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初境之后

火光滔天,燕开与官惊鸿已经缠在了一起,两位中境修行者砸在一起,四周方圆数丈,地面凹陷,刀气激『荡』,无人可近。

厮杀接近十个呼吸,两人已经交互了数十招,气血澎湃,燕开换息刹那,终于被官惊鸿找到机会,一脚“砰”的踢在车厢侧部,一整节巨大车厢,就这么被踢得横飞而出。

外面的马贼数量是商队人马的三倍,凶悍异常,从一开始便以压倒之势开始屠杀,那节车厢飞出,有人狂欢,有人高呼,刹那分出好几人,以强壮肩头,硬生生抗着止住车厢掠势。

燕开双目赤红,想要抽身去救,余光寒光闪过,背部哗啦一声被撕裂开来,整个人喷出一大口鲜血,披头散发,不得不回身招架,被官惊鸿重新缠住。

轰隆一声,车厢顿住,好几条铁链顿时困缚而,一端拴在几匹马的马背、嚼头,这批货物已经落入了马贼手中。

燕开悲愤高声道:“你们可知,劫了这批货,意味着什么?!”

官惊鸿面无表情,已经取得了不小的优势,冷冷道:“山高皇帝远,我们敢这么做自然有敢这么做的理由。”

燕开硬生生憋回一口鲜血,惨笑道:“你们好大的胆子!”

就在一片喧嚣火光当中。

有一道极快的身影,无声而又无息的闯入人群当中。

火焰倒开屏,烟尘当中,那道影子没有丝毫的停顿,闯入火焰的一刹那,“蓬”的一声撑开伞剑,顶在面前,掌心攥拢剑柄,整个人如龙贯穿,伞剑旋转,两拨血雨被刺啦一声撕裂开来。

官惊鸿和燕开都看到了这一幕。

少年冷冽而无情的啪嗒一声收拢伞面,伞骨侧翻,抬臂掠剑

一整行鲜血涌出,连人带马,都被切成两半,那个少年的掠行脚步不曾停歇,一条直线,直奔那节车厢而去。

“是那个持伞少年!”

“草谷城的少东家李家人!”

人群当中响起了惊呼,在这一日,金钱帮的马匪重新回想起了持伞少年所支配的恐怖。

官惊鸿面『色』忽然难看起来,他拼命挣脱燕开的刀器,转身想要离去。

然而李家人这三个字落在燕开耳中,让这个本来面『色』委顿的男人,眼神当中换发出了别样的光彩,一刀猛烈砍下,在官惊鸿的背部掀开一条巨大的豁口。

此一时彼一时。

“蠢货”回过身子,被燕开拖住的男人,神情暴怒:“你可知你在做什么?!”

马贼的人群当中一阵暴动,牵扯车厢的锁链开始颤动,那几匹特地挑选而来的骏马,开始蹬地,准备撒足狂奔。

宁奕目光收缩,即便手持伞剑,仍然有着火光与人群的视线阻挡,他知道距离那节车厢恐怕还有一截距离,杀人速度再快,若是那几匹马跑起来了那么自己的这次行动,就只能以撤退告终。

“该死”

跨坐在马背的马贼,用尽全力挥鞭而下!

宁奕听到了高亢的马蹄声音,沉重的鼻息,他掠行奔出,伞剑在他手中翻飞,两旁鲜血抛洒,少年的视线越来越开阔。

最后掠出,高高跃起。

一共四匹壮硕骏马三匹已经开始暴动不安,然而有一匹大黑马,无论如何去抽打,都纹丝不动。

宁奕眼神一亮,那匹大黑马的『臀』部,有一道熟悉的刀疤

他哐当一声砸在车厢,伞剑切纸一般挑开锁链,接着一剑掀开车厢顶端,整个人坠入车厢当中。

火光与厮杀的声音都小了许多。

这节车厢由精铁铸造,隔音的效果非常之好。

车厢的内部,并没有被填满,宁奕砸入之后,货物被挤散,四处掉落。

整个人就好像掉入了深海当中。

面前是金子。银子。

宁奕屏住呼吸,目光快速扫过,那些一大锭一大锭、箱箱盛满的白银黄金,被他不耐烦的略过。

他的时间很短,容不得有丝毫的浪费。

徐藏对自己说过,这批货物里有非常值钱的物事一定能够让自己破境的物事。

宁奕的目光掠过那些占据了车厢一半位置的黄金白银,他终于明白了徐藏的意思。

一整箱的隋阳珠。

接近百颗,不知品秩如何但这可是一整箱啊!

再一眼,又是一箱。

宁奕的呼吸急促起来,单单这两箱隋阳珠,恐怕就足够自己破境了。

这批货的主人是谁?单单一节车厢,恐怕里面的资源,足够一个宗门使用了。

宁奕转过头来,看到了紧贴车厢一壁,整整齐齐堆叠着十箱道宗的紫玄丹,脑海当中一片眩晕。

他伸出一只手,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怀中的骨笛忽然震颤了一下。

宁奕感觉到了这种呼唤,像是在急切的渴求什么。

少年猛的回转身子,感应着怀中骨笛的急切震颤,趴下身子,侧耳聆听,然后他再不犹豫,伞剑剑尖轻轻切开车厢的底部。

他看到了一颗灼目而又浑圆的宝珠。

如果说之前成箱成箱摆放的那些隋阳珠,各个有指盖大小,圆润散发荧光,那么这一颗则是比之前的那些加在一起所盛放的光芒还要盛大。

宁奕当初在清白城握住的那颗隋阳珠,恐怕只有这颗的一半大小。

“千年隋阳珠!”

