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带你去杀人

星辰漫天。

剑湖宫洪来城。

这是一座湖中城,西境圣山剑湖宫坐落在此,一整座巨大圣山,巍峨入云,山体被无数玄妙的细碎阵法托起,悬浮在洪来大湖的上空,剑湖宫的核心弟子,在圣山山上修行,一整座洪来湖灵气氤氲,弟子的静室被阵法隔开,手握令牌,随时可以抵达湖底开辟的悬空洞府。

灯笼悬挂,夜风拂过,微光飘摇。

山底下的洪来城子民,忽然听到一声巨大的声响。

整座圣山都摇晃一下。

“久闻剑湖宫大名,蜀山徐藏前来拜访!”

声音朗若洪钟,伴随着声音的落下,一道模糊的身影狠狠摔出,砸在夜『色』山门之上,那人被徐藏一脚一脚踢着上山,最后毫不客气拎起后领砸在青铜殿门,将两扇重门砸得粉碎,整个人生死不知。

正在闭关的剑湖宫宫主皱起眉头,魂湖第一时间波『荡』开来,看到了夜幕当中,此刻站在自己山门外的两道身影。

蜀山的徐藏。

还有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六岁模样的少年。

几位命星境界的大修行者已经破关而出,第一时间落在了山门门前。

“徐藏你要怎样?”一位刚刚点燃命星的大修行者,盯着徐藏,冷声道:“当年杀了剑湖宫十一条人命,如今打上山门,这是要把蜀山和剑湖宫的脸皮全都撕破?”

“剑湖宫还有脸皮可言?”

徐藏笑了笑,漫不经心问道:“赵蕤死了以后,你们派了多少人杀我?天都皇城的那一夜,你们又是如何围攻裴旻的?”

刚刚点燃命星的大修行者,面『色』难看,他一字一句道:“这是十年前的旧账,你非要现在来算?”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徐藏叹了口气,摇头道:“你难道没有听说过这句话?当然过了十年也没关系,我可不是君子,我要报仇,不会在乎过了多少年。”

“这十年来,你们剑湖宫,从西境追着我到东境,一拨又一拨。不算赵蕤和裴旻,单单是我头上的账,你们准备如何来还?”

男人笑了笑,他轻声调侃道:“要不把你们剑湖宫的老宫主喊出来,让我瞧瞧那条老狗当初被裴旻打成什么模样了,还能不能与我过上两招?”

“放肆!”

“无礼!”

两道流光飞掠而来,徐藏面『色』平静,并没有动用细雪,只是一左一右抵肩,两道以迅猛之姿冲来的大修行者身影,先后不一的撞上徐藏肩头,在下一刹那以更快的速度砸回山门。

“轰”“轰”两道闷响。

宁奕看得面『色』发白,心想原来徐藏凶残起来,哪怕不用剑器,也是个体魄极其变态的人形暴龙。

宁奕看到烟尘当中,那两个做了数次深呼吸,硬是嵌在石壁当中无法动弹的命星大修行者,同情的摇了摇头,心底默哀一遍,再一次感慨。

这也太强了些

宁奕总觉得这厮今天生猛的有些匪夷所思。

徐藏的修为,在一剑劈碎金甲巨人之后,此刻再一次缓慢的下跌,这一次他没有动剑,修为缓缓跌下第五境,跌到了第四境的巅峰,星辉溢散,本该消逝在烟石与尘埃当中的那些星辉,在肉眼不可见的挪动当中,纷纷涌向了宁奕胸口的骨笛。

陆陆续续有弟子赶到了山门,看到了两位师叔被徐藏打得嵌入石壁,一副凄惨模样,惊讶到不敢置信。

没过多久,便有一道湛蓝光芒,比起先前的几道光芒的气势,加在一起还要磅礴,这股气势并不肃杀,反而带着一股温和,坠在山门之处,道袍男人竖起两根手指,一圈蓝『色』符箓缭绕周身,幽幽燃起,犹如一圈扩散鬼火,将靠得近的弟子温柔排开。

剑湖宫的山门,以湛蓝『色』道袍男人为中心,让出了一大块空阔的场地。

“先师已经逝世上一辈的恩怨,已经尘埃落定,参与天都围杀裴旻前辈的,剑湖宫只有先师一人,他已经付出了生命的代价。”道袍男人面『色』诚恳,望着徐藏,道:“在下是现任剑湖宫宫主柳十,当年您血洗圣山之时,剑湖宫自问没有阻拦,更没有得罪,这十年来遭遇的伏杀我并不知情,定是有人作祟。”

徐藏木然注视着眼前的道袍男人。

他说道:“苏苦死了,我杀的,他承认了剑湖宫的所作所为。”

这句话引起了轩然大波。

几位命星境界的大修行者胸膛起伏,他们并不关注徐藏后面的那些内容,他们只知道苏苦是剑湖宫新晋的大修行者,执法殿未来的希望,如此便死了?

