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印石

“你要想好了,因为我也不知道你一旦把血滴在上面会发生什么事。”

就在火儿划开手指准备把血滴上去的时候,屋门的后面突然传来了漆璧的声音,吓得火儿一阵心跳:“你丫的,能不能别那么吓我,我正准备把血滴上去呢!!!”

“哦,抱歉,因为我也很是好奇。”门外倚着门的漆璧转个身子进了屋,然后又是开口:“不过好心提醒一下,你的血,好像...............已经落上去了。”漆璧没好气的眯着眼伸手用手指指了指,然后笑了。

原来就在刚才火儿回身喝骂漆璧的时候,火儿手上的血就是已经滴了下来,而且还正好滴在了珠子上面。

而火儿听见这句话后,也是一阵愣神,眨了几下眼后,然后头便是僵硬的慢慢低了下去。

下一刻。

“哇啊!!!”火儿看见自己的血真的滴了上去了之后,便是立刻头发都竖了起来,珠子也是被火儿给顺势扔了出去。

但那颗珠子在被火儿给扔出去之后,珠子上沾染的血瞬间便是被吸收消失而去,珠子居然也是冒起了光芒,然后绕着火儿的身体旋转,珠子上的锈迹也是开始一点点的褪下,露出了本来的那种青黑色的样子。

忽的。

珠子突然在火儿的面前停了下来。

咻!!!

珠子上射出了一道光芒,击在了火儿的额头上。

火儿也是被吓得闭上了眼睛,等到光芒消失之后,火儿便是睁开了眼睛伸出手把面前漂浮着的珠子给拿在了手中。

“印石?”火儿看着面前的珠子开口,原来刚才珠子打进火儿额头里的的光芒里面便是包含着珠子的有关信息,故此火儿才知道了它的名字。

“印石?!这种东西可是很少见啊,连我都是没见过啊,没想到现在居然见到了。”漆璧凑了上来,用手指捣了捣印石,有些好奇。

“听你话里的意思,看来你了解啊,印石到底是什么?给我讲讲,这个珠子刚才给我的信息只有它的名字,关于它的来源和用法一点都没有,大概是因为年代太久远有些残缺了吧。”火儿听见漆璧的话后,便是把珠子又扔给了漆璧。

漆璧在接住珠子后看了一眼火儿才又开口:“印石算不上什么法器,只是一种能记载一些画面的物品,类似的还有仙人常用的金简玉牒。”

“哦,原来是这样吗?那上面记载了什么?快打开看看。”火儿忙道。

“笨!!!能不能听我说完,印石奇特之处就是在于虽然它没有什么威力,但却可以自行认主,刚才它那样子便是已经是认你为主了,你以为我能催动吗?”漆璧话落,便是把珠子砸在了火儿的头上,疼的火儿捂住头,抚摸着肿起来的包,努力压制住自己心里想要拔剑砍死漆璧的冲动,腹诽道:“小子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的。”

“那你也要告诉我开启的方法吧!”火儿对着漆璧吼道。

漆璧听到后也是慢慢走到火儿的面前,对着火儿笑了笑:“你的语气,让我很不爽啊。”

嘎巴!!

漆璧握了握自己的拳头,一阵骨头的脆响,听得火儿头皮也是一阵的发麻。

“你要........要干什么?”火儿喉头咽了一下,强撑着身子直视漆璧。

砰!!!

漆璧伸出泛着灵光的手指在火儿的额头上弹了一下,而火儿的头上也是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起了一个大包:“好了,方法告诉你了。”

“混蛋小子,我早晚要杀了你!!!”火儿一手捂着头顶一手捂着额头,一脸的愤恨。

“我随时都可以等你来,不过现在嘛,还是先先看看印石里面都记载了什么吧。”漆璧摊了摊手。

“你就给我等着吧。”火儿再恶狠狠的对着漆璧呲牙后,手上泛起了灵光将珠子给笼罩了下来。

咻!!!

一阵异响在印石上响起,接着印石上便是闪现着一丝丝的光芒,倏地投影在了印石的上方。

“这是..........”火儿和漆璧同时发出了感慨,眼中此时因为看着图像而闪烁起了光芒。

而只见那图像上画面不断地翻转,有些甚至仅仅一瞬间便是消失而去,画面时而扭曲的不成样子。

“这怎么回事?变动的太快了,根本没法看清啊!”火儿揉了揉眼睛。

“应该是时间过去了太长时间而导致了画面缺损了吧,不过应该没有太大问题,损伤的是前面的,后面的没有大碍,你看,现在图像已经变得稳定了。”漆璧努力睁着有些酸的眼睛,仔细盯着图像的变化。

火儿听到漆璧话后,果然是发现现在的图像已经稳定了下来,然后火儿也是定下了心神仔细的看了起来。

此刻火儿和漆璧经过仔细观察后发现,印石上的图像显现的实际上是一个人在不断地飞动,最终画面停在了一座山峰上,然后只见画面上伸出了一只手,抬指一弹,空间便是崩碎开来,画面再次变化,这次则是出现在了虚空当中。

咻!!!

一道空间罡风吹来,火儿和漆璧看到后下意识挡了一下,但又想到这只是图像,又是把手放下来后,便是看见了原先那双素手伸出来,用食指和中指轻轻向前伸去。

嘣!!

罡风突的被那两只手指夹住,停了下来,再也不能前进丝毫。

咔!!!

