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天下大第一章 小霜

蜀山处在西岭和大隋西境的交界之处,弟子行事风格低调,很少惹是生非。

徐藏是一个例外。

距离徐藏杀死小无量山主已经过去了一年。

蜀山封山一年。

这一年来,蜀山真正的山门锁死,宁奕被千手星君带回了宗门,大隋天下,让所有人都好奇的“小师叔”,高高列在星辰榜上却没有在世人面前展『露』过任何一次的真实面容。

蜀山之内,宁奕的修行之地,叫做小霜山。

大月高悬。

小霜山上,盘膝坐着一位少年,黑袍紧紧贴着肌肤,汗浆湿透,他努力呼吸,星辉从头顶汇聚而来,四周的碎叶围绕这道身影旋转,最终一片一片悬停在空中,片片竖立,在方圆三尺的距离左右不断震颤。

山顶风稀,这些落叶无风自动,来回滚成一面叶墙,罩在宁奕的头顶,外层还在流淌,内层已经凝实。

宁奕的头顶,涌动着无形的星辉,湛蓝『色』的大道气运流转,双手虚搭,紫玄心法在丹田当中缓慢的流淌,血『液』潺潺而流,浑身涌过一股暖流。

两只“虚无大手”从宁奕的左右两侧肩头伸出,向上撑开,撑出了一道无尘之地,碎叶流淌的异象便是如此而来。

枯叶黏在“虚无大手”的掌心,闭目养神的少年背后,像是站了一位身材魁梧的远古巨人,撑开了一方洞天。

裴烦站在不远处,天气转凉,她披了一件红白相间的大氅,她的身前,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面『色』平静,剑眉隐着一股极淡的杀气,同样披着一件大氅,黑白相间,整个人像是从水墨画里走出来的神仙人物。

千手看着盘膝坐地的少年,轻声道:“宁奕,试着站起来。”

听到声音之后的宁奕,艰难睁开双眼,他看到不远处的丫头,略微紧张的抿起嘴唇,很是担心。

宁奕咧嘴笑了笑,保持着双手虚搭丹田的沉心静气,上半身不动,脚底粘地,缓慢“站”了起来。

有如清风托袖,大道扶身。

他所修行的这门功法,是蜀山所传承的星辰巨人,蜀山小山主在星君境界威慑天下,靠的就是这门功法。

当年的陆圣大人,是盖压一个时代的天才修行者,在后山设下了强大的禁制,同时带出了几本功法,星辰巨人,就是其中品质最高的一本。

然而这门功法的名字,听起来非常不入流。

但是修行的门槛却非常的高,需要修行者的体魄抵达足够的强度,倒是与星辉境界并无太大的关联。

宁奕跟随小山主修行星辰巨人的时间,也不过短短的两三个月。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今晚是自己凝聚初胚的重要关头,丫头请来了小山主,这门功法若无指点,很容易走入歧途,尤其在凝聚初胚之前,稍有不慎修行出来的,很有可能不是小山主这样的千手巨人,而是千脚宁奕胡思『乱』想,心想走火入魔了,练成了千足巨人,也许还有奇效,或许跑得极快?

他摇了摇头,转瞬便把杂念摒弃,小霜山一年修行,小山主这样正经的教导来得晚了一些,他思绪稍停的时候,脑子里总是瞎子和三师兄那张不断吐着烂话的老脸。

头顶的星辉开始涌动,数量并不庞大,开始缓慢向下浇灌。

宁奕只有第四境。

他心神集中,颤颤巍巍站起身子,双手画圆抬起,撑开天幕。

同样抬起两只手的巨人,昂首发出了嘶哑的吼声,凝聚出了一副“单膝跪地”的姿态,看不清真实面容,但是能够感受到模糊的古老气息,不断从星辉凝聚的形体当中溢散,古意盎然,带着一股不容小觑的威压。

“初胚,凝聚!”

