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西岭太白与鸟道

“接下来在正常人看来,是百年难见的大场面,你会看到各大圣山的圣子,还有一大堆正值鼎盛之年的师叔人物。”徐藏拍了拍宁奕的肩膀:“但是你要记住,我们不是正常人,所以那些圣子不算什么,师叔级修行者的也不算什么。说得好听一点,他们是各大圣山的未来希望和中坚力量,说得难听一点,大部分都是一些高不成低不就的鼠辈,等我们活着出去了,我教你一招从天而降的剑法。”

宁奕的注意并没有放在“从天而降的剑法”,他有些沉默的咀嚼着徐藏前半段的话。

徐藏看着少年攥紧骨笛的那只手,微笑着说道:“你觉得你是正常人?”

宁奕一直攥着这枚叶子一样的骨笛。

那只从清白城地下逃出来的大妖也好,道宗和天宫的弟子也好,面对他们,宁奕心中并没有太多的畏惧。

逃不掉了,他可以捏住这片骨笛。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片骨笛的威力。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从徐藏现身,藏在暗处的那些人逐次挨个粉墨登场开始,宁奕便知道,自己即便将骨笛攥得再紧,也没办法做到什么。

有些时候,有些事情,非人力而为之,即便拼『性』命,结果仍然很可能是惨淡收场。

“用不到这东西的。”徐藏淡淡道:“至少现在用不到,你没有修为,连流淌在血『液』里的星辉都没有,就算把不朽的武器给了你,也不可能改变什么。这些人再弱,至少也是在大隋有一角立足之地的大人物,收好这片骨叶,财不外『露』,隋阳珠的事情已经给你一个教训了,这枚骨笛如果被识货的人看见了,后果怎样,你心里有数。”

宁奕默默将骨笛收起。

两个人站在清白城外的旷野,徐藏轻轻吸了一口气。

他望着“漫天神仙”,好大仗势,面无表情,『揉』了『揉』裴烦的脑袋。

“裴旻是我的师父,他让我拎起了剑。”

“哪怕我拎起剑后,遇到了许多的麻烦,我亦从未后悔过。”

宁奕仔细去看,发现徐藏的鬓角有一缕灰白长发,随风摇晃,这个男人看起来年龄并不算多大,却带着一股浅淡的岁月气息,袖内剑气,浑身胆气,鬓角的长发,则是带着一股灰尘气息。

宝珠蒙尘,若是不开匣,便只能永久的黯淡下去。

徐藏的眼中平静得像是一汪水,既不失落也不痛苦,有的只是坦然。

“十年前我为了裴家大开杀戒,得罪了这些修行势力之后,在这世剩下的,便已经不多。”

“她死了之后”徐藏低垂眉眼,想了想,道:“我便只剩下,一把剑,还有一个朋友。”

宁奕注意到,徐藏的手中,那枚三清铃铛,开始轻轻的震颤起来。

漫天剑气,落在清白城头,黑夜被撕裂,地面之一阵震颤。

有人踩在悬剑之,面『色』阴沉,“徐藏!你杀我小无量山四十七位同袍,这笔账要如何去算?”

有人落在应天府管青屏身后,大红衣衫,随风猎猎,站稳之后一只手按在书生肩膀,侧身而出,语气当中按捺不住的杀气涌动:“徐藏,你砸了我应天府的山门,杀了我的师弟,可敢出来一战?!”

“阿弥陀佛,施主此言差异。”一位披着白袈裟的中年僧人,一路疾行而来,单手持掌立在胸前,半身挺直,双脚踩踏大江大洋,一路泥泞,端的是宝相庄严,浑身却如琉璃一般不染尘垢,他面『色』慈悲道:“应天府是四大书院之首,读书人何必杀气如此之重?徐藏施主与我东土有缘,不若与贫僧切磋一二,若是败了,入我灵山,做一位皈依剑仙,每日替已故的师兄弟们敲钟炊烟,化解业障,岂不美哉?”

大红衣衫的中年儒士面『色』不善,冷笑一声:“你这厮秃驴自身难保,还想保徐藏一条命?我保你们灵山来的人,走得出西岭走不出大隋!”

僧人轻轻念了一声我佛慈悲,温和笑道:“若是落在了应天府手中,任凭尔等刀凿火烧,奈何得了贫僧的禅定否?”

远天的剑气和火光逐次砸来,落在大地,便是一阵摇晃,溅起一滩又一滩的烟尘。

原本死寂的清白城外,变得嘈杂起来。

各大圣山的师叔级人物都亲临此地,圣子则是跟在自家师叔的身后。

宁奕抿着嘴唇,看着眼前的荒诞场景。

应天府的大红袖师叔摆了摆手,就要出手去镇压灵山和尚。

小无量山踩在悬剑的一众人马,剑尖并非是对准徐藏,而是对准了其他想要出手的势力。

宁奕有些头疼,他本以为这些来杀徐藏的人物,无论出于何种想法,至少眼前有着同样的目的,至少应该站在同一条阵线当中。

“在圣山面前,向来没有朋友可言,只有利益是永恒的,为了利益,可以短暂的拧结成为盟友,为了利益,当然也可以反目成仇。”

徐藏笑了笑,轻声道:“他们确定了我没有修为,所以小无量山的、应天府的、还有灵山的那些人,才敢这样叫板对于他们而言,一个现在没有修为的人,无论他曾经是谁,哪怕曾经是不朽,这些都没有意义了。因为现在,要杀要剐,全都视乎于他们的决定。”

