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小无量山陨落之夜

小无量山有九十九座阵法。

黑夜之中,高耸的圣山山体,发出了震耳的轰鸣,宁奕面『色』被骤光映照得苍白,他跟在徐藏的身后,看着黑袍男人,向着天地之间,缓慢举起了自己的持剑之手。

最高处的小无量山山主,苍髯白发,轻声开口。

“结阵!”

修为跌至第三境,还在不断跌境,不断散去星辉的徐藏,抬起右臂,细雪与肩头平齐,攥拢漆黑古朴剑鞘。

第三境破碎。

第二境。

第二境破碎

他在不断的失去,最终一无所有。

星辉全部散尽。

自内而外,大袖飘摇,这个男人的黑袍被刺骨的凛冽剑气撕开,宁奕几乎无法直视徐藏的身影,他站在山下,不言也不语,气势孤独而磅礴。

持剑而行。

徐藏开始登山,他踏出了第一步,左右两边立马燃起了骤光,黑袍男人目不斜视,持剑之手微微抖腕,宁奕看到山路两旁,阵法的火光迸『射』四溅,来不及彻底的点起,就被徐藏的剑气砸得粉碎。

徐藏直视着山顶,他的目光穿过了一切的阻拦,所有的阵法,刺目的极光,最终直指山顶上的那个老人。

徐藏砸碎两座阵法,没有急着迈出下一步,而是微微停顿,声音虚弱,却仍然刻意地放大,放大到让整座小无量山,都能够听到的地步。

那一句话是。

“宁奕,看懂了吗?”

小无量山的弟子,目光便聚集在了宁奕的身上,那个徐藏带过来的少年。

徐藏身上的“细雪”,是从他怀中取出来的,赵蕤的遗剑,蜀山小师叔行走天下的标志,这是一个极具有代表『性』的圣物。

上个时代的修行者,知道那柄剑对徐藏而言意味着什么。

徐藏带着这个少年,登门小无量山,不仅仅是一种挑衅,也是一种教导。

他要教宁奕如何杀人。

这是他的最后一堂课。

宁奕屏住呼吸,盯紧那柄细雪,不敢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他的心中涌起『潮』水一般的酸涩,徐藏的身子已经在细微的颤抖,星辉散尽之后,修行者的身体便没有了支持,再强悍的剑招,都是在透支生命。

徐藏声音却稳定无比,道:“接下来的,要记住。”

徐藏踏出了第二步,山路两旁的阵法轰然大作,登山人面无表情,持剑砸下,阵法破碎,山石彻开,少年跟在黑袍男人的身后,徐藏的速度始终平缓,尽可能的让每一剑都落入宁奕的眼中。

宁奕看到了一道又一道的剑影,在眼前掠过,劈砍阵法,阵法破碎,落在山石,山石崩塌,神挡杀神,所向披靡。

世人都说徐藏是个弑杀之人。

但他的剑气并不带着一丝一毫的戾气。

他平静而又温和的以剑劈开所有拦路的物事,无论是石头、草木、阵法、还是人命。

大道如青天,青天之下,世俗之间,无数的枷锁困缚着每一个生灵,无论想要做什么,都有着一条又一条的规则,这也不行,那也不能。

如此般般,束手束脚。

但其实这世上,有很多条路。

只要你的剑足够的锋利,走笔直的那一条,劈开所有的阻拦,不要动摇,你就可以抵达彼岸。

徐藏并不是一个弑杀之人。

他只是走了一条直线,把所有挡在自己面前的规矩,规则,全都劈开。

如此。

小无量山的声音轰然大作,一道又一道阵法,伴随着徐藏的落脚,迅速的开启发动,但剑气比阵法的速度更快,磅礴而浑厚的剑气,砸碎两旁山路,徐藏走过的道路,两边犹如被巨人踩过,碎石嶙峋。

光明大彻的小无量山,从山底开始熄灭火焰。

徐藏踏破一座又一座阵法,他的身后一片黑暗,身前的光明之山,持续而稳定地不断被推灭。

直至所有光明破碎,小无量山的弟子开始结阵而来,北斗剑阵,八方剑阵,寂灭刀阵,大衍剑阵一座一座蜂拥而来,徐藏只是一剑。

这些拦路的,全都被劈得粉碎,破裂,然后随着徐藏的剑气一同寂灭。

当山门底下那些无主的阵法,被徐藏一剑砍得破碎,小无量山的弟子仍然能够保持着战意,居高临下俯视着闯山的一大一小两道身影,然后等待着这个男人力竭之后,被蜂拥而来的剑阵刀阵淹没于是今夜的不太平,就此揭过。

若是如此,那么小无量山上,只会有一个人流血。

然而那个跟着徐藏一起闯山的懵懂少年,在认真的记背着徐藏的剑招,全然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安危在徐藏破开了大部分的剑阵之后,这些小无量山的弟子有些慌了,徐藏的脚步速度仍然不变,破开阵法的速度甚至变得更快了。

那个少年频频点头,记背剑招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然后徐藏破开了所有阵法。

有人结阵去杀。

然后全都死去。

再是一批

仍然如此。

整座小无量山的火光全都熄灭,只剩下了黑袍男人和少年的光芒,然后微弱的声音。

徐藏问:“都记住了吗?”

