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千手

剑湖宫上,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一个人身上。

宁奕坦然受之。

他注意到了那些目光当中,并没有对“蜀山小师叔”这五个字,带着一丝一毫的敬畏之情,有的是厌恶,更多的是愤怒。

剑湖宫的弟子围在山门处,密密麻麻挤在了剑湖宫如今宫主的背后,一个个盯着宁奕,沉默的肃杀之气蓄势待发。

然而面对沉默,沉默本身便是最好的还击。

大家都是修行者,都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的人凭什么你们可以瞪我,我就不可以瞪回去?

宁奕一个一个的瞪了回去。

“徐藏,你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剑道天才。”剑湖宫宫主看着宁奕身旁的黑衣男人,认真说道:“今日我忽然明白了千手的想法如果我剑湖宫能够有你这么一位剑道天才,背上整个天下的骂名,算不了什么。”

徐藏平静道:“可是剑湖宫没有徐藏。”

剑湖宫宫主沉默了一下。

徐藏微笑道:“所以剑湖宫就只能是剑湖宫,而不是蜀山。”

剑湖宫宫主在心底叹了口气,他直视着徐藏,一字一句道:“你的道究竟是什么?我竟然有些看不透了,越是跌境,剑气越是不受控制的膨胀溢出,你要把星辉全都兑换成为剑气?”

“即便是当年的剑圣裴旻大人,也无法做到这一点”剑湖宫宫主皱起眉头,道:“你想要一步踏破生死,砸碎命星的门槛?”

徐藏咧嘴一笑。

长空之上,忽然传来了阵阵轰鸣,剑湖宫宫主抬起头来,他望着穹顶上掠来的数道红光,红光如绸缎,截断一片天,气势磅礴,整座洪来城的子民都注意到了天空的异象。

“这是什么?”

“剑气如此强盛!”

站在山门处的剑湖宫圣山弟子,同样注意到了那些红光,只不过有些修为高深的门徒,已经留意到了红光当中蕴含的星辉波动。

那是小无量山的气息。

剑湖宫圣山与小无量山的距离并不算远,西境广袤,两座圣山相距不过千里,以命星境界大修行者的掠行速度,只需小半日便可抵达。

小无量山的修行者修行阵法,阵法讲究齐心协力,所以整座小无量山,门内风气都极为护短,西境天下之内,一旦弟子出门在外行走历练,受了不应该的屈辱和不公,便会被一群结成剑阵刀阵的修行者追上门来,讨要公道。

小无量山的执法殿中,有一处玉牌佛龛,专门储放着小无量山弟子的命牌,这些命牌极为珍贵,每一位内门弟子,都要在命牌当中,滴入修行之时的心头血,或者眉间血,这是小无量山修行者身体当中最为重要的一个部分,修行内门心法之后,星辉的命脉便能够跨越距离,放眼整座大隋天下,只要小无量山的弟子『性』命出现了波动,隐约之间,都能与执法殿的命牌佛龛产生联系。

执法殿长老郑奇,是执法殿当中相当有希望破开第十境的存在,小无量山如今摆在台面上的修行者力量,比剑湖宫还要强大三分,已经证实破开命星的,便有十一位大修行者。

飞掠在天空上的红光,带头的正是执法殿的大长老罗浮。

这位修为抵达命星三重天的大长老,面『色』阴沉,直奔剑湖宫圣山山顶而来。

他手中攥着一块支离破碎的命牌。

就在不久之前的执法殿看守当中,命牌佛龛发生了异变,在数个呼吸的时间当中,不仅仅是郑奇,连同小无量山的七位执法弟子,全都死在了蜀山地界,执法殿觉察异变之后,已然来不及去感业寺的事发现场,罗浮动用了秘术,以星辉揪出了一丝端倪,直接顺延着徐藏的路线追来。

剑湖宫圣山之上,一道一道红光悬停,贯穿天地的长虹被里面的身形撞碎,雾气破碎开来,『露』出以执法殿大长老为首的数十道身影,小无量山的这些修行者,面『色』不善,陆续悬停在圣山山顶,气势煊赫,长虹破碎,刀剑出鞘,围绕着这么一行来客上下翻飞,无形的阵法威压就此展开。

“轰”的一声,小无量山的阵法平铺开来,剑湖宫圣山的山顶,方圆一里,一圈肉眼可见的剑气波纹『荡』散——

剑湖宫宫主蹙起眉头,对徐藏说道:“来的是小无量山的覆海星君,有些麻烦。我来开启剑湖宫护山阵法,你带着宁奕从剑湖宫另外一条道走。”

徐藏视若无睹,没有回应。

此刻站在剑湖宫圣山山顶的覆海星君,居高临下,面无表情,大修飘摇,一副漠然姿态,他位居执法殿最高端,修道两百三十年。

整座大隋天下战力最强盛的星君境界修行者,书院圣山,加在一起,覆海星君也能够列入前面的那一列。

星君境界的修行者本就极其稀少,真正论杀力,蜀山的千手星君能稳稳坐在大隋前三的宝座之上,即便是周游这种惊艳无比的年轻大修士,面对老一辈的修行者,对捉厮杀,也很难占到便宜。