“所以他们已经没有必要连在一起,像是一条船的愚蠢蚂蚱。”徐藏的语气有些泛冷,道:“他们都想要我的这颗人头,可人头只有一个,打碎了各自拿一点,并不能邀功领赏,到了这个时候就要面临着分赃不均的情况了。”

说完这些话,徐藏摇了摇头。

“好了好了”

在嘈杂声音当中,有个疲倦的声音响起。

开口的那个人,身份非常之特别,声音也非常之特别。

于是所有人不由自主的安静下来。

徐藏重重拿剑尖砸了两下地面,认真说道:“我知道你们看到我,很开心但是吵下去,有什么结果?”

宁奕有些愕然看着站在自己身旁的男人抬起一根手指,挨个挨个的点过。

他先指了指那个和尚。

“你要跟我切磋?我还有一剑,你过来站着,看看你那能抗应天府刀凿火烧的禅定,能不能抗我一剑。”

和尚的面『色』微变。

他脸『色』有些铁青,念了一声阿弥陀佛,语气冷淡道:“贫僧就站在这里,施主要出剑就请便吧。”

宁奕看见灵山的和尚,双腿绑缚的符箓幽幽燃起,四周汇聚的诸多势力,都纷纷退让,留出了一条长道。

“这叫神行符,他准备跑路了。”徐藏面带微笑,对着宁奕说道:“打不过就跑,这个叫人之常情打不过还要打肿脸充胖子,明明想要跑路,嘴却叫着让对面请便,这个就叫灵山。”

和尚面『色』难看,只能沉默,立着手掌轮转佛珠。

徐藏有些吃力地攥拢长剑剑柄,抬起手臂,星辉落在剑,他缓慢挪动剑尖,对准一个又一个的势力,圣山也好,书院也好,亲眼目睹过那柄铁剑厉害的人,都不敢注视剑芒。

徐藏发自肺腑的笑出声来,字里行间都是感慨。

“真怀念你们这些鼠辈啊,十年前我提剑杀山门的时候,你们就是这个样子,畏畏缩缩不敢出头,十年过去了,看到你们还是老样子,我真的很开心。”拎剑的男人笑完之后,叹了口气,道:“你们明明觉得我没有一剑之力了,却有担心我有诈在身,谁都想拿我的脑袋,谁都不敢第一个,难道就只是因为怕死?”

宁奕心底默默想,当然是因为怕死。

“我没力气了。”徐藏平静摊开双臂,那柄铁剑跌落在地,哐当一声。

当剑仙丢掉了手中的剑。

应天府的大红袖眯起双眼。

小无量山的师叔开始掐诀。

灵山的和尚面『色』凝重起来,绑在手腕小臂的红『色』符箓开始幽幽泛光。

各大圣山,诸方人马。

他们的视线并没有停留在那柄落下之后,在地面溅起一滩灰尘,通体剑身来回震颤,最终躺在地再无声息的寻常铁剑。

而是停留在徐藏的右手。

徐藏笑的灿烂,右手攥着一个铃铛。

道宗的“三清铃”。

这个将死的男人,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来,一鼓作气,将铃铛高高掷出。

“叮当”

那枚铃铛的声音被摇响,清脆欲滴,砸在心头。

道宗的三清铃,是紫霄宫的镇殿宝物,修为不同者手持,可有不同功效,配合道宗心法,轻可震人心神,重则摇碎魂魄。

而徐藏摇出来的声音,既不能震人心神,也不能摇碎魂魄。

它只是很响。

非常的响。

宁奕忽然想到了徐藏的那一句话。

“她死之后我便只剩下,一把剑,一个朋友。”

当铃铛在高空摇响的一刹那。

一声清亮的戾鸣响起。

远方一道火红身影,如流星坠砸,刹那划过苍穹,隐约可以看见,那是一只巨大的大鸟,双翼铺展开来,火红碎影灼目,由远及近,瞬息而至。

那枚铃铛被人一把握住。

那是一个“童颜鹤发”的年轻道士,踩在鸟背之,斡旋缭绕一圈,气浪扑面,火红气焰灼人。年轻道士自由落下,砸在徐藏的面前,缓慢站起身来,道袍随风而鼓。

头顶的赤红阴翳,是一只齿缝之间流淌红焰的巨大凶鸟。

悬停在年轻道士头顶的潋潋赤焰,映照一头雪白长发,随风下翻飞,倒映红『色』流光,最后那团悬停如山的红光缓慢收敛,落在他的肩头,颜『色』褪去,竟然是一只小巧玲珑的白鸟。

“咕咕咕”

竟然是一只鸽子。

鸦雀无声。

在短暂的死寂之后。

一头雪发的年轻道士,说了第一句话。

“道宗,紫霄宫,周游。”

也只有这么一句话。

灵山的和尚第一个转身,一个字也没说,神行符剧烈燃烧,大地震颤,如巨象奔走。

应天府那位向来硬气的大红袖师叔,沉默的拎起灯笼,抓着管青屏,身形暴掠,火光熄灭,消失在黑夜当中。

小无量山的师叔没有说话,匆匆忙忙调转剑尖,掠行而回。

只不过十数个呼吸,所有人都消失的干干净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