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宁奕的道 下)

“你周游闭关不出紫霄宫,但我知道,你什么都知道。”徐藏坐在鸟背,面『色』仍然带着些许的苍白,他『摸』着温顺的红『色』雀羽,看似无心,带着一些玩味道:“其实你就在紫霄宫坐着,看着清白城下面发生的一切事情,等着我求你出手。”

周游没有回答,只是平静看着徐藏。

坐在鸟背的男人,一只手『摸』向背后,直到『摸』到了那柄“细雪”,才稍微踏实了一些,望着雪白长发的道士,神情凝重说道:“你知道清白城下面有座墓。”

周游道:“我当然知道。”

“那是一座了不起的大人物留下来的墓。”徐藏看着周游的眼睛,将细雪横在自己的膝前,一字一句道:“那座墓道宗、大雷音寺都尝试过入内,都没有成功进去。”

周游并没有否认这段历史,他语调波澜不惊道:“所有人都知道清白城的地下,是一位大人物的墓。西岭多的就是地下的墓地陵园,道宗和大雷音寺想要挖掘的,不仅仅是清白城底下的,我们也想去看看大隋的皇陵,很可惜那里我们也进不去。”

徐藏笑了笑,道:“大隋的皇陵你们可真敢想啊。”

他忽然正『色』道:“清白城的地底下,跑出了一只妖。”

周游面无表情:“那又怎样?”

“少给我装疯卖傻”徐藏笑了笑,道:“这是一只第八境的雪妖,你在紫霄宫看得一清二楚,难道不知道意味着什么?大隋境内,的确有妖,可是能够修出隋阳珠的雪妖又有几只?妖物大多凝结阴珠,至于雪妖那是越过北境倒悬海才有可能存在的妖物。”

周游看着徐藏,道:“所以,你究竟想说什么?”

徐藏手指摩挲细雪,道:“那处陵墓,若是关得死死的,怎么可能会有活的妖物跑出来?”

周游挑了挑眉,顺延思路道:“你怀疑清白城地下的那座陵园墓地是妖族大人物的墓?”

徐藏摇了摇头,道:“不不不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的重点不在于妖,而在于活着的妖。”

“那些大人物的墓里,陪葬的物事诸多,生前钟爱的兵器,画卷,把玩的物事,甚至心爱的伴侣,这些都有可能陪葬其内,当然少不了镇墓兽清白城底下的那座墓,能让你们道宗放弃攻打念头,若是真的有镇墓兽,至少也是破开十境、点亮命星的妖物。至于那只第八境的雪妖,说强不强,说弱不弱可是它从墓里跑出来,就说明,它至少活在那座墓里,而且活着修行了很久。”

徐藏顿了顿,道:“雪妖生『性』极寒,哪怕走了修行之路,凝结的星辉也偏向于阴『性』,偏偏结出了一颗阳珠说明这座墓地里,阳气非常之旺盛,能够让雪妖修行出阳珠。”

周游看着徐藏,平静道:“告诉你吧,在道宗弟子死后,我亲自以神魂出行,算是亲身莅临,去了一趟清白城地下,那座墓园的封印都在。没有所谓溢满而出的阳气,也没有所谓鼎盛的妖气。这只妖,应该是误闯进入陵墓,不小心被放了出来。”

徐藏挑了挑眉『毛』,倒提着声音有些好奇的“哦”了一声,然后摇了摇头,道:“当我没说反正墓里究竟有什么,我并不关心。”

他下意识舒展身子,然而目光一不小心瞥到了身下穿梭而过的万里河山,夜『色』当中猎猎作响的天风,让徐藏想到这里是距地不知凡几的高空,于是面『色』又白了三分。

“我坐在紫霄宫,是因为我很想看看这场围杀的最后结局。”周游轻声道:“我很期待你十年前跟我说的,不用细雪,破开阻挡在你面前的那道屏障。所以我一直等着你,拿那把破旧的铁剑,把他们都杀得干净。”

“只是我没有想过你非但没有破开那道门槛,反而跌境跌得厉害。”周游的声音不带人情,道:“我道宗的弟子,前去缉拿雪妖,紫霄宫的圣子闭关未出,导致行动失败。那颗雪妖的隋阳珠若是被你拿到,吞下之后,应该可以帮你补回一点修为,至少能让你多活一阵子。”

徐藏闭双眼。

他平静道:“那颗天宫道宗都想要的隋阳珠被宁奕拿到了。”

周游听到宁奕的名字之后,颇感兴趣。

他不动声『色』的回望,瞥了一眼。

身后的少年少女,一个只管俯瞰大地风光,一个静心领悟星辉奥妙,两人耳旁除了风声,再无其他,周游在他们周身之外的虚空当中,随手列下了一个细微的隔音阵法。

“宁奕拿到了那颗隋阳珠,应该是五百年左右的品秩。”徐藏认真道:“然后他吞了。”

周游有些不可思议:“吞了?”

