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秋杀之雨

官道的马蹄声音,滚滚如雷而来。

四道披头散发的血红身影,因为胯下骏马速度太快的原因,远远看去,像是前后四道紧贴大地『射』出的黑红箭矢。

四位踏入初境的修行者,哪怕只是刚刚踏入初境,也比那些未曾修行的江湖莽夫要强不止一星半点。

当呼吸之间可以吞吸星辉,四肢肺腑都将产生质的变化这是由人向神的第一步,哪怕并没有产生神『性』,但已经与凡人不再一样。

宁奕吃下了一颗五百年的隋阳珠,周游的一千粒紫玄丹,得以在红雀背浩浩『荡』『荡』如龙汲水的吞噬星辉,虽然未能破境,但体魄的变化在苞谷堆砍杀马贼的时候便已经体现出来。

无论是速度,力量,还是韧『性』,已经不再与凡人同一层次。

四匹马匹当中,最先当头的就是这位三当家,一匹猩红骏马,体型巨大,壮硕精彪,步伐踏地如滚雷震颤,轰隆隆砸在地如大鼓鼓点极其快速的敲打。

身子贴俯马背之的瘦削男人,发丝散落,盖在面向后掠去,他背后一柄缺口断刀,刀柄拴着铁链钢索,尽头被他死死攥住。

这是一条荒废已久的官道,多年无人,杂草横生,道途还算平坦,直来直去,只不过尽头有一个拐弯道口。

在道口拐弯过来之前,三当家就已经率先觉察到了一丝不安。

兜马而过,眼前两拨荒岭,冷风灌面,一位少年就站在磅礴大雨当中,面『色』冷峻的闭着双眼,没有撑伞,将伞尖轻轻杵在地,就这么孤零零的,立在废弃官道的正中央。

三当家眯起双眼。

他很难明白这抹让自己不安的因素,究竟从何而来?

那个站在深夜大雨当中,明显是等着自己的少年,身旁没有人,身后也没有人。

他孤身一人,没有修行。

除了一把伞,什么都没有。

细微的锁链轮转声音响起,趴在马背的男人,攥紧了手中的黑铁锁链,栓系在另外一端的刀柄连同刀身,开始不断震颤,大雨马蹄声音当中,身后三位同袍面无表情的同时攥刀,低下头来看似若有所思,实则准备接下来一触即发的厮杀。

行走江湖,出剑出刀之前,切忌目光碰撞,杀意藏在鞘中,也藏在眼中,藏得越久,被拔出鞘的时候,就能带出越多的鲜血。

一言不合,拔刀相向,在这当中,有着相当长的隐忍与交锋,而最后拔鞘砸出的那一下,往往是最出其不意的袭击。

二十丈距离。

原本准备隐藏杀机一掠而过,若是什么都不发生,那么便让大雨埋葬少年尸体的马贼,觉察到了天地当中一缕混『乱』的气机。

一直都只是微微低头,闭起双眼紧锁眉头的少年,忽然睁开眼睛。

大雨当中,伞剑被宁奕拎起,少年向前踩出了第一步,然后开始狂奔,急促的呼吸声音,与脚步踏碎雨滴的声音混杂在一起。

拎伞如拎剑,拖伞如拖刀。

所有人都忽略了那柄伞剑剑柄扭转的轻微声响。

宁奕左手手腕向下滑去,掌心拖住剑柄,咔嚓一声,伞骨侧转,寒冷的剑锋倒映出一抹雨光,最后一步之后,有一道身影高高跃起。

双手持伞,一剑如棍。

砸剑!

当那个羸弱的少年开始奔跑起来的时候,身躯逆风,那张倔强的面颊满是雨水,双手持伞,拖伞之势,滚滚叠加,让三当家某个刹那,错以为这是一位练刀行家的关门弟子。

持伞之姿,拖刀之杀。

当他听到天地之中的“飒”然剑锋声音之时,他更加谨慎,心想这竟然是一位剑器大师的门徒,以伞为剑,金钱帮不知何时得罪了这样鬼斧神工的剑匠。

当双方距离不过丈余,他拔出铁索,一蓬雨水被铁锈砸碎,刀光出鞘,却发现那个少年没有停下步伐顺势递出这一剑,而是高高跃起,双手倒攥雨伞,以伞尖贯穿雨幕,坠砸而下

那柄看起来玲珑小巧,只用女人才会用的伞器,就这么蛮横而不讲道理的将漫天横索劈砍而碎,从天而坠的少年砸落在地,四匹快马从他身后奔掠而过,其中最为猩红惹人瞩目的那一匹大红马,在奔行过程当中轰然一声破碎开来,连同马匹的那个男人,在肃杀的大雨当中滑行跌出,摔成一块一块的血肉雨花。

跌坠在地的少年,单膝跪地,站起身后,看着身后滑出一大块血红的大地,深深吸了一口气。

宁奕面『色』有些苍白,眼神坚毅,他的双手攥着伞剑,十指仍然无比稳定,但是身子却开始控制不住的轻微颤抖。

天地之间,雨声太大,剑声太小。

马蹄声音停滞一刹。

三个红眼的马贼匪徒,目睹自己三当家暴毙,忘记了自己已经与那位少年擦身而过,只需要快马加鞭就可以掠回城寨,第一时间兜转马身,将粗刀拔出,星辉缭绕升腾,雨水迸溅,再一次开始冲锋。