覆海星君踩在红光之上,他的身后,跟着四十九位小无量山的修士,脚踩长剑,悬停在空中飘摇不定。

沉浮在小无量山执法殿大长老身下的三尺红海,一柄又一柄铁剑如游鱼般沉浮其中,纠缠交错,剑气缠绵,这是小半个执法殿的战力,被覆海星君带出小无量山,追着感业寺留下来的一丝星辉痕迹,一路追到了剑湖宫圣山。

“这下麻烦了,小无量山的大衍剑阵被覆海星君带出来了。徐藏我知道你修为不俗,想要走出一条前无古人的道路。”剑湖宫宫主柳十蹙起眉头,焦急说道:“但是你懈怠修行十年,如今修为只有第五境,即便是如今风头无二的道宗天才周游,也不是带着大衍剑阵的覆海对手。”

徐藏轻轻嗯了一声,置若罔闻。

黑袍男人缓慢旋出细雪的剑锋,抬起头来,注视着悬在山顶的一行小无量山修行者。

柳十心底念了一声“疯了”。

身子悬停在剑湖宫山门门前的覆海星君,踩踏剑气红海,大衍剑阵的气息在剑湖宫圣山上缠绕纠结。

气氛僵住,剑湖宫的弟子们屏住呼吸。

柳十掠身而起,与覆海星君平齐对视。

剑湖宫宫主声音带着一丝肃杀,传遍洪来城上空。

“覆海,这座天下的规矩钉在大隋皇城之上:修为抵达星君之后,不可在圣山地界出手,引起纠纷。”柳十的眉心,一缕又一缕繁琐的星纹纠缠生出,剑湖宫的山门“嗡”的一声,温暖而平静的力量笼罩在门内弟子的头顶。

“这是规矩,太宗陛下亲自定下来的规矩。”

整座洪来大湖,湖水表面开始翻涌,水珠在湖底分离,凝结,颗粒饱满,震颤不已。

覆海星君对于剑湖宫宫主的话,一律置若未闻。

剑湖宫老宫主身死道消,新任宫主柳十,继承道统,点亮三颗命星,却从未有过在北境倒悬海出手猎杀大妖的战绩,整座剑湖宫这十年来不断沉寂。

覆海星君并不认为柳十是一个值得自己正视的对手。

他盯着站在山门之处的黑袍男人,寒声道:“徐藏十年前你上我小无量山,碍于规矩我不得出手,放了你一条『性』命,十年后你竟还敢如此放肆?”

徐藏杵着细雪,面无表情。

覆海星君瞥了眼剑湖宫山门,发现了两具命星大修行者的尸体,他忽地笑了起来,道:“柳十你这位剑湖宫宫主,当得可真是窝囊,被一个废人打上山门,还自己动手杀了两位大修行者?”

柳十的面『色』变了,他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覆海星君身后的小无量山众人,传来了毫不掩盖的嗤笑声音,山门当中,剑湖宫的弟子开始拔剑,此起彼伏的出鞘声音,寒光四溅。

宁奕没有想过事情竟然会演变成这样他神情微妙地站在徐藏的身旁,心想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小无量山和剑湖宫的关系还真是精彩纷呈啊。

三皇子背后的结缔联盟果然很不靠谱,还没来得及对抗东境的圣山,自己就要打起来了。

柳十停在小无量山的红海之前,他平静说道:“早些时候,千手大人对我有恩,剑湖宫不想与蜀山为敌,我当任宫主之际,有人欺我瞒我,门内叛徒,自然要清理干净。”

这句话说得干净利索。

覆海星君无言笑了笑。

“覆海,你修行不易劝你不要徒惹事端。”柳十盯着眼前大红道袍飘摇的男人,脑海当中回想着徐藏体内寂灭的气息,一字一句说道:“你今日出了手,无论结局如何大隋律法在上,诸般落定,还有蜀山的千手在等着你。你想一想,大衍剑阵能不能拦得住千手大人?”

覆海星君沉默片刻。

他想到了蜀山那位挂名坐在小山主位子,其实高坐天下前三的千手星君。

大隋地界广袤,星君极其稀少,岁月沉淀,大世涌现的天才,破开命星,停在星君这一步的,数不胜数,自己被誉为星君当中的佼佼者,很大原因是因为小无量山剑阵巨大增幅的缘故,而千手星君则完全不一样。

皇城里的那些护道者不『露』面,圣山的大人物都不愿意招惹蜀山,除了极其特殊的存在,几乎没有人愿意与蜀山的小山主交手。

覆海抿起嘴唇,权衡利弊。

他望着山门下的徐藏,似乎在思考柳十的话语。

柳十说完之后,向着剑湖宫山门落下,他来到徐藏的面前,轻声道:“他会退走的。”

悬在剑湖宫圣山山顶的覆海,在犹豫了一段时间之后,做出了选择。大衍剑阵震颤一下,向着一行人来时的方向,缓慢调转剑尖,小无量山的诸人,居高临下俯视着剑湖宫圣山上的黑袍男人。

徐藏看着那一批人调转方向,离开剑湖宫。

他轻声说了一个“好”字。

柳十瞳孔收缩。

宁奕注意到,徐藏的修为再一次下跌了一个大境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