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祸国殃民的好看

落叶纷纷。

一路狂奔。

少年奔跑起来,像是一头倔强的牛,踩着草屑与落叶,浑身的劲气已经鼓满了大袖,伞剑切开拦路的两三颗合抱大树。

只有奔跑,才能燃烧星辉。

宁奕的脑海里还有一丝意识。

他很想回到安乐城的那个小院子里,裴烦还在等着自己。

但他绝对不能回去,这个模样,能不能压抑星辉,不引起轰动的进城,还是一个问题,如果真的进了小院子,自己的意识失控又会发生什么?

宁奕的印象已经模糊,他甚至记不得自己刚刚是如何拎剑,把那位第四境的马贼首领杀死的。

他想要宣泄。

宁奕能想到的,就是去一处毫无人烟的荒郊野外,把自己跑到筋疲力竭。

少年用力的劈砍伞剑,如海的劲气贯穿两袖,巨木纷纷倒下,一阵倾塌,烟尘弥漫,根本就扛不住这柄伞剑的锋锐。

冥冥之中,骨笛似乎在轻微的颤抖。

少年红着眼奔跑。

他的思维越来越『乱』。

跑出了荒岭,跑到了林中。

跑出了林子,跑到了小山。

跑出小山,再跑下去,从不知疲倦,再到感到了一丝疲倦

宁奕跑了很久,怀中骨笛的震颤越来越快速,他能感到肺腑之中的寒冷与炎热,并没有随着自己的奔跑而变得消殆。

但是他能够赶到,这里似乎就是自己的尽头。

抬起头来,在这荒无人烟之地,有一座幽静的寺庙。

感业寺。

木桶里的热水,还在泛着雾气。

铜镜被打翻。

屋子里大多是竹饰,青竹的澡桶,紫竹的舀子,还有墨『色』的竹帘,以及披在竹榻,纯白的棉被单子。

棉被被人痛苦的揪在了一起,裹在身,一旁的浴巾被扔到了一边。

屋子里本来很整齐,但现在很『乱』。

一片昏暗。

灯火早就被打翻,熄灭在水雾当中。

床榻,伸出被子外的两只小脚,纤白如玉,还处于湿漉的状态,蹬在床单凹陷处,裹着全身的女孩,浑身『潮』湿,缩在床,一只手捏着被单,另外一只手攥着棉枕。

这其实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只有经历过的人会懂。

屋子里的空气,处于一种十分稀薄的状态,无形的漩涡,压迫在女子的屋顶,有澎湃而又无形的东西溢出,作为代价的是她急切的想要吞掉什么。

但女孩的神情却平静又舒展,牙齿倔强咬在被单,蹙起的眉头,微泛起的泪花,像是早已经熟悉了这种痛苦。

这副神情,如果让人看到那么会毫不犹豫的把她吃掉。

这个女孩,就是世最甜美的一颗果实。

没有人可以忍住。

今日的病犯得很早,提前了好些日子,蜀山的瞎子叔叔也要过两天才会来

女孩脑海里的意识有些涣散,她忽然觉得有些绝望。

忽然一声轻微的敲门声音,传到了女孩的耳朵当中,就像是一阵天籁。

那人在门外顿了顿,然后是慌『乱』的敲击声音。

黑暗当中,女孩的思绪早就飘飞到了天际,听到了试探『性』敲门的声响,她知道是自己的“『药』”到了,披着被子,蹬蹬蹬跑到了门口,中间几次跌倒,愈发慌『乱』,不知为何,距离那扇门越近,她的心脏跳动就越剧烈。

就像是等待了许久的一种期待。

她不明白这种感觉究竟是什么意味。

但打开门的那一刻,少年的声音与光一起,照破了整个世界。

“有人吗?”

徐清焰顿在了那扇门的一面,保持着拉开竹门的动作。

外面的光线柔和又温暖,但她一整日没有见过阳光平日就不常见光,一时之间,觉得有些刺眼。

她面『色』本来就白,乍一见光,更白三分,此刻惘然的看着那个少年。

钻心的那股疼痛,似乎就这么短暂的散去,但她并未察觉。

女孩被养在深闺当中,后来又在感业寺里待了三年见过的男人很少,见过的少年,除了自己很多年前的亲生哥哥,就只有一个。

眼前的少年,碎裂不堪的黑袍被撕开,布条差不多掉到了腰间,里面是一身干净利落的白『色』轻衣,腰带扎紧,沾满了草屑和秋叶,面『色』苍白当中带着『潮』红,双目的瞳孔深处带着奇异的红『色』,然而那股红『色』似乎也在慢慢的消退

女孩怔了两个呼吸,然后把目光挪向了少年的胸口,非常认真的盯着那里。

宁奕看着这个女孩,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眼神当中的奇异『色』彩,不仅仅是因为两颗珠子的缘故

