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心火

“我是这么来到这里的?”此刻火儿终是回过神来,看着影澜终于降下了身形,说出了自己现在最想知道的事情。

“自然是因为这个。”影澜终于是站在了石板上,周围的星球也是在这时消逝而去,而影澜的素手自玄色锦袖里伸出,光芒一幻,一柄黑色的长枪便是出现在了影澜的手上。

“这是?那柄枪?怎么在你的手里?”这柄枪,正是火儿在死界里拿到的那柄黑色长枪,不过此刻这柄长枪却已是恢复了它该有的模样,长九丈,枪身上下漆黑一片,无一不透露着吞噬的气息,枪刃之上,寒光浮现,影澜注入自己的灵力,细细看去,那灵力之中夹杂着一丝丝鲜血,而那枪也是瞬间散发出的气息破碎了空间,而在那抢的最底部,刻着冥音二字。

“这柄抢,名叫冥音,级别嘛,不属于寻常之流,它有一个特殊的分类,名叫凶器。”影澜开口,向着火儿介绍着这柄抢。

“凶器?是什么东西?”火儿第一次听见这个称呼,觉得十分的新鲜。

“凶器,不在寻常之流,常时有时甚至连法器都是比不过,而它一旦沾染鲜血,威力将会倍增,可怕异常。而且,凶器的威力也是会随着血的品质而有所变化,比如说如果你的血滴上去,它的威力甚至可以和仙器堪当。不过以你现在的实力,驾驭灵器级别的它应该便是极限了。”影澜话落,将拿着长枪的手向前递了递,示意火儿接着。

“这么厉害?!!!”火儿刚听见影澜的介绍时,觉得这凶器也不怎么样,但越听到最后,越是吃惊,当知道自己的血甚至可以将冥音的威力提升到仙器级别的时候,火儿更是再也不能淡定了。急忙接住了这柄长枪,拿到手上后,火儿又是自己的看了看这柄枪,虽然这柄长枪现在自己手里还是没有一丝威力,但他可是已经见过它沾染过血后的威力,而且那还是残旧的,如今的完整的冥音,火儿相信,再让他沾上血,威力绝对不弱于自己的浮天弓。

“刚才我已经提醒过了,现在最好不要用你的血激活这柄长枪,你现在还不能完全承受它所带给你的力量,而且,这柄枪你要随身携带,千万不要收进体内!!”影澜看着火儿那兴奋的样子,开口提醒。

“好了,我知道了,对了,我到底是怎么来这里的?这柄抢应该没这么厉害吧?!”火儿抱着长枪撤回了话题。

“它当然不能,但它能。”影澜手上蓝光绽放,显现出了一张蓝色的纸张。

火儿又是吃惊,这件东西自己太熟悉了,这件东西,正是离灵拥有的东西,火儿看了看蓝纸,然后抬头看着影澜开口:“轮回章?”

“你知道这东西?”影澜也是有些吃惊。

“我见过,不过...........好像没有这张的气息来的纯正。”火儿感受感受了蓝纸上的气息,然后开口。

“原来是这样吗?看来那张轮回章也是破碎了吧,你要记住,真正的轮回章,远比你要想象的强大。而远古流传下来的奇书,没有一种不是逆天之物,你可不要小看它们。”影澜把手伸到火儿的头顶,在感受了火儿的记忆后继续开口:“没想到血神那家伙真的动手了,既然这件东西后来落在了血神的手里,那么看来这一战我也是败了吗?”影澜话落,稍稍失落了一下,看了看自己头顶上正在飘旋星球,忽的又是想到了什么,又对着火儿的丹田处拂去了灵力。

叮!!!

一声脆响,火儿的身后便是瞬间立起了一道巨大的身影,玄衣鬼面,黑丝如瀑,唯独露在外面的凤目中没有一丝神采。而这道虚影和其面前的影澜也是一模一样。却正是火儿体内的命神,死神。

而影澜看见这种场景,也是不由得一笑,这种感觉,无论对谁都是有些怪异。

下一刻,影澜轻轻摇了摇头:“没想到有一天我居然还可以帮助另外一个时空的人啊!”

