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我想见光明(上)

宁奕面『色』凝重,他仔细探查着徐清焰体内的情况,另外一只手握着骨笛,骨叶的手感柔和而又温润,像是一块暖玉。

破开初境之后,这枚骨笛便与宁奕产生了一丝模糊的联系,宁奕的心神沉浸其中,不会再回到院子那夜的惨烈景象,反而会觉得如沐春光,一片温暖,如同被温水浸泡,精神层面的疲倦和乏力会很快消散。

骨笛会吞噬神『性』,这是宁奕一次来感业寺所发现的秘密。

徐清焰身体里的神『性』宝藏同样也是一个秘密,女孩如今的情况,说是命悬一线,其实也不为过,谁也不知道她的身体还能存下多少滴神『性』水滴,蜀山的丹『药』效力越来越差,会不会有一天就不起作用了?神『性』的繁衍速度始终平缓,会不会有一天迅速加快呢?

一个又一个不安全的隐患,就埋藏在她身体的神『性』当中。

宁奕轻声道:“你放轻松我试着能不能帮你”

少年的声音很轻,女孩缓慢点了点头,她能感受到在自己身体当中缓慢游掠的宁奕星辉,没过多久,竟然感到了一丝温暖。

徐清焰抿起嘴唇,她眼神当中闪过了一丝讶然,哥哥的星辉进入她的身体之时,冰冷而又漠然,她觉察不到丝毫的温暖不仅仅是哥哥,检查过自己身体的那些人,那些修行者,他们的星辉只让自己觉得抗拒和厌恶。

宁奕的星辉不一样,温暖而又可靠。

女孩轻轻舒了一口气,哪怕神『性』水滴还密集聚拢在她的体内,宁奕的这股星辉涌入,仿佛旧疾已经压下,身子轻飘飘如置云端。

屋子内,气氛开始变得沉重。

徐藏站在一旁,抱着细雪剑鞘,挑了挑眉,裴烦则是感到了一股压力,似乎在缓慢的释放。

宁奕面『色』越发沉重。

骨笛觉醒后的力量,像是一股轻柔的吸力,被他巧妙的掺杂在星辉当中,这股吸力不分善恶,也不分场合,想要吞噬一切,但受控于宁奕,数次想要冲出,都被拉扯而回。

很快,宁奕的星辉来到了女孩的丹田位置。

三年,三十六个月。

丹田处,每一滴神『性』拢和之后,圆润的像是一粒泪珠,轻轻震颤,排列悬挂,无比整齐。

一共四十三滴神『性』水滴。

宁奕又仔细数了一遍,确定是这个数目。

听徐藏说,这个女孩来到感业寺不过三年的时间,服『药』也最多三十六个月,如果每个月神『性』的产生都无比稳定,那么只会有三十六滴神『性』水滴如今的神『性』水滴,说明了一点,徐清焰体内的神『性』并不稳定,之前所提到的“神『性』忽然扩散”这种情况,是有可能在女孩身发生的。

宁奕没有急着动手去取。

人体的构造巧妙而又精密,并非是拥有五脏肺腑就可以称之为人,这些神『性』水滴聚集在丹田的位置,如果宁奕鲁莽去取,不小心惊动了周遭的其他神『性』积蓄,很可能会导致神『性』碰撞,引发大爆炸,后果不堪设想。

宁奕试着拿骨笛的吸力,去轻轻触动一滴“神『性』”。

这是世最纯粹的东西,宁奕从未拥有过,他很好奇这是怎样的一股力量。

徐藏说过,神『性』不可掠夺,无论是人族修行者,还是妖族大能,在抵达了一定的境界之后,都会产生出或多或少的神『性』,这就是成为不朽的关键点。

北境倒悬海战场,人族如果杀死妖族,猎取胎珠,阴珠可以供鬼修修行,阳珠则是走正途的人族修行者修行,前面的“隋”字,以示管秩,大隋如天,统御人族世界。

然而神『性』却不可掠夺,即便有特殊手段可以剥夺神『性』,也不可能化为己用,修行所得的神『性』归属于个人,即便有朝一日不想要了,自行散去,也会回归天地。

宁奕的骨笛可以吞噬神『性』,不仅仅可以把神『性』剥离开来,而且还可以吞掉。

至于神『性』在骨笛当中能够产生怎样的反应,宁奕还没有尝试探索,所以并不清楚,但他知道,神『性』是一个极其稀少罕见的东西,眼前的女孩,对于自己而言,其实就是一个天大的宝藏。