少年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一掌按在阳珠之,珠面寸寸崩碎,灼目的光芒忽然破碎,昏暗车厢被顷刻间照亮,镜面破碎,千年隋阳珠的珠心,滚烫的光线四散『射』开,无数星辉倒映而出,如大江大洋,倾泻在宁奕头顶。

宁奕一瞬之间,仿若置身回到了试图破境的那个夜晚,囚禁着自己脑海当中日月星辰的枷锁,在这一刻碎裂开来,那颗破碎的千年隋阳珠,被宁奕掌心吸附,破碎的纯白灰烬滚入宽大袖袍,少年跌坐在地,盘膝搭腕,冥想了无数遍的黯淡星河,就此点亮。

不过一个呼吸,宁奕睁开双眼,他的眼神前所未有的明亮,思维也前所未有的清晰。

外面的喧嚣声音极大,从宁奕掀车,到现在,不到十个呼吸。

已经有人要来了,宁奕并不惧怕外面的马贼,但是那两位第四境的修行者他需要避开锋芒。

此地不可久留,他已经破境,需要找一个清净的地方。

忽然之间,怀中的骨笛又一次发出了震颤。

宁奕准备离开的身子僵住,他瞥了一眼车厢漆黑的底部,没有丝毫犹豫,俯身而下,掏出了一个方寸匣子,开匣之后,里是一颗极其寒冷的珠子,与炽热的隋阳珠不同,那颗极冷的珠子,不过如常见的『药』丸大小。

宁奕两根手指捻起珠子,忽然瞳孔缩起。

那颗珠子入手便化。

宁奕能够感到一股极其彻骨的寒意,轰然碎裂,顺延指尖传递,然后在自己体内来回冲撞,颤抖之间,那颗珠子已经化为袅袅雾气,掌心结出了一层又一层的冰渣。

比隋阳珠还要庞大的能量,在珠子碎裂空凝聚如雾,如一根箭矢般对准宁奕的眉心『射』出,轻微的轰然一声,少年面『色』苍白跌倒在车厢当中,神魂一阵眩晕,整个人嘴唇颤抖,寒意充盈浑身,瞬间便盖过了阳气。

宁奕的面『色』又红又白,忽地没有血『色』,忽地又满面通红。

他慌『乱』翻身,抓了一大把隋阳珠捏碎,这些不知年份的阳珠捏碎之后冲入肺腑之中,只能让宁奕稍微好受一些。

宁奕一只手攥紧伞剑,另外一只手悬在胸口骨笛位置,剑尖切割车厢,他囫囵跌出,火海缭绕,炽热温度之下,寒意稍稍退散了些许。

宁奕并不觉得自己胸中有浩瀚星海。

他只觉得自己胸中有千尺寒冰,混着无数烈焰,滚滚沸腾。

前方火焰当中,有一道雄壮身影,手中刀尖戳穿燕开的后背,沉默走到了宁奕面前,然后注视着少年,“原来传得沸沸扬扬的持伞少年,是一个初境你只是一个初境,凭什么敢这么嚣张?”

宁奕面无血『色』,嘴唇惨白,他抬起头来,看到了一个魁梧的身影,四境的那位修行者竟然已经死了,被他挑在刀尖举了起来。

火光盈沸。

官惊鸿摇了摇头,看着这个少年,很是失望。

先前道死了好几十个弟兄,草谷城的,安乐城的,被这位据说姓李的少年郎杀了不少,他听到这个姓氏的时候,一阵沉默,知道这只是一个巧合以后,金钱帮不得不收缩力量,准备今日的截货。

这是来自于东境某位大人物的意志,即便遥隔了如此之远,能够让自己去实施,已经是一种天大的荣幸。

官本以为,这个据说有两把刷子的少年,恐怕是一个中境的修行者。

看样子,刚刚破入初境,星辉在他的呼吸之间紊『乱』又无规律,是一个修行路的新人。

他环顾四周,自己的麾下已经将商队杀得干净,火焰破空燃烧,有人缓慢围拢过来。

是时候结束一切了。

少年靠在车厢背部,努力让自己的呼吸变得均匀,然后攥紧伞剑。

尸体被官挑起,兜转刀尖,飞砸过来。

清冽的刀光。

伴随着一道并不清冽的剑光。

官瞪大了双眼,掷出的尸体迎面剖开成为两半,接着自己抬起的双臂,似乎有一道黑线闪过。

额头眉心,刺啦一声,犹如撕纸一般破开了一个细微的孔洞,鲜血如细雪一般喷薄而出。

杀人之后,那个少年痛苦的瞥了一眼四周,火光滔天,这样的痛苦,在眸子里倒映出来,让人心寒,觉得更像是某种狠厉的憎恶。

马贼在惊愕与愤怒之余被剑器砍翻,少年轻松至极的拎伞杀出了一条血路,然后一路狂奔,没有回头,在官道,奔跑速度极快。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