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教你杀人(一)

宁奕三个人在小酒馆里坐了一个多时辰,等到夜彻底深了,才不急不缓的离开。

果不其然,一出酒馆,就有人从小巷子里拐出,跟在自己一行人的身后,不急不慢的吊在末端。

宁奕皱起眉头,看向徐藏。

“他们这是要『摸』清楚我们的落脚点,看看我们住在哪座客栈,好派人盯梢。”徐藏风轻云淡道:“这些土匪做事情很有耐心,确定了我们是他们要吊的大鱼之后,他们会等到时机成熟你是隔壁草谷城的大户人家,这笔生意做完了,要不了多久,就会出城。”

宁奕疑『惑』道:“那我们就让他们盯着?”

“当然不是。”徐藏领着宁奕在安乐城的小巷当中行走,步伐不急不慢,他慢悠悠道:“我最烦苍蝇在我耳边嗡嗡嗡的绕来绕去,他们盯我们了,我们现在就出城,把事情解决了。”

大隋的边境小城,木屋有些年岁,风卷落叶,脚步声踩在碎叶。

徐藏背着的细长布条,触碰到细碎的叶屑,发出沙哑的声音。

屋顶的黑鸦叫了一声,远远飞开。

男人面带微笑,带着宁奕和裴烦走了一条出城的小路,曲曲折折,一直走了大半炷香的功夫,到了一处荒郊野外,四周都是成捆扎在一起的苞谷堆,稻草人在风中摇晃。

后面的跟随者十分有耐心,而且很是敏锐,徐藏刻意放慢了脚步略微等待,生怕他们跟丢,为首的跟随者似乎也觉察出了宁奕这边的意图,在出城之后,便明显的不再收敛气息,而是就这么光明正大的点起了火光,跟在宁奕的身后。

停下脚步之后,徐藏转过身子,面『色』平静望着对面距离自己大概十丈左右的一行人。

“十三个人。”宁奕看着徐藏,低声道:“我能搞定吗?”

徐藏若有所思,道:“你知道这一片,向来不安稳吗?”

宁奕有些疑『惑』,又听到徐藏说道:“土匪向来拉帮结派,一个寨子至少有七八十人,有人负责盯梢,有人负责扒窃,有人负责善后也就是杀人和越货。”

“城里的各个酒馆,都有土匪的眼线,这帮人没想到我们出城这么快,所以来的大多都是盯梢的,或者负责在城里扒窃的。”

宁奕点了点头,他在西岭清白城混的十年,对于这种地下帮派十分熟悉。

“他们很记仇的,你要面对的哪怕只是一个人,也不能掉以轻心。”徐藏轻轻说道:“面对各大圣山的时候也是这样,杀人就要干净利落,如果来了十个人,你杀了九个,跑了一个,下次可能会来一百个人。”

宁奕有些明白了。

“我说这些,是想要告诉你,你搞定的不只是十三个人。”徐藏忽然喊道:“你们哪个帮派的啊?”

对面举着火光的匪首,是一个看起来就相当有分量的光头大汉,身左边纹着青龙右边纹着白虎,浑身横肉,闻言之后,与自己身旁的几位土匪对视了一眼,冷声道:“金钱帮。”

“喏,你要搞定的是整个金钱帮。”徐藏笑意满面,道:“如果一时半会杀不光他们,来的人会越来越多。”

“明白了”宁奕忽然望向徐藏,道:“接下来就要开始杀人了吗?”

徐藏点了点头。

“可是我还没有破入初境。”宁奕有些微怔,道:“你也没用教我那招从天而降的剑法,我拿什么杀人?”

徐藏沉默了一个呼吸,问道:“他们也没用破入初境,他们也不会我的剑法,所以他们拿什么杀你,你就拿什么杀他们。”

徐藏拉着裴烦开始后退。

苞谷堆的两旁,逐渐亮起火光,其余十二个人不再跟在光头大汉的身后,而是阵列开来。

宁奕面『色』警惕盯着眼前不断『逼』近的壮汉,对着身后道:“喂,喂徐藏,徐藏,剑给我用一下啊?”

一声破空声音传来,宁奕满怀期望的回过头,双手接过一个沉重包裹,飘然后退的徐藏声音传来:“各位钱和货,都在那个包裹里,就在这位李家少东家的手。”

光头大汉的目光落在了包裹,宁奕看着眼前那道不断『逼』近的巨大阴影,拽起包裹,扛在肩头,怒骂一声,咬牙开始向后奔跑。

身后的火光倏忽熄灭,刀光亮起。

有嘶哑的刀声划破黑夜的寂静,宁奕肩头一沉,包裹被一刀划烂,白花花的碎银和一大串铜钱倾泄而出,来不及心疼,被那股巨力带得踉跄回过身子,紧接着被人一脚踢得飞了起来,整个人倒飞而起,重重砸在苞谷堆。

远方裴烦的声音焦急传来:“宁奕!”

