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突现的仙人

唰!!!!

天空传来一道红色的虹光,落在皇宫之内。

“谁?!!!!”下一刻,便有侍卫发现异常,持长戟向这里冲来。

“呃...”但也是同一时间便无声无息的被来者如小鸡一般抓在了手中。

“我问,你答,否则死!!”来者本来浑身被黑色长袍裹身,无法辨明身份,此时侍卫被抓住,终于是看清了来人模样,“你你你.....你是废王....不是.....殇王!!!”

“你话多了”

“是是是....不知殇王回来有什么事?”

“看见我的就你一个人?”

“是,自从上年的事情之后,每天只有一人待在了王上身边,其余的人都在外殿守护。”

“去,告诉王上,我要见他。”殇王放下侍卫。

“那..那你等着。”侍卫如蒙大赦,迅速爬起,向大殿跑去。

“诶....”殇王一叹,放下背后的仍是在昏迷的火儿,静静地等待。

“报!!”影国皇宫内,侍卫大声禀报,并随之冲上主殿之中。

“有什么事?”影皇放下手中的折子,看向阶梯下的侍卫。

“殇王,不,废王影魂殇求见。”侍卫浑身颤抖,心中叫苦,今晚为何是自己值班,遇见这样的事,真是晦气。

“哦?他说是何事了吗?”影皇微躺向皇椅,显得有些惊奇,手指揉了揉太阳穴。

“没有,不过.........”

“说,无论何事,恕你无罪。”影皇沉语,带着一种不容反驳的威气说道,影皇自然知道他在担心什么。

“谢王上,恕卑职眼拙,废王来时,身后背了一人,好像是原来的九皇子....”侍卫讲完此话,握着长戟的手早已因为紧张而汗水密布,将要握不住长戟。

“将他们叫上来吧,不,你下去吧。”影皇开口。

“是,卑职告退。”侍卫行了一礼之后,便是退出了大殿。

“上来吧。”等到侍卫退出去之后,影皇开口,向着大殿的门口看去。

哒哒哒......

随着一声声脚步的声音,一道黑色的人影出现在的殿内,来人摘下黑衣,手捏了捏手指上带着的须臾戒子,化出一个软椅后,将身后人轻放下,抱拳单膝跪下,“废王影魂殇拜见王上!!!”

“我曾说过,除非火儿去世,否则你一生都不得回归,你可记得?”影皇拍向桌子,向殇王愤叱。

“自然记得,不过这件事太过蹊跷,我不得不回来。”殇王抬头,看向皇椅上的人。

“你说吧,什么事,希望事情不要太小。”影皇道。

“还是请王上亲自一观,此事实在太过蹊跷。”殇王回应。

听见殇王这么说,影皇也是觉得奇怪,心中也是有了一些慌张。举步迈下了台阶,来到了殇王身前,将殇王扶了起来。

“究竟是什么事?”

“还请王上自己一观,火儿体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殇王闪身,将一侧的火儿让了出来。

“是吗?”影皇私语,将一丝灵力渡入火儿体内,稍后便将手缩回。“是你干的?”影皇看向火儿,询问殇王。实际上影皇如何不知其中的道理,但仍是问了一句。

“若是我干的,我还会回来吗?臣也是不解,今年血咒爆发后便成了这个样子。”

“为什么会这样。”影皇奇怪。“罢了,你们先留下来吧,我再去查一查古籍与死神手札。”

“是.……”而正待殇王带走火儿的时候。

“等一等……”一声苍老的声音在影皇的背后响起。

“你是谁?!!!”殇王怒喝,要知道自己这般如此的实力进入皇宫也是会被发现,此人竟毫无声息的出现,自己一丝也未能觉察。

而影皇也是十分吃惊,看向这名老者,眯着双眼,觉得十分危险,因为自己也是没有感受到他的气息有多强,这样的情况只有两点的可能要么比自己强,要么根本未踏入修真一途,为一凡体,可情况看来,这老者绝不可能是凡人,但若实力在自己之上,岂不是那种的存在……。

“呵呵,不要紧张,老夫并无恶意,只是次子闹得动静太大,把老头子我搞醒了。”老者捋了捋白色的胡须,笑道。

“你是?”影皇开口询问。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老者回答。

“可是,天地间怎会还允许你这等的存在产生?”

“若是以前剩下来的呢?”老者反问。

嘶……

即便如影皇这般强大的人,虽然被证实了自己的想法,但此刻也是倒吸一口凉气,眼前之人,绝对是货真价实的仙人,而现在世间还存在的仙人恐怕只有那几个人了,急忙拜身,为殇王拖延时间,影皇实在不敢想这些人知道火儿的事情后会干出什么事来。

“不知前辈降临于此有何吩咐。”影皇回应,暗中对殇王用眼色让他带火儿下去。

殇王见此,也是不再废话,正要抱起火儿离开的时候老者又是开口。“我来此便是为了此子,你抱走他,是想让我白跑一趟吗?”

