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天宫地府

西岭比起中州,地处偏远,并不繁华,甚至还有些动『乱』。

各方势力混杂,中州的大隋王朝『插』手不及,大雷音寺的和尚,以及道宗的牛鼻子,在这片大地结缔宗派,以武犯禁的事情屡屡多见。

去当铺典当血玉链子的时候,宁奕长了好几个心眼,拒绝了掌柜代为拍卖的好意,拿了四百两银子走人,若是入阁深聊,这条链子能拍出多少两宁奕不知道,但在清白城这片荒『乱』地带,每年埋下的尸骨,宁奕心底大概有数。

哪怕真的能拍出一千两,也与自己无关。

阳光明媚的下午,宁奕领着裴烦,两个人换了一套崭新的衣服,之前靠着在清白城里浑水『摸』鱼,怕惹到惹不起的大人物,宁奕只敢偷些小物事、小玩意儿,去『乱』葬岗盗墓纯粹是好几天没“收成”,迫不得已才出的下策。

谁愿意跟那些神神鬼鬼的打交道?

宁奕打小寄居在菩萨庙里,拢共住了十多年,哪怕心底不太相信神鬼之道,仍然存怀敬畏之情。

举头三尺究竟有什么?

宁奕不知道,但他知道自己活得不容易。

能低头时便低头,何必与那些有的没的去较劲?

“四百两,你我一共买了六套衣服,花了一两,给你买了一个发簪,花了半两,吃了一顿好的,半两,零零散散的物事,加一共花了四两半。”宁奕掰着手指头,愁眉苦脸道:“裴烦,你说一份西岭地图怎么这么贵,竟然卖了十两?我俩是不是被人坑了?”

搂着宁奕胳膊的丫头,换了一身白衣裳,特地花了半两银子买了柄仿制的剑器,配在腰侧,跳跳蹦蹦,格外开心,笑嘻嘻道:“四百两嘛,我们还剩三百多两呀,还有一大把呢”

说到“一”的时候,裴烦往前跳了一大步,回过头办了个花猫脸,张牙舞爪,看得出来丫头是真的开心,又在路边摊蹲了下来,笑意盎然的挑选那些小女孩儿家的玩意儿。

宁奕叹了口气,陪她一起蹲下来,看着裴烦挑挑选选,最后把玩着一个红鱼玉佩,爱不释手。

宁奕无奈说道:“我俩总不能走着去,一路雇着车,西岭『乱』的很,如果还要跟着商队你又要嫌我唠叨了,你尽管花钱吧,反正半路,我们这银子要是不够了,我就把你卖了,随便凑点路费,继续回我的破庙过日子。”

裴烦苦着脸将红鱼玉佩“放回去”,那只手搁在半空中,明显在等着某人的开口。

宁奕看着阳光照在裴烦的侧脸,这张脸蛋干净稚嫩,明媚动人,五官舒展,如出水的芙蓉,此刻咬牙蹙眉,着实让人怜惜。

宁奕顿时大为头疼,忍痛道:“买吧买吧。”

裴烦不为所动,仍然一副要放下玉佩的模样,楚楚可怜道:“我怕钱要是不够了,你把我卖了,一个人回西岭。”

宁奕扶额,叹息道:“钱要是不够了,我把我自己卖了,行不行,祖宗?”

裴烦仍然不开心,咕哝道:“那也不要,我要和宁奕在一起!”

摆摊的摊主看着少女半张侧脸,看得怔怔出神,忍不住想要把这玉佩送出去,顺便把眼前吝啬的穷小子教训一顿。

宁奕长叹一声,心想这丫头长大了以后恐怕是个祸国殃民的角『色』,连忙甩下一小贯铜钱,转身拉着裴烦就走。

少女哎哎哎叫了一路,少年在前面拽着,走过了路摊,才稍稍停歇。

裴烦跳到宁奕面前,双手撑膝,笑颜逐展,嘻嘻道:“宁奕,你真好!”

宁奕没吃这一套,双手捏住裴烦的脸蛋,来回摆弄,看着少女哎呦喊疼的模样,想到东西此时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他瞥了眼还算鼓囊的腰包,心情大好,笑眯眯更正道:“是有钱真好。”

清白城的城门,嗡然传来彻开声音。

人群汹涌起来。

宁奕眯起双眼,抱着裴烦退了两步。

清白城的街道,让出了一条道路出来。

城门彻开之后,十数匹高大壮硕的白马踩踏『露』面,马蹄声震得耳朵一阵发聋,骑在高大白马的人,清一『色』大白麻袍,那大白麻袍并不十分干净,还有血渍来不及清洗,此刻随风猎猎,遮住这些人的头面,看不清面容。

宁奕面『色』凝重起来,他背对那些骑乘白马,披着白袍的修行者,竖起一根手指在唇前,轻轻嘘了一声,然后张开双臂,轻柔将裴烦搂住。

裴烦怔了怔,没有反抗,抿起嘴唇,眉眼舒展,带着一抹笑意,双手自然的环住了宁奕的腰部,整个人埋在宁奕胸口,深深吸了一口气。

人群当中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是天宫的人他们行事素来高调,可西岭不是他们的地盘啊,他们为何会来清白城?”

