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HP(三)

面前是一家又脏又狭小的酒吧,破破烂烂的牌子上写着破斧酒吧,可是过往的行人没有谁会往这儿瞧上一眼,他们好像看不到这里,除了诺澜三个人。

诺澜和西弗勒斯邹着眉跟在艾琳身后进去,破斧酒吧里里面比想象中的还要黑,还要脏,不过他们还没来得及仔细打量这里便被艾琳匆匆的带到了酒吧后面的小天井中,作为对角巷的入口,这里出了墙便是垃圾桶和杂草,诺澜对于巫师的品味再一次默默吐槽。

艾琳抽出魔杖回头对两个孩子说:“记住,往上数三块,再往横里数两块。”她一边说一边在墙上敲击,被她敲过的转头开始移动起来,不多时他们面前便出现一条宽阔的拱道,通向一条蜿蜒曲折、看不见尽头的鹅卵石铺砌的街道。

“欢迎来到对角巷!”艾琳复杂又怀念的说道。

由于嫁给了麻瓜,艾琳把自己当成一个麻瓜,并且用麻瓜的方式乐此不疲的生活着,并且为了躲避某些人,她已经很久没有进入过魔法界了。而今天她选在这个时候带孩子来对角巷也是因为开学季的到来,对角巷人多,他们混在那些学生家长里也不太引人注意。

他们沿着拱道进去,身后的拱道又重新恢复成墙壁。出现在眼前的,是人来人往对角巷,很是热闹。街道上各种各样奇怪的店铺卖着奇怪的物品,还有来来往往打扮得古怪的人。

艾琳带着两个孩子穿过人群,来到一座白色建筑前,这里是巫师界的银行古灵阁。门前站着一个穿猩红镶金制服的矮小妖精,诺澜忍不住对它多看了两眼,比她现在小孩子的身高还要矮一头,黝黑的皮肤,尖鼻子尖耳朵,长手长脚,这是她见到过的最丑陋的一种妖精。

走在她前面的西弗勒斯拉了拉她的手,小声的对她说道:“别看了,那是妖精。”

他们跟上艾琳,走过刻着警示魔法文字的第二道银色的门,走进一间高大的大理石厅堂,这里有近百个妖精正在工作。他们来到一个柜台前,用英镑兑换了一些巫师界的钱币。

诺澜也拿出自己这段时间挣的钱兑换了一大口袋金加隆,差不多有两百多个金币。她坚持这次购物要用自己的钱来支付,毕竟斯内普家没有义务为她负担所有费用。

按照购物清单,他们在这条街上迅速的买了校服,尖顶帽,龙皮手套,黑色斗篷,望远镜,天平,文具,还有指定的各种教材,后来他们又花了许多时间在挑选坩埚、水晶药瓶和药材上。

诺澜暗自封闭了嗅觉才能忍受药店里的那股臭鸡蛋和烂卷心菜叶的刺鼻气味,真不知道那母子两在那几桶动物内脏、粪便和眼珠子前是怎么停留那么长时间的。即便那些都是魔药材料,诺澜也无法忍受那么恶心的材料。

后来他们终于出了药店,购买清单上的最后一项魔杖了。号称自公元前三百八十二年开始制作精良魔杖的奥利凡德魔杖店是对角巷唯一的一家魔杖店,又破又小的店里,几千个狭长的魔杖盒子几乎码到了天花板,给人一种随时会倒下来的压迫感。

奥利凡德先生是个眼睛颜色很浅的老头,当他盯着你看的时候会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看到她们一行三人,奥利凡德先是回忆他卖给艾琳的魔杖,又问了问两个小孩子的名字。在艾琳快要不耐烦的时候,他终于开始做正事了,问道:“那么,你们谁先来?”

诺澜和西弗勒斯对视一眼,然后向后退了一步,奥利凡德说道:“好的,那么斯内普先生先来吧!”他从衣袋里掏出一长条印有银色刻度的卷尺,问道:“你用哪只胳膊使魔杖?”

