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我想见光明(下)

接连十多天,宁奕每一天都会来到感业寺,帮助徐清焰取出身体里的神『性』水滴。

奇怪的是,自己的骨笛吸取了如此多的神『性』并没有像宁奕想象中的那样,产生一些妙不可言的变化,譬如说像是一次破开初境之后,以迅猛的姿态,一夜破开第二境。

宁奕的修为停滞在了第二境,他的呼吸之间,天地灵气的涌入比同等境界的修行者要大量,但如泥牛入海一般,毫无波澜。

徐藏的解释很简单。

想要依靠呼吸之间的积累就破境,几乎是一件痴心妄想的事情,大隋皇室,各大圣山,那么多的天才修行者,没有一人不需要依靠背后靠山的资源。

积少成多,骨笛已经觉醒,默默积攒着神『性』以及星辉,宁奕只能默默等待着下一次的时机。

徐藏试着研究宁奕的骨笛,在觉醒之后,这片白『色』叶子似乎没有过多的变化,但肉眼已经看不出来它的气质出格之处,这片白『色』骨叶,更像是一片软玉,如果宁奕不说,谁都不会知道,这是一件比“细雪”品秩还要高的重宝。

“越是强大的兵器,认主之后的使用门槛便越高。灵山的镇山之宝,需要至少十位点燃命星的修行者才能催动,蜀山的燎燃剑阵,哪怕只展开一角,也需要使用者抵达星君层次。”徐藏如实说道:“单独拎出来就能用的兵器,同样如此,赵蕤的细雪是一个例外,细雪的品秩高就高在无坚不摧,赵蕤从后山弄了一块磨剑石,打磨了十年,所以使用细雪的门槛非常的低,非常的适合低境界的修行者。”

宁奕听得很认真杀马贼的勾当他已经不做了,安乐城方圆三十里,金钱帮已经灭门,其他的马贼都撤了窝,那柄伞剑他一直带着,哪怕不杀人不刮风不下雨,伞剑也随手拎着,徐藏说过,剑不能离身,吃饭喝水睡觉,都不可以让伞剑离开自己的视线。

宁奕这个时候,只知道“伞剑”是徐藏花了大价钱弄来,却不知道徐藏口中的“大价钱”,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种概念。

他把伞剑当成最重要的伙伴,事实徐藏给他伞剑的那一刻,便嘱咐如此。

伞剑很好用,目前没有一样东西可以挡得住伞剑的切割。

宁奕不是一个笨人,在日子的缓慢推移当中,他对于伞剑的来历,以及徐藏总是背着黑布条的行为产生了些许怀疑,并且怀疑的真相,在蛛丝马迹当中越发清晰。

徐藏把很多事情都看得很淡。

他唯独念重“情”之一字。

所以宁奕知道,细雪对于这个男人有多重要。

他不说,他就不会问。

这是一种默契,也是一种信任,更是一种责任。

“我的哥哥,是西境很不出名的一位谋士。”

“他侍奉于当今大隋皇城的三皇子李白麟。”

“他叫徐清客。”

女孩看着宁奕,声音轻柔平缓:“听过吗?”

宁奕摇了摇头,道:“看来他的确很不出名。”

大隋的谋士千千万,都以侍奉皇族为毕生所求能够为大隋皇城里的某位权贵奉献才华,即便燃烧生命,也死得其所,这帮风雨当中起势的寒士,始终让宁奕这种生活在西岭底层的混混无法理解。

活着是一件难得可贵的事情,这个世道不让你活,你要『摸』滚打爬,要勾心斗角,要争强斗狠,最后好不容易活下来,只为了去死?

很多谋士如愿拜入了皇室,有些权贵门客诸多,到不了传说中那位高祖篆养的门客三千,养一整个僚府还是没有问题的。

更多的谋士则是渴死饿死冻死在了关外,求学负笈,苦学多年,叩不开大隋皇城里那些贵族的门。

这个世界很公平,如果每个人都有才华,那么就变得不公平了。

知难而退是一件有勇气的事情,不撞南墙不回头更有勇气,往往有些人把南墙撞塌了,然后成功了,更多的人则是头破血流,死在了墙角。

大隋的三位皇子,当然比皇城里的普通权贵要强很多。

太子的背后,是一国之师,袁淳先生。

二皇子背后有甘『露』先生韩约,东境一整条世家圣山,被韩约栓成了长链,都压在了二皇子的背后。

三皇子背后什么都没有。

宁奕这两个月读了很多的书,他在很久之前就听说过袁淳和韩约的名字袁淳是当年陪同太宗皇帝一起征战的老人,如今已经快要抵达大限,这般程度的“老人”,大隋皇城里寥寥无几。

