的魔杖,教给西弗勒斯一些魔法常识和魔药的知识,当然诺澜是旁听的。

因为艾琳的生活重心大都放在丈夫身上,所以诺澜和西弗勒斯大多时候都是抱着艾琳的旧课本自学的。诺澜喜欢看一些魔纹、魔法阵方面的书,而西弗勒斯则深陷在魔药书里不可自拔。

有时候他们还会用艾琳的旧坩埚熬制一些初级的魔药,而西弗勒斯在这这方面表现出了很强的天分。不过,他们目前因为条件限制,暂时只能接触一些基础的东西。

很快,1971年到来,诺澜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两年了。前两天,她已经收到了霍格沃兹魔法学校的入学通知书,并且已经写了同意就读的回信,而在更早以前,西弗勒斯就已经收到了属于他的那一份。

说实话,诺澜对比了两份通知书,除了收信人的名字有区别以外,其它的内容都一样。不过对于一个十一岁的小巫师来说,这样一份入学通知书作为生日礼物还是挺有意义的。而今天,艾琳将她们去巫师的购物街对角巷购买通知书上的必备用品。

“亲爱的艾琳,你好了没有,孩子们已经在车上等你了。”托比亚站在门口叫道。

“我马上就来,托比亚。”艾琳急急忙忙的拿着手袋走出来,关好门,上车说道:“好了,我们可以出发了。”

托比亚发动汽车,一边开车一边朝副驾驶座位上的妻子问道:“艾琳,你今天真的不需要我陪你们一起去吗?”

艾琳不自觉的握紧了手袋,尽量显得平常的说道:“哦,是的,我一个人就够了,只是去给孩子们买一些入学用品,东西并不多。”

托比亚握着方向盘,目视前方,说道:“可是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坚持要送西弗勒斯他们两个去上什么寄宿学校,那所学校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每年还只有两个假期才能回家,期间家长还不允许探望,他们都还那么小……”

艾琳有些无措,嘴唇喏喏的,又不敢把真相告诉他,因为她害怕,如果托比亚再发现巫师的事,她的噩梦又会回来的。

诺澜坐在后座上,看那个继续抱怨的男人和沉默的女人,还要加上她身边坐着的这个紧张的男孩,不得不打断说道:“托比亚叔叔,我们不在家,你就可以和艾琳阿姨好好地过二人世界了,这样难道不好吗?”

托比亚说道:“哦,孩子,我没有说不好,我的意思是我当然很乐意和艾琳一起,可是我也舍不得你们。”

诺澜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托比亚,只有西弗勒斯,经过两年了都还不怎么习惯,对着托比亚一直都是一张冷脸。

车子到了伦敦一家大型学习用品店前停下,打发走了依依不舍的托比亚,艾琳带着两个孩子绕过那家学习用品店,又走了两条街区,最终在一家大书店和一家唱片店中间停下。

作者有话要说:又到周末了....(*^__^*) 嘻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