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星火燃

“剑湖宫死了三个命星。”

“覆海星君死了。”

“小无量山主也死了。”

徐藏杀人的消息,从西境的两座圣山当中传了出来,以极快的速度席卷大隋四境。

星辰黯淡的这一夜,徐藏提剑杀上小无量山,暗中追杀徐藏十年的剑湖宫付出了当年两位命星修行者『性』命的代价,平定风波。

而主动找这位蜀山杀胚麻烦的小无量山,则是倒了血霉。

覆海星君被徐藏追了半个圣山地界,大衍剑阵都没有保住『性』命,据说死相凄惨,小无量山半个山头都被削平了,死去的弟子不计其数,鲜血淌满了一整条山道,护山的九十九座阵法全部都被“细雪”砍得破碎。

消息还没传来的时候,天都的皇城便已是一片死寂。

整座皇城当中,唯有无言的沉默,暮『色』在三皇子捏碎的命牌当中被燃烧殆尽,死去了一位皇族血亲的血脉痛苦,在每一位皇族嫡系成员的心头降临。

那辆狼狈不堪的马车,随着李白麟捏碎传送玉佩的同时,出现在了天都皇城的空旷街道之上,三皇子的白衣染上了一丝金『色』血迹,他的面容苍白而又愤怒,指节被掐得青白。

李白麟的一位护道者,而且是皇室的嫡系成员死了。

这节车厢出现在天都皇城的那一刻,皇城当中的每一位核心成员,都停下了自己手头的动作。

皇城的某处,恭敬聆听父亲说话的年轻男人,身子僵了僵,感应到了血脉号召的痛苦,眼神当中带着戏谑和嘲讽。

一直说话的男人,声音戛然而止。

多少年没有护道者死过了?皇族嫡系的护道者,因为血脉传承的缘故,战力本就高过同等境界一头,皇族生灵的身死道消,除了在北境倒悬海的厮杀当中发生过,在大隋境内,从未出现过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

甘愿成为护道者的皇血族人,点燃了命星的大修行者,怎么会如此的死掉?

愤怒和震惊,在每一位皇族成员的心头涌起。

车厢停立的街道。

李白麟抬起头来,头顶的纸窗“啪嗒”一声打开。

醉醺醺的男人,将酒瓶一掷而下,重重砸碎在地,那人探出脑袋,环顾一圈,看到了站在街道仰望自己的三皇子,身后有两位姑娘替他捏肩拿背。

太子像是感受不到丝毫的“血脉同悲”,他笑眯眯问道。

“白麟你刚从蜀山回来?”

皇城之中无秘密。

太子如今与自己说的每一句话,在这皇城街道当中,藏不住也盖不了,会一字不差的传入大隋皇室的每一个人耳中。

尤其是二皇子的耳中。

李白麟的面『色』难看至极。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轻声道:“恭叔死在了蜀山。”

这一句话说完,太子才“嘶”的一声恍然大悟,整个人面『色』苍白,后知后觉的感应到了“血脉”当中不断传来的痛苦,他昏昏沉沉推开身旁的两个姑娘,再一次急切问道:“恭叔死在了谁的手上?”

李白麟面无表情说道:“蜀山,徐藏。”

皇城的护道者开始复苏,一道又一道金『色』气息在地底流转,黑夜被皇城城郊的剑气撕裂,璀璨的金『色』将一整圈皇城的红拂河,都染成金红交叠的粘稠之『色』,剑气『荡』漾,肃杀不断酝酿。

徐藏这个名字,在十多年前就已经扬名天下。

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规则蔑视者,十年来混得越来越凄惨,被各大圣山的喽啰追得四处逃窜谁会想到还有今日?还有如此大的胆子?

李白麟并没有把徐藏在感业寺前大逆不道的那些话语说出来,他注视着太子,不知道自己的这位大哥究竟是装疯还是卖傻,自己捏碎传送玉佩,传送的地点是皇城的随机一处,如果不是太子碰巧在这座酒楼寻欢作乐,那么自己直接进宫禀告父皇事情或许会变得简单一些。

皇城的大修行者已经伺机而动,徐藏能够杀死星君境界的护道者,恐怕要出动大隋皇城当中的老古董这件事情对自己的影响很大,无论如何处理,自己要记上一个大过。

杀死核心皇族的人,将会被皇血的精神标注,无论逃到哪里,何方何处,都无法逃过皇血的烙刻。

街道上沉默了片刻,皇城的那些真正大人物即将苏醒过来,就在此时,李白麟皱了皱眉。

太子也皱起了眉头。

那道虚无缥缈的皇血感应,在逐渐的变淡。

被皇血标记,烙刻的那个人生命的体征在不断的消逝。

然后在极快的时间里,犹如飞蛾扑向了火焰,所有的温度随着火光,迸『射』开来。

曙光照在了李白麟苍白的面颊上。

太子摇了摇头,合上了窗。

宫内的二皇子,轻轻念了两个字。

太宗皇帝抬起的那只手,重新放下。

隔了十数里的皇城老人,气息蛰浅,重归平静。

玉碎,**。

徐藏死了的消息,并不是从紫山开始,而是从皇城作为起始点,传到了四境当中。

短短十天,整片大隋天下都知道了那一夜发生的事情。

徐藏提剑杀人,再现剑圣裴旻当年的绝世风采。

剑湖宫选择了沉默,缄口不言。

而小无量山则是将整座山门都封锁起来,不允许任何人入内。

剑湖宫的沉默,便是最好的回答。

皇城的护道者身死,这并不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嫡系血脉的悲伤与痛苦,在徐藏身死之后,很快的消弭,这个消息被锁了起来。