雪白长发的年轻紫霄宫主人,有些难以置信的望向身后的少年,朴素的衣衫在罡风当中猎猎作响,宁奕的神情看起来享受又庄重,不断呼吸着高空的急速气流,鼓起又凹陷的胸膛里,心脏跳动的声音很是剧烈。

只是全身下,无论哪一个细节看来,都只是一个普通人。

凡人。

没有修行的人。

“妖族的胎珠,分为阴阳两种,除了南疆的那些鬼修,其他人几乎不会吸纳阴气,而妖族几乎相反,大多凝结的是阴珠。”徐藏轻描淡写道:“人族修行的星宿,在妖族看来,若是遇到了阴阳相合,便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补品,这颗隋阳珠,普通人吞下去会爆体而亡,有着圣山心法的修行者可以侥幸不死,但会被撑到残废。真正的用途,是破境的时候拿来扩湖,把胸口的星辉湖泊凝结的更大一些,破境的希望便会大许多。”

“这样一个大补的补品被他就这么吞了,毫无用途,他既没有被撑死,也没有残废。”徐藏笑了起来:“宁奕当然不是一个普通人。他是一个先天不足的怪胎,在没有修行的时候,就这么吞下了一颗五百年的隋阳珠,想要踏修行之路,不知道还要吞下多少奇珍异宝。”

周游的面『色』有些变了。

“你说他天赋异禀?”

“当然是了,他能得到那枚骨笛的认可,如果能够顺利的踏修行之路,日后必将万众瞩目。”

徐藏声音带着一丝悠闲,幸灾乐祸道:“周游,你仔细想一想,若是他真的拜入了紫霄宫,那就是一个无底洞了,想要让他破入前三境,你能拿出千年的隋阳珠出来吗?那可是其他圣子后三境需要的宝物。”

周游深吸了一口气,道:“若是他愿意拜入我的门下,我可以亲自去北境倒悬海,替他猎杀千年大妖。”

“可以,你周游当然可以。”徐藏笑的愈发开心,“别说一千年的隋阳珠,就是妖族三千年的妖君,现在也未必是你的对手。可是以后呢?你们道宗说要替他护道,前三境,中三境,后三境,还没到第十境,半个山门就被吃垮了,破十境命星的时候又该怎么办?把三清阁给他吃了?”

周游沉默了。

他回头看着宁奕,心底说不清楚的复杂情绪。

徐藏感慨道:“周游啊,你还是太年轻,想一想,宁奕如果拜入道宗这岂不就是一场灾难?”

周游的面『色』有些复杂,他『揉』了『揉』眉心,只觉得内心五味杂陈,最终盯着徐藏,道:“我不相信有这样的无底洞。”

徐藏撇了撇嘴,道:“在看到你之前,我原本也不相信这世有生而凝结星辉的人。”

握着细雪的男人,抬起头来,看着闭起双眼,张开双臂,想要拥抱整个星空的少年。

裴烦的头顶,无数的细碎星辉涌动过来。

宁奕的头顶则是空空如也。

所有的星屑,无形的有形的,在汇聚涌向裴烦的过程当中,都下意识的避开了宁奕。

少年的胸膛当中,那颗碎裂的隋阳珠,化散开来的血气,并没有成为凝结星辉的风暴,而是封锁在血『液』当中,孤独的游『荡』。

五百年的隋阳珠,不过是一口补品罢了。

“看呐这是一个多可怜的人?星辉在涌向他的时候,有意识的、无意识的,都避开了他。”

徐藏的声音带着一点悲哀,轻轻道:“他是一个生来被大道排挤的人啊,看起来并不像是跟你我一样的天才。”

前面半句听得着实有些感慨。

生来被大道排挤。

后面半句听得周游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他想要自由他当然有自由,在任何一个宗门待久了,那个宗门的全部下,都会疯了的。”徐藏忍不住笑了起来:“我越看他越喜欢,越看他越忍不住想要教导,想到这里,不由有了一丝的怜悯之情。”

周游忍不住想要发问,忍了忍,终究没有忍住,道:“你怜悯什么?”

“若是我去教他练剑,那么他这辈子再是惊艳,也不可能超过我了。”

忍住了一脚把徐藏踢下去的冲动,在最后的一段路程当中,周游再也没有对徐藏说过一个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