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天下大第二章 幻象

凝出了星辰巨人的初胚,千手检查了一遍宁奕的身体,发现并无旧疾,温和交代了一些修行上需要注意的事项,便离开了小霜山。

裴烦臂弯里挂着一件大氅,已经等了好一会。

宁奕接过大氅,两个人顺着山路走了回去,凝聚星辰初胚,从傍晚开始,并没有持续太久,一炷香的功夫都没有用到。

山门之内,蜀山近百里地,一共有三四十座山头,真正居住的,叫得出名字的,也就十四、十五座山头。

千手大人,瞎子齐锈,三师兄温韬,各自占了一座,宁奕的这座叫小霜山,曾经住在这里的是赵蕤先生。赵蕤先生一脉的前辈,弟子,都沿承香火,应该都会住在小霜山,如今情况特殊,宁奕算是一脉独苗其他的山头,但凡是单独拎出来居住的,都是蜀山的一些前辈,客卿,内门弟子住在山头上,外门弟子住在山脚。

蜀山特地为宁奕搭建的一座小木楼,然而起名字真的是一个很难的事情索『性』就沿承山名,叫“小霜楼”。

小霜楼跟当初安乐城的院子很像,屋檐下悬着一圈红绳,挂着一盏一盏的灯笼,去年大雪的时候,小霜楼刚刚盖好,丫头踮着脚一盏一盏挂在红绳上,忙了半天,说是图个喜庆。

那盆徐藏尤其钟爱的万年青,被裴烦摆在光线最好的显眼地方。

楼里的布施,装饰,一点一滴,全都是丫头弄的。

裴烦这一年过得很闲。

比起宁奕每天要死要活的“充实日子”,她大多数的时间用来了浇水,描字以及抱着那盆万年青对着盘膝修行的宁奕发呆。

然而这正是让宁奕郁闷的一点

因为丫头跟着自己,自己做的每一件事,丫头都跟着做了一遍。

赵蕤先生的经文,宁奕需要一个字一个字的手抄,裴烦就只需要掠视一眼,就可以记住,当宁奕第二遍甚至第三遍抄写的时候,她仍然可以一字不漏的背诵。

二师兄的山头那片树林,在宁奕刚刚『摸』到窍门的时候,裴烦就可以拎起木剑,一剑一棵铁树如果齐锈让两个人一起修行“入微”剑术,在宁奕用坏那些木剑之前,丫头就已经把山头拔光了。

三师兄的风水堪舆一开始连着讲了三个月,丫头听得津津有味,是最感兴趣的东西。

原本是半个月讲完的一本风水经文,奈何裴烦学得比宁奕快上太多,两天之后就无所事事抱着青叶盘膝坐着发呆,温韬被丫头片子的懒散态度激怒,一个月内把六爻、卦算、相学、纳甲、奇门、八卦,以极快的速度过了一遍,宁奕跟不上抄写的速度,就只能到了晚上,丫头一个字一个字背出来,他再重新抄一遍。

第四个月,温韬见识到了裴烦的厉害,活生生一个“人形道藏”,三师兄没得说了,在寻龙山布了座风水大阵,借口闭关。当天晚上,丫头带着宁奕,找上了门,盯着三师兄的阵法看了半宿,然后在后者目瞪口呆的眼光当中,挨个挨个找到阵眼敲碎。

温韬恨不得替寻龙山的老祖宗磕头。

他甚至想拜裴烦当师父。

这一年过去。

蜀山上的三位大人物隐隐约约觉得,徐藏带上山的宁奕,赵蕤先生的谶言继承者,貌似并没有展『露』出头角峥嵘的姿态更像是一个附带品的裴烦丫头,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宝物。

裴旻大人是当年威慑大隋天下的剑圣,站在最高处的大修行者可能的确是血脉太过优秀的缘故?裴烦并没有如何修行,她凝聚星辉的速度比宁奕快上许多,至少如今宁奕看不透她的修为。

宁奕隐约猜到了原因。

徐藏当初给丫头留了一枚大红枣印记,是裴旻大人遗留的“剑藏”,那道“剑藏”刚刚取出之时,自己的骨笛起了很大的反应,这可能真的是一个巨大的宝藏,如今蛰藏在丫头的身体里。

前人栽荫,后人乘凉。

看到裴烦蹦蹦跳跳在前面拉着自己的模样,宁奕叹了口气。

宁奕也很无奈有时候他不免悲愤的想,要是自己以后顶着“蜀山小师叔”的身份出门,丫头跟在旁边,扬名天下的肯定不是自己,而是这个天赋好到了极致的裴家后人。

“饿死啦饿死啦”

裴烦的声音打断了宁奕的思绪。

宁奕唇角微翘,心想这样似乎也不错?

到时候丫头出手就完事了,岂不是更衬得自己威武霸气?