“听说清白城外的『乱』葬岗有不干净的东西跑出来了,周围靠得近的几大势力,得知消息,应该都会很快抵达清白城。不仅仅有天宫的修行者,还有地府的怪人,中州那边的几座圣山可能也会来。”

“而且我听说,昨晚后半夜,那东西跑出来的时候,天宫已经与它交过手了。看样子并没有讨到什么好处。”宁奕身旁的那人,环顾一圈,低声皱眉道:“中州的那些人,比大雷音寺和道宗的人来得还要快,说明那东西身,可能有不小的机缘。”

“机缘?”又有一人琢磨道:“『乱』葬岗那边向来邪乎大雷音寺和道宗想撬一块墓地,前后死了七八十个弟子,一个出来的都没,这次会不会?”

城门外又有异动,听起来像是剑鸣,人群重新『骚』『乱』起来。

之前那几个人的对话,听得宁奕和裴烦两个人一阵沉默,趁着这个机会,赶紧溜出了清白城的围观人群,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然后小心翼翼出城。

一路。

『乱』葬岗,邪乎,不干净的东西

这几个字来回搅动着脑海,无形的压力在宁奕心头压着,昨晚的经历像是一块大石,连天宫的那些人都没留住它,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总不会真的是自己放出来的吧?

心底那股邪乎的感觉越来越重。

一路匆忙赶路,宁奕头皮发麻,低声问道:“裴烦,你下来接我的时候,看到什么异象了没?”

被宁奕拎着一路小跑的少女,面『色』有些惘然,嘀咕道:“没啊,墓地里空空的,又黑灯瞎火,什么都看不到,我背着你爬去,又拖着你走了一截,最后快要离开了,才听到『乱』葬岗那边有古怪的声音”

宁奕心里算是短暂的舒了一口气,他一阵后怕,低声喃喃道:“幸亏咱俩命大,要是你再慢一些,遇到天宫的,遇到那不干净的东西,估计我们都要玩完。”

到了观音庙,宁奕仍然心神不宁,裴烦倒是老神在在,风雨不动安如山,一颗一颗往自己嘴里塞着红枣,咕哝道:“你是在担心妖物缠身吗那玩意儿出来了,跟天宫的人打了一架,估计也没讨到什么好处,要找也找天宫那帮子人报仇,找也找不我们,再说了,我们把它放出来,它找门也要感谢我们才是。”

宁奕深吸一口气,『揉』了『揉』眉心。

他看着自己的右手,自己没有跟裴烦说“隋阳珠”的事情,那颗珠子碎在了自己的手里,从那之后,阴霾不散的感觉就已经缠绕在自己心头。

宁奕左右环顾一圈,咬牙道:“这是菩萨庙,我就不相信,你还敢在菩萨面前造次?”

裴烦坐在床头,看着少年解开了大大的包裹,开始一样一样的往外面取物事。

西岭邪乎,在清白城的时候,宁奕买了一大堆的防身之物。

罐装的黑狗血,淅淅沥沥洒在地,一柄桃木剑,高高悬在庙前,随风摇晃。

裴烦目瞪口呆。

宁奕摇头晃脑转了三圈,又取出一串大蒜,挂在床头。

裴烦相当嫌弃的拎起大蒜,皱起好看的眉头,捂住鼻子道:“宁奕!你什么时候买的?”

宁奕斜睨着丫头,接过大蒜,掰开一半,深深吸了一口,忍住憋气道:“小心驶得万年船,明儿我们就走了,今晚那妖物要是敢找门来,我就让它见识一下什么叫丧心病狂。”

裴烦看着宁奕走走停停,将破庙下里外都布置了一番,最后仍然不放心,掏出行囊里买的“盘龙大香”,相当心疼的点燃,『插』在菩萨像前,香炉里的烟气氤氲散开,宁奕认认真真双手合十,一阵轻语,盯着菩萨像看了许久,然后将两瓣大蒜也『插』在了香炉里

庙里的气味变得十分古怪。

做完这些,已是天黑,两人随便应付了一些吃食。

宁奕重新巡视一番,心底那股不安的念头散了七七八八,只有稍许,心安理得把裴烦推向床内边,道:“忍一忍,就只有今晚一晚,天亮我们就走。”

裴烦捏着鼻子,万分不情愿,还是跟宁奕挤在一张小破床。

做了万全打算的宁奕睁着双眼,盯着挂在自己床头的那串大蒜,准备今晚熬一熬,就这么过去。

奈何眼皮犹如吊坠千斤,双眼缓慢合拢,脑海里困意缓缓袭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