“不知前辈对吾子有什么兴趣,虽然我站不过你,但你从我这里应该也讨不到好处。”话落,影皇的周围闪现出一道道雷痕,劈开虚空,释放出惊人的毁灭之力。

“嘿!年轻人火气就是大,我又没说要对此子不利,更何况此子还算的上是我的后人。”老者睥睨影皇二人,微微一笑。

“后人?”影皇与殇王一同发出了疑问。

“吾名影惊天,你二人可曾听说过我的大名?”

“影惊天?”二人陷入思索。

忽然,殇王似是想到了什么。

“前年之前,当时的影族中,有一位以千岁的年龄便突破入仙位的先祖好像就叫……”殇王此时已是睁起双眼,一副痴呆的样子看着老者,嘴里楠楠的道“影……惊天”

“嘿,没想到还有人知道我的名字啊。”老者微笑,闭着双眼,显得极为受用。

“不肖后人影魂殇跪见先祖。”话落便已是对着老者跪着行了一个后辈的大礼。

“起来吧。”老者开口,待殇王站起来之后,又是看向影皇“你……很好!”显然,老者也是知晓着一些外界的事情。

“不敢当。“影皇不敢怠慢,立刻回答。

“哼~不敢当?你若真的不敢当,我早就出来废了你了。”影惊天冷喝。

“饿~”影皇第一次露出了尴尬的神情,略显得有些呆滞。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先祖是老皇的爷爷。”殇王适时提醒。

“啊?!!!”影皇失态,整个人已是懵懂中。心中盘算,那自己的妻子岂不是……自己又要如何称呼眼前此人。

没想到,影皇竟也会有吃瘪的一天。殇王心中暗笑,这可是举世罕见的事情,若是让外人知道了,恐怕可以惊跪几位大能的膝盖,当然,这种事情也只能自己一个人在心里偷偷得乐,对于外人是半分都不能提及的。

“我我我……”影皇看向殇王,后者正欲解围,便听见老者冷哼,又是乖乖的闭上了嘴。

影皇满脸无奈……沉默一些时候。

“罢了罢了,不与你这小辈计较。”

影皇额头飘下黑线,自己都数百岁了,还被称作小辈,虽有些不忑,但还真不能说什么。

“现在,我可以看看此子了吧。”

“是。”二人闪身,谁不知道先祖找火儿何事,但可以肯定的是火儿不会受到伤害。

“嗯……果然不错,诶,幸好只有我被惊醒了过来,若是那几个人醒了,恐怕真不知道要如何对待此子了。”影惊天查看之后,发出感慨。

“先祖,火儿究竟如何?”殇王开口询问。

“应该是血祭之力。”影惊天又是捋了捋胡须回答。

“血祭?!!!”影皇与殇王对视,皆是摇了摇头,显然都没有听说过。

“你们没有听过很正常,血咒与血祭都为血神而创,此等秘辛早在前年前已是很少出现在世人面前了。”

“那么,和血祭有什么区别吗?”殇王询问。

“受血祭之力,与血咒没什么区别,都会产生血灾,区别只是血祭之力会让人灵力飞一般提升。”

“这不是好事吗?”殇王疑惑,血神会有这样的好心?

“好事?!!!哼,当年,寻常仙人遇见这种力量选择的大概都是逃。”

“为什么?”

“没听清我说的是什么吗?提升灵力,而不是修为。”

“啊?那要血祭究竟有什么用?”

“这些事你们还是不要知道了,总之,你们记住,血祭比之血咒更加可怕就好了。”影惊天开口,堵住了殇王后话。

“那,有办法除掉吗?”影皇开口。

“有,但也算作没有。”

“先祖这是何意?”

“因为解法很简单,只需要血神直系后人精血,便可解。而且,最近我察觉到魔子在此方大陆上徘徊。”

“我去取。”殇王开口。

“也好,你带上这个吧。”影皇思索后也是觉得殇王合适,并将雷惩给了殇王,让其随之而行。

“此间事了,我便不出去了,外面的世界,还是有些脆弱了。”

“那前辈,额~先祖不知意欲何为?”

“哼~”影惊天睥睨了影皇一眼,下一刻便去了后殿,找向当今皇后所住之地。

“哎~影皇虽然知道会这样,但仍是无可奈何的一叹。”



(本章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