影澜话落,伸指一弹,对着死神虚影弹出了一道自己的元神,而那虚影也是目光一聚,竟然有了一丝神采浮动。

火儿见此也是高兴不已,看来这下自己的底牌又是多了一道。然而就在火儿高兴的时候,火儿竟然发现,死神虚影上居然出现了一丝丝火焰,那种火焰,漆黑如墨,跳动中竟然连虚空都是给点燃了。

接下来,那些火苗居然对着火儿飘来,火儿也是吓得转身就要逃,但火儿却是也在这时被影澜单手提着火儿的衣服给提了起来,任由火儿四肢乱动。

“放开我啊!!!会死人的啊!!!”火儿回身对着影澜咆哮着开口,让影澜也是一愣,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对她说话,下一刻影澜又是想到了什么,然后摇头笑了笑。

火儿对此也是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在她的面前虽然感受到了那种神的压迫,但自己却没有一丝的害怕。

而这时那火苗也是离火儿越来越近,火儿看着火苗慢慢落在了自己的身上,顿时大叫起来:“疼疼疼疼~~~.....”叫的整个宫殿都是回映着火儿的“惨叫声”

影澜也是没好气的伸指弹了一下火儿的脑袋,暗暗下力:“怎么样?疼不疼?”

“当然疼了,你弹那么大力干什么?”火儿捂着额头对着影澜咆哮,然后一愣,低头看了看身上的火苗,然后开口:“诶!居然不痛啊!!”话落,火儿又是伸手摸了摸那飘动的火焰,然后抬头问道:“这是什么啊?这么好玩?”

“心火,我所掌的神器里所带的一种劫罚。”影澜将火儿放在地上后开口。

“心火?能有什么用?劫罚就这样?”火儿开口。

“淬体,之所以还不疼,是因为我还没有催动它,一旦催动,嘿嘿。”影澜故意笑了一下,想看火儿什么反应。

“很疼?”火儿试探的问了一下。

“岂止是疼,不过淬体的好处也是很大,小子,你不是一直想变强吗?这点痛就怕了?”自从影澜看过火儿的大部分记忆后,也是知道了一些火儿现在的境况,而影澜这时也是低下头,脸对着火儿的脸开口,凤目一弯,很是不屑。

“谁说我怕了?你来吧!”火儿虚虚的开口,话落后便是紧闭上了眼睛,那种视死如归的表情让影澜又是噗的一笑。

影澜见此也是没有多说,当火儿微微睁开眼的时候,手突然伸出,手法一变,泛起灵光。吓得火儿也是又猛地闭上了眼睛,等到火儿闭眼睛闭到快缺氧的时候,睁开眼居然看见自己周围居然罩上了一圈黑色的屏障,眼前是一个漆黑的石块在静静漂浮。而那影澜也是已经走到了宫殿的门口,在门打开的时候,影澜背对着火儿开口:“如果你真的想好了,就自己开始吧,只要将你的灵力注入那块石头里面就可以了。”话落,影澜的身形便是走出了宫殿的门外,火儿也是看见影澜离开后,回头将那块石头给拿了起来,默默地拿在手里摩挲。

就在大门关上的后。

“啊~~~!!!!!”

此时的影澜刚要走下台阶,自己身后的宫殿里居然也是同时传出了火儿的痛喝。让得影澜也是呆了一下。然后面罩下的嘴角便是弯了起来,然后影澜便是伴着一声铿锵的侍卫单膝跪在地上和一声“神上!!!”的声音走到了一扇宫墙上,抬头看着天空开口:“那小子..............还算可以........没让我失望,这次....................就任你胡闹了,希望..........你是对的吧。不过话说回来...................有你这么当爹的吗?!!”话完,影澜的嘴角突的一咸,一滴泪然后便是落了下来。

(本章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