西弗勒斯说道:“右手。”

那只卷尺便缠上去自动给他量尺寸,从肩头到指尖,从腕到肘,肩到地板,膝到腋下,最后量头围……奥利凡德一边在货架中穿梭,挑选一个又一个的盒子,一边讲解魔杖的制成,最后着重强调,不是巫师选择魔杖,而是魔杖选择巫师。

西弗勒斯试了一根有一根的魔杖,那些不适合的魔杖在他手里发出飓风或是喷水等等,魔杖店里被搅得一团乱,在西弗勒斯手臂越来越酸,脸越来越黑的时候,终于一根魔杖在他的挥舞下发出一道绿光,向彩带一样飞舞缠绕了一圈消失了。

“好,妙极了,就是它,十三又二分之一英寸长,桦木,蛇的神经。”奥利凡德说着把这根魔杖装进长盒子里交给西弗勒斯,又对诺澜说:“该你了,小姑娘,你惯常用哪只手?”

“右手,先生。”诺澜其实两只手都很灵活,不过外在习惯上还是右手。她也像刚刚的西弗勒斯一样,被卷尺从头到脚量测了一遍。

奥利凡德打开一个盒子,说道:“好了,来试试这根吧,用黑檀木和蛇的神经做的,十一英寸长,弹性很强。”

诺澜从奥利凡德手中接过一根黑色的魔杖,感觉到它在她手中的喜悦,诺澜输入一点魔力进去,向上一挥,魔杖顶端发出一道白光,在空中形成一个白色的蛇形,然后缓缓消散。

诺澜低下头一看,奥利凡德、艾琳还有西弗勒斯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她,诺澜也知道这种情况大概很少见,于是自己说道:“我觉得这根魔杖不错。”

“哦!”奥利凡德像是回过神叫了一声,看着诺澜感叹道:“我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位像你这样的,一点儿也不挑剔的顾客!”他把那根魔杖拿回去装进盒子里递给诺澜,说道:“七个加隆,它是你的了!”

诺澜他们付了魔杖的钱,出门前还听到奥利凡德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说给他们听:“是魔杖选择巫师……”

走出魔杖店不远,西弗勒斯对诺澜说道:“你真是好运气,诺澜,第一次就遇到了合适的魔杖。”大概是应对他的遭遇和诺澜的情况对比性太强了,他的语气里透出浓浓的羡慕。

诺澜笑了笑,说道:“是呀,我的运气一向不错。”其实哪里是运气,诺澜自己知道,如果刚刚奥利凡德再多换几根魔杖给她试,他就会惊讶的发现,每一根魔杖到她手里都很合适。这不是魔杖的问题,弱者臣服于强者,这是自然界的规律。

诺澜本来想买一只猫头鹰做宠物的,因为她觉得她和西弗勒斯两人以后大概不会分到同一个学院,她可以用猫头鹰送送信什么的,不过敏感的艾琳怕回去托比亚会怀疑,所以猫头鹰这种动物还是算了吧。

很快九月一号开学日到了,艾琳把他们送到国王十字车站,偷偷的和孩子们讲了进站台的方式,为了安抚疑惑的托比亚,她连九又四分之三站台都没有进去,就和托比亚一起回去了。

其实诺澜觉得即便是现在告诉托比亚巫师的事他也不会像当初那么消极反感了,因为当初造成巨变的主要原因是破产、失业的打击,托比亚接受不了现实才把这一切归咎于巫师妻子和儿子。

