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小师叔

谢恩两个字落在宁奕的耳中,让少年好一阵沉默。

宁奕竟然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谢恩?

谢恩谢什么恩?

宁奕的表情有些复杂,他看着那节车厢,自始至终,那位三皇子都没有下车,只是探出头颅欣赏徐清焰美貌的时候,怔了那么小半刻。

从看到李白麟的第一眼起,宁奕就不喜欢这位大隋皇室名门正统的三皇子殿下。

李白麟眼中有很多东西,宁奕能够看得出来。

这个世界上,黑的就是黑的,白的就是白的;想要就是想要,不想要就是不想要;掩盖永远只能是掩盖,无法掩饰内在,宁奕最不喜欢的一类人,就是虚伪的人。

三皇子眼中有很多东西,唯独没有诚恳。

他说的话很少,目的却很明显。

恩威并施,打压自己,然后放过自己,好让自己心怀感激,感恩戴德。

宁奕叹了口气,心想大隋皇室的这一套,应该是在方圆三万六千里都屡试不爽?

自己算是替最后截货的那人背了黑锅,这个恩情不谢也得谢。

他看着三皇子,认真说了两个字。

“谢谢。”

事情当然没有结束。

这并不应该是一个草民对待大隋皇子的态度,宁奕没有敬畏之心,小无量山的修行者已经准备拔剑,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小子,但是车厢里的三皇子似乎并不介意这些礼数。

李白麟敲了敲车厢,轻微的声响,让小无量山的人按捺住了拔剑的冲动。

“把徐姑娘带上来”

宁奕看着披着大灰袍的苏苦缓步上前,他低下头,看着徐清焰清澈的目光,笑着拍了拍女孩肩膀,轻声道:“去吧。”

徐清焰轻轻的嗯了一声

在最后的时候,女孩低不可闻的开口:“保重。”

宁奕温和笑了笑。

苏苦把徐清焰领上了另外一节车厢,女孩登上车厢之后,宁奕皱起眉头,他看见这位剑湖宫的大修行者,在车厢旁边站立许久,手指掐诀,似乎布下了什么阵法。

应该是隔音阵法?

这节车厢的马车车夫拎起缰绳,准备出发。

三皇子明显也失去了兴趣,他轻声道:“走吧给他留一个教训。”

侍在一边的小无量山执法长老郑奇,点了点头,明白了三殿下的意思,他眼神扫过身后弟子,立马有一位刚刚踏入中境的内门执法弟子对视目光,点了点头。

两辆马车开始先后启程,三皇子缓慢掀开车帘,准备看一看那个叫“宁奕”的少年,会被教训成什么样子。

李白麟不会出手,宁奕说了自己是蜀山弟子,自己这位未来的蜀山师叔总不可能因为一些小事而出手惩罚而更直白的一点,两个人的世界天差地别,李白麟贵为大隋皇室,宁奕只是一条草民贱命,如若不出意外,今日之后,便再无见面之时。

面『色』苍白,看起来身体病弱的李白麟,其实是藏匿修行境界已久的修行者,大隋皇室的血统一直传承极好,他的境界相当的高。一个想要去握住细雪的人物,怎可能没有配得上蜀山小师叔的修为?

只不过李白麟向来示弱,蜀山的暗宗,各大圣山包括皇室的记录当中,他都没有出手的战绩。

他早就看出了宁奕只不过是个第二境的初阶修行者,论魂海论星湖,都只不过是个草包。自己这一行人,小无量山的,跟在郑奇身后的,最少也是个第四境的中境修行者,只需要一剑,轻则让他躺上十天半个月,断去三四根肋骨,重则废了修为,再无修行念头。

就当是僭越之罚,不敬之惩。

然而他却看到了自己意想不到的画面。

与郑奇只是一个眼神交错,便拔剑而出的小无量山弟子,已经第四境修为,他抬臂拍向自己肩头,一柄灰蒙蒙的长剑倏忽破袍而出,身子前掠,剑器随之俯冲。

小无量山弟子单手攥住剑柄,毫无预兆开始奔跑,目标就是站在感业寺寺门口的那个少年。

宁奕面无表情,在他想象当中,这才应该是正确的招呼画面,对着那位疾冲而来的小无量山弟子点了点头,宁奕脚尖踢踏一下伞剑的伞尖,身子向后仰去,灰『色』长剑横切而过,贴着少年面颊,将两颗石狮子拦腰切开。

碎石崩裂,小无量山弟子的眼神凝聚在自己身下,那个反应速度极快的少年,竟然躲开了自己的一剑?

星辉暴动,他双足踏地,马步站立,一剑立斩!