少年眼前一黑,只不过这种黑并不是头晕目眩。

这一脚踢在自己胸口,若是之前,少说也要气郁倒地,捂心不起,只是此刻,宁奕竟然丝毫不觉自己疼痛。

他想到了自己吞下去的那颗五百年隋阳珠,还有周游送给自己的一千粒紫玄丹。

这些丹『药』,早就够一个人破开初境。

路的时候,徐藏对自己说过,自己的身子与其他人不同,先天不足所以需要吃掉很多的资源,才能够顺利的破境。

自己已经吃掉了一颗隋阳珠,还有那么多的紫玄丹即便没有破境,体魄也远远超出了常人,在大漠时候牵马能够跟徐藏,便说明了这一点。

“这小子有点古怪,杀了。”光头大汉瞥了一眼苞谷堆,自己刚刚那一脚的力度,足以踹死一匹大马,结果那小子竟然毫发无伤,现在还坐在那『摸』着胸口发愣,多半是有长辈赐下来的护身器具。

刀光四起,十二位大汉蜂拥着冲向宁奕。

宁奕来不及思考,动作轻盈翻身,跳了谷堆,一路向着徐藏的方向跑去。

自己面颊一侧,忽然有一柄透着寒光的刀锋刺穿谷堆。

宁奕瞳孔微缩,脑海当中早有预感,侧身一滞,做了一个铁板桥的下腰动作,下一刹那,三四柄刀子“嗖”的穿透谷堆,贴着肌肤游走一圈。

苞谷堆被一刀砍碎,少年灵活的身影游掠在黑夜当中,忽然熄灭了声音。

黑暗当中,有人取出火折子准备点燃,却被同伴制止。

在这里点火,很容易引起苞谷堆着火,引人耳目,安乐城的护卫若是来了,那么自己这一帮人不仅仅行动失败,而且还会招惹事端。

带头的匪首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所有人都停住了动作,侧耳去听。

宁奕贴着一处苞谷堆,拼命压抑呼吸,到了这个时候,他的身体没有丝毫颤抖,脑海当中反而一片极静。

所有的喧嚣都已经远去。

他知道这些亡命之徒正在捕捉自己的痕迹,一旦自己发出声响,位置就会暴『露』。

思路变得清晰起来。

宁奕瞥见了一个瘦高的影子,那人正缓慢向着自己的方向探步而来。

最多再过十个呼吸,自己的藏身之处就会被发现。

宁奕深吸一口气,『摸』出了一颗铜钱,然后冲了出去。

杀人有很多种方法。

一个一个的杀,是莽夫的杀法。

宁奕想不到有什么其他的方法,可以把这十二个人一起杀尽。

但他知道,如果再不抓住最后的机会,等到自己被发现,就来不及了。

黑暗当中传出了一个清脆响声,瘦长影子下意识回过头,余光当中却发现一个相反方向的影子冲了出来,一拳重重砸在了自己的裆部。

宁奕不够高,哪怕跳起来,也很可能砸不中头颅的太阳『穴』,无法一击致死。

在男人痛苦的喊叫声音发出之前,宁奕拽住面前高个男人的手臂,夺刀而起,整个人踏在谷堆,借力劈出一刀。

这是宁奕第一次挥刀。

刀锋很快,带出的风气砸在男人的肩头,那个男人半只肩膀就这么被一刀抡斩下来,整个人哐当一声砸在地。

猩红的鲜血溅了宁奕满脸,少年喘着粗气,忍着一股剧烈的不适,余光瞥见了另外一个还在惊愕当中的土匪。

没有人相信,一个十六岁的世家少爷,会如此的杀伐果断。

又是一刀劈下,像是砍柴剁在木头,宁奕从谷堆跃下,双手持刀,这一刀正中头颅,头颅的盖骨很硬,沉闷的劈开声音之后,宁奕的手腕一震,握不住刀,整个人扑倒在土匪身,他慌『乱』之中连忙爬起,身后已经传来了刀风声音,双手拔刀,那一刀砍得太深,一拔之下竟然没有拔出来。

背后刺啦一声,宁奕龇牙咧嘴,能感到自己后背被刀锋掀开的滋味,带着一股凉意。

他“锵”的一声拔刀而出,蹲身砍出,横切的刀锋又是轻松的切入肉中,砍到一半的时候卡在了脊梁骨处。

“我他”宁奕努力拔刀,背后又是一凉,他这一次感到头晕目眩的滋味了,整个人面『色』苍白,被人重重踢了一脚,连人带刀,狠狠栽倒在谷堆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