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多事之秋

江面上钻出了两颗人头。

宁奕一只手攥着细雪剑柄,两条手臂驾着丫头的胳膊,将细雪横在两人胸前,背抵江面,努力带着丫头向着山峡一边游去。

后山的禁制之后,的确是一线天,但这道一线天与敕令之后浮现的截然不同。

这道一线天自上而下的切开,深涧不可见底,宁奕仰面环顾一圈,几乎找不到可以让自己上岸的地方,山石嶙峋。

他面『色』苍白,一阵乏力,跟那个影子在下坠的过程当中厮杀,当时不觉疼痛,如今只觉得骨头已经散架,拖着裴烦逆着江流,星辉很难凝固,几乎要脱力被冲走。

胸口悬挂的那枚骨笛已经消失不见。

宁奕手中的细雪,在刚刚陡然增加的那些重量,随着一剑的劈砍,像是消失殆尽,重新回归了虚无之中

他的眉心一阵酸涩,像是透支了极大的魂念。

宁奕抿起嘴唇,回想着那一幕那道袭击教宗的后境影子,“执剑者”没有跟自己说,“它”究竟是什么东西,但是单论杀伤力,那道影子与生俱来的腐蚀『性』,可以碾压大部分的同境修行者了。

就这么被一剑砍得灰飞烟灭了亲眼目睹了细雪劈开大江那一幕的宁奕,甚至丝毫不怀疑,即便是第十境的存在,若是胆敢挡在刚刚那一剑面前,也会瞬间化作飞灰。

“那柄剑很不错,但很可惜,只有剑身,没有剑骨。”

他重新想起了执剑者说的那句话。

骨笛消逝不见,品秩极高坚固无比的白『色』骨叶宁奕亲眼看到了它自发的破碎开来,化为了惨白的流光,游鱼一般汇入了细雪当中,这就是剑骨?

白骨平原他深深吐出一口气,腾出一根手指,按在自己的眉心,魂念当中,似乎与那枚骨笛建立起了模糊的联系,这根剑骨附着在细雪之上,只需要自己心念抉择,便可以重新剥离开来,回到自己的胸前做一枚安安静静的白『色』叶子挂坠。

宁奕吃力地拖着裴烦,两个人在江面随波逐流,他发现这座悬崖的山底,星辉极其稀薄,几乎没办法凝聚和吸纳天地之间的力量,若是让他恢复一些星辉,至少可以用御剑术把自己托起。

要怎么上去?

宁奕仰面看着天空漆黑的一条长线。

他勉强笑了笑,『揉』了『揉』丫头的脸蛋:“喏,丫头,一线天原本以为很好看的,结果一点也不好看。”

当然没有回应。

丫头闭着双眼,面对着穹顶的一线天,睡得安静而好看。

她还在昏『迷』,被那道影子砸中之后,丫头的面『色』变得很是病态,白皙如莲花的额头处,那枚红枣般的“剑藏”在缓慢运转,宁奕抱着裴烦,像是抱着一个小火炉,他不敢松手,就这么漂在江面,衣衫湿透,沉沉如铁,江水冷的彻骨,两个人浮浮沉沉,抱在一起,看起来颇有些漂泊天涯的孤独感。

只不过女孩仰面合眸的姿态像是一个睡美人,宁奕更像是一截用来衬托的木桩,看起来呆滞而又木讷。

丫头面『色』病态的红润,宁奕面『色』苍白,四肢被江水吹刷,后背像是结了冰一样的麻木,毫无知觉,抱着丫头,与丫头贴合的那部分黑袍,反倒是被烘干了一小部分。

湿干的衣袍极为黏人,温度不断被带走

宁奕的意识有些模糊了,浑身的酸楚泛起,他反复喊了数十次,脑海当中的“执剑者”不再回应,很有可能是神『性』的消耗殆尽,在自己握住那一剑之后,那道听起来温和亲切的声音,便就此彻底消弭湮灭。

该死的这里怎么一点星辉都没有

宁奕有些坚持不住,想要合上双眼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能不能撑到师姐师兄发生这里

西岭那位年轻的教宗很快会被他的信徒发现,到时候千手大人就会知道自己坠入了后山的禁制当中。

可是在这之后呢?

陆圣的敕令所在,即便是千手也无法破开禁制。

宁奕想到了能够破开禁制的那枚骨笛。

他艰难吸了一口气,攥着细雪,低声下气道:“喂,能救一下命吗?”

没有回应。

“我真是信了你的邪”宁奕气笑了,咬牙切齿道:“听好了,我就要死了,你他妈的要我拯救世界,能不能先带我去个暖和的地方?”