宁奕已经闭上双眼,聆听空气当中炽烈的风声。

他并没有急着动用伞剑,因为徐藏交给自己的剑势,招招都是杀人手段。三皇子想要教训自己,恐怕只是想要打断自己两根骨头,如果自己此刻杀了这位小无量山弟子,真正惹上了大隋皇室,麻烦就不会那么简单。

伞剑并没有转出剑锋,宁奕身如泥鳅,卧地如龙,第二境的星辉数量虽然稀少,却比这位第四境的小无量山弟子要灵活许多,附着在脚底,整个身子如蜻蜓点水,向前掠行,从那位弟子身下掠过,剑气纷飞,感业寺的门槛被一剑砍成两半。

近乎与地面平行,只有脚底粘粘在地面的宁奕,瞬间挺直身子,他没有回头去看身后的弟子,而是目光越过人群,与那位三皇子的车厢对视。

如此大的声响,徐清焰没有探头看来那个灰袍男人,的确布置了一个隔音阵法。

宁奕轻微不可见的拉扯嘴角,算是笑了笑。

这样的安排真是有心了。

转过身的小无量山弟子,面『色』青红,他双手持剑,高高跃起。

身后传来剑气破空声音。

宁奕旋出剑锋,没有回头,伞剑在空中缭绕翻飞的轨迹璀璨如星火,无数寒光爆『射』而出,那个高高跃起的小无量山弟子被震得跌飞砸入感业寺中。

一道道爆『射』而出的寒光,是被伞剑砍得爆开的灰剑剑片,溅『射』开来,力度巨大,钉在感业寺的红墙白瓦之上,崩出一团又一团的烟尘。

宁奕就站在四面八方滚滚而下的尘土当中,跌坐在地面的那个小无量山弟子显得很是狼狈,而且震惊。

但是宁奕没有,他轻轻旋回了伞剑的剑锋,撑开小伞,一个人站在屋檐下,烟尘砸在伞面,汇聚而下,碎石粒嘀嗒嘀嗒砸落在地。

三皇子的那辆马车停了下来。

小无量山和剑湖宫的人停住了脚步,他们沉默看着感业寺里的那一幕。

剑湖宫的苏苦带着一丝嘲讽的意味。

他看到小无量山执法长老的面『色』带着难堪,眉头紧锁,注视着感业寺里灰尘弥散的那一副场景,似乎在想些什么。

郑奇只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那辆载着徐清焰的马车越走越远。

宁奕看着那个女孩的马车,与太阳一起缓慢消失在了地平线与视线当中,少年在心底默默地想,徐清焰去了皇城应该很快就能把病治好了。

这样是一个很不错的结局。

他轻轻念了一句保重,然后收起伞剑,缓慢走出烟尘弥漫的感业寺。

李白麟已经下了车,他凝视着宁奕。

准确的说,凝视着宁奕的那把伞。

他不知道这个少年的来历,但是能够跨越一整个大境界对敌的一定是个天才,无论放到哪座圣山,都是天才。

然而刚刚发生的战斗,简单的有些离谱。因为自始至终,宁奕只出了一剑,一剑就砍爆了小无量山诸多加持的第四境法剑。

所有人都留意到,宁奕的剑不是凡品。

三皇子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他下了马车,站在暮『色』当中,眼里藏着深邃的星空,注视着宁奕。

宁奕忽然觉得三皇子一定也是个深不可测的人物,那双眸子里藏着星河灿烂,即便不展『露』修为,气势也压过了场间的其他所有人。

“之前他们说的话有些过了,做的那些事情,也有些过了。”

李白麟看着宁奕,面容很是诚恳地说道:“事情过去了,就不要计较了。”

宁奕看着三皇子,心想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劝人大度?息事宁人?他轻轻嗯了一声,不明白这位大菩萨为什么前后态度转变得如此之快。

三皇子看着宁奕,他柔声问道:“你刚刚拜入蜀山,踏入修行之路?”

宁奕犹豫了片刻,点了点头。

“我的那批货,送到感业寺内,本就是要送给蜀山山上的弟子。”李白麟又笑了笑,道:“你是一个不可多见的天才,这些资源送给你也无妨。”

宁奕明白这位三皇子的态度为何转变如此之大了

他想要结好蜀山。

李白麟微笑道:“你是哪位门下的弟子?我会亲自去拜访。”

宁奕认真道:“我的师父已经死了。”

“那真是可惜了”李白麟看着宁奕,认真道:“既然你是蜀山的天才,那么所有的规矩都可以为你让开一条道路,劫了我的货,打伤小无量山弟子的事情,我们都可以当他没有发生过。”

郑奇长老的神情有些僵硬,那个跌坐在地上的小无量山弟子,面『色』通红,捡了捡地上的剑器碎片,一瘸一拐从宁奕身边经过返回。

宁奕故作惘然,道:“为什么呢?”

李白麟说道:“因为我很欣赏你。”

宁奕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

李白麟微笑道:“你可以喊我一声小师叔。”

宁奕注视着那个白袍病瘦的皇子,笑着问道:“三殿下什么时候成了蜀山的小师叔?”

“很快就会是了。”李白麟看着少年,道:“你可以随我一起上蜀山,见证这一幕。”

宁奕心生感慨,心想自己到现在,竟是连一次蜀山都没有上过。

他微微启唇,想要说些什么。

就在这时,在一旁一直皱眉凝视宁奕的小无量山长老,越看少年越觉得眼熟,脑海当中的那根弦,终于眼前的宁奕,与西岭的少年,联系在了一起——

“殿下请后退!”郑奇面『色』忽然一变,扭头寒声道:“小无量山弟子听令!结剑阵!”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