可是艾琳不明白这一点,她看到托比亚因为忘记她是巫师的事就变好了,为了现在的生活,这下万万不敢叫托比亚知道一点巫师的事了。

诺澜和西弗勒斯在车站看到了伊万斯一家,他们来送莉莉去霍格沃兹上学的。佩妮看上去心情不好,两姐妹好像在吵架,诺澜两人识趣的没有上去打招呼。

霍格沃兹特快过道上挤满了旅客、行李和动物,诺澜两人穿过人群好不容易在火车尾部找了一节空车厢坐下,不一会儿,莉莉提着她的行李箱也到了这间车厢。

“嗨,诺澜,西弗勒斯,我猜你们也在火车上,所以一路找过来的,万幸,总算找到你们了。”虽然一年前诺澜和西弗勒斯就搬走了,但是显然莉莉还记得他们。

“嗨,莉莉。”诺澜两人和她打了个招呼,帮她把笨重的行礼箱放好。

诺澜和莉莉坐在一边,西弗勒斯坐在她对面。诺澜本来想那本书出来准备一会儿看的,只是旁边的莉莉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诺澜看不管她也不好,于是问道:“莉莉,你看起来不太好,是舍不得离开家人吗?”

“不是。”莉莉抹了一下眼泪,说道:“我刚刚和佩妮吵了一架,她恨我,因为我偷看了她写给邓布利多的信。”

诺澜不赞成的说道:“你怎么会偷看她的信?”

“我只是,只是想要看看邓布利多给她回了些什么…..”莉莉突然激动起来,说道:“可是佩妮,她说我是个怪胎!”

“哼!”西弗勒斯不屑的冷哼一声。

诺澜明白他是又想起他的父亲以前带给他的伤害了,那些年,伴随着挨打,小怪物,怪胎这些词总是被托比亚用在他的身上。

十一点正,随着汽笛声列车开了,莉莉也停止了哭泣。她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不过一会儿,就又高兴的开始说一些她父母知道她是巫师后惊奇的表现,还有霍格沃兹派了一个教授带他们去对角巷购物,她看到的那些有趣的东西。

列车驶出伦敦,沿着遍地牛羊的田野飞驰,时间差不多来到十二点半,外面走道上有卖食品的小推车经过。诺澜虽然给自己和西弗勒斯带了午饭,但还是经受不住零食的诱惑,和莉莉一起挑选。

诺澜只用了四个银西可就买了一大堆回来,有比比多味豆、吹宝超级泡泡糖、巧克力蛙、锅形蛋糕、甘草魔棒…….,她想要尝试一下魔法界这些稀奇古怪的食品,上次在对角巷她就吃过一种火焰冰淇淋,映像还不错。

“这个是比比多味豆,吃这个要当心,听说里面什么味道都有。不过,我想它的乐趣正是在于这种未知性,你永远不会知道下一颗你会吃到什么味道。”莉莉兴奋的打开一袋让大家一人拿了一颗。

诺澜的运气不太好,吃到一颗胡椒味的豆子,她吐出来处理掉后,莉莉又把袋子递过来的时候,她拒绝了,说道:“我不太喜欢这种未知性,因为你随时都有可能吃到肝、肚,甚至鼻涕的味道。”

西弗勒斯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从他的脸色可以看出他的运气同样不好。最后这包豆子被莉莉一个人享受了。

天色暗了下来,经过一下午的奔驰,诺澜看到车窗外不再是田野或者荒原,而是山峦和树林,猜想霍格沃兹到底是在什么地方。

他们分别换上黑长袍不久后,火车停了下来,霍格沃兹,到了!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读者‘我是宝宝’亲的地雷!

还有今天才发现的,居然收到这么多营养液,谢谢亲们的支持。

读者“荷缘”,灌溉营养液 +1 2014-07-24 18:42:41

读者“荷缘”,灌溉营养液 +1 2014-07-24 18:42:40

读者“ELA_DAISY”,灌溉营养液 +1 2014-07-16 19:29:58

读者“ELA_DAISY”,灌溉营养液 +1 2014-07-16 19:28:53

读者“ELA_DAISY”,灌溉营养液 +1 2014-07-16 19:28:52

读者“ELA_DAISY”,灌溉营养液 +1 2014-07-16 19:28:52

读者“MV”,灌溉营养液 +1 2014-07-16 15:10:32

读者“MV”,灌溉营养液 +1 2014-07-16 15:10:28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