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葬礼

如果论及地位,道宗的教宗大人,是全天下最为尊贵的人物,即便是天都皇城里至高无上的大隋皇帝陛下,也只是教宗的“兄长”。

哪怕如今的陈懿还不到二十岁。

按照道宗、皇城、这片大陆的条例,他可以不用喊太宗皇帝陛下,而是喊“兄长”。

这就是规矩。

圣山的山主,书院的院长,乃至这片大陆上绝大多数修为通天的大人物,全都如此,如果见面,要对这位年轻而又不通修行的西岭教宗,报以相当分量的尊重和敬畏。

当陈懿的白木马车,从蜀山的山门外行来,一路麻袍道者驱散山雾,踢踏的马蹄声音,就惊动了暂住在蜀山的圣山客人。

陈懿在小霜山山脚下静静听了宁奕的一曲骨笛,而且打了招呼,看起来山上的那位小师叔并没有邀请如今的教宗上山参观的意思。

风雨泼墨,吹完骨笛的少年小师叔挥了挥手,然后接过身边丫头的雨伞,两个人头也不回的离开,小霜山霜竹摇曳,阴雨连绵,这两道影子像是墨一样淡开,山上山下恢复了一片寂静。

很快陈懿就知道了宁奕匆忙离开的原因。

远方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音,年轻的教宗惘然回过头,看到两匹漆黑的烈马撞破雨丝,马背上的两个中年男人翻身下马,躬身揖礼,望着面前的少年,面『色』诚恳道:“教宗大人应天府向道宗致以诚挚的问候。”

被麻袍道者拥簇在内的陈懿,很快知道了这两个男人来到这里的原因,道宗出行的仪仗太过明显,象征着教宗光明与无私形象的白木车厢,以及那些教宗近侍的麻袍道者,纯白的马匹,这些标志,沿袭上一任教宗传承,代代如此,早已经深入人心大隋不会动摇,道宗便不会动摇,四境之内的圣山都要对当代的教宗报以崇高的敬意。

这两位应天府的修行者,前来“参观”徐藏的葬礼,当年的徐藏与应天府结下了相当深重的仇怨,提剑一个一个杀死了应天府十年前最有希望破开命星的那一批年轻天才,应天府苦心积虑的追杀十年,最后徐藏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应天府必须要亲眼看到徐藏的尸体,确认他的死讯,才能放心的了结这桩仇怨。

陈懿回头看了一眼小霜山,那里已经看不出曾经有人出来过。宁奕之前吹奏的那首笛曲,挑的时间很妙,特地挑了一个无人的时候,这里很快会变得吵闹,看样子这位蜀山小师叔应该是不想被人叨扰。

果然几乎就在应天府的那两匹黑马到来之后十个呼吸左右,另外的势力就赶到了小霜山下。

“教宗大人天宫的风阙阙主,愿与您同在。”高大的男人披着白『色』的麻袍,看起来很像是教宗身旁的麻袍道者,天宫的袍服与道宗很像,只不过衣襟衣袖边沿镶嵌了一圈湛蓝丝线,象征着至高的穹顶,背后一群纯白的飞鸟,铺展翅膀飞向苍穹,各类细节,依据身份地位高低而增减省略。

如今的这位飞鸟大袍男人,显然是一阙之主,大袍上的细节做到了极致,有湛蓝『色』的穹顶镶边,也有背后的群鸟展翅。

天宫还有另外一种截然不同风格的大袍,只有执法的修行者才会穿戴,一般是剑阙的修行者使用,漆黑如夜,镶嵌赤红火焰,背后是群鸦『乱』舞,九天星辰闪烁,杀气凛然。

披着群鸦大袍的男人看起来面容冷峻,他望着陈懿,柔和说道:“天宫剑阙,愿与教宗大人同在。”

这一套说辞听起来并不像是道宗的风格,但是就像是白木车厢和麻袍道者,从很远的历史之前就已经传承下来。

陈懿觉得这些条例很奇怪,并不算多么麻烦,被人敬仰和尊重尤其是大陆上那些声名与地位都无比崇高的大修行者,目前看来,的确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他按照三清阁的教导,认真说道:“愿与你们同在。”

不仅仅是应天府的来客,天宫,剑湖宫,嵩阳书院,岳麓书院,还有东境的几座圣山,都来到了这里每一位前来参观“徐藏”葬礼的客人,听闻了教宗前来的消息,都急切的赶来问好。

他们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的悲痛意味,在见过了年轻的教宗大人,小霜山下,就变成了这些修行者联络和交流的场合,言笑晏晏,看不出丝毫的悲伤意味。