“我懂了。”

剑湖宫宫主语气真挚说道:“我来替剑湖宫把这笔账还清。”

他转过身子,挑起眉头,一根手指点在虚空当中,顿时『荡』开一道巨大的蓝『色』法印,整座剑湖宫的禁制尽皆收在眼底。

模糊的影像在剑湖宫宫主的眼底缭绕,他平静掠过一道又一道场景,将苏苦静室内的禁制抽离而出,进进出出的修行者,来来往往的交易与话语,仇恨的蔓延,愤怒的起因一切的经过,尽收眼底,了然无比。

柳十面无表情一挥大袖,法印骤然散开,他神情漠然地走到一位执法殿大修行者面前,看着后者惊恐的目光,一指点下,落在眉心。

一具瘫软的尸体就此倒地。

剑湖宫宫主的神情并没有丝毫的怜悯,他走到了嵌在石壁里的一位大修行者面前,手掌覆面,轻轻抹过,原本瞪大的瞳孔,在手掌挪开之后,便失去了生机。

“如何?”

剑湖宫宫主柳十重新走到了徐藏的面前,他的声音仍然温和,语调平静道:“我剑湖宫比不上小无量山家大业大,一共就只有九位大修行者,苏苦死了,当年追杀你的两个主使者也我抹除了。”

“小无量山?”徐藏笑了笑,道:“你放心,它只会比你更惨。”

剑湖宫宫主沉默了,他认真问道:“这样还不够?”

徐藏摇了摇头,道:“当然不够。”

柳十注视着黑袍男人,想到了传闻当中这个蜀山杀胚的『性』子他叹了口气,道:“众生如芥子,没有人能把所有参与的谋划者都揪出来。更何况,当初那些想要杀你的,都已经被你杀掉了。”

徐藏微笑不语。

剑湖宫宫主看到了徐藏刻意带来的少年,如今只是第二境的修为,徐藏的目光当中,毫不掩盖着自己需要资源的意味。

他斟酌说道:“十颗千年隋阳珠。”

听到这句话的宁奕瞪大双眼。

十颗?

自己拼了命劫掉三皇子的一批货,里面最贵重的物品就只是一颗千年隋阳珠,徐藏只是带着自己上山来讨要公道,就轻轻松松要到了十颗千年隋阳珠?

宁奕望着徐藏,有些口干舌燥。

徐藏却摇了摇头,道:“不够。”

剑湖宫宫主面『色』难看:“一颗千年隋阳珠,足够破中境了,十颗能够送他到第十境了,这还不够?”

徐藏沉默地拔出了细雪,旋出剑锋,以剑尖抵在地面,目光环顾一圈。

剑湖宫宫主咬牙道:“再加上一颗三千年的妖君胎珠,我剑湖宫已经送上了一份足够点燃命星的资源。”

徐藏这才旋回细雪的剑锋,他忽然问道:“听说剑湖宫有能够安魂养神的蓬莱神丹?”

向来好脾气的剑湖宫宫主听到蓬莱神丹四个字,轻轻吸了一口气,认真道:“姓徐的,不要得寸进尺。”

“你们与我的账,刚刚的那些已经可以算清了,现在算的是苏苦和宁奕的账。”徐藏挑了挑眉,丝毫没有退步的意思:“我知道苏苦一定有蓬莱神丹,把苏苦在剑湖宫的积蓄全都给他,这笔账就此两清。”

剑湖宫宫主盯着宁奕,道:“宁奕是你的徒弟?”

“当然不是。他是赵蕤的徒弟,接过我小师叔位置的人。”徐藏笑道:“我要是收了徒弟,怎么会狠心带着他来剑湖宫这种地方打劫,等我死了,他岂不是要被你们追到天涯海角,千刀万剐?”

宁奕原本乐呵呵在心底盘算苏苦这个命星境界的大修行者,究竟有多少积蓄,听到徐藏的这番话,忽然意识到了不对劲,面『色』开始变化。

宁奕下意识抬起头来,看到男人清了清嗓子,有些追悔莫及的想要跳起来捂住那张破嘴。

但是已经晚了

徐藏环顾一圈,冷笑一声,对着剑湖宫的弟子大声道:“你们听好了——”

“为什么我徐藏十年前可以打上剑湖宫,打得你们抱头鼠窜,十年后仍然可以?”

“为什么今天你们剑湖宫的脸被我打的啪啪响?”

“因为老子徐藏,以前是蜀山小师叔!”

他顿了顿,一只手掌“啪”地按在宁奕脑袋上,声音洪钟道。

“蜀山小师叔天下第一!”

“今天我就是要让你们记住这个名字——”

“宁奕!”

“他就是蜀山现在的小师叔!”

“蜀山小师叔天下第一!”这句霸道无比的话,由徐藏说出口,就这么砸在剑湖宫圣山的山门门前,再加上两具躺在地上的大修行者尸体,无比应景。

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宁奕能够感受到四面八方扑来实质『性』的杀气,如果目光能够杀人,宁奕觉得自己一定在那些剑湖宫弟子杀死自己之前,就已经把徐藏千刀万剐。

他在心底痛骂了徐藏一万遍狗日的。

宁奕表面上坦然平静,心底其实慌得不行,环视一圈,面对着一道一道敬畏和愤怒尽皆有之的目光,挺直脊梁,报以高深莫测的笑容。

徐藏的境界只有第五境,照样能砍死命星境界的大修行者。

他的境界只有第二境又如何?

宁奕轻轻吸了一口气。

他感到了一道深邃的目光。

少年有些心虚的抬起头来,注意到了剑湖宫的宫主正在凝视自己。

“宁奕蜀山新一任的小师叔,很好,我记住你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