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他不能走

“袁兄,我们,我们怎么办?”

“别怕,就算是水龙龙王一族,和我们这些人作对,也要好好考虑清楚,交给我来解决。”

袁元拉下脸,走上前一步,忍不住都是对着面前的敖光开口道;“龙王之子,我们不是有意冒犯,今打扰,我们改会来赔礼。”

“哦?”

“怎么,我也是南省三大世家之一的老祖,看在我们南省袁家的面子上,还请龙王之子放过我们这一次。”

袁元脸色诚恳。

听到这话,敖光眉头一皱;“你是南省世家的人?”

“不错,曾经我们南省也和敖氏一族有过一点往来,也参加过龙宫宴会,这件事情,龙王大人应该很清楚。”

袁元脸色毕恭毕敬,都是开始套着近乎。

听到这话,敖光脸色平和了一点,不过,眼神还是几分冷漠;“你们南省世家,为什么要打我们龙宫秘宝之地的主意?”

“龙宫秘宝之地,向来都是有能力者就能前来取,我们只是遵守九神龙一族的规矩而已。”

听到对方知道这个规矩,敖光脸色再次缓和了,只不过,他还没有打算这么放过面前这些人。

“哼,没有我们龙王一族的许可,任何人不得入内,你们应该很清楚。”

“这件事情是我们的错,改我回去让我们家族,将丰盛的贡品送上,来表达这次的歉意。”

听到有贡品送上,敖光都是脸色一片笑容了。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

还没有等敖光开口,哪知道,不远处一个声音直接传来。

“谁都能走,他不能走。”

楚星一眼看过来,没有想到,在这里居然会遇到袁家的老祖宗,想也不想,直接靠近过来。

随着他一声叫出来。

袁元脸色一瞬间,无比难看了。

其他人都是一脸莫名看着靠近过来的楚星,而不远处的曹博早就一脸狼狈的倒在地上,灵气消耗太多,他早就不能再站起。

有龙女在一边看着,根本就无力回了。

楚星身形一动,直接到了袁元面前,那冷漠的眼神。

还真让袁元不敢对视,总感觉,面对这个子,那是比龙王之子,还有让他畏惧。

这一份感觉,让袁元摇摆不定。

袁元脸色难看道:“这,这位兄弟,我们已经知道这次过来,是我们的过错,你还有什么不满意,有什么要求,我都可以做到。”

“我要你跪在我的面前,自废修为!”

楚星冷冰冰的看过来,想也不想的开口道。

这让袁元都是一脸,脸色难看不,心中都是一点怒火升起。

可惜,一旁敖光还在,实在让他不敢发火。

看着前方的子,他还真不明白,他到底哪惹到了这个家伙,他现在已经想退出,主动离开,还拿出这么多丰厚的报酬来补偿。

这个子为什么就要和他一个人过不去。

“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为什么和你过不去?”

楚星一开口,袁元都是一怔,点点头,脸色复杂;“不知道,袁某到底哪里惹上你了。”

楚星撇了撇嘴,沉声道:“你当然没有,不过,你们家族倒是有,你们袁家和别人打赌反悔,等你自废修为,回到家族就能明白。”

“我们袁家打赌反悔?”

“难道我还骗你不成。”

袁元沉吟片刻,还是抬头直接道:“好,如果真的是这样,我愿意自毁元婴,只要你能让我走。”

咬着牙板,袁元哪不知道,他想离开,必须要摧毁他的元婴,自封修为。

这样,最少,总比死在这里强。

有龙王一子一女,在这里,还有龙王在外面看守,他又怎么能轻松离开。

他还真是不明白,为什么袁家会惹上这么一个恐怖的子。

袁元一抬手,咬着牙板,这一掌对着自己头顶直接拍下去。

噗!

一口鲜血直接吐出来,袁元将自己的元婴摧毁,修为大打折扣,没有百年时间,他都很难重新恢复。

一瞬间的脸色苍白,摇摇欲坠,也是让不少人看着。

一些人脸色难看不止了。

没有想到,堂堂南省第一地仙,被人逼迫掉自己摧毁元婴,这是何等的悲凉。

可,还是没有人帮袁元话。

他们都只想快点离开这里,面对楚星那冷漠的眼神,脸色害怕不止。

“我现在可以走了吧?”

袁元心中都在滴血,他一身修为都被毁掉一大半,元婴一灭,现在需要恢复,那是这么简单。

就怕面前这子,还不放过他。

“好,你可以走了。”

楚星一抬手,那摆手,让众人松了一口气。

一些人都想跟着袁元离开,哪知道,等他们一动身,楚星却是一皱眉头,一脸寒冷的看过来;“我只让他走,没有让你们走。”

南省几大强者,一个个面面相觑。

这一刻,一些人脸色苍白如纸了。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告诉你,你如果真的让我们都自毁修为,我宁愿和你拼死一搏。”

不少人脸色胆寒,咬着牙板叫嚣出来,可惜那话的一点底气都没樱

连南省十大地仙第一,都要自毁元婴,才能放他走,更何况,他们这些人。

他们现在很后悔,来到在这里,还遇上楚星。

扫过一些人脸上的害怕,楚星倒是脸色平静道;“放心好了,我和你们没有多少仇,不过,想要这么离开也不可能的,你们对我的侮辱,可别以为我没有听到。”

没有想到楚星这么记仇。

这些人脸色害怕了。

“那,那你想干什么?”

“很简单,你们每个留下一件东西,我就放你们走。”

连界仙将,犯了错,都不能从他手中走掉,更何况这些人。

听到楚星的话,面前的人哪不知道,楚星话中的意思。

恐怕,不将对方能看得上眼的东西留下来,他们都不能从这里走掉。

这绝对是要他们拿出自己最宝贝的东西。

他们来夺宝,却反被别人抢夺自己的宝物。

一些人欲哭无泪,想反抗,可谁又能在反抗这两龙一人!

(本章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