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我坐在星河之上

翱翔在苍穹之的时间并没有多长。

在周游和徐藏的对话结束之后,年轻的紫霄宫宫主便闭了嘴,眼神当中沉默又复杂的思考着一些驳杂的事情。

周游生的面目很美,是男生女相的那种美,却并不显得阴柔,因为他有一双剑眉,素日舒展,哪怕不用剑器,也有七分剑仙的出尘意味。

周游与徐藏两个人站在一起,一个浑身仙气,一个沾满了世俗味道,毫无疑问前者更配得“剑仙”这样的称号。

徐藏看着周游眉心微微蹙起,凝结,只觉得有趣,在过往的那些年里,他几乎没有见过这位天才道胎『露』出过如此的神『色』。

周游思考道法和修行的时候,神情从不纠结。

徐藏懒洋洋换了个姿势,他很好奇,在知道宁奕是一个无底洞之后,周游背后的道宗,难道还愿意栽培他吗?

两人之间的对话告了一段落。

宁奕身旁的隔音阵法也随之解除。

双手按在鸟背,满头黑发被大风吹得向后飞掠的少年,浑然不知刚刚发生了什么,他脸『色』稍显红晕,胸膛里的心跳,在高空炽烈的风气当中愈发炙热。

宁奕忽然听到一声“喂”。

他有些惘然的抬起头,一道湛蓝『色』的光团飞掠而来,“噗通”一声敲打在自己额头,震得宁奕前后摇晃一下,但并不觉得丝毫疼痛。

宁奕伸手去『摸』,额心的温度带着一点『潮』湿的水汽,湛蓝『色』的光团袅袅化开,在急速飞掠的鸟背围绕自己,并不散去,水气当中,一个又一个蝌蚪般的文字缓慢凝形,浮现而出,缭绕环成一堵墙壁,在脑海当中下起伏。

宁奕眼前的视线有些模糊,他抬头看去,看到黑衣的徐藏转过身子,坐在大鸟对着自己笑,视线唯一清楚的,是半个身子背对自己的俊美道士。

周游轻声道:“这是我紫霄宫的紫玄心法,十境之前的修行心法,各大圣山相差不大,但唯独紫玄心法入道最易,道宗内门门徒,修行紫玄心法的,大多可以踏修行之路。”

他顿了顿,道:“给你的,只有前三境。”

宁奕有些愕然,他伸手去『摸』,那些水汽氤氲的小字便柔柔破散,紧接着重新凝形,周游的声音再一次传来:“这是紫玄丹。”

宁奕听到哗啦一声,站在鸟背的紫霄宫宫主,解开了自己的腰囊,刹那间星辉落下,月华缭绕,一粒粒斑驳的紫『色』光团从囊中飞掠而出,围绕宁奕。

宁奕盘坐在火红鸟背之,宛若置身星河中央,身前身后是无数缩小的星辰,犹如尘埃。

徐藏的声音带着一丝感慨:“啧啧道宗可真是大手笔,哪有人破前三境需要紫玄丹的?这些紫玄丹,恐怕是为了给紫霄宫大师兄破第九境时候准备的吧?”

周游瞥了一眼徐藏,没有理他。

徐藏挑了挑眉『毛』,继续说道:“各大圣山的圣子现在都是第八境,难道你紫霄宫的要强一步?我不相信。”

周游看着宁奕,平静说道:“这些丹『药』,你随便吃。”

他是想要试探徐藏口中的“无底洞”,究竟有多么能吃。

修行路,灵『药』仙丹,哪一个天才不靠资源?每天面壁打坐能破开十境,就这么点燃命星,是天大的笑话。

能吃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周游心底比谁都清楚,自己能够成长到这一步,道宗花费了巨大的资源和心血去推助。

比起消耗资源,在修行路,还有其他更多让人头疼,甚至心生畏惧的事情。

如果宁奕只需要吃掉足够的资源,就可以成为下一个自己,那么周游愿意推他一把。

“这里有一千颗紫玄丹。”周游转过身子,缓慢坐了下来,注视着宁奕,道:“不要怕拔苗助长,只要你在这里破入前三境,愿意进入道宗,我帮你稳固基础,培本固源,从此以后十境前需要的资源,我道宗都包下来了。”

宁奕嘴唇有些干涸。

“这些都是送给我的?”

周游点了点头,轻柔道:“无论你愿不愿意拜入道宗。”

宁奕声音沙哑道:“那我现在?”

周游微笑抬手示意。

徐藏在一旁怀抱长剑,啧啧道:“一千颗紫玄丹,送给一个没有修行的人去破开前三境,这可真是天大的手笔。你用到紫玄丹的时候,已经是破后三境了吧?”