你之毒『药』,我之甘饴。

宁奕深吸一口气,骨笛的轻微吸力,被他牢牢控住,将最外沿的一滴“神『性』”吸住,水滴震颤,宁奕看出这滴“神『性』”不断震颤,极其不稳定,恐怕当初凝聚之时,已是逆天而为,这样的物质天『性』扩散,竟然有力量可以将其收拢?

蜀山后山的『药』,究竟是什么『药』?

这样的一滴“神『性』”,似乎是因为畏惧,害怕,而不断震颤,最终迫于压力,收拢成为一滴『液』体。

那枚“神『性』”极其剧烈的摇晃起来,宁奕心神一沉,连忙催动骨笛吸力,将这枚神『性』水滴取出,四周的神『性』水滴都开始震颤,似乎都变得极其不稳。

屋子内,徐清焰的神情惘然而又复杂,像是感受着自己身体里的某样东西被剥离,这是一种古怪但并不痛苦的感触,轻微的吸力,将她的一滴“神『性』”取出,但紧接着,她面『色』一变。

丹田处的其余水滴开始躁动。

屋子里的压力陡然增大。

裴烦紧张看着宁奕,徐藏蹙起眉头,目光透过竹窗缝隙望向屋外。

感业寺内,垫在寺外青石板的枯叶,开始震颤,缓慢飞起,叶尖方向对准感业寺的竹屋,两只石狮子张牙舞爪,座下石台平铺裂纹,飞沙卷起,枯叶缭绕。

庞大的吸力与庄重的神『性』压迫在这座寺庙当中。

落针可闻。

屋子内的裴烦捏紧了小拳头,屏住呼吸。

然后是“啪嗒”一声

宁奕抬起头来,所有的心神在一瞬之间放松,星辉带着神『性』水滴离开女孩的丹田,他终于回到了现实世界当中。

少年松了口气,浑身都被汗水打湿,缓慢抬手,捻起中指食指指尖,那里摇曳着一滴『乳』白『色』的『液』体,凝聚如膏。

裴烦怔怔看着那粒膏滴,心想这就是神『性』?

宁奕的心神一直高度集中,直到此刻才稍稍轻松。最难的部分已经完成,他认真仔细将指尖的神『性』涂抹在骨笛正反两面,不到两个呼吸,再去抚『摸』,神『性』已经被消化殆尽,骨笛的表面光滑了一些。

“感觉如何?”

宁奕看着女孩。

徐清焰舒展眉间,她看着宁奕,轻轻道:“非常舒服”

女孩『摸』了『摸』自己的眉心,那里久日的苦涩消散殆尽,她感受不到自己神『性』的扩散,蛰潜在身体里的病端更是被宁奕取出了一小粒,如今的身体,前所未有的好。

徐清焰**双脚,跳下床,试着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子,宁奕看着女孩的长发在屋子的光线当中飞舞如流苏,一时之间怔怔出神。

直到声音传来,把他拉扯而回。

“宁奕”

宁奕连忙正襟危坐,看着女孩俯下身子,试着拿手去触『摸』脚踝,抬起头来,小心翼翼说道:“哥哥从小对我说,不能见光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宁奕怔了怔,反应过来道:“是,是的。”

神『性』与光同在,常人需要沐浴阳光,但徐清焰却不可以接触,一旦与天的光芒接触,她体内的神『性』便会很难压抑。

身体状况前所未有的良好,女孩伸出一只手,竹窗洒落的光芒落在她的掌心并不炙热,温暖而又舒适,蝴蝶的影子斑驳飞掠,剪碎阴翳。

徐清焰轻声问道:“我现在可以,出去看看吗?”

宁奕低垂眉眼,摇了摇头,不敢去看女孩的眼睛。

“现在恐怕不行但如果你的病好了,就可以推开那扇门,见到光明。”

说到最后“见到光明”四个字的时候,宁奕的神情很认真,语气很笃定,道:“相信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