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觉醒,常生愿

“就这么想好了?”漆璧看着火儿一脸的不相信。

“否则还能怎么样?要我苦思几日然后大声说,我明白了吗?”火儿对着漆璧翻白眼。

“呵哈哈~~~也是也是,没想到你这么有意思啊?!早点还真没发现,不如我认你当我的弟弟吧。你要知道,好多人想和我有关系都是连队都排不上。”漆璧伸手躲过了火儿嫌弃着阻拦的手,然后摸了摸火儿的头。

“想的美!!”火儿一掌拍下漆璧的手,一脸的不耐烦。

“脾气还真是臭大的啊!!!”漆璧看着火儿,两掌相合,使劲一握,一声声嘎巴脆的骨头响在火儿的耳边响起。

“你你你......你........你想干什么?”火儿感受到来自头顶的寒意,抬起头便是看见了漆璧那苍白的眼睛里透露这一丝丝噬人的寒气。

“你说呢~~~?!!!看来我今天不打你个满脸桃花开,你还真就不知道我漆璧的厉害!!!!”漆璧再次握了握拳,对着火儿邪邪的笑了笑,然后就是握着拳朝着火儿冲了上去。

“我@¥@!#¥%#..........杀人了啊!!!!”火儿看见漆璧这个样子,双手撑着身子背对着地面爬着躲过了漆璧的一拳后,转身扭起身子就是向着远处跑去。

“你别跑!!!”漆璧看见自己一拳落空,然后也是立即抽身追了上去。

而不远处的另外的一个更高的屋顶上。

苏风轻轻而立,

风扬起苏风的衣袍,衬得苏风很是出尘无双。

“诶~~~~你们还真是的,这种时候了,居然还有心思去玩。”苏风看到漆璧追着火儿离开之后,叹了一口去,转过身子看向了不远处,而那个方向,正是暗陨神域之地。

而苏风盯着那个方向此时紧皱的眉头突然松开,嘴角浮现出了一抹笑:“不过,这样也好,你很久没这么开心过了吧!漆筱云?!!不过说真的,漆璧这个名字,还真是..........挺可惜的...........而你倒也是真有这个脸去担起这个名字。”

.........................................

荒古大陆。

遥远的乾州上。

这是荒古大陆之上最大的一州,也是最繁荣的一州,也是因为如此,它也被人们称作------中州。

也正因为在这个乾州存在着这个世界如今最强大的荒古遗族--------离族,这个大陆也是最安定繁华的地方。

“族长,有族人发现观阳峰上有异动。”一名男子冲进离族的主殿,来不及跪下就是已经把消息告诉了正安静坐在主殿之上的如今的族长离青泽。

“知道了,你先退下吧。让其余的族人先离开那里,任何人不得擅动。”离青泽听到族人的禀报之后没有慌乱,只是轻轻说话,让族人先离去,族长之风尽显。

“是!”那族人听到族长的话后,也是立即应声退了下去,在退出门外,身子腾起,向着不远处的观阳峰而去。

“大长老,对于这件事,你知道多少?”离青泽对着一直在殿下打坐的一名老者尊敬的说道,而且离青泽在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身子微微躬下,显然对于这名老者十分尊敬。

而这名老者,也是离族如今最强盛的战力,为千年之前的一位仙人,极其精通预言之术,习有先天归衍之术。如今才刚刚觉醒而已。

“是啊!大长老,你来自那里,应该能知道是因为什么吧?”坐在殿下的其他人中的一位老者开口,这名老者名为离奢,原本是原先离族的代理大长老,而在离歌脱离沉睡后,便将大长老之职交还给了离歌。

而静静坐在大殿两边的老者们也是纷纷将目光转了过来。

“应该是又有人醒过来了吧。”离歌抬起低垂的眼睛,看着观阳峰的方向开口。

“那么大长老知道是谁吗?”离青泽开口,很是期待,如今的世界每觉醒一位仙人对于这个世界都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呵呵~~那个人啊!!!可是...........很强的!!!”此时原本并不知道是谁觉醒的离歌利用自己的仙识察觉到观阳峰上泛滥的寒冷后突然笑着开口。

“那个人?不知道究竟是谁?还请大长老明示。”离奢起身,对着离歌拜首。

而且每位老者身后站着的下一代的年轻人也是充满了敬佩的投来目光。

离歌闭上了眼睛,声音正色道:“他......是如今.........冰封的主宰——————常生愿!!!”

砰!!!

轰!!!!!!

