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教宗

大隋西境境内。

秋雨过后,古道两旁的清晨微光落下,四十岁的农耕汉子,戴着斗笠,肩头挂着白『毛』巾,拎着镰刀,一脚一脚踩在稻田麦海当中。

鸟雀的声音在天外响起。

他们转过头,望向一个方向。

远方的古道尽头,金黄麦海中央,一辆雪白的骏马,拉着白木车厢,缓慢行驶过来。

白木车厢的后面,马蹄声音踢踏踢踏。

数十个披着麻袍的白『色』年轻人,坐在马背上,马蹄声音整齐归一,听起来并不散『乱』,没有坏了清晨的安宁。

这是一行训练有素的马车队伍。

这节马车队伍,并不像是富绰商贾的护送队,也不像是纨绔子弟的随身护卫:前者并不会走乡间小路,若是要赶夜路,为了安全,一定会从大道出发;后者则更不可能,纨绔世家钟爱排场,这种仗势摆了出来,就不会如此的低调。

每一个披着白『色』麻袍的骑马者,低头不语,背后像是背负着器物匣子,麻袍罩在身上,看不清面容,有男有女,三四十人,身上带着一股温和的气息,并没有丝毫的戾气。

宁静之气,质朴之气。

在最前方的那几匹白『色』骏马,眉眼柔和,鬃『毛』赤红,品相看起来极其端正。

白木车厢看起来很是干净,除了干净之外平平无奇,车厢四处悬着一圈红绳,翘起檐角,檐角垂下来的一个小风铃,叮叮当当在空中摇摆。

如果有修行者在场,或许能够认出,车厢上悬挂着的那枚铃铛,是道宗的“三清铃”。

道宗的“三清铃”,数量稀少,唯有权高位重者才有,而这位马车车厢的主人,则是信手把三清铃挂在了檐角。

因为车厢里坐着的,是西岭天下的教宗。

而车厢后面的这一行人,是道宗的麻袍道者。

他们是来自西岭的虔诚护道者,也是道宗三清阁为教宗精心筛选的狂热追随者。

每一个“麻袍道者”,坐在白马上,目光盯着那节白木车厢,前方如果是山,那么便翻过山脉,如果是海,那么便越过大海那节车厢里的人物所在,是他们毕生的信仰归处,从何方而来,去往何方而停,他们全都不在意。

能够有幸披上麻袍,跟随教宗一起出行,这便是一件天大的殊荣。

古道颠簸,但他们端坐不觉,跋涉了几天几夜,教宗在车厢里时而假寐,他们却几乎没有休息,精气神仍然保持得很好,脊背挺得很直。

从西岭道宗山门底下出发的那一刻,他们便保持着这个姿态,不言不语,不顾不问,保持着均匀的前行,跟在白木车厢的后面,行走大山与大湖,西境长城和圣山山门,富饶城池和乡间古道教宗出行,意味着全天下都会看到道宗的教义,他们要把道门的精神带到大隋天下的四境各处,让更多人认同这种追随和坚持。

遇见贫困的子民,麻袍道者会替教宗施舍,大隋的城主给予最高规格的尊重和待遇,道宗的教宗则是像所有人展示他的慈悲。

新任的教宗刚刚上位不到一年,这趟出行走出三清阁前,一直没有人见过这位教宗的模样,即便是如今,教宗仍然没有『露』面,一切的布施和传道,都由麻袍道者代为。

红雀被一只温暖的手,一遍遍捋着『毛』发。

周游的那只鸟,生『性』暴戾,很难有屈服外人的时候,那只手的主人并没有任何的修为,轻轻捋『毛』,唇角含着笑,眼神里的温暖,像是可以融化世间的坚冰。

周游看着车厢那一边,坐在自己对面的年轻教宗。

一年前,老一任的教宗寿终正寝,新任教宗的选举并没有任何的激烈战况,三清阁的几位阁老,一直推举了这位叫做“陈懿”的少年郎,成为教宗之后,陈懿的资料和信息就成为了全天下最私密的情报,即便是紫霄宫宫主,也无法彻查人生。