而是震惊。

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好看的女孩。

清白城里的日子,他见过那些大门阀大背景的女子,个个珠光宝气,满面荣华富贵,即便抛去那些,都是极好看的。

但宁奕向来瞧不她们。

因为丫头跟在自己的旁边,裴烦生的像是一个瓷娃娃,小时候又忒乖巧动人,宁奕心底清楚丫头一旦长大了,恐怕是一位大美人,十年过去,美人胚子已经初『露』端倪。

只可惜裴烦的容貌,没有办法去与眼前的女孩进行比较。

这是一种,与五官无关的美貌。

五官、年龄、骨架,皮相世俗间的种种评判标准,都很难去形容和界定,宁奕眼前看到的这个女孩,明明年龄不大,眉目当中带着一丝痛苦神『色』,却唯独没有稚气,不是可怜和幼嫩,更不是成熟与老气。

是一种游离在人『性』外的东西。

是神『性』。

这个女孩,身所具备的气质,不像是人类,更像是一个独立于世的神只。

宁奕知道这个女孩是谁了。

徐藏说的话一点也不错。

那个女孩若是被人看到,那么永远都不会被忘记。

两个人的动作稍稍停顿,女孩的神情惘然而又犹豫,但是看起来并没有想要关门的意思,宁奕的骨笛不断颤抖,似乎很想推动宁奕进屋,尤其是那张此刻屋外看来略显『潮』湿的床。

宁奕屏住呼吸,抗拒着骨笛的推动力量,他从来没有见过某个时刻,骨笛竟然爆发出如此强大的自主意识。

在短暂的安宁之后,两个人的眼神平静下来,之前的痛苦,似乎即将退去。

下一刹那,脑海当中的力量轰的一声砸落,像是一柄重锤砸在宁奕胸口。

与此同时,女孩同样面『色』苍白,双手扶门,几乎站立不稳。

外人很难理解,他们遭受的痛苦是一种怎样的非人的痛苦。

忍耐,压抑,几乎快要爆炸。

宁奕面『色』苍白,指了指屋里的那张竹床,骨笛不断指引的方向那里似乎有着莫大的诱『惑』。

他声音沙哑道:“我想进去坐一坐,就只是坐一坐,可以吗?”

女孩犹豫了片刻,她想起了过往别人告诫的种种警告,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她指了指宁奕的胸口,同样面『色』苍白,从鼻子里哼出了声音。

“嗯我要你的,那样东西。”

屋子里有人压抑痛苦的吼声。

有人按捺不住欢快的呻『吟』

到了最后,一片平静,已经是夜了,光线散去,屋顶的涡流也散去,少年坐在床榻一侧发呆,目光空洞而又木然,当然他是痛苦的那一个,两颗珠子的极寒和极热都已经被他消化干净,屋顶的那些涡流,聚集了一小团发着淡淡荧光的“物质”,像是星辉,『性』质却迥然不同,自己能够消化两股力量,就得益于这些神秘的荧光。

女孩点起了屋里的烛火,她把骨笛还给了宁奕。

骨笛是宁奕保命的东西,身最大的底牌。

可是宁奕把骨笛交给女孩的时候没有犹豫,甚至没有一丝的怀疑。

这样的一个女孩,提出来的任何一个要求,都让人无法拒绝。

直到宁奕头顶的涡流散开之前,女孩都没有放手,骨笛在不断吞噬着她掌心溢散的光辉,整个过程当中,女孩不断从鼻尖哼出轻松而又舒适的轻音。

女孩爬了床,宁奕规规矩矩坐在床榻,看着女孩费力的向推开竹窗,想要搭一把力,最后放弃了这个念头,眼观鼻鼻观心。

女孩只披着一件简单的素白睡裙,长发瀑撒,带着微微的『潮』湿,凹凸有致,窈窕动人爬床后,裙子下面『露』出了比布料还白的大腿她似乎并不觉得有何不妥。

推开竹窗,外面星空灿烂。

女孩皱起眉头,她转过头,声音青涩当中带着一丝沙哑。

“你是,蜀山?”

没有等她说完,宁奕点了点头道:“我是蜀山的修行者我叫宁奕。”

宁奕女孩默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

宁奕坐立不安,透过窗口,看着满天星辉挂在天,心想自己白天出门杀人,晚还没回一点消息都没有,安乐城的院子里,恐怕都急死了吧?

“我叫徐”

“徐姑娘,你长得真好看,我记住你了。”

宁奕面『色』尴尬,匆匆忙忙起身,推开门,然后一阵小跑。

徐清焰怔怔看着这一幕,觉得有些好笑,俯身捡起地镜子,低垂眉眼,端详着自己的那张脸蛋,指甲陷入掌心,又自嘲地觉得有些心酸。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