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一个漫长的故事(上)

“你真的很能吃,我道宗养不起你。”

这一句话说出来,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宁奕不知道一千颗紫玄丹意味着什么,但他知道以周游的身份,说出这一句话,意味着什么。

宁奕目光幽怨的落在徐藏身。

那厮抱着细雪,还在幸灾乐祸,笑得前仰后合。

裴烦也忍不住笑了出来,丫头的声音听起来细细的,还有一丝压抑不住的开心。

“我从来没有收过弟子,如果你能破入前三境我很想把你带回紫霄宫。”周游沉默了一会,道:“一千颗紫玄丹没办法破境,如果你的天赋没有问题那枚笛子,再如何了得,也只能说与道宗无缘了。”

徐藏挤眉弄眼道:“可惜了,你们道宗就此失去了一位未来的不朽。”

周游不以为意,认真说道:“修行分十境,前三境是固本培元,打好基础为先,不要急切破境,能忍则忍,水涨船高,顺其自然。若是有一天你破境了,不妨琢磨一下那枚骨笛,比细雪品秩高的物事,绝非等闲之物。笛子的事情我会保密,不要轻易示人,否则惹祸身,谁也救不了你。”

“到了中三境,术法也好,剑式也好,本质都是杀人克敌,贪多嚼不烂,万法通不如一法精。”

“到了后三境,你见到了那些圣子,就会明白有宗门的天才,跟散修,完全是两路人。”

宁奕屏住呼吸,认真听着。

“吸收星辉应该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事情。”周游沉默说道:“呼吸之间,每时每刻,但你不太一样,你想要破境应该需要很多的资源,我道宗给不起,其它的几座圣山肯定也给不起,除了大隋的皇室,恐怕没人能够养得起你。”

他想了想,补充道:“一千颗紫玄丹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你想要破入前三境,不需要道宗,我去一趟北境倒悬海便足矣。但一千颗紫玄丹都无法破境,后续的投入实在太过庞大。”

周游轻声道:“现在的那些圣子,还叫圣子,但若是日后他们破不开十境,点不了命星,就配不圣子的名号。道宗愿意培养你,是愿意培养一个命星之后无敌天下的修行者,而不是一个吞噬无数资源都无法晋升十境的无底洞。”

宁奕明白这个道理。

他抿起嘴唇,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从口中干涩的吐出一个字:“谢”

周游摆了摆手,神情恬淡,红雀下落,已经逐渐接近地面,风声渐大,地面的山脉轮廓可以看清,高空的云气距离一行人越来越远。

“跟着徐藏逃命,记得学些有用的,不要把他的某些品质也一同学了。”周游有些厌恶的说道:“譬如说自大,无耻还有很多,除了会杀人以外,他一无是处。”

宁奕认真听取,一字一句道:“谨遵教诲。”

徐藏同样认真听取,一字一句道:“多谢夸奖。”

越过了西岭,就是大隋的边境。坐在雀背之的年轻紫霄宫宫主,瞥了一眼身下连绵的横山碎岭,道:“大隋的东南西北,四座边境,都修筑了长城,我送你们离开西岭,徐藏的仇人有很多,瞒不了多久。”

没过多久,宁奕果然看到了身下蔓延纵横的横亘城墙,弓弩台悬挂,烽火沟壑,列甲举戟,人群当中,有一位银白铠甲的中年男人抬起头来,看着空中纯白云气当中,疾『射』而去的红『色』大雀。

那位银白铠甲的将领二话不说,一飞而起,向着宁奕所在的方向而来。

周游瞥了一眼,“大隋镇守四座边境的四大家,西岭交接边境的是祝家,这位大隋将军叫祝芝,第十境的巅峰修行者,庙堂不争,但见到了姓徐的,现在大概只需要三拳,就可以把他锤得稀巴烂。”

少女面『色』有些苍白,道:“为什么?”

徐藏微笑道:“因为我杀了他爹。”

裴烦印象当中,幼年时候,曾经见过这位姓祝的将军,而至于那位老将军,祝家的当心骨,在她的印象当中,是一位和蔼可亲的老伯伯。

徐藏杀了那个姓祝的伯伯。

裴烦抿了抿干裂的嘴唇。

至于为什么杀人,就成了一个扣在一起的环裴烦没有接着问下去,徐藏也就没有接着回答。

如果裴烦问,为什么徐藏要杀他爹?

