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星燃之火

暗宗的厅堂很大,四方红木搭建,如果不是从小巷子里推壁,然后再从那座暗室出来,宁奕根本没有办法想象,真正的暗宗所在之处,竟然是如此的光明正大。

拿到了那份卷轴,徐藏带着自己走出去的时候,少年更加的沉默了。

三个人从招提寺里走了出来。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徐藏看着宁奕,淡淡道:“这个浅显的道理,你难道不懂?大隋皇室集中的力量如果分散到了各大圣山,实在太小,至于想要借助佛门和道宗监察其实只不过是个笑话。”

“没有圣山敢违抗大隋皇帝的意志不容抗拒。”徐藏轻声道:“大隋帝国,像是铁血的草原,只要那头狮子还活着,那么在这片草原,所有想要谋篡利益的生灵,就只能按照旧王制定的规则行事。”

宁奕跟着徐藏走出招提寺,路两旁落叶纷纷,他回头看着那座恢弘寺庙,之前他曾对于这座寺庙有过猜测,但万万没有想到,用来监察蜀山的招提寺,其实就是蜀山的暗宗所在。

宁奕感慨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帝国的背后,一定暗『潮』涌动。”

徐藏不温不火道:“无论什么时候,帝国的背后总是暗『潮』涌动,可惜的是绝对的力量可以压制所有的计谋。”

男人回到了院落,第一时间没有急着打开那张卷轴,他把那张藤椅搬到了院落里,几盆花草也都搬了出去,晒着太阳,伸了个懒腰,然后慢条斯理的摊开卷轴。

宁奕搬了张小茶几,两个木凳子,坐在一旁,看着男人的眉头舒展又蹙起,面『色』始终平静,但眼神当中的『色』彩却难以揣摩。

裴烦搬了一个小火炉,烧着一壶热茶,慢慢扇着蒲扇。

院落里的藤蔓轻轻摇晃。

院子里一时之间,除了风声,并没有其他的声音了。

裴烦扇火的风声,还有院落里拂动藤蔓与花叶的风声。

直到那壶茶开,壶嘴升出袅袅的白烟,雾气轻轻推开壶盖又合。

徐藏合卷轴,忽然问宁奕道:“你知道该怎么破境吗?”

宁奕心想到了这个时候你竟然还问我这个问题?

他老老实实道:“吃。”

徐藏看着宁奕,道:“五百年的隋阳珠你也吃了,一千粒紫玄丹你也吃了,如果再给你吃一次的机会,你知道该怎么选吗?”

宁奕有些惘然。

“明天有一批货,会被送到感业寺。”徐藏将卷轴合起,之后攥拢卷轴,星辉缭绕,嗤然一声,这份卷轴就忽的燃烧起来,在数个呼吸之间,彻底的化为飞灰。

宁奕不知道徐藏为什么烧卷轴,但他知道,如果徐藏烧了,没有给自己看,那么一定是这样的结局最好。

“在送到感业寺前,会有一批马匪来截货。”徐藏眼神当中带着一丝深邃,看着宁奕,一字一句道:“这些日子,金钱帮收拢力量,不仅仅是为了躲避你的追杀,更多的原因,是为了全力以赴的准备这次拦截。”

“护送这批货的,明面只有一位中三境的修行者。”徐藏看着宁奕,幽幽说道:“金钱帮的大当家官惊鸿破开了第三境,他会拖住护送货物的修行者,方便马贼行动。届时局势会很混『乱』,你有最多十个呼吸的时间,去把这批货当中最珍贵的东西,找出来,然后吞掉。”

宁奕呼吸有些急促,道:“最珍贵的东西是什么?”

徐藏翻了个白眼,懒得回答这个问题。

宁奕明白了,这一批货物,恐怕除了背后的主人,没有人知道究竟有什么。

“你就这么肯定,在那批货物里的东西能让我破境?”宁奕有些唇干,端起一盏茶,抿了一小口,道:“周游先生给了我一千粒紫玄丹,仍是无果。”

徐藏相当笃定的点了点头。

宁奕有些疑『惑』道:“送这批货的,是一位大人物?”

“是的,某种程度来说,的确算是一位大人物,虽然年轻,但是有权有势,还有很大的靠山。”徐藏看着宁奕,平静道:“他的这批货,足够你破开初境甚至犹有过之。”

“是一位有钱的主啊”宁奕感慨道:“那我要怎么做?”