菜热在蒸笼里,灶台里的小火铺展开来,裴烦留了一丁点的星辉在灶台里,能够让柴火一直保持均匀的燃烧。

拿星辉续火做饭这种浮夸的作风,让宁奕一度觉得,裴烦这丫头阔绰得有些不像话了。

“你是不是飘了?”

裴烦挑了挑眉,“骨笛吹曲?切菜?”

宁奕乖乖闭嘴。

丫头把饭菜端了上来,清蒸鲈鱼,炭烤猪蹄,葱爆羊肉,地三鲜七八样菜摆在圆桌上,裴烦端了一个小火锅,把七八斤重的牛肉火锅端了上来,撒了一些葱花。

从西岭菩萨庙走出之后,苦尽甘来。

这么多的菜,绝不是铺张浪费。

宁奕从修行星辰巨人这门功法之后,胃口就变得出奇的大每顿的食量增加了好几倍,裴烦做的这些,吃完之后,还要再加上一顿夜宵。

他端起小钢盆,把裤带面下进了蘸满汤汁的牛肉锅底当中,筷头挑起牛肉,将面条压下,汤面咕哝冒着热气。

丫头问道:“好吃吗?”

宁奕吹着热气,尝了一口蘸满红汤的面条,两颗花椒的麻味在舌尖绽放。

他拼命点头。

裴烦咯咯咯笑了起来。

宁奕把一整桌菜都吃完,吃了七八碗饭,最后把牛肉火锅还有一大盆带着火锅汤底的面条吃完,无比惬意地打了一个饱嗝,毫无形象的向后仰躺在椅子上。

他终于明白了在安乐城面馆里的徐藏,为什么能吃那么多。

他看着裴烦在自己对面,手掌托着脸蛋,笑起来像是星辰闪耀。

宁奕心底长吁短叹,心想世间唯有美食和丫头不可辜负啊。

这么吃下去,自己以后能不能吃掉一头牛?

等等宁奕嘴角一阵抽搐,脑海里说烂话的两个师兄再一次浮现,聚在一起脑袋碰在一起,很是亲昵的聊起了天。

瞎子齐锈,笑容春风满面,像是宁奕之前在铁剑山学剑术的时候那样,和善而又不失友好的嘲讽宁奕是一头猪。

三师兄温韬则是『摸』着脑袋,顺着宁奕的思路,提出了一个问题道庭山的师姐修行星辰巨人,是不是每一顿都能吃掉一头牛?

于是宁奕脑海当中,再一次随着“三师兄”的话语,浮现了一副场面:向来注重仪态的千手大人,捋起袖子抱着牛腿大啃特啃

瞎子齐锈显然不关心这个问题,他同情的在宁奕的脑海当中开口,说幸好不吃猪不然你恐怕就危险了。

“宁奕?”

“宁奕?”

裴烦的声音把宁奕从恍惚当中唤醒。

丫头蹙起眉头,道:“是不是没睡足呀,你最近老是恍恍惚惚的。”

宁奕深深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他笑着拍了拍裴烦的脑袋,说了声没事。

丫头喜欢读些故事,宁奕便挑着灯陪她一起,直到她睡着。

他推开小霜楼的屋门,离开山头,一个人悄然下山。

宁奕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他最近的意识总是恍惚,跳出来的不仅仅是说着烂话的两位师兄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幻象、联想。

以前从未有过这种情况,破开了初境,抵达第四境之后,才开始出现。

宁奕忽然想到了自己在清白城地底墓地看到的画面。

铺天盖地的瓦片。

从王座走下来单膝跪地的女子。

还有自己破开初境时候的所见天幕被撕裂,海水倒灌,世界将塌。

是自己的魂海出现了问题?

宁奕捧起了自己悬挂在胸口处的骨笛,那枚骨笛,在自己初境星火燃烧的那一夜,变成了一枚朴实无华的吊坠,很难看出来是一件品秩极高的圣物。

谨遵徐藏的教诲,宁奕并没有把骨笛的存在告诉任何人,除了丫头知道,即便是非常亲近的千手师姐,都不知情。

宁奕凝视着骨笛,惨白的骨片,倒映着他平静的面容。

脑海当中胡『乱』的画面,擦着边沿闪过。

阴风吹过。

宁奕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站在了一处天地倾开的山峡入口,一线天倒开,雾气浓郁,看不清里面有什么。

山峡的入口,并没有任何的阻拦。

只有一枚悬挂着的长条红符。

“禁。”

是蜀山山主陆圣留下来的敕令,蜀山禁地,禁止入内。

宁奕眯起双眼,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后山

夜深人静,万籁俱寂,那道山峡的入口处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

他握着骨笛,试着伸出一只手,悬停在敕令尺余距离,想要试一试能否越过那条雷池之线。

犹豫了很久,终是放下,宁奕轻轻叹了口气。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