徐藏就会老实的回答,因为他爹杀了你爹。

宁奕叹了口气。

这些都是一时之间算不清楚的冤枉账。

飞掠而来的祝芝大将军,银甲铮铮,冲天而起,只见苍穹之,一道敕令砸落而下。

“降。”

那道充盈紫气的印决倏忽落下,越降越大,迎风而展,几乎数个呼吸便如同一座小山,压得那位祝芝大将军喘不过气来,以更快的速度砸坠在地。

宁奕目瞪口呆,看着这位硬闯西境长城的道宗宫主,轻描淡写说了四个字。

“道宗,周游。”

于是那位祝芝大将军面『色』通红,坠在地面,踩得土石四溅,在兵卒愕然的目光当中,对着天空遥遥一揖,双手抱拳,行的是江湖武夫的礼节,一拜之后,身笼罩而下的紫气这才崩散开来。

周游轻声道:“道宗不与人交恶,且西境长城不防散修出行,但在大隋境内,门关屹立,行走不便,条条框框,诸多繁琐。若是带你们走下面,就算身份没有暴『露』,也会大大耽误我的时间。”

宁奕低垂眉眼,自嘲的笑了笑。

“只要你站得够高,所有的方便大门都会向你敞开。”周游看了一眼少年,平静道:“飞不起来的时候,先想着脚踏实地,把脚底的每一步路都走好。”

红雀越过了西境长城。

一些零零散散的城池轮廓,已经可以看清。

大鸟开始缓慢的降落。

周游想了想,道:“少年不得不说,跟着徐藏,是一个糟糕的选择。”

徐藏翻了个白眼,道:“但他别无选择,有本事你们道宗把他收了去?”

周游沉默了。

红雀落地,振翅拍地。

宁奕抱着裴烦,落地之后,只觉得自己四肢有些酸麻,尤其是双腿,接触地面的一刹忍不住的打颤。

周游拍了拍龇牙咧嘴的少年肩膀,温和道:“大隋三万六千里,我等着你以后出现在星辰榜。”

徐藏立即反讽道:“那个榜有什么意义?你当年不还是排在那个疯女人的后面?”

周游微笑道:“排第一的,成了珞珈山的小山主排第二的,手握道宗紫霄宫,排在第三的现在在哪里,姓谁名甚?”

徐藏冷笑一声,不再说话。

周游望着徐藏,终于诚恳开口:“徐藏,你要以杀证道,可十年了,你难道不知道你要杀谁?裴家灭了,心爱的女子也死了,你要杀的,难道是那些让你每日奔波,害得跌境不止的蝼蚁么?”

“当年杀圣山,你只杀能杀之人。杀到自己命星不堪重负,破碎裂开,跌境不止。”周游挑起眉头,平静道:“好杀善杀之道,并不是滥杀无辜。你说你自在逍遥,明知自己头顶有山所压,畏惧剑断,绕道而行,这难道不是一种逃避?”

“细雪在道宗放了十年,现在开始,它重新回到你的手了。”周游轻声道:“我和珞珈山的那个女人终有一战,那一天应该不会太晚,我不会畏惧死亡。在这之前,如果有一天你拔剑了,无论对方是谁,是大隋的皇室,还是任何一座圣山,拔剑之后,死了我会替你收尸,然后替你报仇。”

“我要去哪里,杀什么人,做什么事,这些不需要你提醒我。”

徐藏顿了顿,面无表情道:“如果我活下来了呢。”

周游微笑道:“你觉得你能活下来吗?”

徐藏抱着细雪,侧头道:“无论如何,那人一定会死,不需要你替我报仇。”

周游柔和道:“但愿如此。”

年轻道士登鸟背,那只红雀亲昵蹭了蹭裴烦的脸蛋儿,高昂叫了一声,倏忽振翅,宁奕看到那只红雀的眼中,有着一抹通人的神『色』。

周游天下,不复回头。

裴烦感慨道:“这才是神仙气派,高人景象啊”

徐藏没好气道:“这才多久,就胳膊肘往外拐了?”

丫头咕哝道:“人家确实比你帅,也比你潇洒嘛”

徐藏呸了一声,抱着细雪一瘸一拐向前走去。

裴烦在菩萨庙塌的时候受了一些伤,宁奕心疼,背着丫头,落地之后有些不适应,同样一瘸一拐地快步追了去。

“前辈,这十年”

徐藏知道身后那两人有一堆话想问。

他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没好气道:“十年?你们怎么不让我从大隋开国皇帝在北境对抗妖族开始讲?”

宁奕干笑一声。

赶路的男人顿了顿,声音有些干哑。

“这是一个漫长的故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