仍然没有回应。

宁奕认命一般闭上了双眼,叹了口气。

死就死吧。

这是宁奕合上双眼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后山的场面一度非常混『乱』。

教宗大人簸坐在大石上,衣衫散『乱』,额头和后脑磕出了血迹,唇角还残留着未及时擦拭干净的猩红,历届的西岭教宗,地位尊贵,但代价是不能修行,这场刺杀让新上位不及一年的年轻教宗受了不轻的伤,麻袍道者赶到现场之后,看到了教宗的伤势,齐齐下跪,几位道宗里的大人物忙着给陈懿包扎伤口。

周游赶到了现场,他蹙起眉头,后山留下来一些驳杂的痕迹,有人在这里交过手,爆发过一场惨烈的战斗,他能够感知到宁奕那道熟悉的气息,但明显不是占据上分的那一道。

有人曾经在这里破境,直接就破开了后境,没有一丝丝的拖泥带水,分明是酝酿已久的阴谋。

周游上一次见到宁奕是在一年前,那个少年还未曾踏上修行之路,哪怕是不朽转世,神灵复苏,也不可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破开后境。

那个破开后境的不知名人物,并没有离开这片天地,封锁的气息解开了禁锢,如今聚集在蜀山的星君就有好几位,任何一丝一毫的风吹草动都瞒不过这些大人物的耳目。

宁奕的气息也消失了

抵达现场的几位星君,与周游一样,发现了这片天地的异常,除了教宗还在后山,其余的几道气息,都无端消失了。

他们彼此对望一眼,目光挪向了悬在后山一线天峡谷之外的那张敕令。

蜀山老祖宗陆圣留下的符箓,悬浮在一线天前,并不如何绽放光芒,内外古朴泛旧,随风轻轻摇曳,看起来并没有多大的威势。

但抵达了星君层次的几位大人物,在目光望向那张符箓之时,均是面『色』凝重,带着一丝忌惮,还有惧意。

后山的麻袍道者开始忙碌起来,有人蹲下身子,以道宗的秘书,取走留在地上的血迹,有教宗大人的,也有那位凶手的。

红雀铺展双翼,升上高空,才知道瓢泼的大雨看似被后山拦住,实则是被那张陆圣老祖宗的敕令符箓所拦,飘摇在离地三尺高度的古老符箓,散发出的淡淡威势,将整座后山大峡都笼罩起来,如笼罩华盖,倒扣大碗,雨丝不得入内。

陈懿轻声说道。

“我在后山遇到了刺杀袭杀的人并没有认清楚,他没有『露』面,但是实力不容小觑。”

教宗顿了顿,仿佛想到了什么,面『色』苍白,下定决心之后咬牙说道:“那个刺客的来历不一般封锁空间用的是我道宗的‘小圣人印。’”

此言一出,四座皆惊。

有的麻袍道者听到这句话,心底像是被一柄重锤砸中,无比震惊,抬起头来,望向坐在后山大石上的那个少年。

陈懿叹了口气,轻声说道:“我确定,肯定,而且以后都不会否定因为这是已经发生的事实。虽然很丢道宗脸面,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件事与我们内部缺不了干系。”

周游眯起双眼,他抬起一只手臂,从高空坠落的红雀稳稳扎根在手臂之上,跳窜到肩头,耳语一番。

刚刚站起来的那些麻袍道者重新跪了下来。

道宗忙得手忙脚『乱』。

几大圣山的星君人物面『色』并不轻松,他们的目光都聚集在一人身上。

那个以真身前来的女人,面容平静,眉宇之间的煞气却凝结宛若实质。

千手星君伸出一只细白柔软的手掌,拂了拂黑白大氅肩头的雨丝雾气,她望向陈懿,声音轻柔。

“宁奕呢?”

陈懿听到这句话后,面『色』更加苍白,他心底轻轻叹息一声,然后艰难开口道。

“如果不是宁奕出手,我已经死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望向那张后山的符箓,面『色』苍白,喃喃道:“最后时刻宁奕和裴姑娘,跌进了那张符箓的背后,还有那个刺客一起跌进去了。”

陈懿的心中,浮现出凶多吉少四个字。

他忽然听到了一声轻轻的好字。

这个好字,带着一丝沙哑的煞气。

“多事之秋,世事不太平。”

千手挑了挑眉,她走到后山那张符箓之处,伸出一只手,星辉缭绕,那张洁白如玉的手掌,陷入一尺之余,无数雷霆从后山内部爆『射』而来,如锁链一般缠绕,不得再存入。

她缓缓抽手,漠然注视着自己手上不断跳跃的雷光,老祖宗的境界太高,即便是如今的自己,也破不开后山的禁制。

“宁奕和裴家丫头,与那个后境刺客一起跌进了后山。”千手转过身来,她声音平静,毫无波澜,道:“刺客身份未明,若是宁奕和丫头出了什么意外。”

“你们这些圣山今天就都留在这吧。”

上一章 下一章