这似乎是一位被上天宠爱的幸运儿。

三清阁给了几位宫主一份简陋的情报,陈懿是西岭境内的一户普通人家,在被接到道宗三清阁作为教宗候选人培养之前,家人早丧,沦为孤儿。

之所以能够成为教宗候选人,便是因为陈懿身上不可多得的“神『性』”。

周游静静看着陈懿,这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笑意盎然看着红雀,身上带着凛然不可侵犯的气息,或许是上位者登顶之后的自然流『露』,即便是眉眼柔和,但令红雀没有挣扎的原因不是因为太过舒适不愿反抗,而是潜藏的意志不断警惕,不能反抗。

陈懿披着一件简单的白袍,他声音带着一丝感慨,掀开车厢帘子,望着外面的金『色』世界,道:“周游先生天气凉了。”

周游微微蹙眉。

“稻谷成熟之后,要及时的割掉,趁着天凉之前晒干,稻穗晒干之后变成稻草,可以喂给家里的牛羊,熬过寒冬,冬天『潮』湿,稻草扎捆放在牛栏里,可以保持干燥。”陈懿的眼中带着一丝追忆,他轻声笑道:“割草其实很累,一天不能停的,一个人要抱这么大一拢——”

说到这么大的时候,他松开托着红雀的那只手,做了一个环抱的手势。

红雀顺势蒲扇翅膀,艰难从车厢内飞出,清鸣一声。

周游觉得这位年轻的教宗并不简单,根据三清阁的死规,教宗不可修行,陈懿身上的神『性』溢满却不散,拿捏得恰到好处,如果是生来如此,那么是一等一的幸运儿。

多一分少一分都是一场危及生命的灾难。

珞珈山的那个疯女人,感业寺的徐清焰都是如此,这个世间,生来具有神『性』的人类,实在太少。

所以陈懿才能当上教宗?

周游平静地想,这或许是一种不幸,如果他不曾当上教宗,以体内的神『性』开始踏上修行,必然会比这世上大多数的人要顺利。

年轻的教宗,目光望着抱着稻谷踩在田野里的糙汉,眼神里带着一丝说不清楚的复杂意味,他轻柔道:“在坐上那个位子前,做过几年农活,吃百家饭长大好些时候没有回去看看了。”

周游恍然的点了点头。

陈懿看着田野里,背着大大箩筐,一脚深一脚浅的少年郎,笑道:“以前日子过得比较苦,窑红薯,挖土,砌窑,生火我希望他们以后能过得好一些。”

他敲了敲车厢,一位麻袍道者闻声跟了上来。

陈懿注视着那些惘然投来目光的人们,声音柔和道:“告诉他们,这些稻谷道宗要了,买下来送给安乐城和草谷城的城主。除此以外一户人家三两的补贴,家里有老人和孩子的多贴三两,愿道宗与他们同在。”

麻袍道者闻言之后,诚挚道:“我愿追随教宗大人。”

陈懿点了点头,望着周游,轻声问道:“有些时候信仰的存在,是为了让世间变得更好。这并不是一件坏事,对吗?”

周游看着年轻的教宗,他看到了乡村贫苦孩子的影子,也看到了道宗温和派的光芒,这是一种矛盾的感觉,但他并不讨厌陈懿。

“是的,这是一件好事。”周游点了点头,道:“但很可惜,道宗之前的领袖并没有做好这些事情希望你能做好。”

陈懿笑了笑,道:“我深知我为此而生,日后将全力为此间而奉献心血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

周游心生感慨。

这是一个有大宏愿的少年。

他想到了同样出自西岭的另外一位穷苦少年,这两个人出身类似,但经历却截然不同,如果等到见面了或许会产生一些理念上的不合?

车厢里的沉默并没有持续多久。

陈懿的声音带着一丝好奇。

“周游先生,我想问一问,蜀山的‘宁奕’,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披着白袍的年轻教宗,在上位之时,并没有掀起多大的风雨,三清阁扶持陈懿,几乎没有争议的打败了其他的竞争者,正是因此,道宗教宗易位的消息在四境之内引起的轰动,并没有蜀山小师叔来的猛烈。

陈懿很是好奇,这辆马车已经行到了蜀山地界,要不了多久,他就能见到那个星辰榜第一的神秘小师叔。

徐藏的死讯放出,不仅仅是道宗,大隋的四境之内,诸多圣山,无论仇怨结好,大多都会来到蜀山亲自瞧上一眼。

徐藏到底有没有死

以及那个叫做宁奕的蜀山小师叔,是何方神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