周游都没有理他。

絮絮叨叨说了一堆话的徐藏,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裴烦坐在鸟背,呼吸着掠来的星辉,紫玄丹的丹『药』芬芳游掠在头顶,她的额头,若有若无的星辰轮廓已经凝结。

宁奕沉溺在星河当中。

周游则是自始至终都没有再理睬自己。

“喂?”

“喂喂”

顺手在徐藏身旁放了一个隔音法阵的周游,终于面带微笑的转动头颅,望向徐藏,伸出一根手指,做了一个噤声的“嘘”的手势。

宁奕闭双眼。

他感应着身边那些模糊的文字,在脑海当中游动,耳边的风声逐渐消弭,散去。

大千世界,万籁俱寂。

忽然有一双巨大的眼睛,从苍穹的背后倏忽睁开。

撕裂黑夜。

煌煌缭绕。

宁奕坐在星河之,周身的星辰旋转,日月更替,在脑海当中演化。

“原来这就是修行吗?”

这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

就好像匍匐在大地的蝼蚁,有一天抬起了头,发现自己距离天的星辰,其实只差那么一点点。

只差伸出手的距离。

宁奕轻轻吸气,他慎而重之的伸出一只手,两根手指捻住一颗“星辰”,仔细拿来,放在眼前端详。

浑圆的丹『药』,看起来如珠玉一般,入手既软又润,想来要很多银子才能买到吧?

幽幽紫气,呼吸一口,侵入肺腑的气息便充盈全身下。

“真舒服啊”宁奕想到了周游对自己说的那句话。

这些丹『药』,你随便吃。

他『舔』了『舔』嘴唇,将捻起的那枚“紫玄丹”放在自己的唇间,两颗牙齿对准。

咔嚓一声咬碎。

宁奕的头顶气『穴』便不再闭合,当蝼蚁抬起了头,看到了天的星辰,从那一刻起,这只蝼蚁便与其他的不再相同。

无数的星辉,那些想要避开宁奕的,在紫玄丹的吸力之下,开始十分抗拒的向着少年移动。

裴烦原本召集而来的星辉,不过是呼吸之间的三尺距离,在这颗紫玄丹的作用下,三尺变成了五尺,星辉的浓度大大提升。

宁奕吃下了第一颗紫玄丹,他能感到自己气『穴』大开,迫不及待需要星辉的灌注,于是乎少年开始认真地感应着体内的变化。

十个呼吸之后,他很困『惑』的抬起头来,发现自己的变化是毫无变化。

他沉下气来,捻起了第二颗紫玄丹。

这一次他的动作不再缓慢,也不再犹豫。

直接放入口中,然后咬碎。

第二颗紫玄丹吃下之后,宁奕动作没有丝毫的停止,他开始机械般的重复动作,捻起,咬碎,再捻起。

他睁开了双眼,注视着周游。

那张俊美无双的脸,只有平静。

眼前是道宗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紫霄宫的宫主,自己只管吃,何必再在意其它?

坐在星河之的宁奕,开始吞下围绕自己旋转的一颗又一颗星辰。

开始修行的人,将不再对自己的头顶怀揣那么强大的敬畏之心。

因为他们发现,自己有一天,也能站到这个位子。

浓郁的星辉围绕两个少年少女,裴烦的头顶,那颗若有若无的星辰轮廓已经凝聚而出,少女从顿悟状态当中惊醒,发现自己身旁缭绕着浓雾般的紫气,身后的宁奕,面容已经模糊看不清楚,只能看见盘膝而坐的庄重模样。

就在宁奕身旁,一颗又一颗的紫『色』光团,接二连三的碎裂开来,方圆小半里的高空,星辉以一种海啸般的速度蜂拥而来。

红雀清厉的叫了一声。

它从来没有见过破开前三境,需要如此浩大声势的修行者。

方圆一里,几乎凝结成为『液』滴的紫气,颗颗饱满,倒悬在宁奕身旁。

少年微微启唇。

那些等待了许久的星辉,便终于找到了一个入口。

“嗡”

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

徐藏沉默地看着少年。

裴烦有些紧张。

宁奕像是睡了一觉,浑身酥软,他仍然是紧闭双眼的那副模样,吞掉了所有的星辉,这才幽幽吐出一口气来。

周游坐在鸟背,面容仍然是之前的那副平静模样,看不出喜怒哀乐。

“宁奕”

周游的声音当中,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有欣喜,也有失落。

宁奕听到周游的声音,睁开眼睛。

红雀开始俯冲,下落。

黎明的曙光照在云层,阳光一线『潮』,黑夜之时在云层之下,冲下黑夜,来到了光明之间。

少年伸出两只手,一只手替自己挡风,一只手替裴烦遮光。

坐在鸟背的周游,深深吸了一口气。

他诚恳道:“你真的很能吃,我道宗养不起你。”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