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莫名的进阶

一年后,荒古大陆,渊州,影国南部,灵山。

吼!!!!

轰隆隆……!!!!

一大群野兽不知为何纷纷逃出了山中,其中甚至还有一只实力达到妖兽中阶火尾蝎,实力已经可以在寻常的野兽当中王者的存在也是毫无例外的奔逃而去,不知在躲避些什么。

“诶,希望可以少些杀戮吧,可怜了,不知道它们以后会去什么地方?”说话者为一儒雅的男子,青衣裹身,样貌清秀,尤其是一双如星的眼睛更是仿佛可看出一切。

“总比死在这里好,驱逐它们也是迫不得已的事。”接话的是一中年男子,浑身肌肉鼓胀,充满了力量的感觉。

听起话语,这些野兽是被他二人驱逐而来。

“走吧,殇王在等着我们呢。”儒雅男子回话,话落已是转身离去,中年男子也跟随而回。

不多时,二人已回到了山中,前面一个男子不停的忙碌着,身旁跟着一个火色小人不断伸出小手在空中舞动,一点一点之下震得虚空荡漾出一丝丝奇特的涟漪,仿佛承接了天地的意志。

“回来了,一切都办妥了?”男子背向二人开口。而后转身,露出一副消瘦的脸庞,却无岁月的痕迹,仍有一种威严之势,却是当日离开影国的殇王。

“是,山中已无生灵存在,皆被我二人驱逐出去了。”两人回话。显然,这二人便是随同离开的战王与兵王。

“好,你们为阵灵提供灵力,我去把副阵开启。”

“是!”

殇王话落,负着战刀越过山峰,跳向另一个山中。

“诶,干活吧。”兵王道,与战王一同将灵力渡入阵灵体内。

又是一阵阵空间荡漾,细看之下,灵阵中间有这一道身影,不过七八岁的样子,脸色苍白,双手结印,盘坐而下,面貌普通但却有着另外一种说不出的仙灵之气,愈发让人惊为天人,更奇特的是,双目被一道白布缠绕,白布周围冒出着一丝丝血气,侵蚀着虚空。

“诶,也就是这几天了,可怜九皇子了。”战王开口,叹息的语气一叹,分外无奈。

“没办法,这是他的劫,我们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兵王附和。

“闲话不要多讲,这几天你我几人轮流看管皇子,防止意外发生。”殇王回归,开口吩咐。此时阵法已布置完全,迷影欺天阵灵也是回来趴在殇王肩头不动,布置这样的大阵,无论对于哪种阵法的阵灵都是一种庞大的消耗。

“好。”

“另外,不要叫我殇王了,九皇子也不要叫了,世上已没有我二人了。”殇王开口。

“这里没有别人,你是殇王便是殇王,九皇子也是九皇子,不是别人,陛下的意思我二人看的很明白,所以,就不必如此了,叫了你这么些年了,早习惯了,改不过来的。”战王撇嘴无奈的说道。

殇王不再言语,幽幽一叹,正要开口再次劝说时……

“退!!!”殇王似是察觉到了什么,抽身速退,兵王二人也一同退后。来到了阵外,双眼盯向火儿,后者此刻腹部又是如一年前一般显化出一个血色的小球,并缓缓的增大,火儿瞬间变冷血齐冒,五官在无法保持平静的样子,不断皱缩,十分痛苦。

天地忽变,血云不知何处而来,遮天蔽日,血色电蛇翻滚。

而火儿也是又被血色圆球包裹,缓缓增大,一道道裂纹呈现。

咔咔咔!!!

“吼~!!”火儿死咬牙关,但仍是发出了一声声闷狮般的嘶吼。

轰!!!

火儿实在无法忍受,双手捶向大地,发出一声声土石崩裂的声音。但血球包裹下,无法看见里面的情景,只能听见声音发出,即便如此,阵外的的三人也是可以体会到那份痛苦。

轰!!!!!!!!!!

终于,血球崩开,肆虐在山上,虽无生灵存在,但植物却是无法移走,但此时也是瞬间变成了血色的雾气,飘荡在山间。

但也未进行多长时间便已停止,满山的血色雾气飘荡,翻滚着涌入早已昏迷的火儿体内。

殇王三人见此也是立刻赶了过来,而正当殇王抱起火儿探出一道灵力进入火儿体内后。

“嗯?”殇王眉头微蹙,显得似是不确定的探索着什么,下一刻,“怎么可能?!!!”殇王失态的叫喊,看向昏迷的火儿,并无异常。

“怎么回事?”兵王开口,也探出一道灵力,但下一刻也是咆哮“见了鬼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什么怎么一回事?”战王瓮声瓮气的回应。

“你自己来吧”兵王开口。

“自己来就自己来,看着,就不信了,还能有什么大事发生”战王话落,抚向火儿,闭上双目细细探去,“我*%%#&……还真见鬼了,不对,一定是我出错了。”

“不,没有错,火儿的实力应当已是有了灵人之境,而且不是初阶的灵人。”殇王道。

“还真是见鬼了,我这辈子修练到狗身上了,八岁的灵人,我还真第一次见。”战王扶额,要知道,自己可是活了数百岁了,才勉强突破灵人,眼下火儿竟用了一年时间就把自己超越了过去,实在难以相信。

“不行,事情太蹊跷,我带火儿去影皇身边一趟,你们看好这里。”殇王思索后决定带火儿回去,自己实在看不出来什么。

“好,那你小心。”兵王回应,自己也觉得要一探究竟,这实在让人无法相信。

殇王不再废话,抱起火儿向着北部御刀而去。

“你觉得还有一件事我们忽略了。”兵王看着殇王离去的方向开口。

“哦?那你讲讲有什么奇怪的?”兵王最擅长出谋划策,凡事都会考虑周全,兵王如此开口一定有原因,因此战王也是觉得疑惑。

“你记不记得九皇子第一次爆发血咒是皇城发生的事?”

“记得啊,当日若不是神秘力量的存在,单靠皇城的大阵恐怕就不会是只有半个皇城被毁那么简单了”战王接口。

“对啊,皇城有大阵与神秘力量守护都毁去一半,但这座山……”兵王回身看向灵山。

“这座山?这座山没有一点被毁的迹象!!!”战王睁大双眼,细细看去,除了被包裹了一层血气之外。山中一石一土好像都没有变化。

“是啊,这座山,我们把它想的太普通了。”兵王眯眼,脑中不断思考“算了,我们不要管太多,做好自己的事吧。”兵王知道这种事恐怕不是自己可以染指的,故开了此口。

“也是。”战王附和。

(本章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