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何方神圣?

“好,这是你自己找的,师傅,这子不听劝,给他一点颜色看看。”梁俊一转头,对着不远处朱泽一开口。

朱泽嘴角一撇冷笑,目光落在楚星身上,脸色满是一片瞧不起;“鬼,难道没有人劝过你,修行和做人都要知足,你一个的炼气中期,也想和我筑基前期斗,你真是不自量力,你是在自寻死路。”

“是吗?”

楚星目光平静,这一刻,心中一片冷静,虽然看出对方的修为比他高。

可玉帝帝气在体,没有任何事情能让他动摇。

看到楚星那不为所动,朱泽一声冷哼,单手一抬,抬起那兰花指,都是掐住捏算起来。

“好,让老子帮你算算,你这鬼,到底是什么来头,老子倒要看看,你是拜谁为师,也敢在我面前狂?”

朱泽掐指一算,手指变动,一张脸也是瞬间变化。

就在他要窥破机,动手算一下,这子什么来头,好将其完全捏在手里。

哪知道,等他一动手的仆算,却突然浑身一震。

这一刻,连秦玉和南宫芷都没有想到,这气势汹汹,身份惊饶风水大师,浑身一震。

那整个人突然直接飞了出去。

噗!

一口鲜血直接喷射出来,朱泽倒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上,脸色青白不止,脸色满是一片骇然。

那脸色和神情分明都是吃惊到了极点。

“怎么,怎么可能,这,这根本不可能的,为什么,为什么我算不出你的身世,算不透你的生辰八字。”

朱泽一脸骇然,看着楚星的脸色都是变化不定。

梁俊也是脸色一变,走上前,一脸难看:“师傅,到底怎么了?”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你不过是炼气中期的鬼,为什么能躲开我的算仆卦,不可能的,这根本不可能的。”

朱泽嘴角鲜血流出来,咬着牙板,一站起身,很不甘心一抬手,就是又继续为楚星仆卦算命。

哪知道,一抬手,那手指一动。

整个身体又是嘭的一声,又是直接倒飞了出去。

噗!

口吐鲜血的朱泽,狂飞出去,整个人摔在地上,都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看着如此情形,楚星一脸冷笑了,抬起脚走上前。

朱泽满脸骇然,一身道袍都是灰尘滚滚,感受到楚星的靠近,那全身一颤的不断后退,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也是恐惧到了极点。

“你,你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什么,为什么我算不出一点的卦象,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占扑你的命,我会被谴,这,这不可能的,根本不可能的!”

修行之人算卦象,就算是算不透,也不可能被谴。

两次扑算楚星的卦象,都让他身受重伤,他很清楚,继续算下去,很有可能他都要活活被自己的算仆卦而反噬死。

这让他怎么都不能相信,面前这子也只不过炼气中期,就有如此通的能力。

朱泽脸色满是不甘心。

感受到楚星的视线,还想反抗,哪知道楚星一抬脚,这一脚踹来,让他动弹不能。

嘭!

一声响亮,朱泽被人踹的一口鲜血吐出去,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撞上不远处的雕像,整个人疼的龇牙咧嘴,分明都是一副快疼晕过去的表情。

“你,你!”朱泽咬牙切齿,一脸愤怒,却看到楚星注视过来的眼神。

全身一颤,一脸恐惧了。

楚星撇嘴冷笑,抬起一只脚:“我什么,你不是我是自寻死路,你不是要让我痛不欲生,你要一根手指头都碾死我,我就在这里,你倒是来碾死我啊!”

楚星一脚一脚的踹过去,踹的朱泽满头都是包。

抱着头的朱泽满地打滚,疼的死去活里,吐血不止了。

“啊啊啊,你个混蛋,你,你给我等着,老子要去请师傅出马,你别以为你隐瞒自己的修为,就能骗过我,等我师傅出来,我要你不得好死。”

朱泽怒火不断,瞪着楚星,一脸火大,自认为楚星那是故意隐瞒修为。

实力绝对不是炼气中期,这才让他不能扑算一挂。

听到对方的话,楚星冷冷一笑,一抬脚,都是一脚直接将其踹晕了过去。

噗!

一口鲜血喷出来的朱泽,那是直接被楚星一脚踹晕。

眼睁睁看着实力通的青山道人就这么被楚星踹晕过去,梁俊张大口,到现在都没有回过神来。

注意到楚星的视线看过来,那双腿都有点发软了。

他真没有想到,连青山道人这么厉害的大人物,居然都不是这子的对手。

这子到底多恐怖啊!

走到梁俊面前,楚星脸色一片冷漠道:“别再出现在我面前,对于这种人,我根本没兴趣,如果你要惹我,我倒是不介意让你失去一牵”

楚星的话,让梁俊脸一拉,一下哈哈狂笑起来;“你算什么东西,就凭你也能让我失去一切,你这垃圾,我告诉你,老子是梁家的人,梁家在这QH的地位的你能知道,你这废物,你这垃圾。你!”

看到对方一脸怒意的叫骂起来,楚星想也不想,一抬手,这一巴掌直接抽了过去。

啪!

一声响亮,梁俊被这一巴掌抽的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

倒在地上,那是活活被楚星一巴掌抽晕过去。

不去看一眼的楚星,抬脚就走。

眼睁睁看着梁少被抽晕,那青山道人立马上前,将梁俊扶起。

“梁少,梁少,你没事吧,梁少?”

梁俊苏醒过来,摸着自己疼痛的脸,全身颤抖,气的大声叫起来:“老子不会放过他,老子要他死!”

朱泽一张脸满是恨意,一脸怒火的道;“梁少,你放心好了,这子实力再厉害,也比不过我师傅,找到我师傅出马,就算这子是界仙饶弟子都要死。”

“那还不快点去找他。”

“我知道了,梁少,给我一点时间,我现在就去联系我师傅他老人家。”朱泽内心也是憋着十足怒意。

想到这个子的来历不明,也只有请他师傅出手,到时候,这子来头再大,也只有死路一条。

(本章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