那手指用力,空间罡风便是瞬间又变成了一片片明亮的碎片,散落在了空间里。

而就在这时,画面再次一显,图像的前面就是出现了一个身穿苍白色衣袍的男子,身后的金发正在随着虚空里的流风而飘动,显得男子气质超凡。下一刻,男子慢慢抖动着睫毛睁开了眼睛,就在男子睁开眼睛之后,男子的眼中也是瞬间迸射出了一缕苍白色的剑光,瞬间便是把虚空给震得一阵晃荡,图像也是因此被震得模糊了起来。

“好了,你要找的地方我给你找好了,你要做什么就快做吧,我们的时间都不多了。”画面里传来男子的声音,而那男子的眼睛自里面盯着图像,让火儿和漆璧下意识的低了一下头,那种眼神,即便是隔了数不清的岁月,火儿和漆璧也是连一点直视的勇气都没有。

“好,我还想再求你一件事。”一声女子的声音响起,却看不见人,应该就是这枚珠子的主人在开口了。而火儿听见这个声音也是彻底的确认了,这枚珠子的主人就是死神影澜,因为这个回答的声音和火儿听到的死神影澜的声音一模一样。

“说吧。”男子回答的很干脆。

“我想带来一些后人,你帮我照看他们,留下我族唯一的火种。”影澜开口,语气里出现了一丝恳求。

“我若不死,他们就不会有事。好了,我先走了,其余的神大概也快要到了,我去接一下,你看着吧,或者你可以在这个空间里住上一段时间。”男子话落,身影便是又消失而去。

“谢谢.................”影澜的声音渐渐的弱了下去,看见男子离开后,又是把身子转过后,图像在下一刻便是呈现在了一个比较稳定的虚空当中。

只见一双手缓缓地伸了出来,而漆璧和火儿这时才发现那手上的每一根手指居然都是带着一枚须臾子的戒指。

砰!!!!

那双手猛地一震,十枚戒指瞬间炸开,而那爆炸过后,火儿和漆璧便是看见图像前出现了一堆的巨石,隔着图像看到那巨石的样子,便是能感觉到巨石的大小绝对不在千丈之下。

而那双手却没有就此停下,而是闪现出了一丝灵力的光芒,那种灵力虽然只有一丝,但上面绽放的灵光确是让站在图像外的火儿和漆璧都是受不了,那种灵力,绝对是一种压缩到了极致的体现。

下一刻,那个手指轻轻一弹,灵力流出,击在了巨石之上。

嘣!!!轰!!!

巨石崩开,但下一刻又是瞬间被影澜给压在了一起,随着一块块巨石破碎,然后拼接在一起,一块长宽均有万里大小的陆地便是慢慢的出现,等到陆地成形之后,图像上扬,看向了陆地的上方,而图像的旁边忽的出现了一个身穿红衣的小人,向着天际飞去。

火儿看见之后,心中再起波澜,因为那个小人自己实在是太过熟悉了,然后火儿也是情不自禁的开口:“阿影?!!!!”

“你认识它?!!”漆璧听见火儿的话后回应道。

“算是吧。”火儿敷衍的回答了一下,而漆璧听见火儿的语气也是没有再次开口逼问。

图像中,阿影的身子慢慢的上升,不知道在升高了多少后,阿影终于是停了下来。

然后,阿影慢慢盘坐在了虚空当中,小手结印,虚空中瞬间便是一个大阵的雏形显现,慢慢的将整个陆地给包裹了进去。

等到阵法终于完成后,虚弱的阿影晃晃悠悠的落了下来,小小的身子此时居然缩小到了不足影澜的一只手的大小,而阿影最后也是躺在了影澜伸出的手中,图像的一旁这时又是闪现出了一个小女孩,慢慢摸着安静躺在影澜手里的小男孩的头,弯着嘴角笑了笑。而接着阿影的身影便是消失而去,那只手握了握后,图像中传来影澜的声音:“你们跟了我那么长时间,总要活下去一个,曾经答应要好好照顾你们,大概只能食言了,我会留下阿影一半的灵识交给我的后人照看,依靠轮回章的力量,他应该能再次活过来,不过,到时候他能恢复到什么样子就看他的了,希望他最好.................不要再想起我了.....................。”而紧接着图像再转,看向了正安静立在一旁的小女孩:“你这么做,不后悔?”

“不会啊,弟弟能活下去,我已经很高兴了。再说了,可以和神上死在一起,也是一种荣耀啊。”小女孩笑着弯起眉眼道。

“那就好。”图像里传来影澜欣慰的声音。

画面就在这时突然停止。

下一刻。

忽~~~~

画面闪动,再次呈现了一个画面,看的火儿和漆璧又是一阵惊叹。

“这就是死界吗?”漆璧开口,因为他从图像里看到了一个建筑,哪个建筑和今日的死城一模一样,区别只是在于今日的死城十分的破败而已。

而这时图像猛地上升,瞬间便是到达了阵法的边缘。

这时图像里再次传来影澜的声音:“当你们看到这些图像的时候,我应该已经是陨落了,今后吾之后人来此,得此珠后,滴上自己的血,这个珠子便会带你们看到这一切,吾之后人看完之后,破此珠,内含的信息则会告诉你一个地点,你去哪里,找到一个令牌,未来去一个叫九灵洞的地方,到时吾之佩剑炎月自会认你为主,到时还希望你可以光复我族。吾之后人切记~~。”

话落,一道声音也是响了起来:“死神,当你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已经闭关了,给我十年时间,到时我定能突破至半帝之位。而我得到消息了,血神果然已经堕落,而且实力已经达到了半帝之位,所幸他的实力不稳,应该还有一段时间才会动手,希望你们能撑住我出关之日。”

而影澜听见这句话后愤恨的开口:“你个离殇,这时候才去努力..............诶~算了,十年吗?!!应该能撑住吧~~!”

下一刻。

一阵破风的声音响起,图像中便是影澜劈开空间里去的背影闪现。

而图像也是慢慢的落下,沉入了大地,而印石的投影在此也是黯淡了下去,直到消失...................

(本章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