而就在离歌话落之后,远处的观阳峰上原先不断扭曲的空间终于传来了崩碎的声音。

“怎么回事?”离青泽对着殿外开口。

“报!前方观阳峰上的空间.........碎了!!”不过一会儿,就有一名族人上前禀报。

“真的.....碎了?!”离青泽也是在族人禀报之前早就已经发现了这些。

观阳峰上

空间继续扭转着,一缕缕寒气从破开的空间里跑了出来,将碎开的空间又再次给冻在了一起。

在远处看去,就好像是一块坚冰锲入了空间一样,十分的诡异。

而碎开的空间周围也是没有半分动静,没有继续崩碎的迹象。却也并不是那坚冰的威力不大,而是因为如今的世界正在日趋完善,在寒冰的破坏与空间的自我修复当中形成了一个十分奇特的平衡而已。

观阳峰上。

破碎的空间里........

一块不大陆地安静的漂浮在虚无的空间里,但那块陆地准确来说也只是一个入口,而那个入口就是这块陆地上的一座山,山上冒起的一个巨大的洞口,此刻也早已经被一个巨大的冰块给填满。

而在这个山上,几个苍劲的大字被刻在了上面——————幻灵境!!!

字上,一股骇人的气息流出,让人望而却止,这几个字传说是剑神离殇所刻,因此这些字上无一不在透露着绝世的剑气。

就在洞内,不!确切来说洞内还存在着另外的一个空间,而这个空间竟然绝对不比如今的乾州小上多少,巨大的陆地上,到处都是残破的景象,一具具浑身残破而冰冷的尸体倒在地上,让人不寒而栗,尤其是那些尸体至今都在散发出骇人的气息,让人胆颤。

咔!咔!!咔!!!

远处,寒冰一点点蔓延,慢慢冻住了这块大陆的数万里的大地。

就在一个被寒冰冻住的冰山上,两道身影站立,一个青衣蔽体,背负一杖,一个红衣似血,赤红的眼里流露着火焰的愤怒。正是离开火儿的苦竹与烛泪两人。

“你说,他醒了,会不会冲动的杀去魔界啊!”烛泪开口。

“不知道,不过......他很强.....这点我是知道的,所以他醒来后无论做什么对我们都是好处。”苦竹回应。

“确实,不过他闹的动静太大了吧。”烛泪看着大地不断被冻裂然后崩碎开来。

“随便他闹,如果他能把这个大陆给搞沉了,那就算他有本事。”苦竹一脸的不屑。

“行了,你俩都互相看不顺眼多少年了,还这么小性子。”烛泪无奈的笑了笑。

“你看着吧!千年之前我和他不相上下,如今我一定能完虐他!”苦竹身后的荆棘听见之后也是一阵颤动,显得也是很激动。

“诶~~~~”烛泪见此也是无奈的再次叹了一口气。

冰层下。

一个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苍白色外衣的男子静静的躺在漂浮的冰霜上。

身子也是随着散动的冰霜上下的飘动。

接着,男子的身子慢慢的直立了起来。

乒!!!!

男子的眼睛突然睁开。

一道冰凉的气息从眼里突然射出,从自己的眼角射出去后,冰霜里出现了两道极其细长的冰刺。

男子接着低下了头看着手,在僵硬的握了几下手后,抬头看向了冰层,感受着来自上方的气息。

咔咔咔!!!

冰层在这时不断的断开。

下一刻。

砰!!!

整个冰层向着上空崩去。

而苦竹和烛泪的身影也是在这一瞬间消失而去。

“这个家伙,这是在示威啊!”苦竹和烛泪下一刻落在了另外的一座刚好还没有被封住的山上,看着慢慢落下站定在自己前面山上的苍衣男子。

而就在那男子落下身子之后,脚下的山也是一瞬间就被冰给封了个严密,接着男子微微吸了一口气,敛去自己的气息后,山上的冰层也是瞬间又消失而去。

“老常你这是想打一架吗?”苦竹对着男子笑了笑。

而男子听到苦竹的话后,紧绷的脸也是瞬间笑了:“好久不见了。”

“是啊,好久不见。”苦竹看着向自己飞来的常生愿笑着开口。

“你还好吗?”而常生愿却在这时身子一晃便是绕过苦竹,来到了苦竹身后的烛泪面前,含笑开口。

苦竹脸上的笑在这一刻尴尬的僵硬了下来,转身看着正在对烛泪问候的常生愿,在发现常生愿居然只有一件衣服看看遮羞后,瞬间愤怒的跳脚:“你....你....你个老混蛋!把你的衣服给我穿好了。”

而烛泪也是对着常生愿笑了笑,慢慢绕过常生愿,走到苦主身边,挽起了苦竹的手。

“诶~~下手晚了啊!”常生愿见此,扶额叹息。

(本章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