宁奕道:“都记住了。”

两个人已经走到了山顶。

徐藏和宁奕的身后,躺着密密麻麻的尸体,上百条小无量山的弟子的『性』命葬在了这里,执法殿的修行者尤其之多。

这是一副血腥的场面,但是两位当事人的面『色』都没有丝毫异样。

徐藏早就见惯了这种场面。

宁奕的眼中,只有那柄细雪。

他知道,徐藏还有一剑没有递出。

小无量山的弟子不再前来,山顶上有一个老人,阻止了无谓的赴死。

徐藏的境界已经跌到无可再跌,可杀力却不见削弱,再多的人命填上去,迎来的也不过是一剑之后的寂灭。

破碎的阵法气息,逆『乱』的星辉紊流,让山顶变得干燥起来,霜白的野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枯萎。

小无量山山主就站在徐藏的三尺之外。

三尺便是一剑。

这位老人的面相带着极其凌冽的杀气,即便年龄大了,也能看出来当年的脾『性』,与剑湖宫的柳十截然不同,必然是一位杀伐果断的坚毅之辈。

“小无量山有你这么一位山主真是倒了血霉。”徐藏笑了笑,看着老人,说道:“今晚只需要有一个人流血,那个人不应该是覆海,也不应该是刚刚倒在我剑下的那些人。”

两个人之间的声音仿佛凝固。

站在山门上,那些驾驭飞剑,紧张斡旋,却保持距离在五十丈开外的小无量山弟子长老,听不见两个人的对话。

但是宁奕能。

“只要你过来领了这一剑,那么他们都不用死。”徐藏嘲讽道:“但是你不敢,你怕了,你想要让那些人帮你消耗一些剑气,好让你多一些活下来的可能。”

“你从来不在乎他们的命,小无量山所谓的团结只不过是拉拢人心的手段,欺软怕硬,荒唐无稽。”

小无量山山主沉默片刻,平静回应道:“徐藏如果你散了修为,没有找上我小无量山,而是找一处荒郊野岭,躺着渡过这一夜,那么今晚不会有任何人流血。”

徐藏冷笑一声。

“如果十年前的那一夜,你没有去找裴旻,而是找一处荒郊野岭,躺着渡过这一夜,那么今晚同样不会有任何人流血。”徐藏的声音里带着一股漠视的意味,沙哑道:“强权者惧怕更高的强权,你们总是把不公平的原因归责于他人到了清算的时候,现在开始怕了?”

小无量山主深吸一口气,诚恳说道:“今夜你杀了小无量山两百多条人命,剑湖宫只付出了两条『性』命,徐藏我们就此揭过,我会给出剑湖宫同等的诚意,以表歉意,如何?”

徐藏怔了怔。

然后他笑了起来。

宁奕没有见过徐藏如此失态的大笑,整座小无量山,都能听到他的沙哑笑声。

小无量山山主的面『色』并不好看。

已经死了两百多位弟子,但是他仍然看不出徐藏的修为深浅,更不知道徐藏源源不断的剑气从何而来。

他只知道,过了今夜,徐藏就是一个死人。

他愿意答应徐藏的一切要求,只等今夜捱过。

笑声停止。

徐藏看着小无量山主,眼泪都笑了出来,他拍了拍宁奕的肩膀,对着小无量山主轻声而温柔的说道:“我只要一样东西。”

宁奕聚精会神,等待着这一刻,已经等了许久。

从头到尾一直精神集中的小无量山山主,忽然之间眼前闪过了一道模糊的黑影,极其轻微的在眉间轻轻戳了一下。

徐藏收回细雪猩红的伞尖,对着老人,一字一句关切问道:“我已经拿了。你疼不疼?”

十年前参与过天都血案的小无量山主,是比覆海星君年代还要久远的大修行者,他只觉得自己的眉心忽地一顿,变得有些粘稠。

老人惘然抬起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眉心,撕啦一声,像是揭开了什么,他看着掌心模糊的白『色』,像是一片雪花。

那股寂灭的意味,就从自己揭下来的那一刻瞬息涌出,猩红的血流砸在雪白的“肌肤”之上,他忽地跪在地上,魂海沉沦,一片死寂。

整座小无量山,看到了这一幕,老山主跪在地上,额首像是被自己撕开了第三只眼,竖瞳之处迸出了大量的鲜血,如瀑布涌出,肌肤惨白如血,地面被染得殷红而妖异。

一刹那,整座小无量山剩下的弟子,全都红了眼。

那些没有出手的命星大修行者,咬牙切齿,几乎就要与徐藏拼命。

徐藏攥了攥细雪,重新挺直脊梁。

那个杵剑而立的黑袍男人,完成了自己所想要的复仇,咧嘴笑了笑,看着天空上的一座一座阵法,似乎准备将一整座圣山都屠戮殆尽。

正在此刻,一道清冷的声音在小无量山头响起。

“够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