这一场葬礼与他们人生当中出席的任何一场都不一样,死去的那个人,名字叫徐藏,这是一个天下憎恶的人物,蜀山的上一任小师叔,得罪了每一个能够得罪的人物。

陈懿沉默地看着这些修行者,他注意到身旁的周游,肩头停着那只红雀,红雀低着脑袋,鸟喙轻轻啄着主人的发丝,眸子里流淌出一抹容易被忽略的悲伤。

周游面无表情,静静站在小霜山下,他的眼中,没有悲伤,也没有痛苦,就像是一个忘却了人间喜怒哀乐的天人,注视着在自己身边发生了一切。

他的至交好友徐藏,棺木就躺在小霜山上,山下是徐藏生时的敌人。

让敌人出席葬礼,听起来是一个值得尊敬和感慨的事情,这个人生前一定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情,折服了所有的敌人。

然而事情并不尽是如此。

当徐藏死时,整个天下都出席了他的葬礼可笑和讽刺的是,大家来到这场葬礼,只是想要看到,确认,徐藏真正的死了。

陈懿抿起嘴唇。

小霜山上,有一道虚幻的身影凝结而出,小霜山山顶,无数星辉涌动,最终凝聚出一尊巨大的星辰巨人,一双眸子在山顶睁开,“轰”然一声,所有人的心神都被吸引过去。

蜀山的小山主千手。

天宫的两位阙主凝聚面『色』,注意到山顶的异变。徐藏的死,对于这些圣山的来客来说,是一件喜事,然而对于蜀山来说这是一件哀事,千手自始至终都未曾『露』面,每一位负责接待的蜀山弟子,面『色』都一片木然。

那双在山顶睁开的星辰眸子,带着极其强烈的震撼。

“千手的修为更强了。”

风阙阙主望向黑袍剑阙阙主,得到了后者神情凝重的点头赞同。

凝聚而出的星辰法相,从小霜山山顶,扛着一座漆黑的棺木,仿佛顶着巨大的压力,一步一步沿着山路走下,每一步走出,小霜山的禁制触发,赵蕤先生当年的敕令便在山道两旁浮现,一根一根的紫『色』锁链斗『射』而来,缠绕着那尊丈余的星辰巨人。

巨人不为所动,扛着漆黑棺木,来到山下的时候,身上已经缠满了紫『色』如雷霆的链条,噼里啪啦作响。

赵蕤的小霜山,逝者如斯,入葬之后,便不许再出,将棺木搬到山脚,便已经是星辰巨人,在不破坏小霜山禁制的情况下,能够做到的极致了。

紫气流转,那尊星辰巨人,即便被无数雷霆锁链捆缚,那具强悍无比的体魄,仍然可以行动自如,它缓慢蹲下身子,将棺木重重立在山门之前,烟尘四散,等到平息之时

当着所有人的面,揭开了那座黑棺的棺盖。

陈懿抿着嘴唇,看着那座棺材里躺着的那具尸体,徐藏闭着双眼,唇角还带着一抹调侃的笑意,他浑身充斥着寂灭的意味一切都保存得极其完好,鬓角还停留着一片白雪。

与世人传闻的一样,徐藏早就死在了去年天降大雪的那一天,蜀山封山一年,尝试了无数的手段,想要将徐藏救出,救醒最终都是以失败告终。

这是一个死人。

死在了自己的剑道之下,想要尝试一条前无古人的道路最终自己将自己送上了寂灭。

陈懿轻轻在心底默念一声走好。

所有围在棺前的人,看着那个“立”起的黑衣徐藏,屏着呼吸,小霜山底,一度很是死寂。

“他死了?”

有人发问。

无人回答。

圣山来客开始尝试以不同的神念,去刺探棺木里那个人的魂海。

一片死寂。

皇族的成员,试着取出族内的器物,感应徐藏身上的“原血之罪”。

没有反应。

于是,在小半柱香之后,剑阙的阙主平静而又惋惜地说道:“他死了。”

场上的氛围,变得很奇怪。

天宫剑阙的阙主,一直想要与徐藏同境界一战,当他听到徐藏杀上小无量山的时候,已经准备动身前来蜀山然后就听到了徐藏的死讯。

他觉得有些可惜,有些遗憾,然后他望向周游。

周游是徐藏唯一的好友。

然而周游并没有任何的表情流『露』,他静静看着那口棺,肩头的红雀低声抽涕。

周游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他真的死了。”

周游不会说谎。

周游不屑于说谎。

于是徐藏的生死,便不会再有任何的质疑。

应天府的来客忍不住笑了出来。

更多的人笑了出来。

陈懿沉默地看着这一幕,荒诞而又悲伤的葬礼当中,所有人都大笑,只有一个人例外。

人群当中,有一个身穿肃穆黑袍的女人,她自始至终视线都没有转移过,就这么注视着徐藏的棺,死死盯着棺里永阖人世的那个男人。

然后她的眼角,无声的流下了两行泪水。

她笑了笑,转身离开。

来到这场葬礼的所有人,心底一直有些东西放不下,到了今日,才能放下。

爱恨情仇,镜花水月。

不念尘缘,四大皆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