江湖当中,情义当头。

宁奕深深吸气,胸膛鼓起,他拖着伞剑重新奔掠而去,这一次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想”,并没有再一次高高跃起,去使用徐藏的砸剑。

三匹黑马,与少年擦身而过的一刹,刀气缭绕星辉,在少年的发丝眉梢掠过,宁奕并没有任何避讳的选择了硬撼,甚至没有绕侧,以十分鲁莽的姿态对着正中正前的那匹黑马,立起了自己的伞剑,单手攥住伞柄,一根手指立起,抵在剑背。

三柄长刀几乎不分先后的砸在了宁奕的伞剑之,伞剑没有丝毫颤抖,长刀脆弱的像是纸张,没有任何悬念的被一切两半。

黑影压了过来,紧接着撞剑锋的那匹大黑马,给宁奕带来了“轰”的一声阻钝感,少年屏住呼吸,满面狂风随那匹大黑马一同砸在面前,他微屈双膝,掠行而过,仰面下腰,双手攥住剑柄,将伞剑的剑尖对准马腹。

那柄徐藏不知道花了多少银子买来的“伞剑”,就这么无比顺畅的开膛破肚,宁奕睁大双眼,栖身在黑马肚下,无比震惊地看着沉重而又粘稠的鲜血,铺天盖地洒了自己一身,那匹起势迅猛如雷的骏马浑然不觉疼痛,就这么把自己跑成了两半,滑掠而出,速度骤减,然后瞪大双目,左右两侧分离开来,最终轰的一声摔飞在地,尸块溅起沉重的腥红雨水。

大雨磅礴,坑坑洼洼的水坑,被砸出阵阵鲜红,袅袅的水雾,在热气当中嗤嗤作响。

穹顶之打雷轰鸣。

地面却是一片死寂。

面『色』苍白的少年,下腰之后,喉咙发涩的扶地转身站起,然后心情复杂的拎起伞剑,啪嗒一声开伞,然后收伞,托住伞柄收剑,旋即开剑,如此反复两三次之后,仍然看不出这柄伞剑的端倪。

沉默凝视伞骨的宁奕,犹豫了好几个呼吸,最终放弃了拿自己手指试一试这柄伞剑锋锐程度的想法。

另外的一方,星辉仍然升腾缭绕,初境的星辉在大雨当中显得微弱而又渺茫,骑在马的两名悍匪,手中握着两截断刀,他们没有回头去看自己第二位死去的同伴。

那柄伞剑没有直接杀了他,但是直接撞剑锋的不仅仅是那匹大黑马,也有当头冲锋那人跨坐在马背的下半身,那匹黑马疾速奔驰之后分为两半,连同马背的那个人,也顺延剑器豁口,就这么被撕裂拉扯成了两半。

两位初境修行者,面『色』苍白的坐在马,一阵颠簸,坐立不稳。胯下两匹骏马暴躁不安,四足擂地,无论如何,不愿意再去冲阵,几乎要把两人抖下马身。

大雨披头盖面砸下来,让两位初境修行者觉得有些发寒,甚至有些绝望。

这位手段残忍的少年绝不像是无名之徒,至于那柄锋锐的伞剑,更是闻所未闻。

他不知道这个少年究竟有什么样的背景。

但他知道这片地域,方圆三千里,最大的山,叫做蜀山。

“滥杀无辜不是我的本意”宁奕握着伞剑,走了过来,隔着一段距离,他看着两匹高大的黑马,轻柔说道:“你们不逃,我就放你们走。”

一位初境修行者坐在马背,他皱着眉头看着暴躁不安的黑马,用力将一截刀锋『插』进马身,黑马痛苦的嘶喊一声,仍然无动于衷。

他知道自己逃不了了,于是面『色』苍白问道:“阁下是蜀山新收的弟子?”

宁奕想了一下,平静道:“不算是。”

马背的修行者神情复杂,听到了这么一个回答,“不算是”,既是肯定,也是否定。

这句话足够说明眼前的少年,与蜀山的确有着某种联系。

他仍然不甘问道:“金钱帮可曾有过得罪?”

宁奕旋转伞剑,轻声说道:“昨天在安乐城外金钱帮与我产生了一些不算愉快的冲突,你们砍了我两刀。”

“前辈非要赶尽杀绝?”马背的人握着半截刀锋,星辉聚集在手部,沉闷道:“两剑还两刀,就此两消的话,我金钱帮愿意赔前辈一大笔钱。”

宁奕听到“前辈”两个字,怔了怔,他微笑道:“虽然金钱帮的名字,听去就很有钱但是我现在不缺钱。”

徐藏说过,杀人要杀绝,若是自己尚有余力,那么一个都不能留下。

伞剑旋转,宁奕跃起,没有犹豫的横切而过。

天地当中轻微一声,雨幕被伞切割开来,雨线重新合拢,两具尸体跌坠下马。

努力挤出一抹笑意的宁奕,拍了拍硕大马头,转身之后,抬起头来,看着穹顶不断砸下来的肃杀秋雨,长长叹了口气。

少年小心翼翼把剑锋收起,然后啪嗒一声撑开雨伞,一瘸一拐,走向了荒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