徐藏看着宁奕,道:“很简单,不用担心更强的高手,在那两位第四境分出胜负之前,把东西找到,然后直接吃掉,破境。”

一日之后,城外的一批商队。

马车里一阵颠簸。

燕开不安的坐在老人的对面,他看着面容如枯槁的老人,终究没有忍住开口的冲动:“宋大人,很快就要过荒岭了。”

过了荒岭,再行不了多久,就到感业寺了。

“听说这一片的匪灾严重,经常有马贼出没。”燕开认真说道:“蜀山虽然知道大人会来,却不知道这批货物会被先行送到,如果中途出现了意外宋大人恐怕无法向那边交差。”

老人披着一身麻袍,发丝如『乱』草,双手虚搭在膝前,呼吸微弱而又绵延。

他声音沙哑道:“一批匪徒,有何好惧?”

燕开在心底轻轻叹了口气。

这位宋大人,是至少第八境的御用武夫,自然瞧不起自己这位第四境的修行者,区区的土匪更不会放在眼里。

可是燕开他知道这批货物,究竟意味着什么。

明明可以极致安全的运送过来,那位年轻的大人却偏偏执意要先行把货物放到感业寺,不知是为何目的。

到了荒岭,商队的速度加快三分,想要尽早通过这片地域。

结果燕开刚刚准备闭目养神,前面忽然传来了一声刺耳的马儿嘶鸣声音。

年轻男人睁开双眼,听到商队前方的护送人员调转马身,接着便是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掀开窗帘,那人为难说道:“大人,官道路被人撒了铆钉,没有刹住,几匹开头马的马蹄扎坏了,其他的并无大碍,需要调换一下马匹,可能会耽误一些功夫。”

燕开皱着眉头拎刀下马。

两匹运货马车随着前方队伍的停滞,不得不停下,护送这批货物的,足足有三十个护卫,都是没有境界的修行者,原因很简单这批货物,为了掩人耳目,只是按照普通规格的镖局运输,那位不知境界深浅的宋大人,才是压轴撑底的那张底牌。

荒郊野外,一片孤寂。

燕开下马之后,忽然听到了“嗖”的一声,他拎刀出鞘,漫天星辉随刀而出,结果连来物都没有看清,只觉得刀口一道巨大力量传来,炽热温度穿透刀面,将他连人带身狠狠砸飞出去。

大事不好

燕开只有一个念头,这绝对是后三境的修行者!

一道火红『色』的身影,从荒岭那一头飞掠而来,几乎是同一刹那,车厢内的宋老人拍身而起,两道身影撞在一起,一个呼吸之间,火红『色』身影竟然将那位老人撞得截截后退,退至车厢之处,老人气势一坠,肩头抵在一起,单手劈砍而下,轰然一声,那道火红身影被手刀砍中,身形溃散,漫天火焰瀑散开来,整个人下坠之后穿裆而过,紧贴地面如一柄疾掠而去的箭矢,“嗖”的一声掀起车厢,狂奔而去。

那位宋老人先是一怔,接着面『色』阴沉,两袖互拍一下,蹬地追赶那道火红流火。

两截车厢,还剩一截车厢。

刚刚发生的一切,只在电光火石之间,却又太过匪夷所思。

其余的所有人,均是一片茫然。

燕开捂住胸口,四肢酸麻,他的刀器品秩不低,硬抗了一下只是轻微震颤,并未破碎,此刻杵刀而立,咬牙道:“还有一节车厢,都给我守住。等宋大人回来!”

说话之间,远方已经传来了马蹄声音。

一百来号马贼,从四面八方奔来,这是一场早有预谋的伏杀,金钱帮的帮主官惊鸿刚刚破开第四境,此刻率骑而来,包围了商队。

火光缭绕,举火而立的马贼面『色』肃穆。

燕开无声的拔刀而起,刀尖缓慢的挪移,最终对准一个面容威仪的男人。

那个男人翻身下马,徐徐走来,冷静,沉稳,行之若浮云,不惊落木,步伐偏偏如鼓点铿锵有力,双手抱臂一般拎着双环,双环交错,金龙金凤环绕,随着双臂交错落下,激起一阵杀气。

马贼陆续扔下火把,于是火焰开始升腾。

围绕着这节车厢。

“黑吃黑啊。”

宁奕和徐藏站在一处小山头,这一次没有带裴烦。

徐藏挑了挑眉,目光隐约落向了两道身影掠去的方向。

“送货的是位大人物,不想让货送到的也是一位大人物。”宁奕感慨道:“两截真假车厢,出动了后三境的修行者来护送要是我运气不好,那个是假的,是不是就白忙活了?”

徐藏拍了拍宁奕肩头,道:“你时间不多,如果失败了就尽快抽身。”

远方的火红身影,似乎与那位宋老人纠缠在了一起,很快就要分出胜负。

徐藏离开山头。

宁奕抬起头。

此时是大晴天。

但他带了伞,山下的火焰燃起,宁奕深吸了好几口气,看着火光里的诸人,那位官帮主和护送者已经打了起来,所有人开始厮杀,『乱』成了一团。

少年的瞳孔里火光缭绕,仿佛看到了星河灿烂。

然后他持伞开始俯冲。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