但是“徐藏身死”的消息,却从皇城之中不胫而走。

压得西境两座圣山抬不起头,一时之间风头无二的蜀山小师叔徐藏,身死道消?

很快就有人向着蜀山求证。

而蜀山否认了徐藏的死亡,对外宣传徐藏只是闭关。

西岭道宗,紫霄宫内。

西岭下起了雪,整座圣山一片清净,琉璃不染尘埃。

红雀倒吊在屋脊,人畜无害,像是一只纯良的鸟儿,忽地惊醒。

年轻的白发道士推开阁门,从闭关的状态当中醒来。

周游的手中捏着一块极薄的玉佩,玉佩龟裂,内里的那口魂魄,幽幽化散。

他站在紫霄宫山顶,神情复杂。

天地大雪,周游望着蜀山方向,道台之上,诸多紫霄宫的弟子看着年轻宫主的郁沉神『色』,知道外界的传闻多半是真的了。

周游只有一个朋友。

徐藏也只有一个朋友。

周游手中有徐藏的命牌,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能够让如今站在修行界风口浪尖的道宗天才,停下闭关的只有一个人。

徐藏。

上一次周游破开闭关状态,是为了在西岭的圣山围攻下,救出徐藏。

而这一次,周游出关之后,什么话都没有说,沉默走到了紫霄宫的山顶,一只手捏着徐藏的命牌,另外一只手背负在后,孤零零站在紫霄宫山顶,摊开手掌,任由命牌的碎片被大风刮走,于是某条可憎又可爱的人命,就这么随风被吹到了海角天涯,世间四处。

孤苦漂泊,浪迹人间。

为此而来,如此而去。

周游叫来了紫霄宫的大师兄,他不出意料的,听到了徐藏身死关于那一夜的描述。

“剑湖宫宫主为平息徐藏怒火,杀死了两位命星。”

“携带大衍剑阵的覆海星君被徐藏杀死。”

“小无量山被他踏破,伤亡惨重。”

哪怕隐约知道了事情的真相,紫霄大师兄仍然老老实实开口,道:“宫主蜀山已经封山了,对外的消息是,徐藏还在闭关。”

蜀山封山,徐藏闭关。

周游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

红雀从紫霄宫屋顶飞了出去,它高声戾鸣,看着满天飞掠的徐藏命牌碎片,像是明白了什么,某条贱人的『性』命就此离去,自己来不及报复,于是愤怒而又不甘的情绪在紫霄宫上空宣泄开来,红雀扇翅两下,炽热火风在紫霄宫山顶熊熊燃烧。

周游沉默看着这一幕。

紫霄大师兄心底轻轻叹了口气,不再去说,忽然挑了挑眉,像是想到了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

“周游大人,蜀山还有一件大事。”

紫霄大师兄的神情复杂而又感慨,回想着自己刚刚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震惊之余,只觉得不可思议。

“很多人怀疑,徐藏杀人,只是造势。”

他认真斟酌,一字一句说道:“这件事后,有一个少年,站在了风口浪尖他接替了徐藏的位子,成为了蜀山新一任的小师叔。”

周游眯起双眼。

“那个少年的名字,叫做宁奕。”

“大隋天下的星辰榜,直接把他列在了第一位,这个未曾『露』面的宁奕,被誉为这一辈最有希望率先破境点燃命星的天才人物!”

明显认为这个少年过誉了的紫霄宫大师兄,深深吸了一口气,愤愤不平:“现在全天下都知道了宁奕的名字,他接过了徐藏的细雪,赵蕤的衣冠,某种意义上来说托徐藏的福,他站在了比大隋天下的圣子,还要高的位置上。”

说完之后,山顶一片平静。

大师兄抿起嘴唇,有些困『惑』。

因为听到了这个消息的周游,似乎并没有丝毫的震惊。

周游抬起一只手臂,天空那只庞大身形的红雀,扬起脖颈最后一声嘶鸣,调转方向俯冲下来,砸碎云层之间的片片大雪,越来越小,最后砸在周游手臂上的时候,一团肉球两爪攥紧衣袖,挂在周游手臂上来回摇摆,痛哭流涕。

徐藏死了,大隋天下的所有人都觉得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

四海境内,真正为他流泪的,就只有这只鸟雀而已。

周游神情复杂。

“宁奕。”

他心底默默念了一遍名字。

西岭见面的时候,周游就知道这个少年有朝一日会被天下所知。

但他不曾想,那一天竟来得如此之快。

第一卷星火初燃,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