而至于甘『露』先生韩约,宁奕想到了这个名字,就不由自主的后背一寒。

远在东境长城,毗邻东土灵山,却让远在西岭的宁奕从小就听闻凶名。

甘『露』先生成名已久,真正的起势却在这几十年之间。韩约手段暴戾残忍,东境长城无战事,便亲自赴身北境倒悬海,猎杀好几头三千年大妖,此人谋略不凡,偏偏修为极高,并未动用计策,只是从倒悬海只身归来之时,亲自去走了一趟东境的几座圣山,带着三千年大妖的头颅,与几位圣山山主进行了一些切磋。

于是整片浩袤东境,就此拢和拧成一股长绳。

太宗皇帝似乎并不介意自己的子嗣内斗争权,太子栖居皇城,胸无大志,袁淳先生辅佐之下仍然不争不抢,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那位气焰嚣张的二皇子李白鲸。

北境的战事,皇城的政事,人族天下,这两件事情,二皇子管不了。

除此以外,西境的圣山联袂,他要管,南疆的鬼修蛊『乱』,他也要管。一句话,太子和三皇子管不了的,他要管,太子和三皇子管得了的,他也要管。

二皇子坐镇东境长城,身前有韩约手眼通天,愿意辅佐,身后有四座圣山支持,效犬马之劳,若是皇帝不阻拦,那么他便真的可以做到这一切。

所做的这一切,所求为何?实在太简单了。

圣眷。

他要向整座天下最有权势的那个男人,展『露』自己的才华,自己的力量,自己有资格成为下一任帝国的主人。

而事实是,他的确做到了。

太子素来无心争夺,待在皇城里哪也不去,于是二皇子一路走来毫无阻碍,在三皇子出生之前,天下东南西北的琐事,他就已经管了很久甚至只差一点,就可以管到三皇子的头,让三皇子无缘落在这个世间。

“三皇子并没有选择的权力,如果他不成为太子那样的人,他连十岁都活不到。”

宁奕忽然有些明白了,为何蜀山暗宗当中,传得大多都是三皇子平庸无能的传闻,在二皇子如此迅猛的攻势之下,太子都选择了缩在皇城比二皇子迟生了好几十年的李白麟,除了藏锋认拙,还能如何?

在皇位的争权夺宠当中,无所不用其极,西境之内,铺天盖地的都是三皇子寻花问柳,消极度日的消息所以整座大隋境内,自然都知道三皇子是一个昏庸之人。

这其实是一种自我保护。

“李白麟今年二十四岁,他的背后没有谋士,没有修行者,没有圣山。”

一位皇子的背后,不可能没有谋士,没有修行者,没有圣山

这里的“没有”,意味着他隐藏的非常之好。

有时候什么都没有,就意味着什么都有,在最关键的时候,他亮出了背后的底牌,可能拥有西境的某一座圣山,也可能是西境的每一座圣山。

“大隋皇城内,有些王爷,讲究门客三千,此为待客之道,但是太宗皇帝给自己的子嗣定的规矩只能拜一位谋士,是老师,也是幕僚。”徐清焰说到这里,顿了顿,“太子殿下非常聪明的选了袁淳先生,那位先生是大隋的顶梁柱,通心骨,如果袁淳先生不倒,那么谁都扳不倒太子,全天下的污水泼去,都没有用。”

宁奕有些明白了,太子选择了袁淳先生,二皇子选择了甘『露』先生韩约

三皇子选择的谋士是

宁奕瞪大双眼,原本流畅运行的星辉在女孩的体内一度紊『乱』,第四十三粒神『性』水滴,也是最后一粒神『性』水滴,在被取出的那一刻,由于心神分散的缘故,不再稳定,水滴当中蕴含的所有光芒在一瞬间暴绽,寺外的枯叶纷飞,石狮子座底不堪重负,碎裂开来。

“是的。”

徐清焰自嘲的笑了笑,道:“我的哥哥徐清客,年龄与李白麟差不多大,却是他的座宾,幕僚客,更是他的老师。”

取出了所有神『性』水滴的女孩,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前所未有的轻盈。

她想到了宁奕说的话,如果取出了积淀已久的神『性』,那么她就可以试着推开门,看一看外面的世界。

徐清焰的目光小心翼翼挪向宁奕。

少年认真的点了点头。

于是她来到了门前,不再是之前那般的谨慎和担心,体内的神『性』仍然会繁衍,但至少已经抵达了人生当中最低的低谷,如果她生命当中有一天最有资格见到光明,那么就是今天。

徐清焰推门之前犹豫了一下。

她怔怔出神,心想最有资格见到光明的那一天,如果不是今天该是哪一天呢?

肯定是有宁奕陪着的某一天。

或许是每一天?

女孩笑了笑,知道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于是决然的推开了门,寺外的枯叶纷飞,阳光前所未有的盛大,秋光洒进来,宁奕坐在床头,看着女孩的影子拖曳摇晃,原地半蹲身子,摊开双臂,像是一只迎向天空,即将飞起来的鸟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