悬挂在胸口的骨笛,流淌着晶莹气息,宁奕神情凝重,站起身子的过程当中,巨人所施加的威压不断增加,骨骼作响,自己之前已经失败了好几次,体魄不够,很难完成初胚的凝聚。

这一次他成功的站了起来,那股压力顷刻之间『荡』然无存,苏醒的巨人,还没有足够的星辉凝聚实体,如果星辉的数量能够再多一些,宁奕便可以按照小山主的路子,去缓慢雕琢这尊“星辰巨人”。

在道宗的修行当中,这样的初胚叫做“法相”,人法地地法天道法自然,“法相”的凝聚,一般只有后三境的那些修行者才能够接触到门槛,宁奕背后的那尊星辰巨人,乍一看还真有一些法相气息,同样是修出了人『性』,隐约带着神『性』。

感应到了法相初成,宁奕轻轻吐了一口气,那根紧绷着的弦忽然松了下来。

千手欣慰的点了点头,她感慨说道:“第四境凝聚初胚,你的速度既不算快,也不算慢。徐藏对我说过,你是一个无底洞一年来吞了剑湖宫送来的大部分资源,也只是刚刚破开初境,周游养不起你,我蜀山肯定也养不起。”

宁奕有些尴尬。

他幽怨道:“师姐你这是赶我下山咯?”

千手笑了,没好气道:“恐怕用不着我赶你吧?天天跟着温韬学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等不及想要下山去祸害东境的那些圣山了?”

宁奕一本正经道:“我的目标一直很明确,东境的那几座圣山可不入我的眼界要去就去天都!”

向来不近人情冷漠示人的小山主,呸了一声,笑骂道:“怎么跟徐藏一样?没个正经样?”

宁奕同样笑了笑。

小山主轻轻说道:“过段时间,封山解除死讯昭告天下,你就可以下山了。”

裴烦抿起嘴唇。

解除封山徐藏的死讯就瞒不住了,昭告天下,到时候会来很多的大人物。

这座天下,有很多人知道徐藏已经死了。

但是有更多的人,不相信徐藏就这么死了。

宁奕深深吸了一口气,自嘲笑了笑,轻柔道:“好。”

他望着小霜山的某个方向,小霜山是徐藏和赵蕤一脉的行居之山,棺木也都安顿在那里。

蜀山封山的一年,对外宣传是徐藏闭关其实,是为了给宁奕足够的成长时间。

一年时间,宁奕已经把剑湖宫的资源全都吞完,包括十颗千年隋阳珠,一颗三千年的妖君胎珠,以及苏苦的那些积蓄。

这还是在他缓慢“咀嚼”和“消化”,还有蜀山的三位大修行者严格看管下,一口一口吃下去的。

白日阅读赵蕤先生一脉的经文,一个字一个字的抄写。

然后跟着瞎子齐锈练剑。

与跟随徐藏修行的过程截然不同,跟随齐锈练剑修行的过程当中并没有任何的生命危险。

宁奕不得使用“细雪”,他只有一柄最普通的木剑,齐锈的山头立着一片铁树林,宁奕每天要砍倒一颗铁树才能允许回到小霜山。

对于“星辉”的运用,齐锈和徐藏走的是不同的流派。

徐藏走的是“意”,意境与领悟,走非常人之路。

而齐锈则是“力”,大开大合,再到细致入微。

宁奕第一次提着木剑走入铁树林里,齐锈演示了一遍如何拿木剑砍倒铁树。

跟徐藏演示的砸剑很像,瞎子提着剑,一剑砍下,铁树被砍得支离破碎。

但宁奕看出了不同,瞎子的那一剑,走了取巧的路子,星辉覆盖在剑身之上,用了最小的力,去破坏铁树的皮肉。

后面的日子,宁奕一共砍碎了四百七十九柄木剑。

他慢慢明白了齐锈口中“入微”的概念。

半年时间,小霜山的道藏大大小小都抄了一遍,三师兄温韬开始教导宁奕“风水堪舆”,寻龙点『穴』,蜀山的三位师叔人物,温韬的修为最弱,但所学之道却最为特殊,旁门左道,偏颇难觅。

“六爻纳甲,相学测字,风水堪舆,奇门八卦,这是一门大学问,代代相传,代代有损,你一个字一个字抄下来有什么用?没个十年二十年,亲自下几座大墓,抄下来也是白搭。”

“我走过东西两境所有圣山的陵墓除了大隋的皇陵,千年来没有人找到过天都地底下的那座陵墓,唯一没有去过的,就是蜀山的后山。”

温韬曾经说过,蜀山后山是大隋四境当中最为特殊的禁区,据说老祖宗陆圣临走之前,在后山周围布了一座生死禁阵,即便是皇城的那些风水大家,也无法找到阵眼所在。

小山主是当今大隋天下,感知能力最强的大修行者。曾经有过一些想要试探蜀山后山虚实的那些修行者,最后的结局不用多想。

除了赵蕤先生,进过后山的,就只有徐藏。

很多人说,因为进了后山,徐藏才能成为徐藏。

但其实并非如此因为那个人是徐藏,所以才能进入那座后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